盜夢人小說網 > 修真小說 > 仙府道途 > 第一千二百七十二章 綠霧

第一千二百七十二章 綠霧

    枯竹又交代一番之后,便借口事務繁忙離去了。

    石川能夠感覺到,枯竹在綠魘一事上十分重視。雖然因為石川的緣故,并沒有對怪魔老祖施展搜魂之法。但是石川已經感覺到一絲潛在的威脅,這威脅正是來自于枯竹。

    對枯竹而言,石川是其救命恩人,若是在其能力范圍之內,枯竹很愿意幫助石川。

    贈送石川類似于茶館這樣的產業,或者大量的靈晶,甚至較高的地位。這些對于靈宗出身的枯竹而言,并算不得什么,只是舉手之勞罷了。

    但是一旦牽扯到枯竹的根本利益,那么枯竹絕對不會讓步。

    若是石川不做出幫助探尋綠魘的承諾,恐怕枯竹絕對不會輕易放過怪魔老祖。

    枯竹的態度,眾人都能看的出來。

    特別是那四人,他們追隨枯竹已久,更是對枯竹的一言一行十分了解。

    因此,雖然枯竹對石川禮敬有加,但是他們卻依然對石川存有戒備之心。特別是一直沒有探情虛實的怪魔老祖,更是不容他們放松警惕。

    枯竹離去之后,房間之中剩下石川,怪魔老祖以及另外四名煉虛期修士。

    六人的心思都不相同,所以一時間,竟然沉寂下來。

    “不知四位道友如何稱呼?”石川率先開口道。

    “在下余羌!”為首男子拱拱手道:“我等都是枯竹前輩的門人。不知道友對綠魘有何了解?”

    此男子很直接,言語并不客氣。雖然枯竹已經叮囑過要好生對待石川,但是此人儼然把石川跟怪魔老祖一樣,當做階下囚來看。

    “在下曾經與枯竹前輩被困綠魘數年,最后相互配合逃脫,因此我所知的,枯竹前輩應該都告訴你們了吧!”石川并不喜歡此人的態度。

    對這些煉虛期修士,石川并不放在眼中,至于枯竹想要探尋綠魘之事,石川更是當做一個玩笑,單單憑借這些煉虛期修士,就想要探明綠魘的奧妙,簡直是癡人說夢。

    恐怕就是原動天親至,也不能探明綠魘的虛實。

    石川之所以將此事應承下來,最主要的原因是枯竹的盛情邀請,另外石川必須要在短時間之內前往金月宗一趟,還有一個原因,便是因為怪魔老祖了,若是不應承此事,石川恐怕無法將怪魔老祖解救出來。

    雖然石川與怪魔老祖的交情并不深厚,但是畢竟同出一地。而且石川隱約之間感覺到怪魔老祖似乎知曉某種隱秘。

    “枯竹前輩雖然曾經提起過綠魘之中的經歷,但若是石道友能夠再描述一下,或許對我等有些幫助!”余羌道。

    “若是有時間,我會講給你們聽的!”石川端起茶杯,輕輕品了一口靈茶,看了怪魔老祖一眼道:“怪魔道友,許久未見,你我兩人可得好好談談!”

    怪魔老祖看石川的眼神多了一些感激之意,也笑道:“對啊,你我兩人也有數百年未見了!”

    “四位道友,我與怪魔道友多年未見,單獨敘敘舊,請諸位行個方便!”石川下了逐客令。

    石川要與怪魔單獨相處,余羌無法同意。

    怪魔老祖乃是他們的重中之重,在沒有從怪魔老祖口中得到足夠的信息之前,他們絕不會離開怪魔老祖半步。

    余羌臉色微微一變,略微沉吟一下道:“石道友,枯竹前輩對綠魘之事甚是看重,所以我等還是立刻動身前往金月宗吧!”

    “砰!”一聲清脆的響聲。

    靈香四溢,石川手中的茶杯摔得稀碎,不少茶水甚至濺在余羌的道袍之上。

    緊接著,房門推開,一名化神期女修走了進來,看到房間之中的情形,臉上略帶一些驚訝之色。

    怪魔老祖臉上也是滿是驚訝之色,石川的摔杯的行為,實在讓他沒有預料到。

    不過余羌的臉色,卻并沒有多少變化,只是略微陰沉了一下。

    “失手了!”石川臉色沒有任何變化,隨意道:“給諸位道友上茶!”

    化神期女修略微猶豫了一下,拱手道:“請諸位前輩稍等!”

    不多時之后,六杯靈茶擺在六人的身旁。但是氣氛變得更加凝重起來。

    石川隨手端起,輕輕品嘗一口道:“這靈茶不錯,諸位道友久居金月宗,怕是沒什么機會品嘗道,等會喝完這杯靈茶,你們便上路吧!”

    余羌突然站了起來,沉聲道:“石道友,在下知曉你是枯竹前輩的貴客,但是綠魘之事,乃是枯竹前輩親自交代的,你若是想要從中作梗,在下決不答應!”

    “那余道友是什么意思呢?”石川冷冷一笑。

    “只要石道友和怪魔道友跟我們前往金月宗即可!”余羌沉聲道。

    “在下既然答應了枯竹前輩,不管事情成與不成,自然要前往金月宗一趟,不過卻并不想與你們同行!”石川輕輕品嘗著靈茶,漫不經心的說道。

    “你……”余羌臉色大變,另外三人也都神色一凌,竟然有些劍拔弩張的氣氛。

    “石道友!”怪魔老祖見此情形,也想勸石川幾句。

    經過這么多年的磨礪,怪魔老祖早已沒有了當年的傲氣。他看得很清楚,雖然石川與枯竹關系不錯,但是卻也無法違背枯竹的命令。

    若是因為自己的緣故,導致石川與枯竹翻臉,也是怪魔不想看到的,這樣不但會牽連石川,甚至也會讓他陷入極難的境地。

    對于房間之內情勢大變,石川似乎沒有察覺到一般,有滋有味的品嘗著靈茶,這讓余羌四人,一時間無可奈何起來。

    他們心中極為惱怒,但是對于石川卻也無可奈何。

    “怪魔道友,枯竹前輩這靈茶還不錯!”石川細細的品嘗著,一邊向怪魔老祖笑道。

    怪魔老祖只能心中苦笑不已,不過既然如此,他也不再多想什么。

    若是沒有石川,恐怕他早已一命嗚呼了,豪爽一笑道:“那在下就卻之不恭了!”

    石川與怪魔老祖這么一唱一和,讓余羌等四人的臉色更是難看起來。

    余羌雖然也想到了石川可能會不太配合自己,但是卻沒有想到石川竟然是種態度。竟然公然在枯竹前輩的茶館之內肆意妄為。

    這是余羌想都不敢想的。

    每次他來到這里,都是如履薄冰,生怕犯了什么不該犯的錯誤,哪像石川,嬉笑怒罵,一切由心而來。

    而在距離這房間不遠處的另外一個房間里,枯竹正在盤膝而坐,他的臉上的笑意有些凝固。

    對于偶遇石川,枯竹也沒有想到,但是他深知石川的不凡之處。若是石川能夠幫助他探尋綠魘之事自然可以事半功倍。

    但是怪魔的出現,讓枯竹有些無措起來。

    雖然枯竹很想對怪魔施展搜魂之法,但是石川在此,他只能作罷。

    不過枯竹并未輕易放棄此事,只要沒有弄清楚怪魔身上的秘密,他就絕對不會罷休。

    因此,在離開那房間之后,枯竹來到另外一個房間之內,看看石川對此到底如何處理。不過從內心深處而言,枯竹對石川還是有些不太相信,畢竟此事關系極大,為了此事,枯竹已經運籌多年,絕對不想出現任何紕漏。

    但是枯竹卻萬萬沒有想到,石川竟然突然暴怒摔杯,而且瞬息之后,又恢復謙謙君子的樣子,讓他實在有些想不明白,石川到底想要干什么。

    余羌等四人雖然很是惱怒,但是對石川,他們倒是沒有什么好的計策。

    倘若石川如此不合作,他們倒是沒有更好的辦法,而且他們也不好再尋枯竹前輩。

    片刻之后,余羌拱拱手道:“石道友和怪魔道友需要好好敘敘舊,若是有需要,盡管說便是!”

    這個讓步,很無奈!

    石川微笑著點點頭,并沒有說什么。

    余羌拱拱手,率先離開房間,其余三人雖然有些不情愿,但也都緊隨在余羌身后離去。

    對此,余羌也很是無奈。

    枯竹在另外的房間查探到此景,也不由得搖頭苦笑起來:“這小子……”

    等到余羌離去之后,怪魔老祖立刻站起身來,拱手道:“石道友,你為我這樣……”

    石川擺擺手,示意怪魔老祖坐下,道:“咱們兩人也算是故交,當年之事,就不用多說了!”

    “多謝石道友!”怪魔老祖雖然只說五個字,但是內心深處卻泛起極大的波瀾。

    “給我講講綠魘的事情吧!”石川將靈茶放下,正色說道。

    “綠魘!”怪魔老祖有些遲疑起來。

    而在另外房間之內的枯竹,也大為感興趣起來。

    “我之所以能夠幸存下來,恐怕是因為此物的緣故!”怪魔老祖從懷中拿出一個小巧的銅像,此物惟妙惟肖,與怪魔老祖有三四分相似。在這銅像的頭上之上,留有一道濃郁的綠色。

    石川一眼就看出,這銅像對怪魔老祖十分重要。

    對此,石川的興趣并不大,石川所關心的是,怪魔老祖身上的濃重的綠意是怎么出現的。

    多年之前,石川也曾經深入到綠魘之中,但是絕對不會跟現在相同。

    這也就意味著,綠魘在短短百年之內,發生了很大的變化。

    這變化,與綠魘突然從白寅星域的邊緣,移動到金月宗內有什么關系?

    怪魔老祖的性命都險些不保,也可以說,他這條性命乃是石川所給的,因此在石川的面前,怪魔老祖也沒有必要隱瞞什么,接著說道:“石道友!此我乃是我在星魂歷練之中所得,將此物煉化之后,此物與我本命相連。雖然我只修煉成三四成,但是也足有應某些特殊毒物。這也是我活下來,而其他修士都死的緣故。”

    石川點點頭,這寶物有此奇效,也算是頂階的寶物了。

    “其實我們只進入到綠魘的邊緣,其中綠霧極其濃重,五丈之外便無法查探!而且妖獸極多,大部分修士都喪身妖獸之口!”怪魔老祖身形微微顫抖,顯然那生死經歷,還十分后怕。

    聽到這些,石川愈發的有些疑惑起來。

    綠魘與天元祖皇的神體必然有些某種聯系。

    石川略微沉吟,在仔細思索之后,對于枯竹為什么對綠魘產生興趣,也有了一絲自己的見解。

    石川一揮手,怪魔老祖臉色頓時慘白。

    瞬息之間,所有的綠意全部聚集到怪魔老祖的頭頂之上。

    怪魔雙鬢青筋暴徒,頭頂則是濃重的綠色。

    石川輕喝一聲,一道細弱蠶絲的綠色絲線從怪魔老祖頭頂上升起,并且在怪魔老祖的頭頂之上凝聚起來。

    不多時之后,便凝聚成了一團拳頭大小的綠色濃霧。

    怪魔老祖已是大汗淋漓,道袍盡被汗水浸透,但是身上的綠意已經消失不見了,臉色也好了許多。

    那銅像也恢復如初。

    “多謝石道友!”怪魔老祖雖然氣息有些薄弱,但還是站起來拱手行禮。

    這時,那團綠色濃霧已經出現在石川的手中了。

    這綠色濃霧,應該就是導致修士們死亡的元兇,其中飽含了綠魘的氣息,但是要比石川當年所見,濃郁的多。

    而且石川隱約之間能夠感覺到,這綠色濃霧,并非普普通通的毒霧,其中竟然蘊藏著一絲生命氣息。

    同時,這團綠色迷霧,也給石川一種靈體的感覺。

    石川打出一道法決,將此物封印起來,收入到儲物袋之中。

    隔壁房間之中的枯竹站起身來,臉色變得凝重起來,石川的手段,實在超出他的意料,而且那團綠色濃霧,也讓枯竹產生了很大的興趣。

    但是枯竹的目的并不在此,略微沉吟之后,還是盤膝坐了下來。

    “怪魔道友,現在你已經沒有后顧之憂了。”石川笑道:“我早年也曾經深入綠魘之中,不過即便在綠魘的內部,也沒有如此濃郁的綠色霧瘴,看來這綠魘的變化很大!”

    對此,怪魔老祖倒是沒有什么發言權,但是對石川的感激之情卻溢于言表:“若是沒有石道友相助,在下難逃一次。每當念及往事,老夫都有些后悔!”

    兩人又閑聊起當年的南海之事來,如此一晃,便是數個時辰。

    枯竹在隔壁聽著兩人毫無意義的閑聊,眉頭微微皺起。

    雖然并沒有施展搜魂之法,但是枯竹已經得到了自己想要的,再聽下去,恐怕也沒有什么意義。

    略微沉吟之后,枯竹打出幾道法決,一個小型的傳送陣法出現在房間的角落里。

    枯竹踏上陣法之后,身形稍稍有些虛晃,很快就消失的無影無蹤。

    就在枯竹離開的瞬間,石川聲音戛然而止,迅速站起身來,道:“怪魔道友,咱們可以動身了。”

    “哦?”怪魔老祖一時間,竟然有些疑惑起來。

    石川并不是普通的煉虛期修士,枯竹隱藏在隔壁房間之中的事情,并沒有逃脫石川的神識的查探。

    由此,石川可以推斷,枯竹雖然表面對石川十分和善,但是實際上,還是對怪魔老祖很感興趣。

    倘若石川立刻動身與余羌等人前往金月宗,枯竹絕對不會放心。甚至有可能會暗中跟蹤石川。

    石川雖然不懼怕枯竹,但是卻也不想與枯竹動手,若是枯竹一路跟隨,必然會影響石川的施展。

    因此,石川才使用計策,故意激怒余羌等人,以換取與怪魔老祖獨處的機會,

    怪魔老祖將其所知都一一講明之后,自然可以讓枯竹滿意。

    如今枯竹通過小傳送陣法離開,石川也沒有必要多做停留。

    石川立刻起身,向外走去。

    余羌等人見石川出現,也立刻迎了上來。

    “金月宗!”石川只說三個字,便自顧自的向前走去。

    余羌心中雖然疑惑,但是也沒有說什么,緊緊跟隨在石川身后。

    不多時之后,一行六人便出現在星空之中,向著金月宗的方向,急遁而去。

    ……………………………………

    靈宗之內,圣女的房間里。

    郭相來回踱著步子,臉色陰冷,片刻之后,冷哼道:“圣女,前輩讓你做的事情,你都處理好了嗎?按理說,前輩現在應該歸來了!”

    圣女面色平和,一言不發。

    “剛才又是什么事情,竟然發布靈宗糾結大令?沒有前輩的命令,你意欲何為?”郭相盯著圣女,聲音不由的高了一分。

    對于圣女,郭相雖然沒有太多的尊重,但是平時說話也甚是客氣。

    但是原動天消失的無影無蹤之后,讓郭相有些焦躁不安起來。

    原動天曾經讓郭相傳音,讓圣女接應,但是圣女卻沒有任何作為,郭相不由得大為惱怒。

    靈宗之內的很大一部分修士,都認為圣女是靈宗之主。但是只有郭相等少數一些人才知道,原動天才是靈宗真正的主人。

    “郭長老,請回吧!”圣女淡淡的說道。

    “你說什么?前輩未歸,你竟然沒有絲毫焦急?”郭相怒斥道。

    “我只給你一次機會!倘若郭長老依然對本圣女不敬,我只能按照靈宗的規矩處置你了!”圣女面無表情的說道。

    說這句話的時候,圣女的腦海之中,又浮現出石川的身影來。

    郭相臉色微微一變,靈宗的規矩,他很清楚,但是他卻萬萬沒有想到,竟然能夠從圣女的口中聽到此言。

三肖中特赔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