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修真小說 > 仙府道途 > 第七百八十章 劉家秘聞與星辨之法

第七百八十章 劉家秘聞與星辨之法

    烏雀的傳送,將石川傳送至一處無邊無際的海面之上。周圍沒有任何島嶼或者其他提供方向的礁石島嶼。

    此刻,天sèyīn暗,還不時有雨滴落下。

    石川知道,水靈星可不是其他的星球,其海域面積極大,倘若不辨方向,隨意亂闖,萬一進入深海之中,恐怕要走一段極遠的路線。在沒有辨明方向之前,還是不要隨便亂走,否則走錯方向,越走越遠。

    沉吟片刻之后,石川取出一個金黃sè盒子,正是那黑光修士藏身的盒子。

    自從跟這黑光修士交談之后,石川就一直將其收藏,此刻,石川第二次與其交流。

    石川在盒子之中浸入一絲神識。

    盒子之上,立刻泛起一道黑光,在盒子表面上,出現了一個人形修士。

    “道友找我有什么事情么?”黑光。

    “你對劉家以及劉家的蠱毒,有何了解?”石川問道。

    “劉家蠱毒?”黑光一聽此言,不由得深吸一口冷氣,話語之中頗為震驚,他并沒有正面回答石川的提問,而是問道:“道友來水靈星的目的,就是為了劉家蠱毒嗎?”

    石川搖搖頭,說道:“我對蠱毒的興趣并不大,只是有些事情跟劉家牽扯到了一起,所以想問問這個家族的具體情況。”

    黑光沉吟片刻之后,開口道:“我勸道友還是不要動這個心思的好。明里來看,上只有數名化神期修士看守,而劉家家族之內,也只有一位化神期小輩。但是劉家的,非同小可,絕對不可輕視。”

    黑光此言,讓石川頗感興趣。

    其話語之中吞吞吐吐的,似乎想要隱瞞什么。

    石川暗暗猜測,此人可能對劉家及其蠱毒有所了解,但是不想告訴自己罷了。

    既然對方將自己當成煉虛期修士。石川也不客氣的說道:“以我的修為,還要擔心區區幾名化神期修士嗎?”

    黑光卻哈哈一笑,道:“道友既然有此信心,為何還要來問我呢?我猜道友肯定是遇到了一些麻煩。”

    石川一怔,也隨即哈哈笑了起來。看來此人頗為工于心計。

    “麻煩倒是有一些。()不過已經被我解決了,我只是對劉家的蠱毒和有些興趣,正在考慮是否弄來看看。”石川很隨意的說道。

    黑光聽聞此言之后,又沉吟了足足一刻鐘之后。才說道:“我再一次奉勸道友,還是打消了這個念頭。”

    石川默不作聲,黑光繼續解釋。

    黑光長嘆一口氣說道:“事到如今,我也不跟道友隱瞞什么了,我來水靈星。就是為了蠱毒之母。當年我從玄靈星來到此,自以為修為不低,根本不將劉家放入眼中,直接闖入劉家搶奪蠱母,外圍的修士幾乎被我屠殺干凈,整個劉家血流成河,元嬰期修士也有百人死在我的手下,就在我以為十拿九穩的,可以逼迫劉家交出蠱毒之母的時候。對方突然施展了一種奇異的蠱毒,讓我全身中毒。我又殺了千余人之后,還是沒有找到蠱毒之母。無奈之下,我不得不劉家,因為中了蠱毒之后。我的修為極具下降,倘若大靈主聞訊趕來,恐怕我無法跟其對抗。我一面逃遁,一面驅毒。沒想到劉家緊追不舍,我不得不舍棄了大部分寶物。最終達到了道友見我的,在那洞府之中,我驅毒失敗,肉身被毀,元嬰也沒有,唯有元神勉強保留了下來。最后落到了這般境地。”

    石川聽聞此言,目露駭然之sè。

    此人既然能夠從玄靈星來到此地,絕對是一名不得了的煉虛期大修士,甚至修為會比石川猜想的更高一些。

    他中了某種蠱毒之后,竟然淪落到了肉身被毀,只剩下一縷元神的慘境。

    這種對煉虛期修士有極大傷害的蠱毒,實在是駭人聽聞。

    這些話,石川暫時也只能信一半,等到石川回到金俊宗,與蠱毒之母交流之后,就會自辯真偽了。

    但是此人之言,還是給石川提了一個醒,一定要對蠱毒之母小心地方,一個不小心,就會陷入萬劫不復之地。

    黑光繼續說道:“我之所以極力阻擋道友去劉家,主要是擔心道友也跟我一樣,中了這種。畢竟道友是我前往玄靈星的唯一希望。只要道友把我帶到玄靈星,我定然會重重的酬謝道友,絕無戲言。”

    石川點點頭說道:“多謝道友的提醒,此事我會小心的。對了,還有一件事情,目前我位于一片無邊無際的海面之上,卻不辨方位,不知道友有什么辨別方位之法。”

    那黑光目露驚sè:“道友只需放出神識,還怕不辨方位嗎?”

    這黑光一直把石川當做煉虛期修士,對于煉虛期修士而言,只要放出神識,整個星球都會被籠罩在神識范圍之內,雖然不能做之用,但是辨認方位,也足夠了。

    石川心中哭笑不得,不過還是硬著頭皮說道:“此處對神識似乎有些禁錮,我的神識并不能擴展出去。而且我只要一個大概的方位就可以了。”

    石川也不管對方信不信,就算這黑光懷疑,也沒有任何辦法,畢竟這黑光還要想借助石川玄靈星呢。而且之前他也說過,只要能有用到他的地方,一定會盡力而為。

    果然,黑光想來一下,道:“我倒是有一門辨位法門,不過需要借助星宇之間的靈力,今夜夜sè朦朧,星空也看不清……也罷,我暫且傳授給你,等到明晚或者后晚,你就可以使用此法辨別方向了。”

    “那就多謝道友了。”石川微笑道。

    片刻之后,石川將神識收回,將盒子重新放入儲物袋之中。盤膝懸浮于空中,開始慢慢參悟起這法決來。

    當然,石川的神識一直外散,一旦發現什么不妥的地方,會立即有所行動。

    據說這黑光修士說,這是一門非常常見的辨位法門,在玄武星域流傳的極為廣泛。

    具體就是使用遙遠之處的星球進行辨別方向。

    不單單是在這星球之上,即便是在星際之中,也可以使用。

    因為整個星際之中,所有的星球的位置,都是相對固定的。雖然肉眼所看到的繁星,都相距極為遙遠的距離,但是這些繁星,足以用來作為辨位之用。

    石川熟悉了一下這種法門之后,因為天sèyīn沉,并無繁星可以試驗一番,因此便靜靜的等待起來。

    這場蒙蒙細雨,足足下了三rì。石川也在海面之上,停留了三rì。

    而在這三rì之內,石川也沒有看到任何修士出現,看來此地已經距離水靈島有極遠的距離。

    石川心中暗嘆一口氣,也不知道這次水靈島之行是禍是福。

    雖然得到了不少寶物,但是卻沒有參加,從那元嬰期修士手中得到的半冊丹方,已經交給研究了,希望能有幾種高階丹藥煉制出來。

    至于前往土靈星,石川暫時就不會考慮了。

    劉家鬧出了這么大的動靜,絕對不會善罷甘休的。帶走了蠱毒之母,絕對等于帶走了劉家的根基。

    不過石川還有一個問題不太清楚,為什么蠱毒之母說出“救我!”二字。

    在石川看來,蠱毒之母在劉家受到極大的優待,可謂養尊處優。怎么會想著離開劉家呢?

    莫非蠱毒之母還有什么其他的隱秘不成?還是蠱毒之母有什么yīn謀?

    這些事情,無從考證,而且現在,石川也無暇顧及。只等返回金俊宗再說。

    直到第三rì的后半夜,天空終于放晴,露出滿天的繁星來。

    石川立刻施展辨位之法,手中打出數道靈力之后。

    繁星在石川的眼中,變的更加浩瀚和明亮。

    石川看到,有些不起眼的靈力細絲,竟然在自己的身旁流動。這讓石川大感驚訝。

    這種靈力,絕對不同于靈石或者靈珠之中的靈力,反而有些類似于天地元力。

    這些特殊的靈力,似乎正是從遙遠的繁星之中傳遞過來的。

    不夠這些靈力,實在是太過細小和薄弱了,倘若不是施展這種特殊的法門,石川根本不會察覺到,對于修煉,也沒有任何意義。

    石川暫且不管這些靈力細絲,繼續施展法門。

    識海之中,立刻出現波瀾壯闊的星海之圖。石川的腦袋瞬間嗡的一聲,傳來一道難以言明的痛楚。

    星空在石川的識海之中,一閃而過。

    石川連忙切斷法決,沉吟片刻之后,認為可能是自己的神識太過薄弱,根本用此法決查看更為廣闊的星域。

    稍作休息之后,石川再一次施展法決,這一次,石川只在識海之中顯露周圍的地貌。

    一個十分模糊的海域出現在石川的識海之中。

    隨著海域的慢慢擴大,石川的神念消耗的越來越大,等到石川勉強看到一個巨大的島嶼的時候,識海之中再次轟然一聲,所見的模糊景sè消失的無影無蹤。

    而石川的神念也消耗殆盡了。

    不過好在石川已經大致確定了自己所在的方位,返回金俊宗沒有任何問題。,.

       

三肖中特赔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