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修真小說 > 仙府道途 > 第四百四十八章 涌入

第四百四十八章 涌入

    一切按照yīn靈所設定的計劃,按部就班,緩慢的進行著。

    整個徐家陣法之中,情勢越來越緊張,緊張的讓人喘不過氣來。

    一方面,徐知和徐云,下達數道密令,一次又一次提高高階金蚌兌換高階丹藥的比例,讓修士的心中,都充滿幻想。

    另外一方面,徐知和徐云的要求極為嚴格,每個人幾乎都沒有自己的秘密可言。

    他們的儲物袋,都會有專人負責查看,任何與橙sè金蚌有蛛絲馬跡的東西,都會被嚴密搜查,以確保能夠找到橙sè金蚌。

    就算一絲一毫的線索,都不會放過。

    但是,就算如此,橙sè金蚌依然杳無音訊,似乎此物根本沒有出現在這里。

    此時,已經是yīn靈和石川相見一個月之后了。

    “石道友,有八成的修士,我都進行了嚴密搜索!只可惜,還是一無所獲!”yīn靈頗為無奈的說道。

    “搜索儲物袋之事,已經傳遍了整個陣法之中,若是你身上有橙sè的金蚌,你會等到他人來搜查你?你會將橙sè金蚌攜帶在身上?”石川反問道。

    “那我會放在什么地方?”yīn靈一臉納悶的樣子。

    石川微微一笑,道:“倘若是我,我會暫時找一處十分偏僻,不引人注意的地方,將儲物袋埋藏起來。等到此事過去之后,再將這儲物袋取回來。”

    “這樣?”yīn靈面露驚訝之sè“我可是以zìyóu之身為代價。來換取橙sè金蚌。絕非強取豪奪!難道有人會對zìyóu之身不感興趣?”

    石川點點頭說道:“有兩種可能,一種是那人不敢相信你,怕交出橙sè金蚌之后,根本不可能離開陣法,反而會引來殺身之禍。另外一種人則是對橙sè金蚌的價值略有了解,他寧可不離開這陣法,也不會將寶物拱手相讓。”

    “照石道友這么說,想要將橙sè金蚌拿到手,應該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yīn靈長嘆一口氣說道。

    “所以咱們要想一些其他辦法才行。”

    “什么辦法?莫非石道友還有什么好主意?”yīn靈沉吟道:“我明白了,我將所有修士的元神都吞噬掉。然后將他們的記憶全部攫取,到那時候,所有人的秘密都會被我知道,金蚌在什么地方自然一清二楚了。”

    yīn靈哈哈大笑道:“似乎早該如此了!”

    “此事萬萬不可!”石川眉頭一皺:“這陣法之中的修士。本來就是被徐家擄掠而來,你絕對不能取他們的xìng命。再說,陣法之中的修士極多,以你的修為,恐怕不是短時間可以完成的。我說的辦法是,將他們逐一放出徐家陣法。這樣以來,陣法之中的修士,會慢慢減少。”

    “石道友的意思是,咱們假裝找到幾枚橙sè金蚌,而將對應的修士放走。此事傳播出去之后,一來可以降低橙sè金蚌的價值,另外修士在離開此地的時候,他的儲物袋也得經過咱們的檢查,絕對不會把橙sè金蚌偷偷攜帶出去。”yīn靈并不是愚鈍之人,立刻明白了石川的意思。

    “這個方法不錯,我立刻著手準備!”徐知拱手離去,留下徐云跟石川繼續交談。

    ……………………………………………………

    徐家陣法,乃是一座極大的地域xìng大陣,布置此陣。不但要耗費大量的資源,而且需要數百名金丹期修士同時施法。

    而這陣法維系十年,索要消耗靈石,也是一筆天文數字。

    若是仔細計算下來,跟十年采掘的金蚌累積。不分上下。

    徐家,絕對不是為了金蚌而將此地圈定起來。

    雖然初始的消耗極大。但是徐家乃是天道盟數得著的大家族,這些消耗,也完全承擔的起。

    而且一旦陣法正式運轉,只需要一名元嬰期老祖坐守陣眼,陣法內外,再有幾名金丹期修士足以。

    徐家絕對沒有想到,徐知和徐云,這兩名徐家嫡系弟子,竟然會反戈。

    這兩人,參與過陣法的布置,對整個陣法了如指掌。

    而石川,通過吞噬錦鼠的記憶,對陣法有著普通修士完全不可能具備的見解。

    在yīn靈的描述之下,石川對整個徐家大陣,有了充分的了解。

    以石川目前的實力,在陣法之上破開一個口子,雖然不是什么輕松的事情,但絕對也不是什么難事。

    石川和徐云仔細商量對策,而徐知則在外面廣布信息。

    最終敲定的人選是李氏兩兄弟。

    這兩人,石川信得過。石川也擔心,若是被放出的修士離開陣法之后,再被徐家修士捉到,就麻煩了,所以必須要提前告誡他們一番。

    正在此時,徐云腰間的令牌,突然閃過一道紅光。

    徐云臉上閃過一道意外之sè:“石道友,恐怕此事要稍作延遲了,我剛剛得到徐家修士的傳音!”

    “所為何事?”石川問道。

    “具體什么事情我尚且不太清楚,必須前去才能知道!”徐云沉吟一下,說道:“我讓徐知前去聽命,咱們兩人緊隨其后,只要距離不是太遠,我兩個分神便可以相通了。”

    “也好!”石川點點頭,御徐云御劍離去。

    數個時辰之后,石川和徐云來到一處珊瑚礁石附近,尋了一處隱秘的地方,藏身其中。

    而徐知早已前往徐家陣法的入口之處,去看看到底是什么事情。

    這段時間,徐家陣法之中,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雖然除了徐云和徐知之外的所有修士,都在入口之處修煉,一般不會輕易離開,但是難免不會有什么意外的狀況發生。

    倘若被這些修士知道了陣法之中的變化,定然會有所動作。

    所以石川和yīn靈不得不提防,否則尋找金蚌之事就成為不可能之事了。

    石川和徐云面對面,盤膝而坐。

    不多時,徐云突然開口笑道:“我還以為是什么大事,原來又有幾人被捉入陣法之中。”

    “這九人,應該不太熟悉此地的規矩,等會咱們將這九人帶回去,暫且囚禁起來,以免壞了咱們的大事。”徐云說道。

    “九個人?”石川眉頭微微一瞥,九個人著實不少。

    “一次九人的確不常見,徐家之人也怕這九人進入,引起太大的變故,所以才讓我們前來接收一下,畢竟這九人都有金丹后期大圓滿的修為。”

    石川聽到此言,臉sè微微一變,道:“九名金丹后期大圓滿的修士,怎么會被徐家捉住?”

    “我也非常好奇,這九人的實力非同小可,恐怕此地的所有的金丹期修士聯手,都不一定是他們九人的對手。”徐云攤攤手說道:“不過這九人既然進入這陣法之中,就只能聽咱們擺布了。”

    石川和徐云等待片刻之后,徐知引領一行九人,來到礁石附近。

    回合之后,十二人慢慢向陣法的深處行去。

    在靠近入口之處的金蚌,早已被采掘干凈,所以一路上,并不會遇到其他的修士。

    石川暗中打量這九人一番,這九人并沒有受傷的樣子,雖然臉上略帶疲憊之sè,但是絕非剛剛經歷過大戰的樣子,這讓石川的心中更是充滿了疑惑。

    “徐道友,我有一事不明!”有人恭敬的問道。

    徐知停了下來,轉身問道:“什么事,說來聽聽!”

    “就是……”那修士臉上yīnsè一閃,一道飛劍急shè而出,與此同時,另外九人也同時出手,徐知的肉身當場爆裂成血漿,融入海水之中。

    在徐知肉身損毀的那一剎那,一道黑光,從徐知的天靈蓋飛遁而出,進入徐云的體內。

    石川和徐云都是一怔,他們都沒有想到,這九人竟然會同時出手,竟然敢攻擊徐家修士。

    他們進入此地之前,定然已經被jǐng告過,徐云和徐知都可以cāo縱陣法之力,堪比元嬰期修士的實力。

    這九人明知如此,還敢出手,恐怕早有所準備。

    好在yīn靈逃的很快,并沒有受到什么損傷。

    但是此事,卻讓yīn靈暴怒至極。

    此刻yīn靈已經管不了那么許多,他唯一想法便是殺死這九人。

    徐云手持靈劍法寶,向空中一揮,頭頂之上,現出一道五彩華光,華光直逼而下。

    在距離徐云十幾丈的那一剎那,這九人突然又同時出手,九柄飛劍構成了一個巨大的銀sè漩渦陣法,將徐云頭頂之上完全遮擋住。

    那五彩華光頓時停滯,片刻之后,消散在海水之中。

    剛才第一個出手攻擊徐知的金丹后期修士說道:“兩位道友,不要白費氣力了,我們既然敢來此地,那么就早有準備了。你不要再想什么反抗之事,那樣會讓你死的更快。”

    “你們是什么人?怎么會對徐家陣法如此了解?”徐云開口問道。

    “哈哈哈……”那金丹后期修士大笑幾聲,道:“我是什么人,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現在可以隨時殺死你們兩人。”

    金丹后期修士的聲音一變:“橙sè金蚌在什么地方,說出來,饒你們不死!”

    “橙sè金蚌?”石川和徐云臉上露出驚駭之sè。(未完待續……)

    p

       

三肖中特赔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