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修真小說 > 仙府道途 > 第八百七十七章 靈酒之道

第八百七十七章 靈酒之道

    “靈酒,這是什么靈酒?竟然有如此濃郁的靈力氣息?”一名化神期修士目中露出不可思議之sè。

    此人名叫黃允,乃是獨酒城的城主。此人平生最喜靈酒,而且頗為jīng通靈酒釀造之道,自號獨酒上人,以其獨有的靈酒為名。

    而且此人的靈酒,竟然被三靈主所喜,因此每百年的化神期修士大會的時候,倘若有三靈主出席,絕對少不了黃允的靈酒。

    不過當黃允看到杯中靈酒的時候,心中突然五味繁雜。

    見此如此品質的靈酒,自然讓他這種嗜酒如命之人欣喜若狂,恨不得馬上就品嘗一口。

    但是如此品質的靈酒,單單從外觀和靈力氣息來看,就足以見得此靈酒要比他釀造的最好的靈酒,還要勝過數百倍,數千倍。

    特別是其余的八名化神期修士,都知曉他靈酒的名聲。

    其中有幾人上門求購靈酒,都被擋在門外,如今石川竟然拿出如此品質的靈酒待客,實在讓他自慚形愧。

    他若是有此等品質靈酒,絕對會敝帚自珍,不會讓人任何人知曉,更不會拿出來待客。

    羅風下等五人,那rì品嘗過妙元提供的靈酒,當時便驚訝萬分。因為妙元提供的靈酒,跟黃允的靈酒竟然品質相差不多,而且有一種獨有的韻味。

    但是與石川今rì拿出的靈酒兩相對比,卻是有著天壤之別。

    這也難怪,這些靈酒,可是石川多年之前jīng心釀造的。

    不但用仙府之中數十種稀有的靈草靈果,而且還加入了五靈草。

    青sè靈酒,加入了木系五靈草,紅sè靈酒,則加入了火系五靈草。

    然后在仙府的黃土之中,埋藏了數十年之久,被仙府之中的土靈力慢慢滋潤,其中的靈力不但不散,而且變得異常濃郁。

    仙府之中的數十年,足以頂的上外界的數千年。

    這種數千年的陳釀,恐怕普通人聽都沒有聽說過,更不用說見,甚至品嘗到了。

    在品嘗靈酒之前,石川以神力包裹,每一個酒杯之中,做出了小型的yīn陽五行陣法,然后兩側各注入青sè靈酒和紅sè靈酒。

    熾熱的紅sè的靈酒,與散發著草木清香的青sè靈酒產生巨大的靈力波動,維持陣法運轉。

    同時兩種靈酒之前的奇異香氣也開始融合。

    最終形成了這奇特的青紅交融的yīn陽靈酒。

    別說是這些化神期修士,恐怕任何人見到,都大為吃驚。

    石川之所以拿出如此高品質的靈酒,也是有原因的。

    剛才石川不費吹灰之力,便將那名黑臉吳姓修士擊斃,展示了自己強大的實力,這強大的實力,自然讓這些修士們不敢對石川有什么不好的舉動和想法。

    但是同時,這些修士們也會產生很強的畏懼之感。

    在利益面前,這些修士可以分散,甚至相互之間互相不信任。

    但是當他們畏懼,恐慌的時候,很有可能為了自己的小命著想,而抱作一團。若是這些修士徹底聯合起來,甚至聯合更多的修士來圍攻石川,這絕對是石川不想看到的。

    石川只想在此安穩修煉百年,穩定化神境界之后,幫助革宇宗站穩腳跟,自己便前前往土靈星,或者尋找機會,前往玄武星域。

    石川絕對不會拘泥于這么一個小小的域外七星之上,就算此地的待遇再優厚,生活再安逸,也沒有任何意義。

    此地修真資源貧乏,甚至沒有任何機緣可說,想要長生,想要追求更高的境界,想要再次返回橙sè嚙靈蟲母蟲的芥子空間,都需要強大的實力作為依仗。

    石川絕對不能有任何松懈之心。

    所以,在這百年之內,石川履行自己承諾的同時,只想有一個安穩的修煉環境。

    在威懾住這些化神期修士們之后,再與他們交好,是非常正確的選擇。

    這樣不但讓這些修士們不會對石川的地域有什么想法,而且還讓他們感覺到石川沒有太多的威脅。

    此后百年,足以安穩。

    “諸位,請品嘗一下在下釀造的靈酒!”石川舉杯,輕輕一飲。

    那九人早已等不及了,只是沒有石川的開口,不太好意思舉杯罷了。如今得到石川的邀請之后,也都舉杯飲下一大口。

    倒是黃允,卻只飲了一小口,細細的品嘗起來。

    “好酒!”

    “好酒!”

    喝彩之聲,不絕于耳。

    這杯靈酒,乃是有兩種靈酒構成,因此只有品上兩口,才能知曉滋味。

    一種熾熱,一種青爽,兩種靈酒交織在一起,回味無窮。

    而且,這靈酒,并非只有滋味奇異,在靈力之上,也是極佳。畢竟這可是數千年的陳釀,其中包涵的靈力,比起那些固本培元的丹藥要好得多了。

    更何況,這些木靈星的修士們,哪有什么機會服用太多的固本培元丹藥,一般人也就只能在瓶頸之時,耗費大量的靈石或者靈珠購買突破瓶頸的丹藥。

    固本培元的丹藥,不但稀少,而且價格昂貴,就算這些化神期修士們,平時也難以服用一兩粒。

    畢竟對他們這等境界的修士,每一粒固本培元的丹藥,都是極品靈草煉制而成的,且不說培育這種極品靈草,需要在靈力缽之內jīng心培育數千年,單單煉制丹藥之時的損失,也是十分巨大的。

    每一粒固本培元丹藥,都是極為珍貴之物。

    而品一口靈酒,所得到的好處,竟然能夠跟服用低階固本培元丹藥相媲美,這讓這些修士們都驚駭起來。

    若是每天能夠飲上一口,絕對能夠極大的提高修煉速度。

    這些化神期修士們,在品嘗到這靈酒極佳的滋味,以及對修煉的特效之后,心中都開始打了自己的小主意。

    若是能夠從石川這里弄到一些靈酒,自然是極佳之事。

    眾人心中也清楚,這種極品靈酒絕對是極為稀少的,而且造價也異常昂貴。索要根本就是不可能之事。

    不過若是價格能夠略微低于固本培元丹藥,他們也可以接受。

    只是當前的情況,誰也沒有開口,心中都暗暗的思索著。

    “黃某自詡為木靈星釀造靈酒第一人,卻沒有想到天外有天,品嘗到石道友的靈酒之后,黃某實在自慚形穢。”黃允率先開口道。

    此刻的黃允,神sè變得恭敬起來,他釀造靈酒的歷史,足有數千年了。在數千年的釀造過程之中,他深知釀造靈酒的博大jīng深。

    越是深入,越是能夠發現靈酒之道之中的波瀾雄壯。

    對于其余的修士而言,他們只考慮靈酒給他們帶來的好處,卻根本不去思索靈酒之道。因此并沒有黃允這種發自內心的贊嘆。

    早年的黃允,如同在一條溪流之中,鉆研靈酒釀造之道,略微掀起風浪,便自命不凡。

    近些年來,黃允的釀造技藝又有所提升,如同進入汪洋大海之中,在得到巨大提升的同時,他心中也充滿著各種疑惑。

    如今碰到石川,就像是在大海之中碰到一個龐然巨物,讓他無法正視的龐然巨物。

    以他目前的境界,根本無法看透石川的釀造靈酒技藝。

    釀造這奇異靈酒所用的靈草,靈果,甚至手法,他都無從得知。

    黃允品嘗靈酒之后,心中的慚愧之意已經完全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種崇敬,一種對強者的崇敬之感。

    這種感覺,是其他修士無法理解的。

    “黃道友言過了,這靈酒乃是有兩種靈酒,用yīn陽五行陣法調和而成,滋味要比普通的靈酒奇特一些,沒什么值得夸贊的。”石川微笑著說道。

    “石道友太客氣了,此種靈酒,恐怕我等一生都難以品嘗一次,今rì實在是興奮至極。”黃云不吝的贊嘆道。

    黃允的話,也說出了其他修士的心聲。

    他們今rì來此地的目的,就是想從石川的地域之中,分割一部分。

    地域有什么用?當然是資源了,靈礦洞,靈珠洞穴,以及地域中各大門派每年的供奉。

    不過石川有如此修為,他們只能空手而歸了。

    現在,他們竟然發現了如此品質的靈酒,這一杯靈酒,足以抵得上數粒高階丹藥。

    而他們今rì想要分割走的地域,恐怕一年也提供不了如此多的好處。

    因此在失望之后,石川的靈酒,又給了他們希望。

    本來失落的心情,在品嘗到這等靈酒之后,一掃而空,取而代之的,是想得到更多的靈酒。

    這種對修煉有著極大幫助的靈物,沒有人不想得到。

    “就是,這靈酒乃是我平生所見最佳者,能夠飲到此等靈酒,也是我們幾人的機緣。”又有一名化神期修士贊嘆道。

    所有修士心中的打著自己的小主意,想要得到一些靈酒。

    搶,顯然是不可能,石川展現出來的實力,誰先出手,必死無疑。而且在沒有約定好分配和利益之前,恐怕無人會先出手。

    而且眾人都清楚,就算九人聯手,也未必是石川的對手。

    因此所有的修士,都考慮起用靈石和靈珠交換靈酒,這似乎是唯一可行的辦法。

       

三肖中特赔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