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修真小說 > 仙府道途 > 第八百五十七章 得手

第八百五十七章 得手

    化神期老者的怒喝,讓所有的元嬰期修士,心中都微微一凌。

    能出現在這里的元嬰期修士,可不是普通的元嬰期修士。一般的修士根本不可能跨越如此嚴寒,來到這里。即便是元嬰后期大圓滿的修士,修為也不一而同,分為三六九等,也不為過。

    除去不弱的修為以外,大部分元嬰后期修士都在此等候了數年甚至數十年的時間。

    說不想要神嬰丹,那都是假的。這種一旦服用,便有極大幾率進階化神的寶物,誰愿意拱手讓給別人?

    之所以現在如此安靜,還不是因為這化神期老者的緣故?

    倘若沒有這名化神期老者,恐怕此地絕對不會如此規矩。

    就是因為這化神期老者存在的緣故,所以眾人才抱著觀看的態度,但是內心之中,還是有那么一絲奪寶的打算的。

    但這老者怒斥眾人后退,將眾人心中最后的一絲希望也斷絕了。

    不過化神期修士,畢竟是化神期修士,就算是在場的所有元嬰后期修士聯手,也未必是他的對手。

    境界之上的差異,如同天澗鴻溝,無法逾越。

    這也是化神期老者敢于說出此言的原因,他可不想在這件事情上出現什么意外。這可是黃云上人安排之事,必須要沒有任何紕漏的完成,否則的話,他可不會有什么好果子吃,黃云上人的手段,他也是見識過的。

    眾元嬰后期修士。雖然有些不情愿,但還是慢慢的向后退去。

    石川選擇了一個靠南的方向,率先退后十余丈,然后四處打量起來。

    在這個位置,前面不可能有任何修士阻礙,后面也不會有任何修士阻擋

    ,一旦烏雀獲得神嬰。那么第一時間就可以接近石川。

    接下來,石川便可以暢通無阻的離開小火龍湖。

    只要給石川數息時間,石川就可以按照自己早已預算好的軌跡逃遁而去。

    這名化神期老者。定然會緊追不舍,但倘若只有這么一名化神期老者,在石川布置的重重禁制之中。恐怕難以追上石川。

    石川考慮的非常縝密,一切都在石川的掌控之中。

    至于這些元嬰期修士,石川完全忽略不計,憑借他們的修為和遁速,恐怕暫時還無法與石川抗衡。

    在這短短的片刻時間之內,火龍頸部的地火,變得更加濃郁起來。

    并且開始慢慢冒出許多白色的氣泡。

    不過這些氣泡,非常細小,倘若不仔細觀察,根本難以發現。

    化神期老者緊緊盯著湖底。心中的緊張之意,略微放松,以他的經驗,距離神嬰丹出世,恐怕只有四五息的時間了。

    周圍的元嬰期修士們都已經退避開來。他距離最近,而且修為又遠遠超出其他人,當然可以第一時間將這神嬰丹拿到手中。

    這化神期修士心中已經開始盤算,得到這神嬰丹之后,立刻返回黃云城,不等另外四人的到來。

    萬一碰巧黃云上人出關。可以拿此事做些文章,也能多受到一些青睞。

    化神期老者身邊的四名元嬰期修士,也都舔著嘴唇,雙眼直勾勾的盯著湖底。他們絲毫不懷疑化神期老者的實力,只要化神期老者得手,那么這神嬰丹,定是他們四人之中的一人服用。

    足足四分之一的幾率,比起周圍這些元嬰期修士們,不知道好了多少倍。

    “噗!”

    “噗!”

    “噗!”

    一連三個稍大一些的氣泡,緩緩有序的冒了出來。

    化神期老者手中已經御出一道靈力,只要神嬰丹一旦出現,他便立刻將神嬰丹納入手中。

    正在此時,一道紅光,突然從地火之中飛馳而出。

    盤隨著極為濃郁的火系靈力,向南側方向疾飛而去。

    眾人還未明白是怎么回事,那紅光已經與南側的一名元嬰期修士接觸到了一起,隨后那名元嬰期修士竟然立刻向湖面浮去,轉眼之間,消失的無影無蹤。

    這突如其來的意外,不但讓所有元嬰期修士驚訝,化神期老者更是驚訝無比,在他上一次獲取神嬰丹時候,可沒有遇到這種情況。

    這個變故發生之后,湖底的地火瞬間冷卻下來,慢慢恢復正常。

    “不好,神嬰丹被人取走了!”化神期老者大叫一聲不好,他完全沒有想到,竟然有人在自己的眼皮底下,將神嬰丹取走了。

    而且對方還只是一名元嬰后期修士。

    神嬰丹被取走,他根本無法向黃云上人交代。而且此事若是傳出去,他也無法在黃云城立足。

    化神期老者心中怒意大增,立刻沖出湖面,四處打量起來。

    “找死!”化神期老者看著南側的一道青光,口中怒斥一聲,一步跨出數萬丈,急追而去。

    這化神期老者離去不久,數十名元嬰后期修士也都出現在湖面之上,看著化神期老者飛遁的身影,也有不少人跟隨而去。

    不過這些人的遁速,豈能與化神期修士相比?很快就失去了化神期修士的蹤影。

    …………………………………………

    此刻的石川,耳邊呼呼生風,石川的遁速,達到前所未有的高度。

    烏雀直接從地火之中取得神嬰丹,然后與石川會合。石川本想立刻將神嬰丹收入儲物袋之中,但是卻驚訝的發現,剛剛出世的神嬰丹,竟然無法被收入到儲物袋之中,而且周圍還有一種特殊的靈力,讓神嬰丹向湖面上升。

    既然如此,石川也只好將烏雀收入仙府之中,手中緊握著神嬰丹,一路向南逃遁而去。

    足足行了數十萬丈,來到石川布置的第一個禁制陣法內,石川才略微松了一口氣。

    這顆鴿子冇蛋大小,散發著幽藍之光的神嬰丹,還被石川握在手中,石川又嘗試了一下,終于將神嬰丹收入到了儲物袋之中。

    隨后,石川繼續向前趕路。

    這處禁制陣法,乃是兩個山峰的交界處,除非繞遠路,否則這是必行的通道。

    石川離去不久,那名化神期老者便已經追了上來。

    他看到石川的身影,怒道:“小輩,把神嬰丹交出來,老夫饒你一條性命,否則的話,老夫不管你是哪一家的晚輩,都會讓你生不如死。”

    話音未落,化神期老者進入石川布置的陣法之中。

    大陣立刻開啟,無數道金芒從天而降,雖然這些金芒無法擊傷化神期老者,但是對這老者也不敢輕視。

    足足耗費半柱香的時間,才勉強破了此陣。

    這讓化神期老者不由得破口大罵起來。

    而就在這短短時間之內,石川已經遁了極遠的距離。

    這化神期老者眼見此景色,眉頭緊緊皺起,手中那出一柄青色寶劍,踩了上去,口中念念有詞,瞬間便化作一道青光,飛馳而去。

    這青色寶劍

    ,乃是化神期老者的一件至寶,雖然沒有什么奇異的功效,但是卻能極大的提高遁速。

    不過這寶劍,每使用一次,靈力都減弱一分。

    因此,雖然此寶劍能夠極大的提高遁速,但是老者一般不舍得使用,而是將此物當做保命的寶物。

    如今眼見要追不上石川了,這才不得不用出此寶。

    倘若真讓石川攜帶神嬰丹逃走了,這責任他是承擔不起的。黃云上人的脾性,這老者心中很清楚。

    就算黃云上人良心發現,可以免除自己的罪責,難道這數十年就在此白等了嗎?

    說不定黃云上人會派他在此等候下一枚神嬰丹出世。

    前后一算,足足要浪費一兩百年的時間,這可是化神期老者萬萬不想看到的。

    “區區元嬰期修士,也敢跟老夫玩弄這些把戲,看老夫將你捉住之后,如何折磨你。”此言還未說完,化神期老者發現自己竟然又陷入到一個禁制陣法之中。

    這禁制陣法跟剛才那個如出一轍,雖然不能對他造成什么實質性的傷害,但是卻必須要耗費一定的時間去破陣。

    如此以來,剛才使用青色寶劍所獲取的時間,又白白浪費在這里了。

    這化神期老者,險些一口鮮血噴出來。

    “這元嬰期修士定然早有準備,否則不可能如此碰巧。”化神期老者破陣之后,看著已經遙不可見的石川的身影,眉頭皺起。

    而且化神期老者也略微有些擔心,恐怕這一路上,定然還有不少這中隱匿的陣法。

    在如此高速的追蹤之下,化神期老者也不可能看的十分清楚,這些法陣都設置畢竟之路上,幾乎不可能不遇到。但若是繞路,那么更沒有機會追上石川。

    化神期老者手中打出四道傳音符篆,將此事告知給另外四名化神期修士,倘若神嬰丹被這元嬰期修士拿走,他們四人也拖不了干系。畢竟獲取神嬰丹一事,是黃云上人安排給他們五人的。

    另外四人擅離職守,才導致這種情況的出現,承擔的責任應該會更大一些,他們知道此事之后,絕對不敢輕視。

    老者對自己追上石川,已經不抱有太大的希望了。

    他只希望,另外四名化神期修士之中的一人,能夠盡早趕到石川前面,將石川攔截下來。

       

三肖中特赔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