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修真小說 > 仙府道途 > 第八百五十九章 化神期修士聚集

第八百五十九章 化神期修士聚集

    “小子,你等著,老夫絕對不會饒過你的!”青色嬰體惡狠狠的看了石川一眼,數千年修煉的肉身,竟然就被這么給損壞了,就算奪舍重生,恐怕也要浪費數百年的時間恢復修為。

    這化神期修士,對石川心中已是恨極,若是有機會,恨不得生啖石川的血肉。

    這一眼,青色嬰體要將石川的面容牢牢記在心中,他要立刻返回稟報黃云上人,讓黃云上人為他報仇。

    突然間,青色嬰體眼前一黑,接著是鉆心的劇痛,然后便完全失去了的意識。

    等候許久的陰靈將嬰體一口吞入腹中,嘿嘿笑著,向石川飛遁而來。

    “臨死之前,還這么多廢話!”陰靈笑著說道:“不過化神期修士的元嬰,味道的確不錯,倘若能多吞噬幾個,我的陰識能夠得到極大的增長。以后在這種大戰之中,也能幫上些忙。”

    “希望這個機會不會有太多。”石川長嘆一口氣,恢復本體,將這中年男子的儲物袋收起,打出一道真火,將此人肉身焚毀掉,石川也沒有太多時間將此地恢復原貌,便操縱飛劍,向草宇宗的方向,急遁而去。

    石川離去不久之后,從極北之地的方向飛來一名化神期老者,此人一臉狼狽之色,手中不停的打出數道傳音。

    又過了不多時,從三個不同的方向,分別飛來三名化神期修士。

    這三名化神期修士一見老者。臉色都變得陰沉起來。其中一名化神期修士怒道:“怎么搞的?堂堂化神期修士。竟然讓一名元嬰后期修士當著你的面,將神嬰丹搶走了?”

    “黃云上人安排咱們五人奪取神嬰丹,你們四人不聽黃云上人的命令,隨意離去。現在神嬰丹被人搶走,你們還敢埋怨我?”化神期老者不甘示弱的說道。

    另外一名黃衣化神期修士說道:“好了,神嬰丹已經被人奪走了,你們兩人相互埋怨有什么意義?難道神嬰丹會回來?老夫以為,那元嬰后期修士既然能夠從劉師弟的手中奪走神嬰丹,修為定然不弱,而且手中肯定有多種寶物。”

    “元嬰期修士怎么能夠跟化神期修士相提并論。搞不好其中另有隱情!”最開始說話的那名化神期修士冷聲道。

    “你……”老者臉色漲的通紅:“姓孫的,別以為你修為比我略高,我就怕了你,要不咱們現在去稟報黃云上人。看看上人如何處理此事?”

    “孫師弟,劉師弟,你們兩個人這是做什么?”黃衣化神期修士急忙勸阻道:“神嬰丹丟失,咱們五人都脫不了干系,倘若讓黃云上人得知,定然會重重責罰,而且黃云上人曾經許諾咱們,要傳咱們神秘法決,這件事情咱們搞砸了,恐怕誰也學不到那神秘法決了。”

    這黃衣修士一番話。讓其余三人都不語起來。

    誰都想從黃云上人哪里學到神秘法決,但是現在看來,似乎沒神秘希望了。

    黃衣修士又道:“那元嬰期修士修為雖然不弱,但是絕對不是咱們幾個人的對手,我剛剛得到劉師弟的傳音,劉師弟說此人用了多種陣法限制劉師弟,如此看來,此人修為應該不如劉師弟,很有可能只有一件在短時間內增加遁速的法寶。咱們現在趕緊去追,恐怕他還跑不遠。”

    “穆師弟說的有幾分道理。不過陳師兄為何還不出現,以其修為和遁速,應該早于咱們四人才是。”一直沉默不語的修士開口說道。

    “對啊,陳師兄呢?”劉姓老者有些疑惑:“我最先給陳師兄傳音的。”

    一邊說著,一邊從懷中中拿出一個青色令牌。

    這令牌乃是黃云上人賜給的傳訊令。他們五人可以通過這個令牌,獲取彼此的位置。

    因此這令牌并不會放入儲物袋中。而是貼身藏好。

    “奇怪,怎么沒有陳師兄的信息?”劉姓老者不由得說道。

    其余幾人也都拿出自己的傳訊令牌,發現自己的傳訊令牌之上,也沒有發現代表陳師兄的光點,這讓四人都有些驚訝起來。

    “這有些奇怪了,不久之前,陳師兄還讓我抓緊趕來呢,他應該早早到了才對。”穆姓修士沉吟一下說道:“莫非陳師兄去追那元嬰期修士了?傳訊令牌放入儲物袋之中?”

    “好了,大家也要猜測了,當前最重要的事情還是取回神嬰丹,咱們已經在此耽擱了不少時間了,再耽擱下去,恐怕就會讓那元嬰期修士跑了。穆師弟,你有極品遁速法寶,遁速最快,因此你先循跡追蹤,我們三人再安排一下對策,馬上趕來。”

    穆姓修士點點頭說道:“那我先行一步!”

    “穆師兄,你發現那元嬰期修士之后,不要殺他性命,一定要留給我千刀萬剮,我一定要取他的元神,生生祭煉百年。”劉姓老者咬牙切齒的說道。

    穆姓修士微微一笑,御起一柄銀色長刃,急遁而去。

    “云師兄,咱們三人現在怎么辦?”孫姓修士開口問道。

    “以穆師弟的遁速,追上一名元嬰期修士,應該問題不大。倘若他追不上,那么肯定說明這元嬰期修士在周圍藏起來了,或者有什么人接應。所以我必須先了解這元嬰期修士所用的法門,還有如何奪走神嬰丹的。劉師弟,你能詳細說一下嗎?”云姓修士嘴上說的雖然好聽,但是話語之中,仍然流露出一絲不信任劉姓老者的意思。他也不相信,一名元嬰期修士,竟然能夠從一名化神期修士,數十名元嬰后期大圓滿修士的眼皮底下奪走神嬰丹。

    云姓修士,也見過神嬰丹的出世,一名元嬰后期修士想要獲取神嬰丹,絕對是極為艱難之事。

    劉姓修士冷哼一聲,也能猜測出云姓修士的話中之意。

    云姓修士雖然言語不多,但是跟孫姓修士的關系卻極為密切。

    劉姓修士一五一十的,把從神嬰丹出世之前的征兆,以及石川奪走神嬰的丹的詳細過程,都清清楚楚的講了一遍。

    包括在追蹤途中,所遇到的陣法,自己如何破陣,甚至陣法的位置,大小也都詳細的描述出來。

    倘若不是云姓修士如此懷疑的態度,劉姓修士才懶得說的這么詳細。

    云姓修士聽完劉姓老者的詳細描述之后,眉頭緊皺,良久之后才道:“劉師弟,并非我不信任你,但是你應該知道神嬰丹的事情非同小可,黃云上人對此極為關注。聽劉師弟所言,這名元嬰期修士的確心思縝密,為了此事謀劃的許久。不過這其中,只有一件事情,我不太懂,就是神嬰丹出世之后,為何突然飛向那名修士的手中,而且一直到第一處阻礙陣法,劉道友都沒有將他阻攔下來?之間的距離,至少有數十萬丈之遠吧。”

    聽到此言,劉姓修士就氣不打一處來。

    倘若神嬰丹不是直接飛向那名修士,他怎么會失手?而且那名修士的遁速,的確要比普通的元嬰期修士快上許多,等到追至第一處阻礙陣法的時候,劉姓老者幾乎就要將其捉住了。

    之后用青色飛劍法寶,也被那元嬰期修士破壞。

    頓時,劉姓老者心中的憋屈都涌了出來,臉色變得極為難看起來:“該說的我都說了,你們若是想再懷疑我,我也沒有任何辦法,要不然你們去追蹤,我立刻返回黃云城,向黃云上人當面領罪。”

    “劉道友這是說的什么話?”云姓修士連忙勸道:“我只是想更多的了解此人,看看此人出自何門何宗,就算找不到他本人,也可以去他的宗派或者家族守株待兔。而且黃云上人現在正在閉關,你回去也未必能夠見到上人。再說了,你去找上人領罪也沒有任何意義,還不如想辦法把這神嬰丹找回來。只要能夠找回神嬰丹,咱們就當此事從未發生過,上人高興了,自然會傳授咱們那神秘法決。”

    劉道友聽了這么一番勸說,心中的怒氣才慢慢消退下來,其實劉姓老者也不傻,他也知道若是將此事告訴黃云上人,不但之前許諾的獎賞沒有了,重重的責罰是少不了的,因此找回神嬰丹,還是最佳之選,便道:“依云師兄所見,咱們應該如何處置此事?”

    “穆師弟已經前去追蹤,相信很快就會有結果。咱們現在在此地仔細搜索,看看有什么異象。一名元嬰期修士的遁速是無法與化神期修士相比的,相信那元嬰期修士心中肯定很清楚。他既然做了如此縝密的安排,肯定也為設計好了退路。如果我是那人,定然利用自己精通陣法之道優勢,布置一處隱匿陣法,藏身其中。極有可能就藏在這附近。”

    “云師兄說的有道理。”孫姓修士補充道:“那人很有可能在此地布陣,咱們誤以為他逃遠了,一直追下去,反而讓他的計劃得逞了。”

    三人統一意見之后,立刻分散開,在極北之地以南的區域,仔細搜索起來。

       

三肖中特赔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