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修真小說 > 仙府道途 > 第八百九十七章 三戰一

第八百九十七章 三戰一

    三靈主洞府之內,光芒四射。無數復雜的符文連接在一起,整個陣法徹底被激活了。

    與此同時,大靈主和二靈主立刻發現了這一現象,不過他們二人并未急于踏入陣法之中,而都是認真的觀察了片刻,才臉色凝重的走了進去。

    大靈主和兩靈主,必須首先保證自身的安危,確定這不是三靈主設下的圈套。

    因此在布置陣法之處,三人便計劃好了,大靈主和二靈主的到達之地,都是一處單獨的密室,而且這兩件密室,與陣法是相接的。

    因此大靈主和二靈主能夠通過陣法的變化,判斷出那間密室是否被人動了手腳。

    除此之外,他們心中也有些不安,能夠讓三靈主都畏懼的強敵,修為至少有煉虛后期。

    修為如此高者,來到木靈星上,有什么企圖?

    對于煉虛后期的修士而言,這域外七星就是鳥不拉屎的地方。若不是為了每年能夠搜集到的那么幾枚高階靈珠,大靈主早已離開此地。

    所以大靈主和二靈主第一時間想到的,便是來人是針對靈珠而來,畢竟靈珠才是域外七星上最有價值的寶物,而且也是獨有的寶物。

    ………………………………

    “三靈主,我帶走此人,你應該沒有意見吧?”化天在極短的時間之內,將所有的修士都打量了一邊,最終確認,只有石川身上才有這種奇異的星辰之力波動。

    而且這種星辰之力的波動非常特殊,特別是在石川雙手之上,尤為濃重,層層疊疊。

    這濃重的程度,幾乎可以化作實質。

    化天越看石川,心中越是欣喜,不管是不是此人引起木靈星上星辰之力的變化,化天的目的都算是達成了。

    化天認為,從這化神期小輩口中得到星辰之力的秘密,也絕對不是什么難事。

    “不知道友如何稱呼,又是從何而來?”三靈主十分客氣的說道:“道友若想帶走石小友也可,不過總得給我一個交待。道友是邀請石小友做客,還是有什么別的想法?石小友何時能夠返回?”

    三靈主語氣極為柔和,陣法已經激活,大靈主和二靈主片刻就到,三靈主現在要做的,就是拖延一下時間,若是此人強行擄走石川,三靈主不太容易阻止。

    而且擄走石川之后,三靈主是追還是不追?

    若是追如何向二靈主和大靈主交代,難道要把石川釀造極品靈酒的秘密泄露出來?這可是三靈主所不想看到的。

    三靈主心中已經下定了決心,在大靈主和二靈主出現之前,盡量不讓此人傷到石川分毫。

    化天聽到三靈主的一番話,臉色微微一變,他心中似乎有一絲不祥的預感,冷聲說道:“我找這位小友,的確有些小事情,不過這事情倒也不麻煩,用不了幾日就解決了。”

    化天說完之后,伸手一抓,一道無形的巨大靈力便石川束縛起來。

    這道靈力極為龐大,深厚,石川竟然沒有任何反抗之力。

    化神期修士和煉虛期之間的鴻溝,可見一斑。

    三靈主似乎早已預料到此事,他口中冷喝一聲,一道青色之刃將化天的無形靈力一分為二,同時在石川的身體周邊,籠罩了一層淡淡的青色紗帳,將石川牢牢的包裹了起來。

    石川的心中,暗道一聲慶幸。

    雖然不知三靈主為何要救自己,但是有這青色之帳,算是安全有了保證。

    石川也注意到,這青色之帳,并非護體陣法,并不能阻止靈力的穿行,若是任何人想要攻擊石川,石川都得自行抵擋。

    這青色之帳的功用,只是讓石川無法離開原地罷了,僅此而已。

    三靈主發現化天既然不想傷害石川,那么他也就沒有必要耗費太多的靈力,只要保證石川不被強行帶走就行。

    當然了,這青色之帳的存在,也讓石川寸步難行。

    其余的化神期修士眼見不妙散而逃。生怕被兩名煉虛期修士的大戰波及到,石川也不想留在這里,但是被這青色之帳束縛住,想走也走不掉。

    化天和三靈主兩人,雖然已經出手,但是兩人似乎都不太想搏命一戰。

    三靈主主要是為了拖延時間,等待大靈主和二靈主的到來,在保證石川不被搶走的同時,越少與化天爭斗越好。

    而化天則是因為經歷星域風暴的傷勢未愈,而且他抓走石川之后,應該不會離開木靈星,就算再遠,也只能在域外七星之中拷問石川有關星辰之力的事情。

    因此,化天也不想與三靈主的關系太過僵化。

    三靈主不可怕,怕就怕在三大靈主聯合在一起。

    倘若尚未受傷之前,化天還能與他們三人一戰,但是現在的化天有傷在身,以一敵三決不可行。

    “三靈主,我只是找這小友問些事情,你……”化天正想和顏悅色的說幾句,臉色卻突然為之一變,他突然感受到兩道極強的靈力,正在從兩個不同的方向急遁而來。

    那兩道極強的靈力,與三靈主正好城犄角之勢。

    “另外兩位靈主也在?怎么會有如此巧合的事情?”化天的心中,還是有些不敢相信。

    據他所知,三大靈主應該不會在同一個星球之上修煉。若來人真是大靈主和二靈主,這來的也太快了吧。

    化天的心中已經萌生了退意。

    不過三靈主感受到大靈主和二靈主代勞的跡象,眼中幾乎可以噴出火花來。

    為了讓大靈主和二靈主前來,三靈主的損耗極大。面對這名煉虛后期修士,三靈主一心想要將其擊斃。

    一名煉虛后期修士的身上,應該有極多的寶物,也許能夠彌補他的損失。

    三靈主雙手掐訣,一道道青色靈光,向化天飛射而去。三靈主幾乎拼勁了所有的實力,要與化天一戰。

    “三靈主,咱們有話好說,何必如何?”化天急忙說道。

    瞬息之間,大靈主和二靈主出現在兩外兩處,他們一眼便將此地的情況看得清清楚楚。

    一名煉虛后期修士,正在與三靈主交戰之中。

    還有一名化神初期修士,被困在三靈珠的青色陣帳之中。

    化神初期修士,自然不入他們二人的法眼,既然三靈主花費如此高昂的代價,邀請他們二人來此的,所針對的,定然就是這名煉虛后期的修士。

    域外七星,獨立于玄武星域之外,在這幾位偏僻的木靈星,竟然出現了一名煉虛后期修士,而且只有一人。

    大靈主和二靈主對視了一眼,都明白了彼此心中的想法。

    “這位道友,該如何稱呼,為何闖入我們域外七星?”大靈主在穩妥起見,還想打聽清楚此人的身份,若是此人不是什么有來頭的人,殺人奪寶之事,乃是他所喜聞樂見的。

    “兩位道友,別跟此人廢話!動手!”三靈主大喝一聲,手中的法決掐的更加迅速,他不想讓這修士解釋太多,倘若將石川扯進來,就有些不妙了。

    大靈主和二靈主看到此景,心中已然明了。

    這種事情,可不是他們第一次做了。在千年之前,他們也曾經合力擊殺過一名煉虛期修士,不過那名修士是大靈主從玄武星域引來的。

    然后糾集二靈主和三靈主合擊殺死,將那人身上的寶物瓜分掉。

    除此之外,三人之間的秘密,還有不少,這些秘密,正是三大靈主能夠多年安穩相處的關鍵。

    既然三靈主意欲殺人奪寶,那么他們兩人自然樂于此事。

    大靈主手中金光一閃,一個巨大的圓盤呈現出來。其上金光四射,如同烈日一般,明晃晃的讓人睜不開眼睛。

    這圓盤周邊打磨的極為鋒利,儼然是一件大殺器。

    大靈主手一揮,這件法寶就盤旋的飛馳而出,雖然起初的遁速,十分緩慢,但是慢慢地,隨著時間的推移。這金色圓盤,竟然化作了一道金芒。

    除此之外,大靈主又操縱出數件法寶,與化天纏斗起來。

    而二靈主,身上已然被烈焰所包裹,他操縱的無數的蛇形火靈,向化天猛撲而去。這些蛇形火靈,雖然實力并不強大,但是數量卻是極多,根本讓化天沒有任何抵抗的空間。

    化天眼中露出一絲驚駭之色,他能夠看出,這三人配合十分密切。而且出手十分有節奏,但是又不留任何情面,顯然就是想置他于死地。

    這三人的攻擊,遮天蓋地,讓化天無所遁形。

    蛇形火靈幾乎封鎖了一切可逃之路,大靈主的圓盤法寶,更是讓化天不得不小心提防,一旦被此物碰觸到,恐怕肉身不保。

    三靈主修為最弱,但是他那一手束縛之法,卻是不俗。

    化天心中計算過最壞的打算,就算元嬰離體,恐怕也無法逃走。而且就算能夠逃走了,他也無法逃離域外七星。

    想到這些,化天的心中突然泛起了陣陣驚駭。

    “三位道友,我只不過想帶走一名化神初期修士,三位用得著趕盡殺絕嗎?”。化天極為無奈的怒吼道。

    “化神初期修士?”大靈主和二靈主臉上都露出一絲不解之意,不由自主的看向石川。

       

三肖中特赔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