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修真小說 > 仙府道途 > 第八百三十四章 靈珠礦洞

第八百三十四章 靈珠礦洞

    “參一,你怎么看?”石川并沒有正面回應,而是看向參一。

    參一先是一愣,略微思索之后答道:“回宗主,我以為首要之事,還是弄清楚這些云錦宗弟子來此的起因,以及他們宗內發現這些靈力陣之后所對應的舉措,然后再了解云錦宗的具體實力,若是有可能,我還想將老九和老十解救出來,畢竟他們兩人也是因為駐守此地,才被云錦宗捉走的。”

    石川頗為滿意的點點頭,看來這參一心思果然十分鎮密,幾乎跟石川所想的不謀而合,石川開口道:“就按你說的去做。”

    “多謝宗主!”參一盯著那中年男子,喝道:“剛才宗主之言你也聽到了?”

    這中年男子也知道自己沒有討價還價的籌碼,連忙道:“在數月之前,云錦宗有兩名弟子為了抄近路,偶爾經過此地,發現此處竟然多了數個靈力陣。立刻匯報宗內長老,宗內長老決定搶奪這些靈力陣,并派出了大量弟子看守。不過數個月都沒有任何動靜,這才收回了不少弟子,只留下我們十余人在此看守。”

    “說說你們云錦宗的實力!”參一問道。

    “云錦宗有三名金丹期修士,三百余名筑基期修士,其中筑基中期以上有一百二十余名。”中年男子一五一十的說道。

    眾人聽到這些,都有些驚訝。

    這云錦宗的實力并不算大,但是相對于目前的草宇宗而言,卻是遠遠勝出了。若是讓云錦宗修士得知這個消息,只需三名金丹期修士來此,恐怕草宇宗就要遭遇滅門之災了。

    所以得到這些信息之后,眾人的心情都變得非常沉重起來。

    “宗主,對方實力如此之強,咱們恐怕為難以應對!”參一憂心忡忡,他心中萌生了暫時離開此地,另尋其他的靈脈修煉的想法。

    靈力陣之中。至少有四分之一的靈草可以取走,其余的只能毀棄于此了。

    石川當然知道參一在擔心什么。

    石川倒不擔心對方三名金丹期修士的存在,剛才柳葉血刃的出現,讓石川心中殺機波動。

    石川的身體之中,仿佛有一個驚天的血魔。殺機一動。便會立刻肆虐起來。

    石川記得當年的當年的礦鎬法器,以及在幽谷之中的血龍。這血龍隱于石川身體之中多年,沒想到竟然在此時竟然有些萌動起來。

    這些肆虐的殺意,陣陣襲來。讓石川的心境竟然出現了一絲波動,似乎要將石川固守四年之久的心境打破。

    石川只需揮手一擊,便可讓整個云錦宗從此消失的無影無蹤,三名金丹期修士與三百名筑基期修士,在石川眼中。根本就是螻蟻一般的存在。

    但是石川深知自己不能這么做,一旦如此做了,心境全失,恐怕與化神期永遠失之交臂。

    倘若是之前的混沌狀態,或許此事并無大礙。

    但是遇到那老者之后,那老者的一句話,讓石川的心性大變。

    所以對心境的進展極為明了,但是是福是禍,還是兩說。

    石川搖搖頭。長嘆一口氣,石川現在也有些迷惑自己的心境了。

    參一看到石川嘆氣,心中似乎明白了什么,連忙說道:“宗主,我有一個大逆不道的想法。不知當講不當講。”

    “說來聽聽!”

    “既然我們草宇宗無法與云錦宗抗衡,不如暫且另尋他處修煉,等到咱們門下弟子修為大成之時,咱們再奪回靈力陣!”參一小心翼翼的說道。

    頓時。陷入一片沉寂之中,連參三也沒有說什么。兩個宗派之間的實力懸殊,實在太大了。

    參一緊張的盯著石川,希望石川能有更好的注意。

    “也好!”石川點點頭,手中拿出一片令牌遞給參一說道:“草宇山脈,地域廣袤,你率領眾練氣期弟子暫且進入深山躲避。一個月之后,返回即可。這令牌,可以保你們不會迷失了方向。”

    參一滿臉驚訝的接過這塊令牌,恭敬的站在一旁,他沒想到石川竟然答應的如此痛快。

    石川安排好此事之后,盯著那中年男子,冷眼一看,問道:“看守此處的兩名筑基期修士現在何處?”

    “他們兩人都被關押起來了。”中年男吱吱嗚嗚的說道。

    “什么地方?”石川臉色一沉。

    “這……”中年男子臉上露出為難之色,似乎并不想說出來。

    “只要他們兩人安然無恙,可以留你一條性命,不說,便立刻死!”石川冷哼一聲,并不想跟此人說什么廢話。

    “前輩真的可以留我一條小命?”中年男子驚喜的問道。

    “前輩乃是金丹期修士,當然一言九鼎。晚輩這就把所有的秘密告訴前輩。”中年男子抓住自己的最后一個救命稻草,連忙說道:“其實之所以會發現貴宗的靈力陣,主要是因為草宇宗剛剛發現了一個靈珠礦,木靈珠蘊含極多。長老們推測是因為某種逆天的神通,導致山脈移動,而將某處木靈旺盛之處給埋住了。因此宗內派出一名金丹期前輩,一百余名筑基期修士,還有干余名練氣期修士進入礦洞之中采掘木靈珠。貴宗的兩位道友,就在那礦洞之中采掘靈珠。”中年男子眼中有些閃爍之意,似乎隱瞞了什么。

    石川這些百余年來,經歷極多,察言觀色更是歷練的爐火純青。

    從剛才的話語之中,石川就聽出來了。此人雖然說沒說假話,但是所說之詞,都是經過仔細斟酌的,似乎故意遺漏了某些內容。有些重要的地方,直接略過,看起來說辭天衣無縫,但是聽在石川的耳朵之中,就有很多疑點了。

    剛才此人說道云錦宗有三名金丹期修士,此言應該沒錯。

    但是有一人在礦洞之中,那么在云錦宗之中,也就只有兩名金丹期修士罷了。這之間的懸殊極大。

    石川手中打出一道血光,從此人左胸進入。

    “前輩……你……”中年男子捂著胸口,臉上露出痛苦之色。

    “我已在你身上打上禁制,你暫時修為全失,待我從礦洞歸來,再做定做。倘若你所言是真,我當然會履行自己的承諾,不過倘若是說的有些偏頗,我絕對不會收下留情。”石川冷冷的說道。

    中年男子依然捂著胸口,雖然傳來鉆心的痛楚,但是他的大腦還是在飛快的旋轉了起來。

    眼前這名金丹期修士,倘若要殺死他,應該在得到這些信息之后就已經將他殺死了。

    現在只是禁錮住了他的修為,說明這條小命,暫時是保住了。

    但是是否能夠等到這金丹期修士歸來,就不一定了。

    中年男子沉吟一下,連忙說道:“晚輩還有幾句需要補充的。”

    “講!”

    “這些信息都是晚輩聽其他人說的,也不知道對不對,但是晚輩還是要說一說,或許會對前輩有些用處。”中年男子斟酌著說道:“我聽說,靈珠礦洞之中,不但盛產木靈珠,而且木靈氣息十分濃郁,長期呆在里面,會受到極大的傷害,前去的百余名筑基期修士,因為受到木靈的侵蝕,才不得不返回宗內修復。據我所知,洞內主要是一些練氣期弟子和凡人,還有一些從其他的宗派捉來的修士。”

    木靈過分濃郁,竟然還能對修士造成傷害?這讓石川有些驚訝和不解。

    不過此人既然這么說,肯定是有一定的依據的。

    石川揮揮手,讓參一帶著這中年男子,以及眾練氣期弟子向草宇山脈的深處行去。

    而在茅草房之前,就剩下石川以及參二等七人。

    這些人都受了不輕的傷害,但是并不大礙。

    石川取出一些低階丹藥,讓這些修士們服下,同時讓參二把所有尸體上留下來的儲物袋都收集起來。

    其中的靈器平均分配為七人。

    七人也都明白,石川要前往靈珠礦洞搭救參九和參十兩人。到時候,他們七人應該也會一同前往。

    數日之后,七人的傷勢恢復的七七八八。

    云錦宗修士,并沒有出現在此地,看來云錦宗對此地還算是比較放心。

    在這幾日的時間里,石川一直盤膝參悟心境二字。

    終于在第三日的時候,石川突然發現自己陷入到一個怪圈之中。

    心境本來就不復存在,將其分為五境,也是他人強加而來的。

    對于石川而言,已經完全融入到現在的位置,心境自然而生。而那老者的一番話,卻讓石川重新審視其心境的問題了。

    這毫無疑問的讓石川的心境發生了巨大的變化。

    石川所極力壓制和隱匿的修為,竟然達到了金丹期的境界。

    倘若這是心境第一層,那么后面五層,對石川就沒有任何提升了。

    不過既然走到了這一步,石川也沒有必要太過糾結。

    “也許老者的出現,也是心境的一部分!”石川似乎恍然大悟。

    石川站起身來,環顧一周。

    “云錦宗膽敢犯我草宇宗,又擄我宗修士,絕對不能饒恕。”

    “眾弟子聽令,云錦宗靈珠礦洞!”石川一聲怒喝,七人紛紛站了起來,腳踩飛劍,跟隨石川東遁而去。

       

三肖中特赔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