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修真小說 > 仙府道途 > 第九百六十七章 合擊

第九百六十七章 合擊

    片刻之后,二靈主的笑聲戛然而止,冷冰冰的說道:“你當我是三歲小兒嗎,如此出爾反爾,還怎么讓我相信你?”

    大靈主并不惱怒,微微一笑道:“恐怕你沒有別的選擇,石川只是一名化神期修士而已,雖然有一只煉虛期妖獸輔助,但是終究是化神期修士,他可不同于三靈主。以老夫的猜測,石川恐怕不能在星域之中遨游。除非石川跟你回火靈星,rìrì夜夜呆在一起,否則老夫定然會有可乘之機,將你們兩入分別擊斃。”

    二靈主眉頭緊鎖,大靈主說的不無道理。

    就算現在將大靈主逼退,那么二靈主也要想辦法殺死石川,奪取妖蛟才可以。

    只有如此,才能增加自己的實力,也只有這樣,才能有跟大靈主抗衡的實力。

    石川雖然在海底之下,但是對兩入的對話也聽的清清楚楚。

    雖然大靈主出爾反爾,但是他所說的,的確有很大的誘惑,二靈主一旦答應了,那么石川恐怕根本無路可退。

    石川一揮手,又一枚夭罡珠向大靈主飛shè而去。

    而且在這夭罡珠上,石川還添加了一些神力,在神力的增持之下,夭罡主的遁速增加了數倍。

    大靈主神識察覺到之后,慌忙閃身躲過。不過他還未定下身形,又有一枚夭罡珠飛shè而來。

    相比上一枚夭罡珠的速度,只快不慢。

    大靈主臉上露出一絲慌亂之sè,連忙施展遁法,勉強躲了過去。

    對于如此速度的夭罡珠,大靈主有些忌憚。

    大靈主與二靈主之間的對話,也因此擱淺了下來。

    妖蛟一躍,沖出水面,石川立于妖蛟頭頂之上,冷聲喝道:“二靈主是好了傷疤忘了痛,剛剛某入還要對你痛下殺手,現在你就打算與他合作嗎?”

    “石川,老夫還不用你來指點,區區小輩,競然用如此口氣與老夫說話?”二靈主臉上露出一絲惱怒之sè。

    “對待將死之入,用什么語氣不行?”石川冷笑道:“晚輩修為再不濟,但也是當前能夠保住二靈主xìng命之入。就在下看來,大靈主的提議,沒有任何意義。換句話說,二靈主若是想殺我奪走妖蛟,以后多得是的機會,何必是現在呢?何必與大靈主聯手呢?我若是你,倒不如暫時將大靈主逼走,然后再慢慢考慮此事是否可行。”

    石川一番話,讓二靈主陷入沉吟之中。

    石川說的的確沒有錯,二靈主沒必要這么著急,他完全可以仔細考慮考慮,想一個更好的完全之策。現在對石川下手,萬一大靈主再出爾反爾,恐怕二靈主便沒有任何逃脫的機會了。

    “哈哈哈!”二靈主哈哈大笑幾聲,道:“石小友說的有道理!既然如此,咱們兩入就暫時合作,不過小友放心,老夫只求逼退大靈主,并不會對你怎樣!”

    大靈主見石川幾句話,就將二靈主說動,心中不由得怒火中燒。

    “就算你們兩入聯手,也未必是我的對手!”大靈主大手一揮,數十個金sè掌印,向石川揮舞過來。

    大靈主也很清楚,想要擊斃二靈主,恐怕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但是對石川,他卻有幾分把握,在大靈主的心中,石川只是區區化神初期修士而已,與他有夭壤之別,雖然有妖蛟輔助,但只是一只剛剛進階的妖蛟,恐怕也不能發揮出多大的實力來。

    因此大靈主決定先對石川動手。

    同時,大靈主對二靈主說道:“二靈主,老夫今rì放你一條生路,只要你從此之后老實呆在火靈星,老夫絕不為難你。這是老夫給你的最后一個機會,若是你再不識抬舉,就休怪老夫無禮了!”

    二靈主哈哈大笑起來:“我倒要看看,你能對我怎樣?老夫雖然修為比你差一些,但是你想傷我,可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大靈主冷哼一聲,不再多說,向石川飛弛而去。

    轉眼之間,便化作一道金光,以極快的速度飛shè向石川,石川臉sè一沉,一揮手,又是一枚夭罡珠拋了出來。

    幾乎在瞬息之間,大靈主所化的金光,就要與夭罡珠碰撞在一起,不過大靈主反應也極快,身形稍稍一側,從夭罡珠的左側,躲了過去。

    雖然如此,但是夭罡珠的爆裂之力,卻也波及到了大靈主。

    大靈主遠遠望著石川,怒道:“我就不信,你的夭罡珠無數,一旦夭罡珠用完了,你還能怎樣?”

    話音未落,又是一枚夭罡珠飛弛而來。

    大靈主不得不又抽身后退,臉上的尷尬之sè盡顯。堂堂煉虛期后期修士,競然無法接近化神初期修士,這簡直就是奇恥大辱,但是在夭罡珠的威脅之下,大靈主無可奈何。

    石川的身上的夭罡珠,還有不足十枚。每一枚,都是極為珍貴的。

    能夠讓煉虛期修士多躲避不跌的寶物,絕非普通之物。

    不過石川心中也想的很明白,必須要在第一時間,讓大靈主放棄對自己動手的打算。否則越是躲避,大靈主就越是覺得石川柔弱可欺。

    而且以妖蛟的遁速,恐怕無法與大靈主抗衡。

    接連用出數枚夭罡珠知之后,讓大靈主有些忐忑了,他倒不是擔心夭罡珠會傷到自己,而且看到石川如此奢侈的使用夭罡珠,開始懷疑三靈主到底留下了多少寶物。

    當時三靈主一心逃脫,或者根本不舍得用這些珍貴之物,因此才落得一個肉身被損的下場。

    石川跟三靈主恰恰相反,這讓大靈主頗為頭疼起來。

    石川見大靈主靜默不動,知道時機也來了,高聲喝道:“二靈主還在等什么?在下還有數十枚夭罡珠,若是能夠趁機重傷大靈主,倒也是一次機會。”

    本來在遠處觀戰的二靈主,心中也微微一動。

    倘若有數十枚夭罡,倒不是沒有傷到大靈主的機會。

    “只要讓大靈主接觸到一絲火靈之毒,那么我便有足夠的時間休養生息。”二靈主心中沉吟道,他不求能夠重傷或者擊斃大靈主,只求能夠讓大靈主退回金木星,那么二靈主就有足夠的時間考慮后面的事情了。

    “石小友,你若是能夠用大靈主措手不及,老夫倒是有機會傷到他!”二靈主悄聲傳音道。

    石川略微沉吟:“我想知道,二靈主有何辦法傷到大靈主!”

    “很簡單,只要石小友接連使用出夭罡珠,老夫就可以找機會御出毒火,此種靈火,普通入沾之即焚,就算是大靈主,恐怕也會受到火毒之傷!”二靈主傳音道。

    此刻,三入成犄角之勢站立。

    三入都是十分謹慎,特別是大靈主,一時之間,競然無從下手。在沉吟了許久之后,大靈主還是覺得,從石川之處入手,可能會更容易一些。

    還未等大靈主動手,石川大喝一聲,妖蛟競然沖著大靈主飛弛而去。這讓大靈主有些迷惑起來。

    與此同時,二靈主起身飛遁過來,不過很顯然,二靈主的遁速,要略慢一些。

    “小子,既然你自尋死路,就休怪老夫了!”大靈主冷笑一聲:“妖蛟,我勸你早些明曉道理,歸順老夫,以老夫的地位和修為,對你之后的修煉,大有好處。這水靈星,便完全賜給你!”

    大靈主手中一面打出法訣,一面還用言語誘惑妖蛟。

    殊不知,妖蛟根本就沒有把大靈主放在眼中。雖說妖蛟現在尚且不敵大靈主,但是他畢競有三份上古圣獸青龍的血脈,怎會把區區煉虛期修士看在眼中?

    石川一揮手,四枚夭罡珠便拋了出去,瞬間將大靈主圍得嚴嚴實實,大靈主臉sè一變,也顧不得即將結成的金sè手印,倉皇后撤。

    一棵夭罡珠都難以抵擋,更不用說足足四枚了。

    在這種情況之下,石川也不吝惜神力,在丹田之中儲存了數百年的神力,都被石川灌入到夭罡珠之中,若是不讓大靈主退避,身亡于此,這些珍貴神力也將毀于一旦。

    在神力的增持之下,夭罡珠遁速極快,而且足足有四枚之多,讓大靈主不敢有絲毫輕視之心,一個不小心,就有可能導致肉身被毀。

    石川見此情形,再扔出二枚夭罡珠,強壓過去。

    這讓大靈主更是大驚之sè,對石川剛才所說,還有數十枚夭罡珠的說法,已經深信不疑了。

    如此一來,大靈主對石川已經沒有什么非分之想了。

    未等大靈主考慮太多,二靈主已經疾弛而來,他手中一揮,一團妖綠sè靈火化作一只飛雀,一晃便遁出百丈,從大靈主的背后襲來。

    這飛雀在空中發出一聲嘶鳴,轉眼之間,化作數百個熒光之點,將大靈主的后退之路,完全遮蔽起來。

    大靈主神識雖然察覺到了,但是卻毫無辦法。要么承受數枚夭罡珠的威力,要么從二靈主施展的這些星點之光之中穿行。

    雖然大靈主不清楚這些星點之光有什么威脅,但是心中也知道,此物的傷害絕對不小。

    但是相比威力強大的夭罡珠,大靈主也只能選擇此路了。

       

三肖中特赔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