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修真小說 > 仙府道途 > 第一千零八十章 逆轉

第一千零八十章 逆轉

    “晚輩不知道石川小友竟然與特使是這般關系,晚輩該死,晚輩該死!”岑家家主跪地連忙說道。

    他的臉上滿是駭然之色。

    雖然這特使,只是區區煉虛期修士,修為要比岑家家主低上許多,根本法與岑家長老相比,但是這煉虛期特使,可代表的是武盟,是武盟之中的于長老。

    惹怒了特使,便是得罪了于長老”“。

    就岑家家主這等地位和境界的修士,于長老揮手即可將他覆滅。

    別說是岑家家主,就算是岑家眾位大乘期長老,也得對這名煉虛期特使俯首帖耳。

    “石道友若是有不妥之處,岑家主自然可以找他問個清楚,只要事情做得公平公正,我還是會為你做主的,絕對不會有什么偏向!”特使正色說道。

    “其實晚輩并沒有什么根據,只是發現石川小友身上有風云令的氣息,就貿然決定,此事絕對是晚輩的錯,還望特使不要怪罪!”岑家家主對此心知肚明,既然事情已經到了這個程度,不如將所以的過錯引到自己身上,相信這特使也絕對不會與他多做計較的。

    “等在下見到石道友,既然會問個清楚,會給道友一個交代的,若是他真有你們岑家的風云令,定然不能讓他白白的拿著!”特使說道。

    ……………………………………

    衛家,長老一回到家族之中后,便立刻傳信各大煉虛期精銳弟子,喚衛家家主。衛正相以及石川見他。

    結果等候了許久之后。閉關思過的衛正相才姍姍來遲。

    在從衛正相口中弄清楚了具體情況之后。衛長老臉色不由得凝滯起來,略微沉吟之后,道:“相兒,如此說來,自從岑家密信發出之后,衛家上下都沒有見過石川?”

    “正是,石道友還被困在趙家呢!”衛正相恭敬的說道。

    這衛家大長老,雖然與衛正相是一脈相承。但是其地位極高,已經有多年沒有出關了,此刻突然出關,詢問石川之事,讓衛正相惶恐不已,他也想不明白,大長老為什么會對石川感興趣。

    正在此時,衛家家主急匆匆的從趙家趕來,衛父本想將石川索要回來,親自送往岑家的。結果碰了一臉灰,不得不回來。

    剛剛來到家族。便聽說大長老要見他,這讓衛家家主顧不得靈力損耗極大,急匆匆的趕了過來。

    “拜見大長老,不知大長老找我有何事!”衛父看到衛正相,是有些不解了。

    而這個時候,衛家大長老也清楚當前的情形了,既然衛家對石川沒有任何不敬,那么正好合了衛家大長老的心意。

    “你立刻下令,追加石川為我衛家第一客卿,并且提供高于第一客卿的待遇,盡量讓石川留在我衛家,若是有什么紕漏,我定拿你不饒!”

    “這……”衛家家主臉色瞬間大變,他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這久不問世事的大長老,竟然知曉石川的存在,而且還要給石川如此優厚的待遇?即便是衛家的正式客卿,也不會被衛家大長老親自過問,何況,石川僅僅是一名化神期修士而已。

    衛家家主看了一眼衛正相,心中暗暗懷疑此事或許因衛正相而起,但就算是衛正相膽大包天,敢以為這等小事擾亂大長老的修煉,大長老也未必會聽衛正相的。

    “還愣著干什么?立刻通告全族!”大長老一聲叱喝。

    “是,我現在就去!”衛父連忙點頭答應,不過很又說道:“不過現在石川被趙家囚禁,我剛才想要將石川索要回來,竟然被趙家拒絕了。”

    “此事我早已知曉,你只需要按我所說的做便是了!”衛家長老點點頭,對衛正相說道:“相兒,你與我去一趟趙家,順便跟我說說你是如何與石川相識的。”

    …………………………

    趙家,一處極其寬敞,碩大的洞府之中。

    趙家大長老,趙家家主,以及當日囚禁石川的黑臉修士,還有趙禹城,都在此間,當然,石川也在這洞府之中。

    石川心中有些忐忑,這趙家不但家主出現,就連大乘期的長老也出現了。

    “莫非這風云令有如此珍貴,竟然能夠引起如此大的風波?”石川心中不由得暗想道。

    距離雀靈們煉制好陣法,只有片刻時間,就在這最后關頭,石川被帶了過來,心中自然不會太好。

    石川心中暗暗考慮,若是這趙家問起來,石川便將風云令交出來,一口咬定此物是從一名黑衣神秘修士身上得到了,至于其他的一概不知。

    即便趙家人翻看石川的儲物袋,也不可能有什么收獲。

    只要能夠讓石川單獨一個時辰,那么石川就可以施展出那大神通的傳送法門,逃離此地。

    “石道友,岑家之事,我已經弄清楚了,先前有些錯怪小友,也是為了小友的安全起見,才讓小友留在趙禹城的洞府之中,現在諸事明了,小友可以隨意走動了!”

    趙家家主的一番話,讓石川大驚起來,沒想到,事情竟然是這么一個結果。

    這跟石川所想,完全背道而馳,一時間,石川竟然有些手足措。

    “多些家主,多謝長老!”趙禹城聞言大喜。

    “此事是我考慮不周,還望石小友不要見怪!”趙家家主微微一笑道:“這是我趙家大長老,長老明察秋毫,才讓我沒有繼續犯錯。”

    自從來到這房間之中,石川便不敢直視坐在正座之人,此人的修為極高,只看石川一眼,似乎就要將石川看透了一般。

    雖然石川曾經擊斃過一名大乘期修士,但是如此近距離的接觸到大乘期修士,這還是第一次。

    而且上一次擊斃那大乘期修士,依仗的是弒天魂獸和蝕龍,以及眾多身外寶物,那神錘才是最為關鍵之物。

    即便石川現在有當日的實力,在如此近的距離之內,想要從這名大乘期手中逃脫,只能是五五之數。

    這還是石川施展神力神通,完全依仗神力的結果。若是沒有神力,單單是一名化神后期修士的實力,在此大乘期長老面前,只能如同一只螻蟻。

    “我聽說石小友與趙禹城交好,而且在數百年前,還患難與共!”趙家長老輕聲說道。

    “晚輩的確與趙道友交好!”石川恭敬的說道。

    “你的事情,我也聽趙禹城說了一些,當日在那域外隕石群之中,你的作為,也是值得稱贊的。能夠有此胸襟之士,實在是太少了,所以老夫想讓你加入我趙家,成為我趙家的弟子,老夫也可以親自收你為徒,相信有老夫的提點,你邁入煉虛期指日可待。”趙家長老緩緩說道。

    房間之中所有修士臉色都大變,眾人都沒有想到,趙家長老竟然能夠提出如此誘人的條件。

    要知道,這趙家大長老乃是趙家修為最高者,雖然沒有大乘后期的境界,但是也相差不多了,得到趙家大長老的指點,甚至都是趙家家主等人夢寐以求的事情。

    石川區區一名外姓弟子,怎么會受到如此高的待遇?趙家大長所想,自然是極深的。他之所以對石川如此禮遇,也是有所圖謀的。

    剛才特使已經許諾可以讓于長老指引衛家大長老一次,趙家大長老艷慕比,若是能夠得到合體期大修士的提點,自然對修為提高大有幫助。

    而特使已經表明了,他與石川的特殊關系。

    因此,在這種情況之下,趙家大長老若是能夠讓石川滿意,那么就等于讓特使滿意。

    特使,可不僅僅是一名煉虛期修士那么簡單,他背后的合體期大修士于長老,才是趙家大長老的最終目的。

    “哈哈哈……老夫沒有聽錯吧,堂堂趙家大長老,竟然要收我衛家第一客卿為徒,若是傳出去,眾人還以為趙家人了呢!”一聲響亮的笑聲突然傳來。

    趙家大長老臉色微微一變。

    出現在洞府之外的,正是剛剛到達此地的衛家大長老和衛正相。

    衛正相看到石川,再看趙禹城,臉上露出一絲難得笑意,他現在也確信,石川絕對不會受到任何傷害,不管原因如何,只要石川沒有大礙就足夠了。

    在路上,衛家大長老也詢問衛正相是否認識于姓的煉虛期修士,衛正相自然連連搖頭。

    衛家大長老再問與石川相識的過程,聽到衛正相一一講明之后,似乎明白了什么,如果沒有猜錯,當前的特使,便是衛正相口中的于成仁,不過在分別數百年之后,于成仁一躍進入煉虛期罷了。

    作為合體期修士于長老的玄孫,有此等境界突破,沒有什么讓人驚訝的。

    不過衛家大長老也明白,雖然衛正相與于成仁交好,但是衛正相卻是最先離開的,趙禹城其次,于成仁跟后,石川才是最后離開那域外隕石群的,因此衛正相與于成仁,只能落難之交,但是石川才是于成仁心中的救命恩人。

    反正石川現在已經是衛家的客卿,衛家大長老就加明目張膽的利用這其中的關系。未完待續。)

       

三肖中特赔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