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修真小說 > 仙府道途 > 第二百零八章 療傷

第二百零八章 療傷

    郝德友發出幾聲嘯聲,將剩余的四人召集在一起,臉色陰冷著說道:“你們四人,不管用什么方法,都要給我跟上此人,我這就回去稟報公子,此人對于公子而言,十分重要,若是跟丟了,你們知道后果是什么。”

    說罷,郝德友御起飛劍,向剛才那小鎮飛去。

    四人面面相視,瞬間,便同時御起飛劍向石川遁走的方向追去。他們也能看出,郝德友這次絕非虛言,他肯定回去稟報公子了。若是公子親至,他們能起些作用,自然最好不過,或許還可以得到些獎勵。若是讓公子一無所獲,公子震怒之下,幾人的小命都不保。

    不過石川早已遁出了上千丈,遠遠望去,只能看到一個模糊的黑點了。

    石川一路急遁,不多時,已經奔出數百里,后面追蹤之人早已讓石川甩的不見了蹤影。

    前往五靈門的路途,又被拉遠了不少,不過好在石川已經離開月華城的范圍。也不擔心被人發現。

    “噗”石川又吐出一口鮮血。身形搖搖欲墜。那九星鑼的余威猶存。石川心中也是暗暗驚嘆,這九星鑼的厲害。

    石川從進入修真界至今,第一次承受如此嚴重的傷害。

    若不是石川神識強大,恐怕早已死在牛氏兄弟的手下了。

    石川放出神識,將周圍數十里的范圍,仔細打量一番,十余里之外,有幾名青云門練氣期修士,再無他人。

    石川拿出隱匿陣法,布置起來,不一會,陣法形成。

    石川遁入到陣法之中,用靈石將陣法填滿,深深吐出一口氣。

    連續一日來,石川被數名筑基期修士追擊,身心疲憊。此刻受到如此嚴重的傷害,石川也不得不停下來,調息一番。

    對于隱匿陣法的功效,石川還是比較放心的。

    石川掏出一個小葫蘆,狂飲幾口靈酒,隨后,又拿出幾顆丹藥吞服下去。

    不過神識之中,還不時傳來鉆心入骨的痛楚,丹田之中的靈力,也顯得極其混亂。

    石川修煉到筑基期之后,沒有任何時間穩定境界,而且從離開幽谷到現在,連續遭遇幾次惡戰。特別是這一次,石川受到的傷害最重,竟然對石川的境界,產生了不少影響。

    幾次惡戰之后,石川丹田之內多余的靈力,已經被石川消耗的差不多了,現在丹田之中,空空如也。www/.shouda8/首.發這也是石川剛才沒有使用云青劍火鴉之炎的原因。

    石川何嘗不知道,筑基之后,要靜修一段時間,穩定境界的道理,但是現在,石川對晴川的牽掛,超過了任何事情。

    石川現在也不多想,雙目緊閉,陷入到一種冥思之中。

    ……………………

    半個時辰之后,隱匿陣法的上空,劃過四道劍影,毛姓修士等四人急追而至,這四人,都相隔一兩百丈,這樣放出神識,范圍自然增加了不少,而且一兩百丈,也不是多遠的距離,四人聚合在一起,倒也不容易。

    不過他們卻是不知道他們正在苦心尋找的石川,已經藏身在他們身后了。

    ………………………………

    石川連續服下數粒丹藥,但是效果并不佳。

    九星鑼,讓石川的神識受到極重的傷害,神識之中,仿佛被嵌入了許多碎屑,石川要做的,便是將神識重新整合起來。

    這一過程,卻是十分復雜的事情。

    不過幸好,水猿煉制的大量丹藥之中,有一些對神識有修復作用。石川連續吞服大量丹藥,頭頂之上,慢慢冒出一絲紫氣來。

    三日之后,石川才緩緩睜開眼睛。

    經此一戰,石川雖然承受了不少傷害,但是神識重新整合之后,卻比以前強大了不少。

    不過丹田之內的渙散,卻是讓石川一籌莫展。

    在修復神識的期間,石川也吞噬過一些金線草,荊棘蜂蜜和百花釀,但是這些東西,對于石川丹田之內有些渙散的靈力,毫無作用。

    石川甚至發現,自己的丹田之中的靈力,似乎呈現當時筑基的那種狀態。

    但是石川筑基之后,筑基丹已經對于石川沒有任何作用了。

    石川的額頭上,不由的泛起了一絲冷汗,傳聞有修士進階之后,沒有仔細領悟境界,便有極低的可能導致境界下降。

    石川顯然離境界下降有一定的距離,但是正在向那個方向發展,若是不及時阻止靈力的繼續渙散,石川還真有可能跌落至練氣期十層。

    練氣期和筑基期,境界相差極大,若是再想修煉到筑基期,未必有那么容易。

    石川身形一閃,進入到仙府之中,來到石碑的前面。

    石碑,跟以前沒有什么區別。但是石川卻是分明感覺出,石碑沒有以往的厚重感,這似乎是跟石川的靈力渙散有關系。

    一伸手,將妖蛟所在的小球攝了過來。

    “哎呦,小友你氣色不太好啊。”妖蛟嬉皮笑臉的說道。

    “我問,你便答,有用的就說,無用的多說一句,便死”石川冷聲說道。

    “那是那是”妖蛟看石川如此語氣,也不敢多說什么。

    石川直接說道:“我筑基之后,一直沒有穩定境界,現在丹田之內的靈力,有些渙散,不知道有什么辦法,可以避免靈力繼續渙散下去。”

    “這個問題,還挺棘手的。”妖蛟吱吱嗚嗚的說道“你稍等,我好好想想。”

    石川知道妖蛟已經融合了林峰的記憶,根本不需要考慮。妖蛟這么說,肯定在打什么主意。

    不過此時,石川也懶得去管他,只要他能給出解決的辦法就行了。

    不一會之后,妖蛟才道:“這件事情,其實說難也不難,不過說容易也不是那么容易。”

    “說詳細一些。”石川淡淡說道。

    “其實此事也不算難,只要你將靈力融合在一起,這個問題邊可以迎刃而解。”

    石川臉色微微一變,他要是能夠將靈力融合在一起,也不會來問妖蛟了。

    “還有一個辦法,便是用一鐘特殊的靈力,將這些靈力,聚攏在一起。不過你小子運氣也是算比較好,身上竟然也有如此寶貝。”妖蛟一努嘴,道:“喏,包裹我的這個奇怪東西,便可以幫助你的靈力凝聚在一起。”

    石川這才打量起囚禁妖蛟的這個小小的珠子。這個珠子,是石川在幽谷之中,從自身上的靈力禁錮取下來的。

    當時取下來的目的一是好奇,二來就是想要將妖蛟囚禁其內。

    對于這鐘特殊的,非靈力的東西,石川有些了解。將此物注入到丹田之中,的確應該有融合靈力的作用。

    而且妖蛟既然如此說,定然不會有錯,否則石川肯定不會輕饒了它。

    石川知道,以妖蛟的閱歷,這些事情,定然見過不少,特別是它還有林峰的記憶,這鐘問題,定然有數種解決辦法。但是妖蛟不說,石川也沒有任何辦法。

    而且妖蛟說的這種辦法,也是想讓石川把它的禁制破除掉。

    石川捏過這顆小球,手中輕輕一拉,小球的外圍,立刻出現了一個米粒大小的球體。

    在石川的一拉一拽之下,立刻掉了下來。

    石川往自己的腹部一丟,立刻盤膝坐了下來。

    這顆米粒大小的小球,進入到石川的丹田之中,立刻將周圍的靈力,向其中聚攏過來。同時,還有一部分靈力,被吸入到這小球之中。

    不過這小球,極其微小,被吸入其中的靈力,也是微乎其微,幾乎可以忽略不計。

    靈力聚合在一起之后,靈力渙散的問題,也同時消失了。石川輕輕吐出一口氣,不過現在的問題是,石川的丹田之中,多了這么一個小小的球體,目前而言,對于石川沒有什么危害。等到石川靈力強化到一定程度,將這小球取出即可。

    石川自知前往水靈門的路途,并不會太平,索性拿出靈石,吞下幾顆水猿剛剛為石川特制的丹藥,盤膝修煉起來。

    又過了三日,石川感覺丹田之中,有些充盈起來,不像之前那樣觸之即碎。但是想要修煉到可以將小球取出來,顯然不是一時半會就能做到的。所以石川也不著急。

    而是將剛得到的儲物袋拿出來,開始研究起來。

    這兩只儲物袋中,竟然也各有一枚玉簡地圖,跟石川從黑衣修士那里得到的玉簡,幾乎相差無幾。

    不過,其中的越國地圖,卻是標記的十分詳細。特別是越國西北角的一處山脈之上,作了非常突出的標記。想必那里定然有吸引牛氏兄弟二人的東西。

    雖然越國與南梁諸國臨界,但是實際上,距離還是比較遙遠。

    石川心中也暗暗計劃,若是以后有時間,定然要去這標注之地看一看。

    地圖看完之后,讓石川最感興趣的便是兩人儲物袋中的大鑼,這鑼足有半個人身那么大,兩人儲物袋中,各有一柄。

    每個鑼上,都雕著九顆星,所以叫做九星鑼。

    石川正是被這九星鑼所傷,自然知道九星鑼的威力,毫不猶豫的將這九星鑼煉化為己有。

    更多到,地址

       

三肖中特赔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