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修真小說 > 仙府道途 > 第二百六十五章 烏雀上人

第二百六十五章 烏雀上人

    第二百六十五章烏雀上人

    正在此時,石川聽到不遠處傳來窸窣的腳步聲。

    “王道友,你說的地方應該快到了吧。”這是一名女子的聲音,石川十分熟悉。

    緊接著一道粗獷的男人聲音:“馬上就到了,花道友準備好靈石就行了。”

    “希望王道友言而有信。”

    石川終于分辨出,這女子正是花影舞,此人跟石川有過數面之緣,但是兩人的關系,卻因為上次分別時的那一番話,有些不尋常。

    看樣子,這兩人應該是來此做一筆交易的。

    石川盤膝坐下,不準備離開陣法。

    “王道友在半個時辰之前就說快到了,現在還是這么說,莫非王道友在誆騙我嗎?”。花影舞停下腳步,冷冷的看著對方。

    “我怎么敢欺瞞花道友呢,呵呵……”那男子雖然如此說,但卻是一副玩世不恭的模樣。

    “那你就去死”花影舞怒喝一聲,手中拋出一柄紅色飛劍,如同蝎刺一般,從那男子的頭頂上扎了進去。

    “花道友心機謹慎,還未到陷阱,就已經發覺了,不過就算在此地,你也逃不掉。”那男子身形一晃,躲過花影舞的紅色飛劍,口中發出一聲尖銳的嘯聲。

    “把木玉給我,我饒你不死。否則今**必死。”花影舞眉頭一皺。

    “你覺得可能嗎?”。那男子有些戲謔的看著花影舞說道:“為了對付你,我們已經謀劃了許久了,當然若是你能夠為我們所用,木玉自然不是問題。”

    “死”花影舞口中輕吐一字,身上散發出一股妖艷的紅色氣息,身上的道袍也被一股妖風鼓吹起來。

    “嗖”妖風從花影舞的胸**出,在熟悉之間,進入到男子的七竅之內。

    那男子竟然直挺挺的躺在地上,氣息全無。

    “這是什么道法?”石川眉頭微微一皺。石川跟花影舞分別有一年有余,但就是這一年多的時間,花影舞發生的變化,大的驚人。

    特別是剛才她用出的那道法門,更是石川聞所未聞。

    花影舞連忙俯下身子,在那男子的身上搜尋起來,摸到一只儲物袋之后,臉上露出一絲喜色。

    突然,花影舞驚叫一聲,臉色變得煞白。

    一道青色影子,從花影舞的身上,一閃而過。

    石川卻是看的清楚,這是一只青竹鼠,是一階妖獸,行動極為敏捷,口中有劇毒。普通人被咬之后,立即斃命。

    花影舞現在也已經是練氣期八層的修士,倒不會受到致命的傷害,但是半個時辰之內靈力折損大半,隨著時間的慢慢推移,毒性驅逐出來之后,靈力才會慢慢的恢復,但是行走還是沒有任何問題的。

    花影舞顯然沒有想到,這男子的身上竟然飼養了一只青竹鼠,而且這青竹鼠還就藏在他身上。花影舞將那男子的儲物袋收起之后,急忙原路返回。

    “姓王的已經死了嗎?”。一聲冷冰冰的聲音,從上空傳了過來。

    很快,四名修士從空中下來。這四人中修為最高的有練氣期九層,最低的也有練氣期七層。

    “花道友,好久不見。”那名練氣期九層的修士,盯著花影舞說道。

    “原來是你”花影舞面露驚色。

    “花道友,烏雀上人收你為徒的目的你還不清楚嗎?反正你也逃不出烏雀上人的手掌心,索性就便宜了我們吧。”

    “就憑你們,也敢跟烏雀上人爭奪?你們把自己看的太高了吧。”花影舞冷冷譏諷道“我的性命,由我定奪,不是由烏雀定做,更不是由你們定奪。”

    “花道友,你這又是何苦呢?我尋找了一處秘法,把那真元珠子從你的身體剝離出來之后,只會奪走你的修為,對你本身沒有任何損害,你找個好人家嫁了,高高興興過一輩子也就罷了。這逆天改命之事,不是每個人都可以做的。”

    練氣期九層的修士循循善誘道。

    “休想,我就是死,也不會讓你們得逞。”花影舞手中緊握紅色小劍。

    “霸師兄,這姓花的在拖延時間,我看她靈力不暢快,肯定是被王道友身上的青竹鼠咬了。”

    練氣期九層的修士冷冷笑道:“就算讓她恢復一些靈力又如何,今日,花影舞必死。”

    “動手”練氣期九層修士一聲怒喝。

    其他幾人同時御出法器。

    正在此時,一陣輕風吹過,幾人頓時感覺四肢一陣疲軟。

    “難道是烏雀上人來了?”一名練氣期八層的修士驚喊道。

    “嗖”一道白色的影子,飄然而至,飛至其中一人的身上,瞬息之間,此人便化作一具干尸。

    很快,這四人全部成為干尸。

    這時,一名身著藍色道袍的修士,出現在花影舞的面前,此人衣著簡樸,面色沉穩,臉上的棱角如同刀削出來一般。

    白色的影子立刻向此人飛遁而去,碰觸此人的衣衫,消逝不見了。

    “石……石師兄……”花影舞有些不感相信的喊道。

    一年多不見,石川的面容,變化的不是很多,但是卻是當年沉穩多了,而且石川身上的靈力,已經不是當年的外放,而是內斂。

    “花道友,好久不見。最近可好?”石川淡淡的說道。

    花影舞一怔,苦笑著說道:“不好”

    “石師兄莫非已經進入筑基期了?”花影舞試探著問道,石川身上的靈力氣息,讓她琢磨不透。不過她怎么也不能相信,短短一年的時間,石川就從練氣期八層進入到了筑基期。

    說到了解石川的人,花影舞算是一個。

    在礦洞的時候,花影舞已經見識了石川駭人的修煉速度,而今,又見識了。

    石川點點頭。

    “看來我應該稱呼你為石師叔了。”花影舞笑著說道,不過臉上卻是顯露出一絲苦色。

    “你我乃是舊識,以道友相稱,無需在乎那些輩分。”石川淡淡說道“剛才你被青竹鼠所傷,我為你護法,你驅逐一下面內的余毒吧。”

    雖然此毒可以慢慢化解,但是自行驅逐一下,恢復的會更快一些。

    “恢復又有何用?”花影舞苦笑一下“此處方圓百里之內,不會有其他修士了。石道友,后會有期。”

    花影舞轉身就走。

    石川眼角微微一動,花影舞的態度,的確有些怪異,雖說一年多未見,但是花影舞的確跟之前大有不同。

    石川開口道:“花道友,你我也算是相識一場,有什么事情可以說出來,我若是能幫上的,定然會盡力而為。”

    花影舞轉過身來,眼中卻是噙著淚花:“你幫不了我,我建議你還是早些離開此地吧。此處不是你該來的。”

    石川更是有些驚訝,覺得其中必有蹊蹺,走上去問道:“花道友話中有話,既然遇見我了,何不說個清楚?”

    “石道友雖然已經筑基,但現在也只是筑基初期罷了,而且根基應該不穩,不過就算道友是筑基后期,也未必能夠幫得上我?”

    “此話怎講?”石川有些驚訝。

    花影舞長嘆一口氣說道:“那日跟石道友分別之后。我便離開青云門,來到此地,本想尋一處安靜的地方修煉,卻不想被一位筑基期的修士收入入門弟子。我原本以為這是天大的機緣,沒想到背后卻另有隱情。我的師傅,就是剛才提到的烏雀上人,此人有筑基后期的修為,而且道法極為詭異,尋常修士根本不是她的對手。她收我為徒的目的,就是為了想要奪舍。”

    “奪舍?”石川聽過不少,也見過妖蛟奪取妖蛇的軀體。但是一名筑基期修士奪取練氣期修士的身體,卻是極為罕見。

    單不說練氣期修士的身體,難以承受筑基期修士的強大靈力,就算奪舍成功,筑基期修士的修為也會爆減。

    “烏雀修煉的是一種十分奇特的法門,石道友剛才應該看到我所用的法門了吧,這便是烏雀傳授給我的。”

    “此法妖氣十足,若不是你施展出來,恐怕我會以為是妖獸所為。”

    “的確,烏雀修煉的法門,正是由妖氣而來。通過奪妖獸之基,煉化妖獸之靈,為強體之用。但是修煉此種法門,有一個最大的弊端,那就是身體之中的妖基混雜,修煉時極容易走火入魔。烏雀也算是運氣和資質極佳之輩,修煉到筑基后期竟然沒有出過任何岔子。但是她的靈基卻是不穩,若是想要修煉至金丹期,必須換一副軀體,所以她選擇了我。”

    “剛才我聽到你體內的真元珠子,是不是此物限制了你的行動,讓你無法離開此地?”石川沉吟著說道。

    “正是此物。烏雀將真元珠子種入我的體內。以強化我的肉身,以便她在奪舍之時,我的肉身不會損壞。若是強行取出這真元珠子,我輕則修為全失,重則身亡。若是不取這珠子,我必須每隔半月回去一次,讓烏雀給我禁錮靈力珠子,否則這真元珠子會釋放大量靈力,導致我爆體身亡。”

    花影舞臉色一橫,說道:“這真元珠子之中包含了烏雀的真元之力,索性石道友取了去,或許對你的修為大有好處,等到石道友修為足夠強大,記得給我報仇就是。”

    第二百六十五章烏雀上人

    第二百六十五章烏雀上人,到網址

       

三肖中特赔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