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修真小說 > 仙府道途 > 第三百四十八章 勝敗之間

第三百四十八章 勝敗之間

    第三百四十八章勝敗之間

    “第四關之戰,便算結束!”上官宗主喝道。

    場上的修士,不過傷了七八人,不過這七八人之中,卻包含兩名假丹修士。

    而其他的修士,也多少受了一些神識損傷。

    自然也有幾人不情愿認輸,但是看到兩名假丹期修士的胸口,被洞穿開一個大口子,也不敢再多說什么。

    此時的石川,神念之力消耗極大,靈力雖然消耗不多,但也是強弩之末。

    石川若是拼盡全力,再敲響三次九星鑼,圍攻的修士恐怕輕則元神受損,重則神念暴斃而亡。

    若是如此,石川也會受到的極大的損傷,短時間內,難以恢復。

    當然,若是金翼雀靈不惜消耗體內的積攢的火靈力,輔助石川,在場眾筑基期修士絕對沒有生還的可能。

    上官宗主或許已經預料到這一點。

    此戰,他并非想看石川的身上寶物和靈獸的表現,而是想要看看石川的反應和機敏,以及在眾人合圍之下的心態。

    對于石川的表現,上官宗主,非常滿意。

    相比一號和二號當年的表現,石川的表現更為搶眼,但是一號和二號,畢竟進入筑基后期多年,而且他們的也數次進入離疆,對于離疆的地形非常熟悉,而且似乎還知道離疆的許多事情。

    “若是能夠成功結嬰,我便施展搜魂術,看看離疆之中,到底有些什么,讓景天國的那些老怪如此感興趣!”上官宗主暗暗說道:“不過石川這小子,深的我意,看骨齡也不錯二十余歲,比起那些修真家族中的弟子修煉速度還快,結嬰應該只是時間的問題,即便只是我的支系血親,我也會扶植他做大仙宗的宗主,只是他是外來修士,恐怕那些家族中有頗多不滿……”

    上官宗主在思索之時。

    數名金丹期修士,御劍飛馳過去。

    他們得到上官宗主第四關結束的命令之后,便趕緊過去將幾名受傷的筑基期修士扶起。

    這些筑基期修士,都是各個家族之中的希望,是大仙宗數千名筑基期修士之中的佼佼者,而跟這些金丹期老祖,也有著千絲萬縷的血緣關系。

    對此,上官宗主并不在意。

    不多時之后,廣場之上,只默然立著一人。

    在夕陽的斜輝照耀之下,石川的影子,被逐漸的拉長。

    觀戰的筑基期修士和練氣期雜役弟子沒有人一人離開,他們也是默默在站立,他們的心中卻滿是驚訝。

    大部分人都聽說過石川,甚至頗為熟悉這兩個字,但是這兩個字之前對于他們,只是一個代號,一個筑基期修士的代號,或許這個筑基期修士桀驁不馴,甚至殺死第三區的筑基后期修士,但是石川這兩個字,也只能代表這些。

    但是今日,這兩個字代表的修士,卻站在了大仙宗筑基期修士之中的最巔峰,凌駕于所有筑基期修士之上,竟然能夠抵擋住三十余人的攻擊。

    在這一瞬間,所有人都迷茫了,在他們的心中,金丹期修士才能做到的事情,石川做到了。

    這個剛剛來到大仙宗幾個月,其貌不揚,沉默寡言的年輕修士,讓整個大仙宗都震驚了。

    鐵算子立在人群之中,眼中的神色迷離,他根本沒有想到,石川竟然能夠如此之強,強到他無法理解的地步。

    當時石川跟那胡姓修士斗法之時,他還有猶豫偏袒誰。后來石川拒絕提供靈酒,他更是惱怒異常,甚至要挾石川。

    但是在此刻,鐵算子的心中,唯有后悔二字。

    當時第一次見面,石川便送上靈酒,第二次見面,鐵算子極力要購買靈酒,石川拒絕之后,居然白白送給十壺珍貴的靈酒。

    鐵算子心中懊惱,以當時與石川的交情,雖然不能算作至交,但在整個大仙宗之內,也算是交情最深的人。

    能跟如此修為的人結為好友,且不說談道論法之中,能夠得到頗多的好處,即便是私交密切一些,一般筑基后期修士也會對自己的恭敬一些。

    畢竟,石川以現在的修為,金丹期以下再無敵手。

    而且以石川現在的地位和聲望,以及上官宗主的肯定,恐怕不幾年之后,石川便可以輕松進入筑基后期,假丹期,金丹期。

    在上官宗主的輔助之下,這一切,可能性都極大。

    鐵算子搖搖頭,長嘆一口氣。

    “今日第四關勝者,石川!”上官宗主高聲喝道“我將收石川為親傳弟子,并且全力輔助他結丹。”

    “多謝師尊厚愛!”石川拱手說道。

    上官宗主滿意的點點頭,一揮手,妖蛟從定身之中松緩過來。“明日,到我洞府一趟!”

    上官宗主話音落畢,御劍而去。

    妖蛟急著飛至石川的身上,傳音給石川說道:“這老家伙太厲害了,比傳說中的丹嬰期修士強的多了。”

    “此次多謝前輩了!”石川傳音謝道。

    上官宗主之后,那些金丹期修士也御劍離去,大部分的筑基期修士,也四散而去,因為大部分筑基期修士,并非第三區,若是在第三區呆的太久,恐怕會惹來麻煩。

    石川的身邊,自然不會少人,不多時,已有數十名筑基期修士前來拜會。

    眾人一一報名,石川也拱手還禮。

    這些修士大都邀請石川前去洞府一坐,還有人要石川慶賀一番,更有人想要將石川拉攏到自己家族之中。

    石川微笑著一一還禮,不過沒有答應任何邀請,而是返回到自己的洞府之中。

    最后圍攻之戰,石川是借助了九姓鑼和妖蛟,九星鑼將眾修士控制,而妖蛟大開殺戒。

    若不是那些筑基期修士死傷慘重,上官宗主也不會喊停。

    “此戰之后,雖然我勝的十分榮耀,似乎占盡了風頭,但是卻是得罪的不少家族,這三十人幾乎都是各大附屬家族的弟子,重傷者定然對我懷恨在心,而落敗者,恐怕對我也沒有什么好年頭。這上官宗主若是安然無恙也就罷了,若是結嬰失敗,對我大大不利!”石川心中暗暗說道。

    “待明日,要問清楚上官宗主到底要我做什么。好不容易尋找到這么一處修煉之所,最好能修煉一些時日,實在不行,只能再次離開。只是上官宗主修為高深,在風武大陸之中的地位,也是極高,若是追究起來,恐怕難逃其責。再者說,那洛姓老者還虎視眈眈!”石川長嘆一口氣,目前的處境,看似極佳,但是仔細一想,卻是問題多多。

    石川一面向洞府深處走去,一邊思索:“目前最關鍵的事情,便是尋找大量的五階地火,擁有足夠的五階地火,便等于擁有了數條性命。金翼雀靈曾經說過,就算是元嬰期修士,也不能攔下他。另外,金翼雀靈,共有十人,若是能夠將其余九人也收服,那么自身的實力,便會增加極多。”

    回到修煉室內,石川看了看靈泉,靈泉已經開始慢慢縮小,有產生靈泉種子的趨勢了。

    依照這個速度,應該還有幾日。

    石川盤膝坐下,開始修煉起來。

    斗法大會一戰,讓石川的收獲極多,不管是金雷劫決的提升還是得到天元古神的傳承,強化肉身,都讓石川得到極大的好處,石川迫切需要閉關領悟一番。

    ……………………………………………………

    南梁國,青云門!

    宗主柏飛書來回踱著步子,那名遠古修士突然要喚他過去,這讓柏飛書有一種不祥之感。

    已經有半年多了,柏飛書一直聽令于這遠古修士。

    整個青云門,已經成為那遠古修士的囊中之物。

    柏飛書也只能算是傀儡而已。

    長子和第三子的死去,三位師兄妹的失蹤,讓柏飛書心中痛楚許久,但是這些,他又無法宣泄出來。

    有些時候,柏飛書甚至想自己把那遠古修士帶回來,到底是錯,還是對。

    青云門,幾乎或明或暗的控制了大部分門派。

    青云門成為南梁國最大的門派之一,柏飛書振臂一揮,便有數萬名修士,供他驅使。

    但是這種感覺,讓柏飛書,更加迷茫。

    “宗主,不好了,通往上古遺跡的陣法,居然離奇開啟了。”一名練氣期弟子跑進來說道。

    “什么?不是已經關閉許久了嗎,連靈石都沒有,怎么能開啟!”柏飛書眉頭一皺,直接御起飛劍,向上古遺跡傳送陣法哪里飛馳而去。

    頓周數百丈之后,已經能夠聽到陣陣哀鳴之聲。

    一名紅須紅發的修士,全身亦是紅色道袍,只見他的手中,御出無數到靈火,普通的練氣期修士,觸之既死!

    更讓柏飛書驚恐的是,他根本無法看透對方的修為。

    “好爽,許久沒有這么痛快淋漓了!”紅須修士口中大喝一聲,將一名練氣期修士,從腰間一分為二。

    他抬眼一望,便看到在遠處觀望的柏飛書。

    “筑基期修士,不錯!”紅須修士,腳一踩地,立刻騰空躍起,伸手便抓向柏飛書。

    只是冷眼一看,便讓柏飛書如墮冰谷一般,全身一陣冰寒。

    !#

       

三肖中特赔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