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修真小說 > 仙府道途 > 第四百五十八章 交換-

第四百五十八章 交換-

    ~日期:~09月14日~

    “石頭哥=的修為竟然如此之高!”晴川口中默念道:“我一定要努力修煉,不給石頭哥拖后腿。レレ”

    晴川的臉上的驚懼表情,慢慢變成了微笑。“從記事的時候,石頭哥什么都可以做到,現在,還是這樣。”

    晴川只有筑基中期,她斷然不知道石川跟兀家老祖斗法之時的兇險。但是她卻知道,兀元浩的修為很高。

    石川既然能夠輕而易舉的擊敗兀元浩,修為肯定在眾多假丹期修士之上。

    這才讓晴川心中慢慢放松下來。

    白凡看著晴川的模樣,滿臉無奈,對于這個最小的師妹,他一種天然的愛慕之心,只是這小師妹卻對他根本沒有任何意思,甚至都不看他一眼。

    要知道,在華天宗內,白家也是較大的家族之一,而白凡資質又極佳,借助家族的威勢,再加上的金花婆婆的指點,前途不可限量。

    許多筑基期女修,都爭相送懷,甚至還有幾名金丹期的女修,對白凡有一些好感。

    畢竟以白凡的資質,一百年左右完全可以成為結丹期修士。

    但是所有的這些女修,都不入白凡的法眼之中。

    白凡原本以為,這小師妹平ri勤于修煉,可能對這些道侶之事沒什么興趣。現在看到晴川看向石川的眼光,白凡才有些明白了。

    原來小師妹早有意中人了。

    對于石川,白凡也是從心中由衷的敬佩。

    兀元浩,也不會懼怕,若是斗法,他也有一戰之力。但是能否勝出,還是兩說,畢竟兀元浩已經十分接近金丹期了。

    如果兀元浩使用千金匕,白凡更是毫無還手之力。

    而且在斗法之前,白凡還得考慮家族之中與兀家老祖的關系。

    兀家雖然不大,但是白家并不想得罪一名金丹后期的修士,這也是身處于大家族之中的無奈。

    白凡看著石川,長嘆一口氣。

    “師妹,等斗法大會結束之后,咱們可以在華極城內多逗留幾ri。至于師尊那里,我去解釋。”白凡開口說道。

    白凡話中意思十分明顯,他也看出,晴川和石川許久未曾見面,所以有意讓兩人共處幾ri。

    晴川把注意力從石川的哪里收回來,沉吟一下,又看了白凡一眼說道:“多謝白師兄,咱們還是按照既定的行程便是。”

    晴川并非不想見石川,她的內心,早已在石川的身上。

    但是冷靜過后的晴川,卻并非早年那個什么都不懂的少女了。雖然有金花婆婆的蔭庇,但是她也能夠體會到修真界之中的殘酷。

    在燕姓使者帶她來景天國的那一刻,她就有些懂了。

    晴川很清楚,只有金丹期以上的外來修士,才可以進入到景天國內。而且這些金丹期以上的修士,都被管制的十分嚴格,并不能在景天國內,ziyou移動。

    最近,景天國內似乎出現了一些假丹期修士,這些修士的地位更加低下。

    晴川也搞不清楚,石川到底是以什么渠道,來到景天國內,現在又是什么身份?

    雖然白凡看起來人不錯,但是晴川卻不會相信他,更不會拿著石川的xing命開玩笑。

    若是被白凡發現什么端倪,后果可能不堪設想。

    所以晴川,只能暫時不跟石川的見面。

    能夠參加華極城斗法大會的筑基期修士,應該都是華極城的修士。

    只要知道石川在華極城,就簡單多了。等有機會,晴川打算偷偷來華極城跟石川會面便可。

    白凡雖然有些不解,但也沒有再說什么。

    ………………此刻,整個斗法大會之中,議論紛紛。

    石川擊敗兀元浩一戰,讓許多筑基期修士,心中驚喜無比,不單單是驚訝石川的道法之高,更是高興石川為他們出了一口惡氣。

    不過眾人,也為石川捏了一把汗。

    要知道,石川所傷的,是兀元浩,兀家老祖的嫡親。

    金丹期以上的修士,則早已在短時間的傳音交談之中,得知了石川的身份。

    “慈淵,武帝的弟子。”這兩個稱呼,很快為金丹期修士們所知,但是后者,卻讓金丹期修士們,多念叨幾句。

    武帝,在整個景天國內,都赫赫有名。

    武帝,曾經是景天國內,煉體修士最為推崇之人。雖然在御力大會之上,武帝沒有得到元嬰期老祖的親睞。

    但是大部分人都相信,武帝結成元嬰,指ri可待。

    近三十年來,武帝閉關不出,但是越是隱秘,武帝的名聲流傳越廣。

    對于大部分沒有見過武帝的金丹期修士而言,武帝已經成為一個傳說。

    石川擊敗兀元浩,在眾人眼中,唯一的解釋便是,石川是武帝的徒弟,得到了武帝的真傳。

    只有胡印封,心中苦笑不已,他知道,石川剛剛拜入武帝門下。

    若是石川打敗,甚至擊斃兀元浩,他也不會太過于驚訝。

    但是石川,竟然傷到了兀家老祖,這讓胡印封簡直不敢相信。就算是胡印封,想要傷到兀家老祖,都是極難之事。

    與胡印封有同樣想法,還有那幾名金丹后期修士。

    幾人都有出手擊斃兀家老祖的想法,如此良機,不容錯過。這幾人雖然對兀家老祖十分恭敬,但是心中卻對其十分憤恨。

    但是幾人沉吟一下,最終還是沒有出手。

    他們也不敢相信,兀家老祖會受傷。

    過了一刻鐘之后,胡印封才走出來,高聲說道:“斗法大會第一戰,慈淵勝,兀元浩敗。按照斗法大會的規矩,此戰之后,慈淵不必承擔任何責任。斗法大會繼續。”

    實際上,斗法大會之中,筑基期修士之間的比斗,只是一個陪襯而已。

    因為在此比斗,不會有任何好處。

    而金丹期修士之間的斗法,則是為了爭奪進入華極洞的位置。

    眾多筑基期修士來此,很重要的一個目的,也是為了觀看金丹期修士之間的斗法,對于一名筑基期修士而言,能夠觀看金丹期修士之間的斗法,對于本身的道法領悟,有很大的促進作用。

    胡印封話音落定之后,也無人回應。

    此刻,誰也不想觸這個霉頭。因為很多人都感覺到氣氛,似乎有些不對。那些本來想要約戰的筑基期修士,也趁早放棄了這個想法。

    胡印封環視一周之后,冷聲說道“既然諸位師侄,都沒有再戰的打算,那么筑基期修士之戰,就此罷了。”

    “諸位道友,可以進行寶物交換。寶物交換,全憑自愿,萬萬不可強求,若是有發現強買強賣之事,我定不饒。”

    眾人長吁一口氣,終于等到這交換的時候到來了。

    許多修士,來斗法大會之前,都準備的十分充分,身上帶足的寶物。金丹期修士如此,筑基期修士更是如此。

    而且許多筑基期修士帶來了一些稀罕的寶物,他們的目的,便是想從金丹期修士的手中,換取一些功法,或者丹藥。

    要在平ri里,他們絕對不敢這么做。

    但是在斗法大會之中,金丹期修士也不敢出手搶奪,所以這交易起來,非常放心。

    胡印封話音落下不久,就有不少修士,從儲物袋中拿出寶物,在地上擺放起來,等到其他修士看到之后,拿出合適的寶物交換。

    還有一些修士,則聚攏在一起,相互之間,互相交換寶物。

    等到交換結束之后,再尋數名其他修士,再做交換。

    一時間,整個斗法大會上,開始熱鬧起來。

    至于那些金丹期修士們,也三三兩兩的聚集在一起。

    很大一部分金丹期修士們,來此的目的是為了華極洞,所以此處金丹期修士,大都來自不同的城池,身上的寶物,自然種類豐富。

    …………………………至于石川,盤膝而坐。

    剛剛盲蛟吞噬了大量的神識之力,石川也得到極大好處,所以石川必須把這些神識之力,融入到自己的神識之中。

    否則,若是再晚一些,這些神識之力,就完全成為盲蛟的一部分,石川再也取不回來了。

    至于交換,石川的興趣不是特別大。

    若是要交換,石川也會去找金丹期修士交換寶物,畢竟筑基期的寶物對于石川而言,已經沒有任何用處了。

    而石川的身邊的那些筑基期修士們,已經開始攀談起來了。

    他們這些人,都有長輩蔭庇,手中的寶物,自然不缺,交換大會,對于他們的意義并不大。

    但是這交換會,一年才有一次,所以眾人也非常高興。

    已經有人率先拿出寶物,開始交換起來。

    “上品靈器一件,交換一鼎上佳的丹爐。”一名胖胖的修士,手中拿著一柄靈劍說道。

    有幾人立刻大感興趣,此劍劍身幾近透明,看起來的確不錯。

    不過丹爐,卻并非尋常的寶物,這種東西,非常難得,價格非常昂貴。

    “祝道友,你這靈劍,你暫且給我留一下,等出了斗法大會,回到家族之中將丹爐拿出來與你交換。”一名筑基中期修士立刻說道。

    胖胖的修士搖搖頭說道:“我先在此交換,若是交換不到,咱們出去交換不遲。你那丹爐我都沒有見過,怎么能答應你?”

    “這靈劍,我要了!”一聲低沉的聲音,從角落里傳來。

       

三肖中特赔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