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最強霸主 > 第927章、反壓制!

第927章、反壓制!

    第927章、反壓制!

    青云客棧內眾人一愣,隨即那一雙雙的眼神就如看白癡般看著皇庭學院的學生,對于皇庭學院的院服,整個蒼穹世界可謂是無人不知曉的,至少,在三塊大陸上是人盡皆知,因為像皇庭學院這樣的存在,是所有年輕一輩人的目標,進入皇庭學院,也等于是一種身份的象征!

    單以這些學生的院服來講,不管走到什么地方,都可受到最高的待遇,也不會有人會傻到去得罪金戈帝國跟冥王殿。

    只是,眼下蒼穹世界的局勢大不如以前,拜月圣教跟冥王殿決裂,之后又敗于海外,這一切的一切,對于依附拜月圣教的那些勢力來說,可都不是什么好事。所以,在這種關鍵時刻,就算沒人敢與冥王殿正面為敵,卻對于冥王殿的人,還是會有所不爽的。

    皇庭學院是金戈帝國所建立,金戈帝國又是冥王殿所建立,這一連串的關系,使的皇庭學院的學生,剛進入這青云客棧時,就讓很多人打心底里痛恨,加上這些學生居然是進來清場的,這完全就是在客棧每所有人的臉上狠狠抽了一個耳光。

    帶頭的學生雙眼朝客棧內所有人的身上一掃,他本是不想再多廢話的,可那雙眼睛落到幾個人的身上時,這個學生的心里頓時就發毛了,也在心里將烽火大罵了一百遍呀一百遍。

    該死,在這里居然有好幾尊苦海強者,而且其中還有一尊第三層苦海的強者,以自己這些人的修為,在這些強者的面前,完全就是被虐的份嗎,跟他們動手,去清理他們,不被他們給清理就已經很不錯了!

    整個客棧的人全部都已經站起了身來,一個看似掌柜的小老頭,快步來到帶頭的學生身前,像他們這些做生意的,當然是笑臉迎人,也不管對方是好意還是惡意,他們都不可能會得罪客人的。

    當然,包下客棧,對于掌柜來說,完全就沒有損失,反會掙的更多,只是,現在在這里的客人,掌柜也不敢去得罪呀,那可都是北平城里有頭有臉的人物!

    “這位客官,請問有什么可以為您服務的?”

    掌柜又是鞠躬,又是哈腰的,其實他自己的修為也不底,有著巔峰星侯境界,只是他習慣了這種與人交流的方法而已!

    帶頭的學生見到掌柜如此客氣,心里也是重重松了口氣,不去管客棧里的其他客人,直接對掌柜說道:“今天這客棧,我們皇庭學院包了。掌柜,你馬上把這里所有人趕出去,至于好處,絕對少不了你的。”

    說罷,帶頭學生從腰間解開一個像是錢袋的袋子,丟給掌柜,掌柜也是習慣性的將袋子帶開,只見里面散發出陣陣紫光,這讓掌柜為之一怔,說道:“紫色晶石!”

    整個蒼穹世界,都是以晶石作為交易的,這種晶石也可以是資源的其中一種,可以用來擺設陣法,煉制法器,提升宗門或者家族的建設,總之,任何資源,都有著不同的用途,而晶石,卻是最為基礎的一種資源。

    紫色晶石,都是用來煉制法器的,這對于那些布置陣法的晶石來說,要值錢的多,畢竟一件法器是個人的實力提升,一個陣法,大多時候都是用于大型戰斗的,所以紫色晶石要比其他晶石珍貴的多。

    皇庭學院的人,出手果然不凡,一下就拿出了一正袋紫色晶石,這些晶石,足以煉制三件法器了,也絕對超過包下青云客棧的價格。

    所以說,在商言商,站在掌柜的立場上,自然想要做下這筆生意,卻又擔心,在客棧里的客人不好打發,于是便有了猶豫。

    “掌柜,你是嫌晶石太少了?”

    帶頭學生臉色極為難看,他自己也是巔峰星侯境界,卻要比掌柜年輕多多,在體力上,自然是要勝出許多的,便一把抓住了掌柜的衣服,狠狠說道:“今天這客棧,我們皇庭學院一定要包下,至于其他的事情,你自己去處理。”

    帶頭的學生又不傻,既然知道這里的其他客人不好對付,他可不會亂來,讓這個掌柜自己去處理,總比自己這些人親自清場來的強吧。

    “一群小屁孩,膽子還真是不小,居然敢在我們北平城如此放肆,難道真把我們北平城當成是你們皇庭學院的地盤了嗎。”

    一個中年男人站起了身來,這個中年男人是第一層苦海的境界,卻也不是這些學生抵擋的住的。在正個皇庭學院的學生中,現在是烽火的修為最高,也就是第一層苦海罷了。

    帶頭的學生當然不會失了自己的威風,他現在所代表的,可是皇庭學院,而不是自己本人,如果今天自己在這里吃了虧,就等于是整個皇庭學院沒面子,等回去之后,他也不可能在皇庭學院站的住腳!

    所以,帶頭的學生就算明知不是這些人的對手,也要沖在最前面。

    “你又算個什么東西,居然敢在我們皇庭學院的面前叫囂。區區一個第一層苦海而已,你也不掂量一下自己的分量。”

    第一層苦海,可要比你們這些家伙強大的多,你居然還敢叫別人掂量分量,這也太過猖狂了吧。

    “哈哈,皇庭學院的學生,果然是高人一等呀。一群連苦海境界都沒有的家伙,也敢在我們北平城如此,真不知道你們皇庭學院那些管事的家伙,又將囂張到了一個怎么樣的境界。”

    這說話的,是一個第二層苦海的強者,他這一出聲,頓時就將皇庭學院的所有學生,全部給壓制住了。

    帶頭的學生背后開始冒出冷汗,因為他們全部都被強大的殺氣所威脅著,這等殺氣,是客棧內所有人一同釋放出來的。

    玩,不帶這樣玩的,烽火怎么到現在還不進來,該不會是他自己先跑了吧。

    帶頭的學生剛想到烽火,就聽從客棧外,烽火的聲音傳了進來:“我等奉冥王殿幻玄生大人之命,前來收編北平城,如果有不服氣的,盡管與我等一戰。”

    這已經是烽火第三次說出幻玄生的名字了,他就是要讓整個北平城知道,自己這些人,是幻玄生派來的,如果你們要對付,就去對付幻玄生,如果你們現在要動手,那就是要直接向冥王殿幻玄生宣戰,這可不是明智之舉呀。

    “幻玄生又如何,他以為他是冥王殿的強者,金戈帝國的宰相,就可隨便去收編其他勢力?別忘了,我們北平城,可是拜月圣教的旗下,他幻玄生來收編我們,有沒有將拜月圣教,將希月教主放在眼里。”

    烽火已經走進了客棧,面對剛才說話的那第二層苦海的強者,大笑道:“你這人還真有意思,或者說,你們北平城的家伙,是不是對外面的事情一點都不知曉呀。拜月圣教于海外與葉修一戰,敗給了葉修,難道你們會沒聽說過?”

    在這青云客棧的人,可不像北平訛那樣好說話,畢竟他們都是有著一定修為跟地位的,而且對于拜月圣教,那也可以說是一種愚忠,只要有拜月圣教的存在,他們甚至連冥王殿,都不會有太大的畏懼,只要不正面與冥王殿的人為敵,在這北平城內,就永遠都不會出問題。

    關于拜月圣教在海外敗于葉修之手的事,其實對于依附拜月圣教的那些勢力來說,都以為,是葉修用了什么手段,才會僥幸打敗拜月圣教的,否則,以拜月圣教如今的勢力來說,剛剛重返蒼穹的葉修,又怎會是拜月圣教的對手!

    很多時候人就是如此,當別人說出了一些刺心窩的話時,他們都會感到無比的憤怒,在這青云客棧內的家伙也是一樣,烽火一句話道出,他們甚至都不會將冥王殿的幻玄生放在眼里了,單單憑借烽火的那句話,對于他們就是一種絕對的侮辱。

    “混蛋,拜月圣教,也是你們這等小兒有資格的詆毀的。給我將這些家伙拿下。”

    在城門口的時候,是烽火下令將那些侍衛給包圍起來,而現在相反了,成為在這青云客棧內的人,將烽火等人給包圍了起來。

    雖說青云客棧有著足夠的空間,可烽火所帶領的這群學生,并沒有全部進入,否則,這客棧的大門,也是不可能能一次性進入這么多人馬的。

    烽火的臉色并沒有任何的改變,像重要的情況,是烽火期待發生的。不過其他的那些學生可就不一樣了,面對這北平城的強者,其實還有第二層苦海跟第三層苦海的強者,一但跟他們干起來,那后果會怎么樣,下場會如何,他們這些學生的心里都十分清楚。

    可無奈,這才是由烽火所領隊的,一切,都要聽從烽火的命令行事,哪怕是皇庭學院的院長,也絕對沒資格去指揮這次的學生軍,除非是幻玄生那邊親自下達將所有學生軍撤皇庭學院的命令。

    只見在這青云客棧內,頓時就是氣勢滾滾,那強大的氣勢,令的烽火等人,一個也動不了身,就算想要反起反擊,恐怕都不可能了!

    好在,烽火有至寶相助,只要不是絕對強者的超級強者,烽火都可以立于不敗之地。

    “破。”

    烽火單手一舉只見一道橙光閃現,這道橙光可以說是來的快,去的也快,除了烽火本身之外,在這青云客棧內的任何人,都沒有發覺。

    可區區一道橙光,卻將客棧可所有人的氣勢,全部給瓦解掉了,并且從烽火的身上,猛然間爆發出了一股驚世撼俗的力量,這股力量,以氣勢的形式,將整家客棧內的所有人,給反壓制住了。   

三肖中特赔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