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最強霸主 > 第1117章、拉攏!

第1117章、拉攏!

    第1117章、拉攏!

    第1117章、拉攏!

    人最奇妙的地方,就是情緒的變化。薛神墓此刻的情緒,是先憤怒,然后再逐漸的平靜了下來,接著臉色是一陣陣的蒼白,因為他以小世界的探查整個神墓宗,更閉關室,還真沒找到神墓夫人的下落,這也就證明了,神墓夫人根本就不在神墓宗之內。

    難道,真如葉修所說的那般?不,這不可能,薛神墓自己跟妻子的夫妻關系非常好,就算近段時間修煉了一種特別的術法,可這也只是短時間之內的,只等沖擊到了元嬰境界,那就可以恢復成一個真正的男人。對于這點,薛神墓也相信,就算自己沒有明著告訴自己的夫人,可自己的夫人身為中級星帝,也是可以猜測到的。

    但現在,在這種情況下,自己的夫人居然連人影都找不到,難道……

    那張蒼白的臉,再從蒼白變成了鐵青,薛神墓開始怕了,他怕也許所說的是真的,他寧可相信自己的夫人只是外出了一趟,不管去做什么,也不是葉修所說的那般。

    掐住葉修脖子的手,已經緩緩放了下來,現在殺了葉修,毫無意義,先不說葉修根本就不打算反抗,如果真殺了,那還證明了自己的心虛。再者,葉修知道自己的夫人在什么地方,可自己,卻不知道,相信自己的夫人應該早就做好了措施,不會讓自己輕易找到的。

    葉修見薛神墓的臉色在頃刻間發生著好幾種變化,這種變化,著實是境界,甚至于,葉修都在猜想,薛神墓之后會不會瘋狂,如果真瘋狂了,那估計自己這一步的計劃也就失敗了,必須要立刻變身死亡騎士離開才行,否則就真是死路一條了。

    好在,巔峰星帝不愧是巔峰星帝,不管面對什么事,哪怕是自己的頭上被戴了無法想象的大帽子,還是一種綠色的,可薛神墓依舊是強忍住了內心深處的憤怒,以及那種羞愧感。

    他慢慢后退了幾步,步子十分小,小的根本顯示不出他巔峰星帝的強橫,雙眼也變的迷茫了起來,他開始連他自己都不敢去相信了。

    任何一個男人,碰到這種事情,都不可能正常,也不可能保持平靜。薛神墓就算再強大,可他畢竟還是個男人,不管屬于什么種族的,男性依舊是男性,面對這種事,就算忍耐力再好,也不由的發出了一陣大笑。

    這種笑,很是無奈,是對自己的無奈,是對這種事情的無奈。

    “做為一個男人,發生了這種事情,的確是無能的表現,如果是一個真正有能力的男人,自己的妻子就不會背叛自己了。不過,有很多女人,是根本不值得男人去心痛的,因為她們不懂的潔身自好,因為他們放棄了原本對她們好的男人,做出了那種令人所不恥的事情。在大多數男人而言,一但遇到這種事,自然是無法通過自己這一關,也有一部分的男人,會不顧一切的解決這件事,然后對這件事進行隱瞞。”

    頓了頓,葉修又說道:“薛宗主,到目前位置,知道這件事的,就只有我一個人,只要我不說,沒人會知道。至于你想怎么處理這件事,那就完全取決于你自己了。”

    薛神墓已經退到了他那宗主的寶座前,雙眼無神的看著葉修,這個自己一心想要殺的楚家代言人,他從未想過,自己會以這種狀態面對葉修,而且還是在這種情況下。最可惜的是,自己想要殺的楚家代言人,居然知道了自己的丑事,這可謂是家丑,所謂家丑不能外揚,對于這點,薛神墓心里十分清楚明白。

    “為什么要幫本尊?”

    幫?的確,葉修的確是在幫薛神墓,否則,站在敵人的立場上,葉修需要來找薛神墓嗎,可以直接將這陰陽城的人馬,全部引到客棧那邊去,讓所有人都知道,他薛神墓的頭上,被戴了這么大一頂帽子,到那個時候,估計薛神墓,整個神墓宗,也就沒臉呆在反法大聯盟中了,幽冥王方面,也定然會乘此機會,將他的威脅趕出陰陽世界去。

    “如果我說我可憐你,你信嗎?還是憤怒?”

    可憐?的確,可憐之人,必有可恨之處。他薛神墓是一個可恨之人呀,發生這種事情,他現在又顯的十分可憐,或者說,這種事情發生在任何一個男人身上,那都是極為可憐的。

    “哈哈……沒想到,本尊堂堂神墓宗主,居然要你這個楚家代言人來可憐,恐怕,你是覺得可笑吧?”

    “可笑?有什么好可笑的,難不成,我的敵人碰到了這種事情,我就應該笑?不好意思,我笑不出來,因為我現在還沒能力擊敗你,如果不是靠本身的實力擊敗敵人的事情,我葉修是從來笑不出來的。不過,路在自己的腳下,生活,也是自己選擇的。你先是選擇了你的生活,但你還有機會選擇你將來的路。”

    “哦,言下之意,是想拉攏本尊?”

    葉修也不想再轉彎抹角了,面對薛神墓這等人物,不直接一點,反倒不利。

    “反法大聯盟有什么?五大超級強者,一個個反叛星空法則的勢力聯合?還是,在你們覺得,只要是你們這些家伙聯合在了一起,就可以絕對推翻星空法則?我可以老實的告訴你,其實星空法則,早就已經被星空大帝給收走了,現在只是留下了星空法則的一道力量罷了,也就是說,你們這些人,根本就不需要再去做什么反叛的事情,既然反叛的對象都不存在了,再去反叛,就顯的很沒意義。”

    葉修直接就將星空法則已經不在星空的事情說了出來,這也讓薛神墓一愣神。

    “什么!星空法則已經不在了?”

    “沒錯。我不怕告訴你這件事,是因為我覺得,不管星空法則在還是不在,既然你們已經成形,那就是我的敵人。不管星空法則在不在,既然你們要反,那我就要阻止你們,哪怕戰到最后一兵一卒,我葉修,也絕對不會后退半步的。”

    “那你為什么要告訴本尊這些?難道你真以為,本尊會調過槍口,跟你站在同一條戰線上嗎?”

    “不,你的路,由你自己選擇,這點,誰也BI不了你。但我想告訴你的是,星空大帝之所以會將星空法則收走,一是為了征服一個我們所不了解的地方,那個地方,在你們而言,叫異星空,但在我來說,那叫幻神境。二,是為了保護我們這片星空,整個楚家,都在拼了命的保護我們這片星空,不讓幻神境那邊的強者,給我們這片星空造成任何的破壞。”

    關于楚家去異星空的事情,薛神墓身為神墓宗的宗主,當然也是知道的。但他只以為,楚家只是為了他們自己的野心才去征服那異星空的,完全就沒有多想。

    現在聽葉修這么一說,楚家,根本就是這片星空的真正守護者,他們在拼命的保護這片星空,可自己這些人呢,卻在拼了命的玩內斗,拼了命的反楚家。

    “我是楚家的代言人沒錯,我所擁有的一切,也都是源自于楚家。不過,我并不是一切都是屬于楚家的,我有自己的理想,也有自己的野心。楚家不在的時候,我要替楚家保護好這片星空,保護好我身邊的所有人。等這片星空徹底穩定下來之后,那我就要前往幻神境,跟楚家并肩戰斗。源于楚家,自然也要還于楚家。我葉修,從來就不會欠別人的東西,不管是人情也好,力量也罷。”

    葉修這翻話,說的很熱血,就算薛神墓現在修羅的是一種很詭異的術法,可內心的那熱血,也被葉修這翻話給激發了起來。

    薛神墓嘆了口氣,聽完葉修所說之后,他還真有一種罪人的感覺,不過這種感覺,也只是暫時的,很快,他又想起了權利二字。

    “就算如此,可人,都是自私的。眼下反法大聯盟的勢力,比你的要龐大的多,勢力太過懸殊,試問,你拿什么跟反法大聯盟斗。恐怕就連幽冥王的兒子,你現在也對付不了吧?”

    “沒錯,正因為我現在誰也滅不了,所以我才需要像你這等強者的加入。今天,我也是偶然發現了尊夫人的事情,但我卻不會拿這件事來要挾你。如果你不愿意加入我這方,那我也不會將尊夫人的事情告訴任何人,該怎么處理,由你自己決定。”

    薛神墓想了一下,還沒有表現出任何想要加入葉修這方的意思,那雙眼珠子轉了圈,問道:“我夫人,在什么地方?”

    “你是要我告訴你她在什么地方,還是要我直接帶你過去?”

    “幽冥殿的事情,稍后再處理。既然我夫人的事是你發現的,還如此大方的跑來告訴本尊,并且完全沒有威脅本尊的意思,那就帶路吧,本尊現在,也會暫時相信你。”

    葉修點了點頭,幽冥殿跟神墓宗的弟子估計已經打的難解難分了,神墓宗這邊的長老,估計也已經全部出動了。而整個陰陽城的所有勢力,估計也全部都趕過來了。

    在這個時候,不會去有人去注意別的地方,現在帶薛神墓去那家客棧,也是最安全的。

    “那就請薛宗主隨我來吧。”

    PS:求鮮花!  

三肖中特赔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