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玄幻小說 > 惟我神尊 > 第兩百六十四章 不忍直視

第兩百六十四章 不忍直視

    ……

    緊接著她“嗷嗚”大叫一聲,如一枚炮彈直朝清和英昭沖去,一個猛虎撲食直接把他反身撲倒在大床上。

    “哦!”清和英昭被壓得一口氣差點喘不上來。

    他中了“狐幽幻瞳”眼中看到的一切,自然都是葉憐香的動作,心花怒放的叫道:“公主威猛!”

    翠花齜出滿口齙牙,伸出大舌頭,在清和英昭的臉上狠狠舔了一口,興奮的說道:“二十年都沒嘗過肉味了,這下如愿以償了。”隨即上下其手,左右開弓扒拉起清和英昭的錦袍。

    不一會兒,清和英昭就成了剝了魚鱗的魚,白晃晃一片。

    翠花大手一揮簾幔垂落,然后厚實的金絲楠木大床,一陣地動山搖,發出凄慘的吱嘎聲。

    沒過多久,只聽“轟”的一聲炸響,大床直接碎裂倒塌下來,震得地面都顫了顫。

    這個時候,外面的隆隆雨聲隔絕任何喧囂,猛烈的破空風聲穿透雨幕。

    躲在幽室內看好戲的陳默與葉憐香,面面相覷,忍俊不禁。翠花姐實在太彪悍了,實在太威猛了。

    而殿內上演肉~搏大戰的兩人,又從支離破碎的床上,滾落到地面。

    清和英昭氣喘如牛,摟著翠花水桶粗的腰,關懷備至的道:“小乖乖,你摔疼了沒有?”

    翠花臉上因興奮激動,泛起一層油光,金魚眼一轉,拋出一個比鬼還難看的媚眼:“小親親,我好的很。剛才是我控制不當,這床也忒不結實。”

    “人道幕天席地其樂無窮,這里雖幕不了天,但席地還是可為的。”清和英昭興奮異常。

    隨即兩人席地滾做一堆,呻吟尖叫聲經久不衰,那場面猶如戰場上兩軍對壘,金戈鐵馬間人仰馬翻。

    陳默一口酸梅湯差點噴出來。我滴神啊,這場面實在太驚悚了,簡直慘不忍睹啊。葉憐香直接伏在陳默胸口處,悶笑連連。這個翠花姐真乃奇葩。用她來代替自己伺候沙豬皇子,真是明智之舉啊。

    小八已經是慘不忍聽了,太污染它的龜耳了,它撒開四肢,跳窗而出,遁走了。

    接下來驚天地泣鬼神的一幕出現了。

    一戰方歇,清和英昭眼眸中浮現出隱秘之色,他從儲物間中取出一條一丈長的鞭子。

    動情的對著眼中虛幻的葉憐香說道:“小乖乖,打是親,罵是愛。你抽我幾鞭子吧。”

    這下連彪悍的翠花姐。下巴都要掉下來了,這皇子的癖好還真特殊。她見過被打的姑娘,卻沒有見被打的恩客。

    她在雪櫻閣,誰都可以欺負她,連那些倚門賣笑的姑娘。都不屑看她一眼,認為她為她們提鞋都不配。

    可現在,天照國的威高權重的二皇子,求著她一個雪櫻閣,末等打雜的雜役大姐抽打他,真是世間少有。

    翠花姐想到這些,“嗷”的一聲大發雌威。一腳踹翻了高貴的皇子,蒲扇大的腳板,一腳踩在清和英昭的肚腹上。猶若辣手摧花的猥瑣大叔,對著嬌滴滴的小綿羊。

    而清和英昭兩眼放光,激動的期待著鞭子落下。

    “賤男人,看鞭。”翠花姐大喝一聲。抬起手就是一鞭,鞭子在空中劃出一道凌厲的弧度,“啪”一聲,甩落在清和英昭的肌膚上。

    一瞬之間,清和英昭皮膚上爆開一溜小血花。旖旎綿長。而他痛并快樂的嚎叫起來。

    “好,爽!”

    翠花姐一鞭子抽下,感覺爽爆了。

    手中的鞭子抽得更歡,抽一鞭,喝一句。

    “讓你喊我小乖乖。”

    “啪”

    “你要痛快,好給你個痛快。”

    “啪”

    鞭鞭狠厲,鞭鞭見血。

    打得清和英昭滿地打滾,嚎叫連連。

    陳默激靈靈打了寒戰,他都怕翠花把清和英昭抽死了,對以后的計劃不利,想去阻止一下。卻被葉憐香一把攔住了,只聽葉憐香嬌笑的說道:“這種鞭子,只傷表皮,不傷筋骨,一般在青樓楚館內,一些尋求刺激的男女才會使用。”

    陳默一聽之下,心內一凜,公主大人,你怎么知道這么清楚,難道你也想來一場鞭撻之愛。你要真來,我可帶著小八遠走他鄉,讓你找不到我們。

    翠花姐看著滿是鞭痕的清和英昭,停了下來。轉動著發麻的手腕,擦了一把汗。“小親親,再打下去我都不忍心了。你難道不疼嗎?”

    而清和英昭從地上掙扎而起,嗷的一聲,一把抱住翠花的大腿:“女,女大王。”

    一聲稱呼驚魂奪魄,翠花都傻了。

    而清和英昭喘著粗氣,一臉諂笑著在她的腿上蹭了蹭:“女大王,打得爽……再來幾鞭。”

    這世道還他媽的讓人活不活了。

    這個二皇子真是個另類精絕的奇葩啊。

    陳默與葉憐香兩人差點從幽室的塌上滾落下來。實在待不下了,再待下去怕心臟受不了了,倆人對視后達成共識,也學小八直接遁走了。

    留下殿內兩人,在這漫漫長夜內,如火如荼的表達另類親密。

    一夜之后,雨過天晴,晨陽微露,清風拂面,一掃昨天的燥熱的天氣,新的一天到來了。

    清和英昭疲憊的睜開了眼,渾身酸軟無力,好似被車輪狠狠的碾壓過一般。比他在戰場對敵還疲憊十分。腦袋里昏昏沉沉,掙扎著抬起了眼,發現他躺在地上,這是怎么回事?

    只見葉憐香一身脖子遮到腳趾的宮裝,臉上帶著一抹醉人的嬌羞,正在擺放著碗筷。

    “殿下,我讓人備了你喜歡吃的早膳。”葉憐香甜甜的說道,一副溫婉的小女人狀,映入清和英昭的眼眸中。

    清和英昭這下滿意了,腦海里滿是昨夜一場銷魂蝕骨的激戰。公主終于是他的人了。

    這個時候,鬼奴帶著幾個護衛走了進來,抬起破損的金絲楠木大床,上面落英繽紛。那幾個護衛憋紅了臉,低著頭趕快出去。

    “那個……”葉憐香羞答答的指著那床,低頭故做矜持狀。暗忖道:這樣的事還得做個兩起,暫時還需掩人耳目。心念電轉間:“殿下,畢竟還有半月我們才大婚,此床要在眾目睽睽下抬出,真是羞煞我了。”

    清和英昭瞥了眼床,更是得意非凡,難怪公主羞意怯怯,遂然吩咐鬼奴道:“鬼奴,悄悄的處理掉,不要讓任何人知道。”

    鬼奴稱后帶著護衛去處理了。

    清和英昭在侍女的攙扶下站起了,頓覺腰膝酸軟的更離譜,差點跌落回地,一低頭,只見自己滿身的鞭痕。

    葉憐香立馬捧著臉,嬌嗔道:“殿下,昨日你好似吃了龍睛虎膽把我……”說了半句又留半句,真真假假間,繼續給清和英昭管迷魂湯。

    “激情時分,你還讓我用皮鞭抽你,難道你忘了?”心下去暗笑連連,翠花姐一早起來,就大呼過癮。

    清和英昭一拍腦門終于想起來了,沒想到他昨夜這么瘋狂,這個嗜好只有他的幾個侍妾才知道,現在葉憐香能配合他,讓他感動莫名,不疑有他,更把她當做自己人了。

    “寶貝兒,以后你是我的人了。我這點小嗜好你可不要見外。”

    尼瑪,誰是你的人了,翠花姐才是你人,你的小嗜好她非常喜歡,只要你要求,她肯定會滿足你,葉憐香心內一陣暗笑嘀咕。

    “快給殿下搽藥著裝。”葉憐香演得滴水不漏,面面俱到。

    清和英昭哪還有什么疑惑,被侍女搗鼓了一番,自鳴得意的坐下,美滋滋的吃起早膳來。

    見火候差不多了,葉憐香蹙起眉頭,開始唉聲嘆氣起來。

    “公主,你怎么了?有哪里不舒服?”清和英昭見眼前美人有憂愁,趕緊問道:“你如有什么疑難雜事,只要我能辦到肯定幫你辦到。”

    “本來我也不愿意把這件事說給你聽。”葉憐香帶著一絲為難,緩緩道來:“不過竟然你我已是夫妻,這件事還要讓你知道的好。”

    “前天大皇子清和英杰在花園里,攔住了本公主。他居然跟我說,他是將來的真龍天子,要我眼睛擦亮點。還說我要是選擇了他,以后我就是天照國的皇后。”

    話還說完,葉憐香又假裝嗚嗚的哭泣起來,邊哭邊訴:“還有三皇子他也想……所以憐香才會昨夜貿然請來殿下與我……”

    一個炸彈要引爆,只要掐出一個火星就可以了。葉憐香深諳其道,所以巧妙的點到為止。而且三尾雪狐“狐幽幻瞳”的余力,能逐漸侵蝕人的意識,剝奪人的心智。

    果真,

    “啪”一聲,清和英昭拍案而起,怒目圓睜:“他們真是膽大包天,居然敢覬覦我的女人。”

    其實,他們兄弟為了那至高無上的皇位,早就明爭暗斗了好多年。

    他們三兄弟哪有兄弟親情,彼此都恨不得對方早日榮登極樂世界,早死早超生。所以三人明里暗里爭奪資源,拉攏人心,為以后的上位做好準備。現下實力最強的當然是他清和英昭,輪下來是清和英杰,老三他不看在眼里。

    葉憐香見他陰晴不定的神色,就知道事情成了。接下來就是要搞定其他兩位皇子了。再次讓三尾雪狐與翠花姐搭檔出馬。

    心下一片歡喜,離她所想的目標越來越近了。

    暗處的陳默,心中不由得一陣心悸,公主那九曲回廊般的心機,真不是蓋的。以后還是少惹她為妙啊。

    ……

    &nbsp

三肖中特赔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