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玄幻小說 > 惟我神尊 > 第三百一十章 天階冥幽蓮

第三百一十章 天階冥幽蓮

    ……

    “嘭!”

    騰蛇兕雖然靠著皮糙肉厚硬抗下來,沒受到多大傷害,但是它卻被狠狠地打進了泥沼之中。強大沖擊力,將泥沼震得波濤洶涌,浪翻不止。

    “吼!”

    狼狽不堪的騰蛇兕,它如妖蛇般的尾巴,對著周遭空氣瘋狂撕咬著聚合雷電和靈氣,震天怒吼下,一道濃郁的青白色雷電光柱,朝著虛空之中一團青黑色云團轟去。

    一只精致得如同羊脂白玉雕琢的美手,從那云團中漫不經心的探出。蔥白指尖以手腕為中心,呈蓮花瓣狀依次綻開,留下了一道影影綽綽的曼妙手印。

    看似慢,實則是快到了極致。

    雷電來得極快,噼噼啪啪地轟在了手印上。那無數蓮花瓣手印,劇烈旋轉開來。優雅地律動,清晰的轉合,雷電光柱則不斷被分解,化為一條條青白色雷電小蛇,沿著手指躥向指尖,最后散逸在了空氣之中。

    騰蛇兕一記兇猛的攻勢,竟在轉瞬之間,被破的干干凈凈。

    天空之中那團黑霧的氣息,那只纖纖玉手。一股熟悉的久違感,頓時涌上了陳默心頭,他瞪大了眼睛,有些不敢置信。

    “沒錯,是她,絕對是她。她,她怎么會出現在這里?”

    青黑色的云團漸漸收攏,一卷而起,化為曼曼玄青色菱紗,隨即舒展開來 。菱紗在虛空之中鋪成了一條天路,玉人如觀音,蓮足端立其上。雙手結成蓮花印,俏眸低垂。玉容上依舊是遮著面紗,飄渺之中,散發著無盡的神秘魅力。

    “冥幽蓮!”

    陳默口干舌燥的倒吸了一口冷氣,只覺得她的背后,好似睜開了一雙冥冥之中的眼睛。

    怎么會如此湊巧?她來這九天絕巔附近做什么?又是她,在關鍵時刻救了自己一命。還有。她和師尊一樣,也是突破到了天階王者層次嗎?

    厲害,不愧是冥幽蓮。依舊給自己帶來了當初那強橫而充滿威壓的氣息。

    驀然,她一個飄身上前。伸出仿佛快滴出仙靈雨露般,水晶玉潤的蔥指,對著騰蛇兕撫風般輕輕一抹。

    頓時,騰蛇兕眼神中露出了一絲驚恐,但兇性讓它不退反進,展開了雷光雙翅,呼吸之間便已沖到了冥幽蓮的面前。

    “轟!”

    陳默的肉眼幾乎難以察覺交戰雙方的動作,只覺地皮一顫,沼澤中的淤泥沖天炸起,爆裂的雷電如金蛇狂舞般的向四面八方擴散而去。

    沼澤泥地里沸騰起來。冒出了滾滾氣泡,白煙蒸騰。不過幾個呼吸,惡心的臭味肆意彌漫,一大片沼澤竟然變成干涸枯裂的硬泥地!

    這沼澤中不光有著腐蝕了不知多少年的植物,更有著許許多多的毒物腐化的尸體。其味道中所蘊含的毒性,就連沼澤生物都畏懼,更何況陳默只是血肉之軀?

    陳默聞著頓覺頭暈眼花,脾胃翻騰,酸水直冒。

    一陣令人酥軟的清香之風,杳杳襲來,沁透陳默心脾。讓他的精神為之一振。一道隨之而來玄青色的匹練,將自己裹住,送到了安全之處。

    轉瞬之間,冥幽蓮又和兇悍的騰蛇兕戰斗起來。

    玄青色的匹練繚亂,青白色的雷電狂舞,千影交錯。罡煞重疊。

    “呼,冥幽蓮晉級了天階之后,戰斗力竟然如此可怕。力敵一頭比她高一階的妖獸,竟然也能力壓一頭~”陳默雖然看不到完整的戰斗場面,但是從騰蛇兕逐漸變得哀嚎痛苦的聲音中。不難判斷出它已是強弩之末了。

    忽而,冥幽蓮一個枕首翻騰,千千萬的萬黑色絲絳,好似蹤影迷亂的黑鳳妖龍般,舞動起來。在她的妙曼嬌軀之外,隱隱約約似乎交織成了一尊巨大的觀音像。

    她絲絳一抽,玄青色匹練嘩然卷出,將那騰蛇兕盡數捆住。

    但是騰蛇兕畢竟是十一階的強大妖獸,用力一掙,束縛盡皆斷去,黑蝴蝶似的碎片從天空,零零落落,洋洋灑灑,落地之前悄然消散。

    冥幽蓮的眼神一如既往冷淡,波瀾不驚。只見她纖手虛空輕輕一按,洶涌如海嘯的黑煞玄罡,鋪天蓋地地朝著騰蛇兕席卷而去。

    騰蛇兕忽然嘶鳴哀嚎起來,它驚恐的眼神中已經萌生了退意。這個雌性,實在是太可怕了。然而還沒等它有機會逃跑,驀然之間,怒吼之聲戛然而止!

    冥幽蓮漫不經心的抽回玄罡化作的玄青色匹練,那全身散發出來的強大威壓,在呼吸之間,消失的無影無蹤。

    她,還是那個,冥幽蓮。

    冷酷,凜冽,淡然,只是比之原來,少了一份死寂,恍若間多了份似有還無的恬靜。

    冥幽蓮冰冷的雙眸,盯住了陳默,直把他看得是一片發寒,生生的打了個寒顫。

    “賢弟,前方兇險未知,我先去探探路。”

    陳岳看著陳默,嘴角揚起一絲笑意,似乎在說:兄弟,你懂的。

    他陳岳見危機解除,自然是徹底松下了心神,老早就將他差些施展出來的魔功,收了回去。對于這個女子,他也是略有印象的,似乎當初就是她在家族里,救的全家。

    只是自己當初陷入到一片悲傷之中,沒有和她有交集而已。只是后來聽火舞,時不時酸溜溜的說起她叫冥幽蓮。

    自家兄弟和這個女人有好像有很多話要講,自己處在中間,左也不是右也不是。

    陳岳拉著小八,‘嗖~’的一聲,便消失在樹林中。免得這只礙事龜,萬一在兩人情至深處的時候打斷,就錯失機會了。

    臨走時,小八一臉無辜的看著老大,一副死都不想離開的樣子,但是心里卻是開心的不得了,這個女魔頭每次都會拿自己出氣,現在打不著啊打不著。

    “這個,冥仙子……呃,多謝你再次相救。匆匆一別,已兩年多了。你怎么會出現在這里?”

    一時之間,陳默有種恍若隔世般的感覺。似是那種辰光已老,記憶已舊,書頁也泛黃。過往兩人之間的種種,在腦海中不斷回憶起來,清晰的就像是昨日剛發生的一般。

    冥幽蓮沒有回答,面紗下的玉唇輕啟了一下,微微欲言又止。一絲猶豫一閃而過,隨后深深地看了陳默一眼,輕輕飄然離去。

    “喂~冥仙子,你去哪?……這個……”

    陳默佇立原地,瞬間像是石化了似的一動不動。匪夷所思,就算是路人甲,打個招呼總可以的吧,實在是懶得開口,揮揮手總可以的吧,一聲不吭的就走了,這是什么意思?

    “冥仙子,我是陳默啊~”陳默加速跟了過去,扯著嗓子喊道:“兩年多沒見,我變化還是很大的。我怕……”

    前面的婀娜靈動的身影聞言驟停,蓮足輕點在巖石上,像是一朵盛開黑色魔蓮,幽冷而又孤傲。

    惹得陳默暗松一口氣,這兩年從一個少年蛻變成青年模樣,她不認得自己也是合情合理的。這不,一說起名字,她就有反應了。

    看來自己名字已經烙在了她的心里。

    “哧!”

    就在陳默暗暗得意時,忽而看到她驀然回頭,眸如繁星面若冰霜,秀指上已經被一團黑色玄罡籠罩,猛然朝著自己心窩點來。

    枯葉指!

    陳默心里猛驚時,腳步瞬間挪動,耳邊一聲呼嘯,一股勁氣擦肩而過。

    “鏗!”的一聲,枯葉指點在一棵生命旺盛的大樹上,原本郁郁蔥蔥大樹,葉子由綠變黃,由黃發灰,風一吹,如同枯蝶般紛紛飄落。

    轉而整棵大樹,枯萎化作了一堆灰灰。

    一滴冷汗從陳默額頭沁出,這,這是個什么情況?出手就是枯葉指,還讓不讓人活了。

    陳默心里暗哭時,突然想到,他們最后一次分別,便在風花雪月的逍遙山莊,說俗了,就是花錢尋歡作樂的煙花之地。

    陳默想到這,渾身像是掉進了冰窟窿里,身上寒毛豎立,脊椎發涼。當時自己可是借著‘尿急’才驚險逃脫的。倒霉了,倒霉了,現在小八不在,依照這個女魔頭的脾氣,非得把自己打成重傷患者。

    暗想,難道她還在為當初逍遙山莊的事情生氣嗎?不至于啊,都過那么久了。

    不過話又說了回來,那逍遙山莊還真是個不祥之地啊,每次去都會有些亂七八糟的事情發生。加上公主那次,都接連三次被砸場子了。

    就在陳默心里發毛時,冥幽蓮卻是輕靈一躍,宛如天仙,朝著山脈深處飄去。

    這?這這?這是什么意思?

    陳默一頭霧水。心里思忖,陳岳大哥也不知道去了哪里,看樣子一時半會也回不來,自己萬一再遇到天階的妖獸,逃都沒處逃。心一橫,不管了,跟著她吧,反正她又不會打死我。

    一念及此,陳默施展雷音步,朝著冥幽蓮飛去。

    穿林過障,終于看到了冥幽蓮的輕靈優雅的身姿,陳默不斷的加速,逐漸的縮短兩人的距離。

    “冥,冥仙子,我想我們是不是有點誤會……”

    這地方太危險了,還是跟著她安全些。沒有小八和陳大哥的話,就算碰到十階妖獸,都難打過。

    無奈之下陳默只得厚著臉皮,追在冥幽蓮之后。反正做這種事情,也不是第一次了。臉皮一定要厚~

    ……

    &nbsp

三肖中特赔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