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玄幻小說 > 惟我神尊 > 第三十九章 不會又是你嫂子吧?(求月票)

第三十九章 不會又是你嫂子吧?(求月票)

    (最后一天,五更求個月票~)

    ……

    公孫墨心里也同樣不好受,被女神無視也就算了,還表現出跟張尊印那個老混蛋很親密的樣子,新仇舊恨,這根本就沒法忍。

    封修通好像看穿了公孫墨的酸楚,就一把勾過他的脖子,摟肩搭背道:

    “老弟啊,哥跟你說,上次我云游的時候,經過泰巔拍賣行,看到張尊印跟在柳妹的身后出來,拿著一個寶盒在討好柳妹,死皮賴臉的樣子。”封修通一本正經的說道。

    公孫墨眼睛一瞪:“還有這種事?”

    “是啊,老弟,后來我拍賣行里一打聽,才知道那個張尊印花了幾百顆靈石的巨資,給柳妹買了一個上古時期的寶珠,作為定情信物吶。”封修通一臉的沉重。

    公孫墨渾身一震:“這個張尊印,不得了啊!”

    “是啊,老弟,你看那個張尊印,看柳妹的眼神,色迷迷的,我都想過去揍他。”封修通咬牙切齒,表示自己都看不下去了。

    “多謝老哥告知,我現在就去收拾他,老哥在這拖延張老賊一陣,我去鏖殺桅船上,把我的霸天柱取出來,連同他那幫弟子,一起解決!”在封修通的刺激下,公孫墨怒不可遏,如斗牛般的鼻孔不斷的喘著粗氣。

    “老弟老弟~不要……動……怒……”話音未落,公孫墨便消失在眼前。封修通心里頓時有一陣的小得意。心里暗想:到時候墨老二跟張尊印打的不可開交,自己在柳妹面前。還不是有大把大把的表現機會,嘿嘿~

    陳默可是把兩個人的對話聽的清清楚楚。豈能不知道封長老的意圖,不禁感慨,這真是一個機智狡詐的老頭。

    此時的陳默,隱隱約約的感覺到一個眼神一直盯著自己,猛一抬頭,發現是陰葵派的那位女弟子。

    雙目相對,那位女子卻不動聲色的將視線挪開。

    這分明是認識自己的節奏。

    陳默想故技重施,學著剛才跟嫂子打招呼的樣子跟她親近。但是轉念一想。如果認錯人,豈不是讓在場的人都以為我陳默是個搭訕狂魔。

    一念及此,陳默便忍了下來,不能讓英名掃地啊。

    陳默不斷的打量著那位女子,發現她眼神四處游離,陳默干脆就直接盯著她,想從她神秘的面紗下。找到一點答案。

    “哎~,師弟,對面那女子不會又是你嫂子吧。”陳駿在陳默的耳邊,輕聲的笑道。看到這家伙一直盯著人家看,自己都覺得有點不好意思。

    “呵~”陳默淡淡然的輕笑了一聲。

    “師弟,你不會看上人家了吧?告訴我。到時候進了秘境里,我們可以幫你……”陳駿戲謔的笑道。

    “師兄,你別誤會,我只是看她有點眼熟。”陳默實話實說。

    “是啊,我們的天才第一人陳默。只要看到美女就眼熟。”身在陳默一旁的封菱霜,瞥了他一眼說道。看到陳默見到美女兩眼就放光。這讓封菱霜的心里很不爽,要是其他人這樣也就算了,偏偏此人就是被‘指婚’了的陳默。

    眾人感覺哪里好像打翻了醋壇子,彌漫著一股濃濃的酸味。

    陳默沒有理睬她,兩道眼神如同靈蛇在對面黑衣女子身上游走,自己敢肯定,這個女子一定認識自己。腦海里快速閃現兩個人影,冥幽蓮?絕對不是,蠻族的西佩婭?身材也不像啊。

    “封師妹,你知道那女子叫什么名字嗎?”陳默扭過頭,小聲對著身旁的封菱霜問道。心想她剛才能認出嫂子南宮冰沁,說不定也會知道這位女子。

    “陳默,你當我是管理戶籍的啊?”封菱霜沒有好氣的說道。

    “那她叫什么啊?”陳默笑嘻嘻的問道,畢竟有求于人。

    “清水雅合~。”封菱霜看都不看陳默說道。

    “蒙著面紗你都知道?”陳默不禁大吃一驚,自己只是隨口問問而已,沒想到這丫頭還真知道,不由的佩服。

    “嘶~你管我啊?”封菱霜皓齒輕啟,如同秋水般的眸子,十分不爽的看著陳默。

    不過話說回來,清水雅合這個名字,自己還真沒聽說過,但是那位女子,很明顯是認識自己的。

    “封師妹,她還有沒有別的名字?”陳默腆著臉問道,他知道這么問,很荒唐。

    “你~!”聽到陳默這么問,封菱霜的俏臉一下憋的粉紅,有一掌拍死他的沖動。他還真把自己當作管理戶籍的了。要不是自己在云游過周圍的半圣域,怎么會認識南宮冰沁、清水雅合這些人。

    就在這時,一道怒不可遏的聲音從背后咆哮傳來:

    “張尊印,來來來,跟我決一死戰!”

    陳默回頭一看,身后一個高約十丈的機械鐵人,雙肩上扛著兩門巨大的靈石大炮,雙手不是五指,而是一環手臂粗的長孔,一看就知道那是火炮發射的地方。鐵人身上,長滿倒刺般的鐵錐,泛著幽冷的寒光,鋒利不已。

    公孫墨安然坐在鐵人的‘頭顱’中,施用神念配合著玄罡,以此來支配鐵人。

    這個鐵人可是斥資上千顆靈石,花費半生的心血才研制成功,如果不是為了在柳妹面前出風頭,公孫墨還是不舍得將它拿出來。

    “咚~咚~!”

    巨大的腳步,一腳一個腳印,踩的地面都瑟瑟發抖。公孫墨坐在里面穩如泰山,有恃無恐。

    “哇,我們長老都把霸天柱拿出來了。”袁浩蒼瞳孔睜得渾圓,不可置信的說道。這霸天柱,一直擺放在鏖殺桅船的密室里,公孫長老視若珍寶,都不舍得讓人多看幾眼。今天受什么刺激,把老底都給抖出來了。

    在場所有的人都把目光投射在鐵人身上,對于這種龐然大物,還是有點畏懼。

    封修通也沒有想到,這個魔老二竟然連這東西都搬出來了,看來真的是拼命的節奏。

    只有小八不以為意,霸哥要是突破天階王者,比這玩意可威風多了。

    “公孫墨,你搞什么鬼?”這時,柳眉蓮足向前,對著巨無霸里的公孫墨說道。

    “柳妹,你別被張尊印鬼迷心竅,這老賊心術不正!”公孫墨一副不肯善罷甘休的樣子。

    柳眉被公孫墨這么一鬧,也覺得有些難堪,都是上百歲的人了,在這么年輕弟子的面前鬧的不可開交,上演這種鬧劇。

    “公孫老頭,你別以為我怕你,現在是弟子比試,你五個弟子都打不過我一個,你還有什么資格再次叫囂。”張尊印毫不退讓,針鋒相對。

    “你~!張尊印,你信不信我一炮,將你們八荒劍宗送回老家?”

    張尊印提到弟子的事情,似乎是揭了公孫墨還未愈合的傷疤,怒不可遏,如果不是柳妹在她身旁,他早就發射已經上膛了的靈石大炮。

    這一幕,讓在場的每一個弟子都沒有想到,原本是弟子的‘切磋’,現在演變成了老一輩的恩怨情仇。

    這劇情不對啊。

    陳默不禁滿頭黑線,心想這個公孫墨真是一根筋,在心愛的女人面前,不僅沒有一點的風度,還是這般蠻橫。相比較而言,自家的老頭封長老倒是斯文很多,當然,封長老絕非是什么好東西,心里肯定有著自己的如意算盤。

    氣氛逐漸壓抑了起來,一雙雙眼睛不斷的從公孫墨和張尊印身上來回切換。

    然而,有一雙眼睛還是盯在陳默身上,此人便是清水雅合,那個刺殺他兩次都沒有成功的人。自從天照國改朝換代之后,便遠離這個是非之地,重回陰葵派,潛心修煉,榮升核心弟子,以她們潛龍榜第一名的身份,來到圣淵古虛。

    她沒想到在這個地方會見到陳默,她知道,陳默并不認識自己。自己跟陳默并沒有過節,如果不是清和英昭指示,跟陳默之間,無非就是路人甲乙的關系。

    陳默猛然回頭,第三次眼神相撞。

    陳默都有一種沖上去,問她到底是誰的沖動。

    然而此時的兩位長老,劍拔弩張,一副誓不罷休的模樣。

    柳眉夾在中間,左右為難,十分難堪,無計可施下,聲音舒緩的說道:“公孫墨,你出來,有話我們好好說。”

    “柳妹,我跟他沒什么好說的!”公孫墨不依不饒道。

    “公孫老賊,你欺人太甚。”張尊印說完,身邊的五個弟子瞬間而動,擺出了一個碩大的劍陣,準備迎戰。

    南宮冰沁手握水藍色的寶劍,劍眉直豎,儼然一副開戰的樣子。

    柳眉又氣又惱,這兩個老家伙冥頑不靈,真的要當著諸位弟子的面出丑了。

    這時,封修通上前安慰柳眉道:“柳妹,不要管他們,我們去喝喝茶,讓這兩個老家伙好好打吧。”

    公孫墨和張尊印的眼神紛紛射向了封修通,頓時恍然大悟。

    原來鷸蚌相爭漁翁得利啊。

    封修通突然覺得情況不對,趕忙退了回來。

    “老弟,你跟張尊印接著算賬,我在后面給你支援。”封修通對著鐵人里面的公孫墨‘同仇敵愾’的說道。

    公孫墨知道被這老家伙沒安好心后,直接從鐵人中跳了出來,對張尊印的怒氣頓時煙消云散。

    “老弟,我剛才說的句句屬實,你怎么……”封修通眼咕嚕一轉,還想抗辯幾句。

    ……  

三肖中特赔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