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玄幻小說 > 惟我神尊 > 第一百八十九章 賣隊友

第一百八十九章 賣隊友

    (還是五更,繼續求月票)

    ……

    此刻在神遺幻境的一處山巔上。

    “砰~砰~”兩掌,直接轟在體形巨大的暗影魔蛟上,只見十二階的暗影魔蛟,痛苦的嘶嘯了一聲,如同爛泥般攤附在地。

    一青一白兩道人影翩翩而落,兩人相視了一眼,然后會心一笑。

    “陳大哥。”

    “賢弟。”

    “哈哈哈……”

    兩道清脆的笑聲,在高聳入云的山巔上飄蕩。

    “陳大哥,這只暗影魔蛟,是你先發現的,小弟只是最后出手了一把,這些積分,算是小弟蹭你的。”陳默知道,剛才這只暗影魔蛟,都是陳岳大哥全力以搏,自己只是最后出手了一下。

    自己這一出手,腰間的積分牌上,便增加了十二分,總共到達了三十分。

    “賢弟,不要客氣,我們兄弟兩人,還分什么你我!”陳岳望著地上的魔蛟,銀狐面具下的眉毛微微一展,然后接著說道:“你跟我這么見外,身為大哥,可會傷心吶。”

    “既然陳大哥這么說,小弟就厚著臉皮,一直賴在大哥的后面混。”陳默感覺到大哥帶著微微的責怪,就一臉壞笑的說。

    “哈哈,你這小子,要是你忍心看你大哥被妖獸打死的話……”陳岳一聽,頓時舒心大笑了起來。

    “嘿嘿,我看大哥身上積分那么多,說不定我會趁大哥打妖獸的時候……”陳默眼睛一瞇,壞相盡顯。

    “你要是敢的話,等出了神遺幻境后,我把你在這里的‘惡行’全部告訴你老爸。”

    “咱能不提老爸嗎?”聽到自己的‘神偷’老爸,陳默就滿頭黑線,消失了這么多年,也一直沒有他的消息,心里還有一點的擔心。

    “那我告訴你師尊。”陳岳眉頭舒展,輕笑道。

    “那還是告訴老爸吧。”一聽到師尊。陳默頓時‘敗下陣來’。

    “哈哈哈……”看到二弟這幅窘樣,陳岳頓時開懷大笑了起來。

    兄弟兩人你一言,我一語的拌著嘴,血濃于水的情誼在空氣中飄蕩。

    “賢弟,看暗器。”陳岳說完,袖手一揮,一壇酒朝著陳默飛去。

    看到酒壇子后。陳默頓時精神大振,一把接住。自己儲物戒中的酒。被小八‘很被動的’喝了精光。

    “哇,你來真的啊,看我的法寶~”說完,一個如鐵石般的東西從手中飛出。

    小八淚眼汪汪的被甩了出去,眼淚都飆飛了十丈遠,那些酒和丹藥,都是你喂我的……

    “好厲害的法寶!”

    陳岳翻身一躲,只見小八像是炮彈似的轟在了一顆老樹上。

    “啪~”的一聲,小八像是一只死狗似的。從老樹上緩緩滑落,四肢朝天,舌頭都摔了出來,面相凄慘,無比狼狽。

    兄弟兩人各自拆開酒壇,咕咚咕咚的喝了起來。

    “陳大哥,等這幻境中只剩我們兩人的時候。我們喝醉了再打!”陳默一把扔掉酒壇,豪氣沖天。

    “好!”

    于此同時,在半山腰處,一只十二階的猛犸獅慘死在三個人的身前。

    這三人,正是三大圣域弟子,歐陽拓。閻楚歌和梁蕭。

    自從燕破武從眼皮子底下逃脫后,一直還沒有見到別的人影,只能殺殺妖獸來增加玉牌的積分。

    “哈哈,我們兄弟三人,刷分就是輕松啊,才半天的時間,每人就有二十分進賬。”梁蕭看著地上躺著的猛犸獅。看了看腰間的積分后,開口說道。

    “梁兄,我們三人結盟的目的,可不是打妖獸的。”閻楚歌坐在一處巖石上,短暫的恢復了一番,臉色陰沉的說。

    “我知道閻兄的意思,只是目前還不知道其他人在哪里,能多刷些分總是有好處的。”梁蕭深吐了一口氣,緩緩說道。

    “我已經派出了‘追影蟲’,相信不久,這里每個人都不會逃出我們掌心。”閻楚歌略微的停頓一下,接著說道:“到時候我們兄弟三人聯手,各個擊破。到最后只剩我們三人的時候,我們兄弟三人抓鬮排名都行。”

    “閻兄高見~”

    歐陽拓和梁蕭異口同聲的贊道,各自的嘴角都揚起一抹高深莫測的笑意。各自心懷鬼胎,居心叵測。

    誰跟你抓鬮。

    “我們可不能給圣域丟人,我們的宗主都在外面守著我們吶。”閻楚歌深吐了一口氣道。

    “閻兄說的是。”一旁的梁蕭和歐陽拓應聲道。

    “嗯?我的‘追影蟲’回來了”此時,閻楚歌陰沉的眼神,頓時閃現一抹精光。

    “哦,太好了。”歐陽拓說完,一只黑色的魔蟲從指尖處彈飛。

    ……

    幾個時辰,匆匆而過。

    三人根據‘追影蟲’提供的線索,暗中潛行到了山巔之上。

    “是陳默和陳岳!”躲在一處山巖角落里的閻楚歌,看清人影后,眉頭微微一皺。

    “嘶~陳岳和陳默兩人在一起,有點棘手啊……”梁蕭也是深吸了一口冷氣,接著說道:“要不我們等他倆分開,再動手?”

    “怕什么,我們可是三打二,趁此良機,把他倆全部送出去。”歐陽拓看了一眼身旁的兩位兄弟開始打了退堂鼓,眉頭微微一皺。

    “我當然知道是三打二,可是那兩人是陳岳和陳默……”梁蕭說著說著,竟停頓了下來。

    當初在前十名的爭奪戰中,可是目睹了這兩人的實力,而且看的出來,當時兩個人并未拼盡全力……

    “歐陽兄,三打二,有把握嗎?”閻楚歌也是心里沒底,有點忐忑的問道。

    “那還用說。”歐陽拓拍了拍兩人的肩膀,一副自信滿滿的樣子。

    看到歐陽拓如此堅決,兩個人也很快的建立了信心,互相對視了一眼后,瞬間化為三道人影,朝著陳默兩人飛去。

    這時,陳默和陳岳正準備下山。

    “嗖嗖嗖~”三道人影騰空而出。直接落在陳默面前十丈處。

    “哈哈哈,兩位兄弟,好巧啊~”閻楚歌眉毛一揚,笑容滿面的說道。當初在粱夢居把盞言歡,也算是朋友一場。

    “閻兄,梁兄,你們好。”陳默也是禮貌的應聲。對一旁的歐陽拓卻是視而不見。

    陳岳不動聲色的站在一旁,銀狐面具下射出兩道幽冷的目光。

    “嗯~”看到陳默如此和善。梁蕭竟然還有點不忍心下手,畢竟以多打少,可不是什么君子行徑。但是,轉念一想,為了爭奪前三名,也不管什么君子不君子的。

    “看梁兄紅光滿面,定是獲得不少的積分,再接再厲,爭取獲得好的名次。”陳默友好的說道。說的梁蕭竟有點不好意思下手。

    這時小八拼命的撕扯著陳默的褲腳。在提醒老大這三個人居心不良。

    陳默直接瞟了它一眼:你以為我不知道嗎?

    “那我說實話了,我們三人,是來送你倆出這個幻境的。”看到梁蕭一副難以啟齒的模樣,閻楚歌上前一步,開門見山的說道。

    “是啊,這里的規矩,就是誰積分多。誰勝出,所以,道理你們懂的,你們兩人可別怪罪……”梁蕭說著說著,聲音漸漸的弱了下去。

    陳默不屑的看了三人一眼。

    不就是三打二嗎?不需要說的這么冠冕堂皇。

    小八都人形狀的站著,龜臉上滿是鄙視。

    “歐陽賢弟。我素知你和這兩人有仇,這次我跟梁兄弟為你出頭。”閻楚歌說話間,百獸囊里已經隱隱欲動。

    梁蕭手心隱隱發光,一道符箓也是無中生有而出。

    “多謝兩位。”歐陽拓躬身彎腰,對著身前的兩位行了行禮,誠惶誠恐,畢恭畢敬。

    “哈哈。我們兄弟之間,就不要……”

    “砰~”

    ‘見外’兩個字還沒有從閻楚歌的嘴中吐出,突然感覺胸口被人擊了一掌,渾身一陣麻痹。身體不受控制的倒退著,兩條腿在巖石地面上劃出了兩道溝壑,同時一口鮮血狂噴而出。

    與此同時,梁蕭也倒飛了過來,倒在自己的旁邊。

    這時,閻楚歌的臉上浮現一抹難以置信的表情:“歐陽兄,你!”

    “歐陽拓,你這個卑鄙小人……”梁蕭也破口大罵道。

    “哈哈,你們兩個蠢貨,我早就跟陳岳兩兄弟聯手了……”歐陽拓輕輕的扭了扭脖子,不屑的看了地上的兩個人一眼……

    閻楚歌和梁蕭感覺被人家玩弄于鼓掌之中,頓時惱羞成怒。

    “歐陽拓,你這個吃里扒外的叛徒!”

    “真給我們圣域丟人!”

    三個人那邊罵的熱鬧,陳默卻是一頭霧水。這是什么劇情,這三個人不是來以多欺少的嗎?怎么內訌起來了。

    而一旁的陳岳心沉如水,冷眼旁觀。

    被人家破口大罵著,歐陽拓不以為意,反而戲謔的說:“之前宗主不是說了嗎?在這里面,沒有江湖道義,也沒有規矩,怎么才過兩天,就全忘記了?”

    梁蕭和閻楚歌兩道嗜血的眼睛,如同鋼釘般直插在歐陽拓的身上。

    “現在我跟陳岳兩兄弟聯手,你們兩個還是乖乖投降吧!”歐陽拓眉毛一挑,冷冷的說道。

    這時,閻楚歌和梁蕭惱怒到了極限,怒目圓睜,好似要噴出兩道烈焰。

    “叛徒,去死吧!”

    閻楚歌一聲厲喝時,腳尖點地,瞬息之間,一記刀掌朝著歐陽拓劈去。

    梁蕭也不甘示弱,雙手展開,一指點去,線光交織間,一道偌大的藤蔓瘋狂生長,然后朝著歐陽拓甩去。

    團戰可以輸,叛徒必須死!

    ……(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nbsp

三肖中特赔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