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玄幻小說 > 惟我神尊 > 第兩百一十三章 白虎少女

第兩百一十三章 白虎少女

    ……

    除了陳默和陳岳,赫連火舞還有木靈薇,這四人在這種來自上位捕食者的威壓下,還能行動自如外,其他人皆是出了一身冷汗,半天才緩過神來。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

    “這是我們五百年前才登基的新王,白虎一族后裔的皇者……”龜老有些驕傲的向眾弟子,介紹了它們妖獸的皇。

    陳默也隨即向王座打量過去,只見王座的妖皇已經完全化為了人形,劍眉虎目,一身透著濃濃的殺伐氣息的黑色龍鱗鎧甲,愈發襯托著他的力量與威嚴。

    它那無可匹敵的氣勢,仿佛正在告訴眾人,它就是妖獸中王者中的王者,他就是這片大地的皇。

    后來眾人又經周承天的傳音得知,這是一只擁有不少白虎血統,圣階初階巔峰的嘯天白虎皇,六百年前晉級稱皇,五百年前打敗前任妖皇,續而開始統領所有妖獸。

    三百年前周承天同樣在天道大會勝出后,來到圣域與之相識,之后大部分與妖獸交流的任務,皆由周承天所完成。

    如果不被妖獸所信任,任何人類來到此處都是自尋死路,周承天算是被嘯天白虎皇認同的極少數人類中的一個。

    最后周承天還特地傳音叮囑道:“它的真名叫白昂,你們這些小子們最好不要隨便亂叫,否則就是在自尋死路。”

    眾人聽后表情一陣僵硬,隨即心中紛紛罵道,知道不能亂叫還要告訴我們?假如一不小心叫出來豈不是死定了?

    “白兄。我們已有百年沒見了。”周承天登下王座頗為君子氣度的說道。

    “轉眼已經百年,自從與你相識都已經過去了三百年之久。”嘯天白虎皇斜靠在王座上,打量著王座之下的幾個年輕一代的強者。說道:“這些就是這次天道大會的優勝者么?那幾個資質不錯啊。”

    嘯天白虎皇口中的幾個自然是指,陳默,陳岳,赫連火舞以及木靈薇這四個,在它皇者威壓下還能行動自如的人類。

    “規矩和你那時一樣。”

    嘯天白虎皇說完,周承天已經將三枚空間戒指遞了過去。這兩枚空間戒指中,裝有三大圣域以及火鳳一族。做為讓這些年輕人浸泡靈池的重禮。

    其中光各類品級丹藥加起來就有數千枚,除此之外,武器工具。陣法符箓,甚至于吃食美酒,古玩工藝,等等各種妖族所沒有的珍品不計其數。

    這些東西加起來。抵得上三大圣域以及火鳳一族一整年的收入和開銷。可以說圣域為了這些即將進入神魔戰場的弟子們。付出了肉疼的代價。

    這時周承天還偷偷遞過去一枚小小的儲物戒指,傳音說道:“小兒不才,并沒有進十強,希望白兄能給他個機會。”

    嘯天白虎皇接結果儲物戒后,同樣輕聲的傳音道:“小女才一百八十歲,剛剛通過月火洗禮達到半獸形態,同樣希望周宗主也能給個機會。”

    “那是自然。”周承天看向嘯天白虎皇,意味深長的會心一笑。

    “甚好甚好。不過我們也不能壞了規矩不是?”嘯天白虎皇同樣虎眸輝閃的看向周承天。

    “哈哈哈哈,明白明白。”傳音結束之后。一人一虎突然相視一笑,一副我懂得的模樣。

    看得王座之下的眾人皆是一頭霧水,這兩個家伙都在打什么小九九呢?

    既然達成共識,那么事不宜遲。

    嘯天白虎皇從王座上豁然而起,大臂一揮,龍鱗鎧甲在王座之上閃著耀眼的光。只聽他朗聲說道:

    “弱肉強食,霸者長存!”

    “要想進天洛靈池,先進我們格羅瑞的競技場!”

    短短的兩句話,卻氣勢恢宏,王座之下包括陳默在內的十一個年輕的人類強者,皆如打了一記強心針,頓時熱血沸騰,士氣大振。恨不得立馬沖進競技場,好好的大戰一番。

    “呵呵,眾位請隨我來。”龜老杵著拐杖叫醒了眾人,引著這十一個年輕的人類強者,朝競技場走去。

    眾人走后,大殿內只剩下周承天和嘯天白虎皇,這一人和一虎留在了王座上。

    “白兄我來此地還為了另一件事情。”周承天當先開口道,表情也隨之逐漸慎重了起來。

    “你說吧。”

    “想必你也了解神魔古戰場那里的情況,萬年來,我們人類一直在致力于消滅那里殘存的魔族。”

    “這與我妖族何干?難道萬年之前我們妖族付出的代價還不夠么?”

    “如果說神族遺落的光明神樹被魔魂控制后,正在修復殘存的魔魂呢?”

    “噢?還有這種事?還請周兄細細說來。”

    “據我們現在掌握的信息……”

    “……”

    “人類有句古話,唇亡齒寒,想必白兄也懂得這個道理。”片刻之后,周承天繼續說道:“此時正是我們人類與妖族再次結盟的時刻,當然勝利之后神魔古戰場中的戰利品,絕對不會少了你們妖族的。”

    “此事重大,我還需找其他幾位長老商討一番。”嘯天白虎皇的神色中與之前狂放霸道相比,多了絲慎重。

    嘯天白虎皇做了個“請”的手勢,說道:“周兄還是先隨我去競技場吧。”

    “白兄請。”

    妖族皇城中的競技場,位于大殿后方的戰爭峽谷內。

    峽谷的底端,被妖族硬生生的從巖石中挖出了,一個漏洞形狀直徑足有三百丈的圓形競技場。

    競技場的四周在距離底部十丈高的位置,建有一圈木質柵欄和鋼鐵鑲嵌而成的圓形看臺。如此柵欄和看臺每上升三丈一圈,一直向上延伸至頂部。

    在這里,可以用坐騎和戰寵,可以使用任何武器和道具。

    而妖獸的規則只有一個,就是堂堂正正的打倒對方。

    當然,這次的決斗又加了一條,就是不可以互傷性命。

    此時嘯天白虎皇和周承天坐在競技場上方十丈高的貴賓席上,龜老領著十一個人類強者,站在了競技場的中央。

    “我們妖族這一代的新人,資質也十分不錯。”嘯天白虎皇首先開口對周承天說道:“妖族力量向來強于你們同階的人類,你也別說我們妖族仗勢欺人。這次我只用三百歲以內的妖族勇士與你們對戰。”

    “這次我只用三名勇士與你對戰。”嘯天白虎皇繼續說道,他其實不是只用三名勇士,而是只有三名新生代的勇士。

    這點周承天自然也知道,當下沒有點破,隨即做了個請的手勢。

    妖族的力量和一些種族天賦雖強,但是修煉的難度,所耗時間以及晉級的機緣,皆是人類的十倍不止。

    “白琦!巴圖!烈牙!”

    嘯天白虎皇沖周承天點了點頭后,便沖著谷頂長嘯了一聲,空氣都被這聲波震的顫抖不止。

    這時,“吱吱咯咯”一陣木質機巧響動聲。谷頂上一架升降臺,正乘載著三名人形妖獸,緩緩而下。

    “周兄,你看好。”嘯天白虎皇向周承天介紹它們妖族新生代的強者,言語間頗為自豪道:“站在中間的,乃我妖族年輕一代中第一勇士。它叫巴圖,三百歲的大地蠻牛,它的力量無可匹敵,它的身軀堅不可破。”

    “右邊的叫烈牙,二百八十歲的風魔豹。它集速度,力量,潛伏,突進,暗殺為一體,未來具有極高的潛力。”

    “呵呵……左邊的就是我的小虎妞了。”

    嘯天白虎皇說起自己的女兒時,原本兇神惡煞的氣勢都變的溫柔了幾分:“她才一百八十歲,不過資質比我當年都要好,也已經步入十二階的實力,前陣子剛剛與之前兩名,共同經歷了月火儀式化為半人形,實力也進步了不少。”

    “嗯,不錯不錯,這三名未來都不可限量。”周承天背手打量著這三名妖族的勇士,心中不免有些為自己帶來的年輕人擔憂了起來。

    這次妖域的新生代看起來很強啊,雖說對手只有三名,而且還是一副三打十一的局面,但是最后能剩下三個人晉級就已經算是不錯的了。

    想起自己當年,那也是贏的狼狽不堪,鼻青臉腫。唉……往事不堪回首,不忍再想。

    “父皇!”虎妞白琦在升降臺離地還有數丈的時候,便一躍而下,靈動的如同一只優雅的貓。

    落地后,白琦活躍的朝看臺上嘯天虎皇連連揮手。

    “呵呵,周兄不要見怪,小女長期修行,本皇很少陪在她身邊,百年來聚少離多。”嘯天虎皇笑著揮手回應,與之先前霸道狂傲的氣質相比,簡直判若兩人。

    這時白琦身后,足有一丈高,牛頭人身,手持雙刃巨斧的巴圖,和腰插一雙獸牙匕首,猶如一只人形獵豹的烈牙,從升降臺上走了下來。

    陳默已經躍躍欲試,與強者過招可是提升自己的好機會。正想招呼小八,卻發現這好吃懶做的小烏龜,正在另一處的貴賓席上,享受著四五個戴著蝴蝶結的小母龜的按摩。

    九小姐正馱著一盤子靈果蹲在旁邊,供其享用。看那享受的神情,好似當了土皇帝一般,好不愜意。

    ……

    &nbsp

三肖中特赔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