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玄幻小說 > 惟我神尊 > 第兩百三十九章 神秘高手

第兩百三十九章 神秘高手

    ……

    巫蠱宗弟子巢陽走到巫天崗身前言道:“師兄,這防護陣不難開啟,現在外面有蟲族攻擊,我們只需要在里面稍加動些手腳,便可破開陣法,到時候蟲族進入要塞,那歐陽拓想不戰都難了。”

    巫天崗嘆了一口氣回道:“不必了,等到防護陣法被蟲族攻破之時,我們邊打邊退便是,也休要管他們的生死了。”

    叮鈴鈴……

    一串銀鈴聲傳來,西佩婭一身黑紗,紫色套腕上一串銀鈴,連接到了纖細的中指上,走了過來。聽見兩人交談,眉頭微微一皺,本也是來請戰的,看來是沒什么希望了。

    轟~

    突然,一聲轟響傳來,震得整座要塞微微一顫,護城的陣法上的銘文符箓一陣抖動,大片的漣漪蕩漾開來。

    “是蝠翼腐骨蟲。”

    巫天崗背著雙手看向了天空,卻也有臨危不懼的大將之風。

    只見天空中,十幾頭撲閃著黑色翅膀的蝠翼腐骨蟲,盤旋在了要塞上空,各個腹中凝聚了一團褐色的氣息,涌到了碩大的口中,勁氣像是一團能量,不斷膨脹起來。

    “師兄,機會來了。”巢陽言道。

    巫天崗眉頭一鎖,雖然是機會來了,不過危險也真的來了,旋即囑咐道:“這飛蟲可沒那么好對付,一定要多加小心。”

    西佩婭聽到后走了過來說:“師兄,到時我來殿后,你們可以先撤。”

    “胡鬧,沒有我的……”

    轟……

    驀地,十幾條飛蟲同時從口中爆射出褐色的能量團,像是墜下的隕石,轟在了防護陣法上。

    頓時引得漣漪陣陣,激的護城陣上的銘文符箓,光亮立即減弱。四下裂開了條條裂縫,如寒霜似的覆蓋了碩大的陣法護罩上。

    恐怕稍加再有一陣勁風吹過,就可以將陣法破除了似的。

    城墻上的巫天崗三人,看著裂縫越來越密集。腳下慢慢的向后退去,一來是打算在陣法破裂的剎那間沖出,二來也懼怕那十幾頭飛蟲的威力。

    砰。

    不出所料,僅僅一道褐色能量團擊中在了陣法護罩上,便引得一聲炸響,護城防護陣法徹底崩碎,化作了縷縷煙霧,沒了蹤影。

    與此同時,四周圍堵的蟲族如泄洪的浪潮般涌向了要塞。天空中更是墜下了數百頭六爪金睛蟲。

    霎時間,城墻上守護的士兵紛紛舉起了手中長刀。攥的緊緊的,驚恐的瞳孔中,映射出了沖擊而來的蟲群。

    嗖~

    一陣破風聲傳來,要塞之內黑壓壓一片萬箭齊發,在空中劃出了一道弧度。墜向了戰場之中。

    噗噗……

    道道利箭射進了竄行的蟲子身上,幾乎是箭無虛發,蟲族死傷大片,但緊隨其后的,卻猶如又一波浪潮,踏著同類的尸體,又補上了空檔。

    地面上。則留下了大片的綠色血液。城墻上更是刀光劍影,廝殺聲響徹震天。

    “快走。”巫天崗一聲責令。

    三人借著補箭上弦之際,一躍飛向了空中。人剛剛離開,背后便傳出一陣利箭破風的聲音。

    就在此時,十幾頭蝠翼腐骨蟲從天空中俯沖而下,兩頭目標指向了沖出來的三人。其他十多頭則直接沖向了城墻。

    “師兄小心。”

    西佩婭首先發現襲來的飛蟲,凌駕半空之上,旋即一層護體的玄罡縈繞在了嬌軀之上,叮鈴鈴搖動了手中的銀鈴。

    “柯藍獸,出。”

    隨著她的指令發出。紫色套腕上鑲著的兩串晶體,城菱形開啟,無數只如米粒大小的柯藍獸,掠過她的指尖一躍飛了起來。

    凌空一陣光芒閃現,柯藍獸展開了五彩色的翅膀,拇指大小,數以萬計似有遮天蔽日的陣勢,呲著尖銳的牙齒,蜂擁撲向迎面而來的蝠翼腐骨蟲而去。

    如群峰出巢,瞬間將兩頭足有四五十丈的飛蟲,包裹在了其中。尖銳的牙齒撕扯著它如鎧甲的外殼。居然一時讓蝠翼腐骨蟲難以招架,軀體跌跌撞撞的往下落。

    叮鈴鈴……

    西佩婭美眸一凝,晃動了手中銀鈴,銀鈴的響動聲,似是在這戰場上索命鬼發出的召喚。

    隨著銀鈴響起,柯藍獸蜂擁涌向蝠翼腐骨蟲的頭顱,通過它張開的大口,竄進了它的體內。

    飛蟲拼勁了全力甩動著龐大的身軀,可顯然此時已經無能為力。

    西佩婭玉掌揚過頭頂,縷縷玄罡猶如爬行的小蛇,匯聚在了她的銀鈴之內。

    叮鈴鈴……

    隨即,砰砰……

    兩頭蝠翼腐骨蟲的體內像是儲存了炸藥,從它尾巴開始,一串炸響,向著頭顱蔓延。

    眨眼間,兩頭飛蟲已經化作了一塊塊殘肢,伴著綠色粘稠的血液,墜向了地面。

    西佩婭折身一個翻滾,也落入了戰場之中,見得巫天崗廝殺正緊,搖鈴召回柯藍獸,向這洶涌而來的蟲族攻擊而去……

    戰場廝殺聲連成了一片,蟲族幾度攻入城墻,又幾度被砍殺了回來。望著那源源不斷涌上來的蟲族,面前的殺戮戰場,好像永無止境般,不知何時才能休止……

    蝠翼腐骨蟲攜帶著十萬蟲族增援戰場,想給各個前進要塞施加壓力,但沒經歷一處領空,也損傷不少。

    以至于,原本打算貫通六個前進要塞,而如今,卻在第四個丁級要塞上空全部暴斃,再我支援的能力。

    至此也無形中減輕了戊、己級兩座前進要塞的壓力。但戰爭還在繼續,勝負始終難料……

    &&

    與此同時,在戰場的幾千里外的一處魔氣繚繞的殘垣上。一只巨大的蟲狀怪物不斷的散發著奇異的信號,指揮著千里外進攻要塞的蟲獸。

    此蟲正是跟夜魔皇有過密謀的天妖母皇。

    “沒想到這些小鮮肉還有點本事,個個身強力壯,嘖嘖,味道肯定不錯,哈哈……”

    天妖母皇陰森笑道。

    這時,一道金光如同流星劃破長空,朝著天妖母皇飛來。

    天妖母皇身后的一只雙鐮蟲將。接受到指令后,雙翅一震,鐮刀狀的利爪在胸前交織,朝著來人飛去。

    “砰~”的一聲。雙鐮蟲將倒飛而來。

    而來人緊隨雙鐮蟲將的身后,距離天妖母皇已不足百丈。

    天妖母皇前肢如同撕碎天空的魔爪,朝著來人揮去。頓時,一股強勁蠻橫的能量朝著匯聚而出。

    這股巨大的能量,直接把倒飛的雙鐮蟲將撕的粉碎,化為般般黑水,散落而下。

    而來人在瞬息之間騰空而上,消失在魔霧繚繞的天空中,短暫的沉寂后,如同一道利刃穿梭而出。帶著一股如同泄洪般的巨大能量。朝著天妖母皇的方向傾瀉而出。

    “轟~”

    天妖母皇龐大的身軀猛烈的一顫,朝后倒退幾步,每退一步,腳底下的裂紋以爆裂的速度,朝著四周蔓延。

    “可惡的人類。竟敢偷襲本皇!”天妖母皇陰森恐怖的面孔上,頓時被殺氣覆蓋。一怒之下,一股腐臭的酸液從指爪中勁射而出。

    酸液所過之處,惡臭彌漫,濃霧熏天,原本魔氣繚繞的殘垣,更加殘廢不堪。

    在酸液噴來之時。來人絲毫沒有閃躲,雙臂胸前交織間,一道天然的金色屏障憑空而出。

    金光熠熠,看上去牢不可摧。

    “滋滋滋~”

    灑落在地上的酸液,隨即便發出腐蝕聲響,就連周圍堅硬無比的隕石星金。都融化在酸液中,酸液成河,汩汩流淌。

    所過之處,濃煙滾滾,溫度飆升。

    金色護盾竟紋絲不動!

    而來人腳底下的巖石逐漸化為酸水。不斷的凹陷,原本森然凜冽的地方,儼然要被酸液覆蓋。

    來人頂這金色護盾一躍而起,瞬息之間,在酸液無法觸及的地方,護盾驟然消逝。與此同時,一股巨大的能量,在來人的雙掌之間躍躍而出。

    一拳打出,眼前的氣流瞬間扭曲,氣浪翻滾,洶涌不絕。

    天妖母皇體形巨大,略顯笨重,匆忙的閃動身體,但是為時已晚。

    “轟~”的一聲。

    天妖母皇雖然躲開要害,但是這股能量還是嚴嚴實實的打在了身上,渾身一顫,猛烈的倒退了數步,直接撞在了背后的山巖上,整個山體瞬間晃動了一番。

    天妖母皇感覺此人深不可測,而且騷擾人類的目的也已經完成,便心生退意。迅速控制數百只六甲金晶蟲,朝著數十丈外的人影席卷而去。

    來人察覺到天妖母皇的想要撤退,便想乘勝追擊,結果眼前飛來一片黑壓壓的怪蟲。

    “砰砰砰~”

    幾招下去,飛來的六甲金晶蟲全部成為一個個尸體滿天飛,然后散落在地上。然后仔細的在四周尋找了一番,發現天妖母皇早已不見了蹤影。

    此地是蟲族腹地,來人也不做逗留,縱身一躍,身影在原地驟然消失。

    ……

    另一邊,激戰正酣時,所有的鐵背地行蟲和六甲金晶蟲蟲突然受到什么指令,掉頭就跑,就連在地上奄奄一息的蟲子,也拼盡全力的往回挪。

    一些將士見狀,紛紛乘勝追擊,只見那些蟲子只顧往回跑,毫無反抗的意思。

    刀光劍影,火光連天,一只只蟲子在撤退的過程中,被攔腰砍斷。

    陳默暗想,這種蟲子應該是被某種玄奧的精神力所控制的,然后便停止了追擊,擊殺這些戰爭傀儡,并不能解決根本上的問題。

    ……

    &nbsp

三肖中特赔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