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玄幻小說 > 惟我神尊 > 第兩百四十三章 黑暗魔殿

第兩百四十三章 黑暗魔殿

    ……

    隨即笑著走到申屠夢婷的身前,撫上她嬌艷如花的臉頰,帶著三分邪氣的說道:“是不是,申屠小姐還想來一次主動獻身。”

    申屠夢婷俏臉頓時漲出一抹紅暈,秀掌一揮,一道勁氣朝著他的臉頰打去。

    可手掌觸碰到他的臉頰的剎那,她又打不下去了。

    “怎么小姐是舍不得我,還是那次沒有盡興,想再來一……”陳岳戲狹上下打量了裊娜多姿,有著好身材的申屠夢婷。

    “你,你……”申屠夢婷氣的話都說不出來了。

    “這里幕天席地,也別有一番情趣。”陳岳玩世不恭的說著,他就想看看這申屠夢婷忍耐力有多強。

    可是他錯了。

    申屠夢婷收斂了怒氣,只是死死盯著他的眼睛,似乎想從他的的眼中看出點什么來。

    陳岳曬然一笑,眸光依然古井不波,隨便她看。

    陳岳你真狂傲,算你狠,但我申屠夢婷也有傲氣,比你更狠。既然我的熱情暖不了你的心,那么用最原始方法來捂熱你的人吧。你又何必說這樣話,把我氣走,我是不會上當的。

    一念及此,申屠夢婷羞憤交加下,腳尖一點,手臂一環,紅唇直接貼上了陳岳的唇,死命的吸允著。

    陳岳愣了一愣,蹙起劍眉看著掛靠在他身上的申屠夢婷,感受她火辣的吻。

    同時也感受到了申屠夢婷抵死與他糾纏到底的決心,他苦笑一聲。他的心隨著冰顏的香消玉殞早已死了,現在追求無儔的力量才是他的終極目標,只有強者才能保護他想保護的人。

    怎么再會和這個女人糾纏不清。女人么,和這清風一樣,吹過無痕就算了。

    一個纏綿悱惻的吻直到申屠夢婷差點窒息,氣喘呼呼的她才停了下來。

    申屠夢婷畢竟是青華宗從小禮義廉恥教導出來的大小姐,對一個男人主動獻吻,還是第一次,頓時羞得粉臉酡紅。

    “陳岳。你以后別想甩開我,我反正跟定你了。”申屠夢婷低著臻首表明心跡。

    陳岳舔了下火辣辣疼痛的嘴唇,陰惻一笑。無情的說道:“當我暖床的床伴,你也愿意?”

    申屠夢婷聽著這誅心之語,雖然早就做了決定,但乍聽之下還是心痛莫名。

    “死路一條。你也愿意?”陳岳撫摸著她。腫脹的紅唇,繼續火上澆油。

    申屠夢婷撲入陳岳的懷抱,緊緊扣住他的身軀,她用行動回答了陳岳。隨即她把頭埋在陳岳懷里,緊咬著紅唇,就是不讓自己掉一滴眼淚。

    “那申屠小姐,**一刻值千金,咱們走吧。”

    “啊?”申屠夢婷沒想到陳岳會這么直接。她想起在靈池中水乳交融的那一幕,她頓時心跳如鼓。愣怔當場。

    感受到申屠夢婷的劇烈的心跳,她原來也是個死鴨子嘴硬的女人,陳岳緊繃的心松下了一點,哈哈笑起來,一把拉住她的皓腕。

    “走吧,陪我喝酒去……”

    ……

    明月當空,星輝灼耀,清風徐徐。

    當陳岳拽著申屠夢婷登上高高的屋檐時,赫連火舞靠著陳默的懷里已經睡著了。

    陳默見陳岳來了,自然欣喜不已,可看到他拉著青華宗的天之嬌女申屠夢婷,他錯愕了一下。隨即又坦然了,誰讓陳岳大哥,玉樹臨風,瀟灑不羈,落寞滄桑,還帶著迷人的神秘氣質,這些不迷死個個把女人,簡直天理不容。

    看申屠夢婷就是陳岳大哥的褲下那啥了。

    陳岳看到他們兩人,冰冷的心終于溫暖了一些,這就是他要保護的家人。隨后放開申屠夢婷,走到陳默身旁,脫下自己的披風,輕輕蓋在兩人的身上,隨即靠著陳默坐了下來。

    陳默頷首表示感謝,隨即抽出一手,從儲物戒內掏出酒壇遞給了陳岳。

    陳岳接過來猛灌了一口,一股酒香隨風飄蕩起來。

    兄弟兩人對視著,無聲的笑了笑,一齊遙看著滿天星辰。

    申屠夢婷第一次看到陳岳溫柔如水的一面,原來他并非無情冷酷之人。

    看著那坐在一塊的三人,說不出的和諧美好,好像他們本來就應該這副的模樣,申屠夢婷幾欲想上前和他們坐在一起,可是總覺得格格不入。

    她也坐了下來,也取出了自己的酒喝了一口,自從那次和陳岳一醉方休后,她也時常在儲物戒里備上美酒,想他的時候喝上一點。

    就這樣,除了睡著的火舞外,其他三人無聲的喝酒,各自想著自己的心事。

    不知不覺月落烏啼霜滿天了,天邊已有了的魚肚白,晨曦微露,又是新的一天開始了。

    夜魔皇游蕩在這古老的廢墟里面,飄向長長的走廊。微微鐵腥味的風,從口鼻進入他空洞的身軀。

    新鮮的風,陳舊的味道。

    這鐵腥味,是神魔戰場特有的味道,是常年廝殺所積累下來的血液滲透泥土,混合這尸體的腐爛,所散發出來的味道。

    “都多少年了,一成不變。”他感嘆道,周身魔氣森然,如同探出了腦袋的無數毒蛇。

    這里曾經是光明神族宮殿的一部分,神魔大戰所留下的遺物。他身下的走廊,是整個廢墟最小卻最完整的一部分建筑。

    走廊寬六丈一尺八寸左右,高十丈,在上面是完美的圓弧拱頂,一眼望去,看不見盡頭。

    他每飄過十丈,就會遇到一對五十六個棱面的乳白色立柱,這些棱柱排列極為整齊,每個棱面鐫刻著整齊玄奧的符文。

    這些建筑的材質都一樣,是云膏晶石,夜魔皇很熟悉。這是當年的那些光明神族,最喜歡的材質。

    這種材質能夠吸收光,散發出玉質似得朦朧光,刻上符文后,就會成為數一數二的防御之物。用那些已不存在光明神族的話來講,就是華美、優雅、高貴之余,又不失使用。

    地面,柱子與柱子之間,打磨得光滑如鏡,就像蒙了一層水晶,上面還繪畫著各種各樣的圖騰。圖騰繪畫的是各種對古老光明神族歌功頌德的事,其作用和符文一樣,不過由于繪畫過程復雜,其效果相應的也更強。

    但現在,符文早已被消磨得還剩下一些依稀的輪廓,圖騰什么的早就脫了色,變得無比斑駁。

    夜魔皇透過地面,都能看見自己現在魂體的樣子,整個就是一黑影,一團魔形黑氣。自己所用來見事物的眼睛,也只是兩個白色的眼睛輪廓,就像是在黑色幕布上,開了兩個洞一樣。

    這副樣子,他自己都覺得有些滑稽。身為堂堂夜魔皇的他,竟然變成如今這幅樣子。這全是拜光明神族和人類所賜,他發誓,會加倍奉還!

    “哈哈哈哈……”

    夜魔皇空洞殘忍的笑聲,消失在這長長的走廊。

    他抬頭看向了走廊外,這里原先是光明神族的七重天使噴泉廣場。每每到了重要日子,七重噴泉依次沖起,直沖天穹,微微的霧雨濛濛之下,整個朦朧的宮殿,所謂的神性更加矚目。

    但如今呢,一層一百零八個天使,總共七百五十六個天使,胳膊,腿,翅膀,身軀,頭,早就堆成了山一樣的碎石。

    受魔族“感化”,這堆高二十丈尖錐狀的碎石山上,如今和大部分廢墟一樣,都長滿了優雅漂亮的黑色魔草。

    風一吹來,所有的黑色魔草,扭曲得就像嬰兒手臂一樣,在那里招手搖曳。

    “哼!神族!”夜魔皇不屑道,失去了身軀,他的聲音都變得像風一樣,無比空洞了。

    神族很厲害,事實也的確如此。可這樣又如何?魔族還不是贏得了戰爭,看看!看看這些走廊外的殘垣斷壁,這就是和自己魔族做對的下場!

    但人類又算什么!臭蟲一樣的東西!在他眼里,連母皇這種生物都不如,渺小得如螻蟻,也敢反抗大魔族,簡直找死!

    他一路飛快飄過走廊,盡管在這曾經的神族建筑廢墟之下,夜魔皇渺小得就像是一只在無數森林巨樹中串行的螞蟻,但心中卻全是興奮。

    走廊是在廢墟的前廳,過了前廳,就是中庭。中庭的左邊和右邊,原來是光明神殿的左右側殿,如今只有一根根三五十丈高的殘破云膏晶石柱子,以及殘垣斷壁。

    而中庭,原先是光明神族原來用于慶典的廣場。自大戰過后,這里只留下了一堆廢墟。無魘魔皇以一己之力,造出了如今這座黑暗魔殿。

    他看著這黑色鳥巢一樣的黑暗魔殿,不禁新生崇敬,這是對于強者的崇敬。整個大殿由無數的四面方尖石制成,每一根黝黑無光的方尖石上,都有著無數暗紅色的符文,這些全都是用他用血畫上去。

    黑暗魔殿的防御力量,不亞于當年的光明神殿,而且其周圍還設置了禁空法陣,就算是魔龍皇來了,也只能變換身形,從正面四個門之一進入。

    宮殿雖然占地只有中庭的三分之一,高度也只有四十丈,但令人感覺自己站在這宮殿前,顯得渺小之極。

    宏偉霸氣,恢弘之極。

    不愧是數萬年前,將神族壓制的抬不起頭來的魔族。即便是一些余孽,也是不凡。

    ……(未完待續……)  

三肖中特赔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