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玄幻小說 > 惟我神尊 > 第兩百四十章 起四死回生

第兩百四十章 起四死回生

    ……

    隨著蟲子的退去,偌大的戰場上,只剩下浴血奮戰的將士,和地上堆積如山的蟲獸尸體。

    放眼望去,烽火彌漫,一片狼藉。

    陳默也無心追擊,急忙朝著朝著陳駿方向飛去。

    此時,陳駿的傷口已經被封菱霜等人簡單的包扎了一番,然而鮮血已經將戰衣染紅一片。

    陳駿躺在地上,臉色慘白,雙目似合非合,氣息極其微弱,奄奄一息,身體時不時的抽搐著。

    “陳默,師兄他……”封菱霜看到陳默后,粉頸一轉,兩行清淚從眸子里奪眶而出。

    “陳默,都怪我,如果不是我的積玄炮出現意外,陳岳兄弟也不會……”說到這,袁浩蒼扭過頭,以手掩面。

    此時的袁浩蒼戰甲已經破損,身上也是傷痕累累,出現這種意外,心里也是無比的內疚。

    一旁趕來的赫連火舞和葉憐香等人紛紛都轉過了頭,不敢去看陳默的表情。陳駿這般傷勢,怕是兇多吉少。

    陳駿臉色慘白,就連嘴唇,都沒有一點的血色,艱難的呼吸了幾口后,吐出一串蚊蟻般細微的聲音:“呵~袁兄弟……不要自責……我沒……沒事……”

    說完之后,陳駿緩緩的閉上了眼睛,呼吸趨于停滯了起來。

    “師兄,你沒事的……”陳默輕聲安慰道,然后從儲物戒中拿出一枚丹藥。

    “老大,沒用的,我已經給他吃了五枚了。”周明軒明媚的眸子中,已是烏云密布,然后偷偷的轉過頭,抹了一把眼上的淚花。

    “陳師兄,你不會有事的。”陳默說完,從意識海中光明神樹上的頂葉上,催發大光明玄氣。擠出一滴小綠液,然后隨著玄氣注入到手中的丹藥上。

    在封菱霜等人的幫助下,陳駿順利的將丹藥服了下去。

    一絲綠意沁入到陳駿體內,漸漸的在身上蔓延。在他破損的筋脈上,融入了生生不息的生機。

    如細雨拂面,絲絲涼涼,清清爽爽。

    陳駿即將枯竭的器官,拼命的汲取著小綠液的精華,受傷的筋脈紋理不斷的交織,愈合……

    十幾個呼吸間,陳駿緩緩睜開了雙眼,原本慘白的臉,也變得紅潤了起來。

    封菱霜對這一幕都瞪大了眸眼。這太不可思議了,簡直就是起死回生。

    “師兄!”

    封菱霜銀鈴般的聲音,欣喜若狂的喊了一聲。

    陳駿如夢初醒,恍如隔世。在封菱霜的攙扶下,已經緩緩的站起了身。然后貪婪的呼吸了幾下,一臉的享受。

    雖然感覺渾身無力,但是感覺體內像是灌入了無限的活力。

    袁浩蒼轉過頭,看到陳駿又是活蹦亂跳的樣子,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狠狠的掐了一下自己,才敢相信這是真的。

    這恢復,堪稱神速啊。

    “老大。你給陳駿吃了什么好東西啊?”周明軒小臉上,也泛著盈盈笑意,對著陳默說道。

    陳默笑而不語。

    “默哥,你真是深藏不露,以后我袁浩蒼就鐵了心跟你混,唯默哥馬首是瞻!”袁浩蒼也是喜出望外。剛才還是愁容不展,現在又喜笑顏開了起來。

    這變化,也堪稱神速。

    “我也是,以后跟著默哥混,不。跟著老大混。”周明軒在一旁附聲道。

    看到大家你一言我一語,陳駿的臉色也舒緩了許多。

    “多謝師弟……”

    “師兄哪里的話,我們兄弟之間,干嘛這么見外。”陳默輕笑著說道。

    陳默已經將陳駿成功治愈,赫連火舞的俏臉上,浮現出一抹好看的紅暈。

    陳默余光看到赫連火舞后,舒心一笑。

    “駿哥,我看你積了多少分。”袁浩蒼見陳駿有所恢復,看了看他腰間的積分牌后,笑嘻嘻的說道。

    “呵呵,沒你多。”陳駿恢復了氣血后,聲音也有力了許多。

    “哈哈,駿哥這次舍身相救,令我無比的感動,啥都不說了,我今天的積分,全去兌換成酒,到時候咱們兄弟一醉方休。”

    “我們的蒼哥啥時候變得這么豪爽了。”一旁的葉憐香,懷里抱著一只狐貍,調侃道。剛才這只狐貍,可是立下了赫赫戰功,腰間積分牌上的數字,都是它的功勞。

    “一向都是,一向都是,到時候大家都來啊,都來……”袁浩蒼回頭咧嘴一笑,笑容無比難看。

    “好啊,好啊,蒼哥的積分如果不夠,我這還有許多。”一旁的周明軒興奮的附和道,積分牌一亮,分數比袁浩蒼還要高了十幾分。

    這時,一個中年男子朝著陳默這邊走來,接近時,有點命令的口吻說道:“諸位浴血奮戰幾個時辰,相信都很疲倦,快點退回要塞,修養生息,防止下一次的進攻。”

    陳默回頭一看,此人正是甲級要塞的將軍張向文。

    “是!”

    諸多將士領命后,紛紛退去。

    “張將軍,這蟲子怎么這么奇怪,為什么會突然退去?”陳默開口問道。

    “這都是被一只體型巨大的天妖母皇控制的,有的時候進攻一半,就會退去,它們主要以騷擾為主,但是我們也不可以掉以輕心。

    陳默點了點頭。

    這時,要塞大門已經緩緩打開。陳默等人攙扶著陳駿,朝著要塞大門處走去。

    就在這時,陳默隱隱約約感覺有人在暗中觀測著自己,倏然轉頭,看到一位白袍玉袖的男子正站在一處隱秘的地方,暗中打量這自己。

    目光相對,一股熟悉而又不安的感覺在心里蔓延。

    無暇多想,徑直朝著要塞里走去。

    ……

    在要塞中恢復了半日,赫連火舞拉著陳默去城中兌換積分,兩人興高采烈的走著,仿佛回到了重玄城,兄妹兩人去賣靈米。

    時光如梭,一晃就是六年多。

    兩人一龜,剛走出要塞一百里的時候,一個中年男子擋在了前面。

    “請留步!”

    陳默瞟了他一眼。來人身軀凜凜,相貌堂堂,身著一身錦衣玉袖,腰帶一塊珠光寶玉。掛著一張面無表情的冷臉。

    陳默突然想起來,此人正是在要塞門口處,盯著自己看的那位。

    “火舞,我們繞路走。”陳默對著身旁的赫連火舞對視了一眼,然后小聲說道。

    這時,玄龜小八感覺到不對,身形瞬間化小,一頭扎進陳默的懷里。

    陳默雖然表現的云淡風輕,但是心里有股不詳的預感,此人來者不善。而且觀其氣息,已然是圣階皇者。

    這名男子腳底瞬移,倏然拉近與陳默直接的距離,手臂一伸,直接擋住陳默的去路。說道:“你是誰?身上怎么會有光明神族的氣息?”

    陳默暗忖,自己平時小心謹慎,都不施用身上的大光明神訣,只是在剛才催發小綠液的時候,不得已而動用了一下。莫非就在那個時候,此人開始盯上了自己?

    這個人竟能識到光明神族的氣息,肯定跟光明神族關系不淺。

    還好他只是懷疑。又沒有確認,只要自己緘口不語,相信他也沒什么辦法。

    這時,赫連火舞的嬌容上,已浮現一抹慍怒,于此同時。一層精純至極的火焰在掌心中詭異的跳動著,蓄勢而發,剛想出手之時,手臂一把被二哥握住。

    陳默感受到此時隱約外放的領域,就算兩人聯手。也未必是他的對手。

    赫連火舞月牙眸子掃了一眼二哥,只見二哥鎮定自若,不急不緩的說:“我和前輩素不相識,希望前輩不要刁難在下。”

    “只要你老老實實的回答我的話,我絕不會為難你?”

    陳默沒有理睬,拉著赫連火舞,想往回走。結果直接被該男子攔住。

    “如果你不說,別怪我不客氣。”該名男子的臉上,已浮現一絲不耐煩的神情。

    “不客氣又怎么樣?”赫連火舞也按捺不住,一步上前,原本雙瞳剪水的眸子,像是兩團熊熊燃燒的烈焰。

    二哥一直忍讓他,沒想到這家伙也太囂張了。

    “沒你說話的份!”該名男子對著赫連火舞一聲呵斥道。

    陳默一聽,心里頓時涌出一股無名火,雙拳緊握,雷靈拳套已是悄然戴上。

    該名男子感受到身旁女孩精純的火焰氣息,臉色微微一變,然后開口問道:“你又是誰?火鳳族跟你是有什么關系?”

    “這跟你有什么關系。”赫連火舞嗔怒道。

    “哼,當初要不是火鳳族背信棄義,我光明神族也不會有如此的慘敗。”該名男子提到火鳳族,臉上頓時浮現一層怒意。

    看到這家伙如此蠻橫霸道,陳默也沒有繼續跟他客氣的必要,直接擋在赫連火舞的身前說道:“請你讓開!”

    “小子,大膽。”這名男子頓時勃然大怒,隨手一掌對著陳默拍去。

    陳默一拳猛沖,與之相對,毫不退縮,神情之上,毫無半點畏懼。

    “砰~”

    拳掌相接后,陳默猛烈的倒退了數步,同時一股血腥味在嘴角處蔓延。

    陳默苦笑了一陣下,天階王者和圣階皇者的差距,竟如此的巨大。

    赫連火舞見狀,玉手一展,一股火焰如同火龍噴出,所過之出的高溫,將周圍的氣體都灼燒的扭曲虛幻了起來。

    “不自量力的小丫頭!”該名男子呵斥了一聲,然后直接一拳打出,赫連火舞雖有閃躲,但是強橫的余波還是透體而過。

    ……

    &nbsp

三肖中特赔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