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玄幻小說 > 惟我神尊 > 第一百三十一章 狡猾的器靈

第一百三十一章 狡猾的器靈

    ……

    嘩啦!

    黑色雷電從雷池中跳出,如出海巨蟒,追殺著四處流竄的紅色雷霆。

    紅色雷霆雖被追得東躲西藏,可卻始終沒有與之正面交擊,并非是怕了,而是左躲右閃著,似乎在尋找著什么。

    它在尋找什么?

    這里可是圣雷伏魔燈之內,是圣雷伏魔燈的地盤,在人家地盤找東西?

    ……

    “陳默,你這圣雷伏魔燈本體乃是一小顆雷源混沌石制成,那是雷霆本源之石,機緣巧合之下已不光形成了器靈,而且還形成了先天神紋,已經跨入了神器行列。要不是它剛剛成型,怕是我也沒有辦法將它困住。”洛雅說道,眼中光芒閃爍,看了看手掌,似乎還心有余悸。

    “雷源混沌石……器靈……先天神紋……”洛雅說得神乎其神,陳默卻對此一片惘然,像天方夜譚一樣聽著她說,根本不明白她在講什么,可卻主抓了里面幾個關鍵詞。

    洛雅知道陳默心有疑惑,于是將“三者”間的關系用處等等信息,都和陳默說了一遍。

    “這么說來,這東西現在的已是一件準神器了?”聽完洛雅的話,陳默心中有些激動。這可是件神器啊,也怪不得能夠脫離和自己的聯系,怕是覺得自己如今的實力不夠,配不上它。

    神器……整個無垢神境到大荒界都沒一件!但現在卻誕生了一件,還是從自己手上誕生的!

    陳默想想都激動,洛雅身為半神,歷經兩萬年,也只能給他一件半神器,而自己才剛晉升圣階。就“造出”了一件神器!

    “你這件神器是因為有了雷源混沌石才形成的,可以說只要有足夠的雷霆之力,便有著很大的成長性。但——”洛雅說道這里,眉頭蹙了蹙。忽然停了。

    “但什么?”陳默急忙問道。

    “但這只是一塊石頭,里面能夠吸收存儲的力量終究有限,怕是最多只能晉升到普通神器的強度,如果你能找到更多雷源混沌石,這東西的成長就不可限量了……不過,這東西比星辰晶難得數千倍。”

    “雷源混沌石么。”陳默喃喃道,自己連星辰晶都能一收一大把,這雷源混沌石既然自己能有一顆。那么……

    “別分心。你這圣雷伏魔燈里面不光形成了器靈,肯定也形成了類似領域的地方。這器靈狡猾得很,它肯定躲在它自己領域的某處,你用帶著同樣領域的精血在它地盤尋找它,敵明我暗,怕是有點難度。”

    洛雅對陳默的神念有著很大的信心,一個能夠一邊引雷、一邊煉雷、一邊煉雷丹的人,能夠一邊說話,一邊煉化神器,完全在情理之中。

    但她還是有些擔心。她見到過許多有關神器器靈的記載,卻從未見到有這么狡猾的器靈。

    一般來說,器靈無論先天還是后天。都是“天生地養”,是天地之中最純粹干凈的物質和能量的集合體,誕生之后除了會自動攻擊之外,其他都和如白紙的孩童無異。那唯一會攻擊、會逃跑的一點,也是生靈的本性使然,照理說來器靈的攻擊都是直來直往的。

    可剛才那小東西突然頓住,給她殺個“回馬槍”的一幕著實讓她印象深刻,甚至心有余悸。若非自己有一絲規則護體,怕是早已重傷。就算有規則。那里面的雷霆毀滅之力都把規則給破開了。

    “比人還狡猾。”洛雅想破腦袋都想不通。

    她哪里知道,器靈之所以單純。是因為作為誕生孕養它的天地本身很單純。若是天地不單純,這器靈又豈會這么簡單?圣雷伏魔燈誕生的器靈之所以會如此。怕是和它的主人脫不了干系吧。

    ……

    圣雷伏魔燈之內,黑色雷池上,黑色雷霆巨龍正追逐著紅色雷霆。

    尾隨的黑雷猛然落入雷池,仿佛瞬間銷聲匿跡了。紅色雷霆一見如此,速度也慢了下來,開始專心地搜尋著周圍。

    突然,黑色雷龍突地從紅雷下方射出,仿佛利箭,一下子將正好殺過來的紅雷攔腰斬斷。

    斷成兩截的紅雷化為兩滴紅芒,普通一下掉進雷池,悄無聲息。

    在外面的陳默臉色一白,心中緊繃的弦驀然崩斷,他神念一陣恍惚。精血被打斷便等若斷腕之重傷,加之體內光明神樹還在成長中,陳默一時力量也不夠。

    就在此時,一只透明大手貼上陳默肩膀,磅礴的力量流水樣從中傾瀉而出,沁入陳默身體。

    霎時,陳默只覺力量源源不斷從后背涌出,識海內的光明神樹抽出空來,一個勁兒地吸收,下一刻轉化為更加渾厚的生命力量,反涌全身。

    “給我凝!”陳默雙眼猛睜。

    與此同時,黑色雷池中一陣翻騰,咕咕地冒起了一個個黑色雷球,池底下兩團紅光大盛,迅速接近合為一體,朝著某處躥去。

    “找到了!”陳默心下激動,透過精血,他已經感受到了器靈藏身之處,這就好辦了。

    在無盡黑暗分不清方向的雷池某個角落,一團灰色的霧氣一動不動伏著,若不仔細看,還真難與之分辨出來。忽然,這團灰霧跳動起來,就像心臟。

    隨著它的跳動,整個雷池都翻起了浪濤,連帶著外面的蓮燈都開始顫動,仿佛隨時散架一般。

    它瑟瑟發抖,好像很害怕,想要逃。不過下一刻,一團紅光便陡然出現在了它前面。紅光一下凝實,化為一點殷紅,沒入這一團灰色中。

    “收!”

    隨著陳默這一字鏗鏘發出,蓮燈上神紋突然閃爍了一下,水波似地蕩漾起來,黝黑蓮瓣忽然發出紅光,透天而起,好似燃起了熊熊烈火。緊隨而來的,是無數黑色雷霆驀然從花瓣上乍起,和紅色激斗在了一起。

    而在蓮燈里面,那一團灰色也燃燒起了紅色火焰,仔細看去,這紅色火焰竟然是無數絲雷電組成的!

    很快,紅色的進入和燃燒讓灰色器靈形成了反抗,灰霧翻騰,想將紅色給吞沒。紅色豈會讓它得逞,灰色強橫,他比它更強橫,灰色狡猾,他比它更狡猾。小孩子永遠打不過大人,更何況是一個處處都模仿大人的小孩子?

    片刻過后,灰色逐漸服貼了起來,紅色乘勢凝為一點落進了灰色,形成了個特殊的印記,打在灰色上方。

    這時圣雷伏魔燈上黑色雷霆盡皆消退,神紋重新穩定下來,紅色火焰也一下收攏。與此同時,在一旁觀看的洛雅忽然發現,這一盞蓮燈,每一片黑色花瓣生出了殷紅色的邊。

    她知道,陳默成功了,于是將手撤了回去。

    “光明神體內的光明神樹力量竟然如此龐大,幸好我已是半神,要不然非得被這樹吸干了不可。”她轉念一想,眼神又有些憧憬:“要是神級的光明神樹,那該多好。”

    正如她所料,在她手收回的同時,蓮燈化為一道黑光,剎那沒入陳默額心。

    隨著黑光沒入,陳默緩緩閉上眼睛,神念收攏進識海,開始感受著圣雷伏魔燈與自己靈魂相融時的奇異感覺。此時光明神樹在吸收龐大的靈氣和藥力后正緩緩成長,偌大的白色識海,綠色的大樹靜謐安詳。

    忽然,像是牛乳中涌出股墨水,黑色蓮燈在識海中沁出,由淺入深,旋轉著慢慢成型。

    還未落地,光明神樹突然發出沙沙聲響,開始劇烈搖曳起來。霎時間,識海大地劇烈起伏,白色光明之力瘋狂涌出,向蓮燈涌去,有如白色海嘯。

    蓮燈猛地展開,像只猛然箕張的黑手,一絲絲黑色霹靂滋啦騰起,隨后結成黑色雷圈向外蕩開。

    嘭!

    黑色雷圈撞向白色浪潮,好像一股強大的力量爆炸開來,又像兩件重物猛然轟擊一起,整個識海頓時劇烈顫動了起來!

    蓮燈緩緩降下,不斷蕩開的雷圈將白色浪潮絲絲擋在外,每一次撞擊都會引起一次爆鳴,一時間陳默的識海就像炸開了鍋。

    “噗……”閉著眼的陳默身子一個哆嗦,臉色頓時白如金紙,一口鮮血噴出:“這兩股力量竟然不相容!”

    能夠煉化這圣雷伏魔燈他心中是極為欣喜的,但卻未料到光明神樹竟然拒絕它扎根在識海,為此還不惜調動出他全身蟄伏著的光明玄氣。

    一個念頭之間,識海中的蓮燈因為沒有雷霆補給已趨于弱勢,光明神樹因為有著雄厚的光明玄氣支持,卻已占據上風,陳默不得不拼命調動光明玄氣,試圖將兩者形成平衡。

    在旁邊的洛雅本以為事情已經結束了,卻沒想到變生肘腋,不得不將力量再次灌注進陳默體內。

    就在此時,異變徒生,蓮燈之上的神紋光芒大盛,陳默只覺氣海一陣絞痛,旋即凝結的雷霆領域力量便被悉數抽動,如龍吸水般瘋狂朝識海涌去。

    得到增援的蓮燈忽然間抖擻起來,變得極為生猛,黑色雷圈壯大數倍不止,三個呼吸只見便將白色浪潮給逼退,將識海騰出了一半空間。

    就這樣,黑與白在激斗中處在了一種平衡。

    可這樣,無異于左手打右手,受傷始終是陳默自己!

    “要在這樣下去,老子非死不可!”陳默心中有些焦慮:“怎么辦,難道非要我把其中一個逼出來不可?”

    ……(未完待續)

三肖中特赔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