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我的26歲女房客 > 第46章:米彩的報復

第46章:米彩的報復

    稍微掙扎了之后,我最終沒有看米彩留在茶幾上的那份關于卓美的經營計劃書,或許我算不上是一個光明磊落的人,但也不愿做這種雞鳴狗盜的事情,我一直警示自己,一定要清楚活著的底線,我不會為了一己之私,用這種近乎盜竊的手段去傷害米彩和她所在的卓美購物中心。

    衛生間里傳來洗衣機滾筒轉動的聲音,一會兒米彩又從衛生間里走了出來,坐回到沙發上,再次拿起那份月度經營計劃書看了起來,卻至始至終把坐在她身邊的我當作空氣。

    我找不到存在感,又對米彩說道:“對了,昨天我還從你房間拿了一套床上用品,你說我總不能睡你床上吧,那樣你得更惡心,所以我覺得這個事情你應該不會生氣的哦。”

    “不會,你拿去用吧。”米彩并不在意的說道。

    她忽然轉變態度倒讓我有些不好意思了起來,覺得之前是自己欺負了她,雖然她貴為卓美的CEO,但終究也只是一介女流,我之前的總總行為是欠缺了點男人的風度。

    “我先睡了,你也早點休息吧,別太熬夜。”我放輕了語氣對米彩說道。

    “嗯,洗好衣服就睡。”

    ……

    回到自己住的房間,我有了一種失而復得的喜悅,我終于又可以名正言順的住在這間曾經住了兩年多的房間里了,感謝上蒼對我的眷顧,感謝自己不要臉皮的堅持,感謝米彩的良心發現。

    把能感謝的都感謝了個遍,神經忽然松弛,隨即困意來襲,昏昏欲睡中,我知道漂泊了一個多星期后,我終于可以睡一個舒服安穩的覺了。

    如我所料,這個夜晚我真的睡的很踏實,一覺睡到黎明,甚至連夢都沒有做,醒來后很快便進入到清醒的狀態中。

    我從床上坐起,看了看窗外,盡管秋風吹的落葉飄飄,可陽光還不錯,氣溫也適宜,我抹了抹臉,徹底擺脫清晨的倦意,看了看手表剛過7點半,此時起床正是時候。

    起床洗漱之后,我準備煮些稀飯,再下去買些早餐,當然也會幫米彩買一份,我覺得我們之間不應該有隔夜仇,做為男人,我可以放低些姿態主動向她示好,從此大家在這間屋子里和諧共處、相安無事。

    我來到存放米的櫥柜邊,卻意外的發現櫥柜被鎖上了,心中有些疑惑,但也沒有察覺出什么,又準備去冰箱看看,誰知剛打開冰箱,徹底傻眼,冰箱里竟空空如也,當即一種不詳的預感彌漫了開來。

    我幾乎跑到屋子的門口,扭動防盜門的把手,發現被死死反鎖了……我忽的明白,我被米彩禁閉在這間屋子里了。

    “我操啊!難怪昨晚對我說愛住多久,住多久……我他媽怎么豬似的沒有發覺呢!”我罵咧著帶著最后的希望向自己的房間跑去,卻絕望的發現,房門的鑰匙果然被米彩趁我睡覺的時候拿走了。

    總算我臨危不亂,想起了打電話找開鎖公司求救,從柜子上拿起手機,感覺重量輕了很多,打開手機后蓋頓時有一種要徹底崩潰的感覺,手機里的電板已經不見了蹤影。

    我咬著牙沉著臉從臥室走回到客廳,卻一點辦法也沒有,這間屋子在五樓,跳下去簡直是找死。

    ……

    一個早上,我像無頭蒼蠅一般在屋子里轉著,如果是周末不用上班還好,可今天恰恰是方圓回歸公司的日子,部門里肯定會有一次針對近期制定促銷方案的交流會,這個交流會的重要性不需要多說,如果我不參加,肯定會影響這次制定促銷方案的進度,我已經能夠想象到陳景明和方圓那張因為對我憤怒而扭曲的臭臉……

    我越想越惱火,真想掐死米彩這個惡毒的女人,此刻我就像一只被她關在盒子里的可憐蟲,可是卻沒有一點辦法,這次她簡直是要置我于死地,此時屋子里不僅沒有吃的東西,連電都被她在屋外給切斷了,我已經不敢想象這一天會有多難熬。

    我焦慮的躺在沙發上,每一秒都好似過了一天,中間數次跑到陽臺沖著樓下吼叫,可根本沒有一個搭理我的人,好似小區里所有人都被米彩收買了一樣,也可能是我今天的人品差到極點,總之我依舊被困在屋子里,體力卻消耗了不少。

    中午時分,我餓的頭昏腦暈,對米彩的憎恨又增加了一分,我不信她敢這么把我困死在這間屋子里,頂多今天晚上她就得回來放了我。

    盛怒之下,我決定:只要她回來,我立刻報警,她這是非法囚禁的行為,還偷走了我手機的電板,數罪并罰,夠拘留她的了,必須拘留,太他媽的欺負人了!

    ……

    幾只鳥兒“嘰嘰喳喳”的在陽臺的窗戶上蹦來蹦去,炫耀著它們有多自由,而黃昏的陽光卻無力的映襯在窗簾上,我和陽光一樣無力,軟綿綿的躺在沙發上,總感覺有一圈星星在我腦袋上環繞,心中哀求著趕緊結束這地獄似的一天。

    又過了許久,最后一束陽光從陽臺消散,天色完全暗了下去,我躺在沙發上連翻身的力氣都沒有,可米彩這個惡毒的女人竟然還沒有回來,我心中漸漸恐懼了起來,雖然知道她不敢把我真的困死在這里,但如果她今天晚上不回來,到明天早上我也和死了差不多了。

    屋子里已經沒有了光亮,黑暗中,失去自由的焦慮感越來越強烈,我心中一陣陣抓狂,可連發泄的力氣都沒有,于是焦慮疊著盛怒下的抓狂如百爪撓心般的折磨著我,我兩眼開始發黑,隨時都可能昏厥過去。

    時間蝸牛似的向前推進,我還在茍延殘喘著,屋外終于傳來了鑰匙開門的聲音,我打了雞血似的瞬間清醒,一用力想從沙發上站起來,肉體卻根本跟不上自己的意識,“撲通”一聲從沙發上滾了下去,肩膀又磕在茶幾的一角上,疼的我哭都哭不出來,腦袋更是一陣暈眩……

    屋子的燈忽然全部亮了起來,接著聽到米彩“驚訝”的聲音:“昭陽,你怎么不開燈啊,還睡在地上,不冷嗎?”——

    最近不少讀者對更新很有意見,我覺得有必要說一下,熟悉我的讀者都應該知道我寫書不快,準確說是這種類型的題材寫不快。

    這種題材很難被納入網文的正常范疇了,首先是第一人稱,再者沒有網文的升級系統,一般網文的設定也用不上,所以很難形成固定的模版,沒有固定的模板,當然不能流水作業,速度自然快不起來。

    我的每本書都是帶著感情去寫的,在寫第二本時,也曾想憑一己之力將這種題材寫成網絡小說的主流,也讓更多的人喜歡這種題材,更多的寫手去寫這種題材……可是真的到書完本時,才發現自己是多么的高估了自己,我的能力還是不夠。

    但我不想放棄這種題材,我們都生活在現實的都市中,為什么這種現實題材的書,就不能成為網文的主流?

    在這種想法的主導下,我真的很想把寫作生涯的第三本書寫好,盡自己最大的能力寫好,也更加在意書在網站上的成績,所以總是比以前更強調需要大家支持,但這種強調肯定是不對的,這點我不否認,但是希望大家理解。

    主流網文受眾和讀者更多,本身與他們就存在巨大的差距,如果不去爭取,差距只會更大,所以還是希望大家理解。

    我會在能力范圍內盡量更新的,希望大家也能為這本書添磚加瓦, 不多說了,晚安各位。

三肖中特赔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