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我的26歲女房客 > 第138章:她是怎么了?

第138章:她是怎么了?

    一支煙抽完,CC又給我發了一條微信:“昭陽,你和我說句實話,你到底喜不喜歡米兒?”

    我因為這個問題而悸動,許久才靜下心回道:“喜歡,可就像你當初喜歡羅本一樣,你和他表白過后,他是不是疏遠了你很久,差點連朋友都沒得做,所以不要讓我重蹈你的覆轍,好嗎?”

    我好似在不經意間觸到了CC的痛處,許久她才回了信息:“你的擔憂我明白,也體會過……這樣吧,我找個機會問問她對你是什么感覺。”

    “你可千萬別,她的聰明和敏銳你不知道嗎?你稍微露點兒苗頭,她就知道你的動機了,我情愿這事兒順其自然,所以你就別管了……行嗎,CC姐?”

    半晌CC回了一個“唉”字,而我們的聊天也止于此,之后我又在床上失神的坐了好一會兒才關掉了燈,然后將自己淹沒在沉悶的夜色中,重復著失眠的焦慮。

    我又開始胡思亂想了起來,甚至幻想著某一天我可以,以男朋友或者丈夫的身份與米彩睡在同一張床上,聊聊人生的無奈,憧憬未來的美好,那么夜對于我來說便如白云一般輕柔,因為有她的陪伴我可以拋棄一切焦慮安然的入睡,可是……這又是一個多么不切實際的幻想,而我能做的只是將這個幻想深埋在心中不去觸碰,這樣幻想就不會質變成折磨人的欲望!

    ……

    因為失眠了很久,次日我睡到快中午時分才起床,簡單吃了個中飯后又開始準備著“第五個季節”主題音樂酒吧的營銷宣傳方案,可是我的思維依舊打不開,哪怕經歷了一個絞盡腦汁的下午仍舊沒有找到好的營銷思路。

    看著窗外黃昏中的夕陽我疲倦的靠在了椅子上,直到抽完一支煙,我才拿出手機撥通了米彩的電話,我想約她明天就和方圓、陳景明見個面,這個事情不能拖太久,早點確定結果,方圓和陳景明也就能早點踏實下來。

    撥通后的一小會兒米彩便接通了電話,我直切主題的說道:“你明天有空嗎?”

    “怎么?”

    “要是有空的話我想安排方圓、陳景明和你見個面,爭取早點把這個事情落實下來。”

    “再等等……”

    “等?是因為忙還是其他什么原因?”

    “我自有我的用意,至于見面的時間咱們定在一個星期后,好嗎?”

    我雖然覺得一個星期有些漫長,但這本身就是請米彩幫忙的事情,也不好過于勉強,沉默了一會兒后我終于說道:“好吧,聽你安排就是。”

    “嗯。”

    “那你先忙吧,我就不打擾你了。”

    “等等……”

    我有些疑惑的問道:“還有什么事情嗎?”

    “呃……我馬上就下班了,想去你那邊吃你做的飯可以嗎?”

    米彩的要求讓我有些不解,隨即問道:“到我這邊吃飯沒有問題啊,但是你不陪小海龜了嗎,人家可是專程從美國趕回來看你的!”

    米彩很認真的對我說道:“首先他從美國回來不是專程為了看我的,再者,我如果去陪他,他要是再和我表白怎么辦?我可不想再像昨天那么尷尬了!”

    此刻,我真想把米彩的這段話錄下來給CC聽,看她還要不要慫恿我和米彩表明心意,這個時候我真的慶幸自己夠理智,否則現在的蔚然就是明天的我,也更加確定所有非理智的表白是一定會有后遺癥的。

    一陣沉默后,我和米彩開玩笑,道:“你是把我這里當成避難所了啊!”

    “你這說法不對,房子本來就是我的……對了,我讓你買的盆栽你買了沒有?”

    對于米彩的舊事重提我帶著些許窘迫回道:“沒有錢買了。”

    “是因為買了那輛賽車嗎?”

    “對,可一碼歸一碼,那些盆栽等我手頭寬松了后一定會買的,我肯定不會因為送你賽車而賴賬的。”

    米彩忽然換了一副欣慰的語氣說道:“昭陽,你這種無賴到快無藥可救的人能改過自新我真的很欣慰,盆栽的事情就算了……”

    我根本不理會米彩的明褒暗貶,見招拆招的說道:“你這是老和我蹭飯吃后的心虛吧?”

    被我一語道破后,米彩趕忙轉移話題:“呃……吃完飯后我們去廣場玩賽車吧,自從你送給我后,我都還沒有好好玩過呢!”

    我懶得和她計較,也覺得這個提議還不錯,至少可以放松自己排遣掉這一天的疲勞,便應了下來,只是結束通話后,我忽然發現自己和米彩的角色互換了,好似她變的越來越無賴而我卻學會了享受她的無賴,只是不能確定當初的她,是享受我的無賴還是當成折磨,我覺得很有可能是后者。

    ……

    夜晚初至,我在廚房里忙碌著,而已經回來的米彩則在自己的房間里批閱著文件,這多少讓我覺得有些尷尬,畢竟我是一個男人,她是一個女人,如果此時將我們手頭正在做的事情進行互換才是一個應該有的狀態,我想:這也是我不愿意向她表明心意的原因,畢竟沒有多少男人愿意在戀愛中接受女強男弱的局面。

    終于做好了晚飯,我摘掉了圍裙,然后又將飯菜悉數端到了桌子上,準備喊米彩吃飯時,手機卻意外的響了起來。

    這是一條信息,是簡薇發來的,內容很簡潔:“我在護城河邊,有點悶,如果有時間的話來陪陪我,可以嗎?”

    我頓時陷入到糾結中,因為這該是一個在萬家燈火中享受晚餐的時刻,可是想起簡薇一個人坐在護城河邊吹著寒風的畫面我就不落忍!

    最近的她是怎么了?在我的潛意識里總覺得她和向晨在一起是幸福的,為什么會如此頻繁的去那水波流動的護城邊尋找失落后的安慰呢?

    不解的茫然中,米彩從自己的房間里走了出來,她看著滿桌色香味俱全的飯菜感嘆道:“今天的晚餐很豐盛啊?……心情不錯,可以陪你喝一點點糯米酒。”

    我沉默著,片刻才對米彩說道:“你自己吃吧,我要出去一趟。”

    米彩當即面露失望之色:“吃完飯不行嗎?”

    我搖了搖頭,隨即回房間換了一套厚實的衣服,等再次出來時,米彩卻沒有坐在桌旁吃飯,她又回了自己的房間。

    我掙扎了一下,最終也沒有詢問她為什么不吃,隨即打開屋門下了樓,然后開著車迎著夜色向那條承載著我許多情緒的護城河邊駛去,心中愈發的擔憂,更害怕現在的簡薇不幸福……

    畢竟我們曾經深愛過!這是不久前簡薇對我說過的話,此刻的我也被這種情緒占據著。

三肖中特赔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