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我的26歲女房客 > 第390章:米彩的回信

第390章:米彩的回信

    GMT Content-Type: text/html;charset=UTF-8 Transfer-Encoding: chunked Connection: keep-alive Vary: Accept-Encoding Set-Cookie: JSESSIONID=5D8E1B7436E32D3D73729A18E85ED8C9; Path=/      我的26歲女房客-第390章:米彩的回信-都市小說-17k小說網                    第390章:米彩的回信       在羅本再次要求我挽留即將出國移民的樂瑤時,我依然只是搖了搖頭,因為在自己的潛意識里,出國對樂瑤而言是目前最好的選擇,而待在國內,她會每天活在人言可畏的痛苦中。

    羅本見我態度堅決,終于無奈的搖了搖頭,他不太能理解我,就像我有時也不能理解他當初選擇放棄CC一般,不過話說回來,誰又能真正以自認為對的見解去幫另外一個人做出選擇呢?否則這個世界也就不會有一個叫自我的東西存在了,所以我們活得是如此的固執!又如此的痛苦!

    9點時,我們結束了這次簡單的聚會,CC要求羅本送樂瑤回酒店,然后她與我晃蕩在蘇州夜晚的街頭,我知道她一定有什么話要和我說,可是走過了兩條街,她也沒有開口,我終于帶著些忐忑向她問道:“你剛剛沒有告訴樂瑤我和米彩已經分手了吧?”

    CC笑了笑,道:“知道你就一定會這么問我。”

    “那你說是沒說?”

    CC點上一支煙,深深吸了一口之后才搖了搖頭對我說道:“沒有恐怕我說了,她就下不了決心移民了,到時候又是一段糾纏!”

    “你也覺得我不該和樂瑤在一起,對嗎?”

    “是啊,如果剛和米彩分手,就又選擇和樂瑤在一起,那你也太兒戲了,或者說,你從來就沒有愛過米彩,所以巴不得和她分手,另選她人!”

    “怎么會不愛她呢!”

    CC重重吐出了口中的煙,然后停下了腳步,表情充滿茫然的向我問道:“昭陽,你能告訴我,到底什么是愛嗎,或者說愛和喜歡的區別?”

    我一聲嘆息,許久回道:“喜歡一個人,就是你和他(她)在一起時會感到快樂,而愛一個人,明知道痛苦,還是想和他(她)在一起!”

    “精辟所以你是真的愛米彩?”

    “我當然是真的愛她!”

    CC點了點頭,又發散思維,說道:“如果以這個為標準,那米彩也是愛你的憑心而論,作為米彩唯一的閨蜜,我覺得她和你在一起也是痛苦多于快樂的,比如上次你不告而別去了西塘,她真的很痛苦,可后來還是選擇了和你在一起。”

    我悵然一笑,道:“你是不是想延伸著告訴我,兩個相愛的人,也不一定會在一起,是嗎?”

    “是啊,生活不就這樣么,即便相愛,也不代表合適,畢竟米彩她不是一個普通的女人,可以自由的去支配自己的生活,釋放自己的愛情,而你呢,又有點多情,給予不了她最想要的那份純凈,所以分手也就成了一件必然會發生的事情我現在也算看開了,分就分了吧,說不定對你們而言都是一個正確的選擇,只是這剛分手的痛苦要忍著點!”

    我點了點頭,深深的吸了一口煙,在不知不知覺中又與CC走過了一條街,而前方的路邊有一個露天的小花園,在CC的提議下,兩人走進花園里找了一個長椅坐了下來。

    CC有些疲倦,她脫掉鞋與我背靠背坐著,過了許久才說道:“為什么我們會活的這么痛苦?我愛著羅本,全心全意的付出,到頭來他還是不愛我,你和米彩倒是相愛,可最后也不能在一起過上一輩子,愛情啊!它到底是一種成全,還是一種業障呢?”

    “是一場修行吧!”

    “不懂,也猜不透,就好比我,明明知道當初那個為餐廳捐款10萬元的男人可能更適合自己,可如果有的選,自己還是會義無反顧的去選擇羅本!”

    “其實我一直想問,你為什么那么肯定,當初在空城里留下一筆錢的人,就一定是個男人,而不是女人呢?”

    “我不肯定,但是可以幻想!我覺得他是除了羅本之外,我唯一可以嫁的男人,他身上有我喜歡的品質!”

    我笑了笑,道:“假如結果她就是一個女人,你要怎么辦?”

    “那我也要嫁給她”

    “你口味真重!”

    CC笑了笑,而我們的心情也終于在這樣的小玩笑中,稍稍輕松了一些,于是在這難得的輕松中又各自點上了一支煙!

    “昭陽,你希望米兒嫁給蔚然嗎?”

    我心中忽然一痛,以至于半晌才回道:“不希望,這個男人太不擇手段了!”

    “是啊,可是你我都清楚,你們分手后,米兒唯一會嫁的人便是他,因為她的世界里已經沒有愛情了,她需要蔚然在商業上給予她支持!”

    “我不希望是你說的這樣,一個女人的一生也不可能只愛上一個男人!”

    “你錯了,也許其他女人會在不同階段愛上不同的男人,可米兒她沒有這個條件,也沒有這個時間,更沒有這個心情,愛情于她而言就是一個奢侈品,但現在她已經奢侈過了!”

    “這話是她說的,還是你自己主觀想出來的?”

    “不久前她是這么對我說的不過那時候,我以為你們不會分手,畢竟互相愛著,可現在看來生活的無奈還是大于愛情啊!”

    我沉默不語,只是機械似的抽著煙。

    CC又說道:“如果某一天你得知米兒和蔚然的婚訊,會是什么心情呢?又會不會后悔當初那分手的選擇?”

    “CC,你能不能別對我這么殘忍?我不愿意去想這樣的畫面!”

    “可這樣的畫面或許很快就會變為現實!”

    我的思維被CC引導,終于米彩穿著婚紗、手捧鮮花站在蔚然身邊的畫面,就這么盤旋在了我的腦海中揮之不去,于是那無窮無盡的痛苦便以洶涌之勢,擋也擋不住的向我涌了過來

    CC卻不理會我的痛苦,繼續說道:“也許一年后,米兒就會懷上他的孩子,三年后你們偶然相遇,她和蔚然的孩子已經會叫你一聲叔叔”

    我雙手抱著頭,避之不及的說道:“你說的這些痛苦我都看得見,可在這些痛苦沒有來臨前,你不要讓我提前體會,算我求你了,好嗎?”

    “好吧,我不說了,說多了,弄得好似我要引導你們復合,其實你們分手的事情,我是真的看開了,也不會再去充當你們兩個人之間的潤滑劑!”

    “這樣最好!”

    告別了CC,我一個人在街邊找了一個旅館住了下來,可自從躺在床上的那刻起,我就不停的想起米彩穿著婚紗成為別人()妻子的畫面,然后被折磨的半死不活但即便是這樣,我也沒有升起那后悔的念頭,我深深的記得,臨分手時,自己說過的那句話,而事實,我們的愛情也真的沒有靈魂,與其這么空洞的繼續下去,倒不如干凈利落的開始新的生活。

    這個夜,我徹底失眠了,然后在失眠中一遍遍的回想著過去,可這種回想,于此刻而言,又是那么的致命,于是我愈發的痛苦我想找個人傾述這種痛苦,可夜已經深不見底,最后連這座城市都陷入到了睡眠中。

    時間就這么緩慢的流逝著,好似經歷了一個漫長的世紀,清晨的陽光終于透過窗簾間的空隙,照進了我的屋子里,可我的精神卻是那么的恍惚,因為直到現在,我也沒有睡上哪怕一分鐘,此時的自己就像活在一個混沌的世界里,沒有一點的清醒,卻也沒有一點想休息的欲望。

    我就這么看著陽光從那縫隙里換了數個角度照在我的床上,直到電話響了起來,才在迷迷糊糊中回過了神。

    這個電話是簡薇打來的,她約我去她的廣告公司拿那批已經返工過的客棧宣傳物,我不敢怠慢,洗漱之后,便帶著一身的頹靡向她的廣告公司趕了過去

    二十分鐘后,我來到了簡薇的廣告公司,先去了制作部,可制作部的負責人卻告訴我,那些宣傳物已經送到了簡薇的辦公室,讓她親自驗收了。

    來到簡薇的辦公室,她照例先給我倒了一杯茶,也沒有急著將那些宣傳物給我,而是提醒道:“昭陽,你的路酷旅游文化公司一旦成立,就要著手融資的事情了,最好今年就能在蘇南和蘇中地區完成各個客棧、酒吧和酒樓的布點。”

    “不用這么著急吧!”

    簡薇皺眉回道:“你到底能不能對自己的事業上點心,或者主動找楊從容叔叔溝通、溝通?你難道不知道,他初期做的廣告投放就是密集型的嗎?如果不迅速融資,擴大經營規模,怎么能充分利用這部分廣告資源?”

    “呃這幾天我就抽時間去北京找楊總詳談!”

    “算了吧,楊叔叔已經準備帶著他的策劃團隊來蘇州找你溝通了,指望你這個項目多半要黃!”

    “對不起,最近遇到的事情比較多”

    簡薇不悅的打斷了我:“這些解釋的話你還是留著對楊叔叔說吧,我也沒有參與這個項目,不過我要提醒你,如果你還是這種消極的態度,合作方肯定要重新評估合作價值的”

    簡薇的話沒有說完,我的手機信息聲便響了起來我那萎靡的精神隨之一震,我知道這個信息很有可能是米彩發來的,因為昨天我給她發的那條去老屋子拿錢和鑰匙的信息,她到此時還沒有回復

    忙不迭的從口袋里拿出了手機,果然是米彩發來的,她說:“鑰匙和錢你交給CC吧,我就不去老屋子了。”

    ·

三肖中特赔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