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我的26歲女房客 > 第676章:家的溫暖

第676章:家的溫暖

    秦巖從我手中接過了手機.他打量著顏妍的模樣.許久才感慨道:“真的是一個很優秀的女人啊.從她自信的笑容里就能看出來.而且年輕貌美.真的很難想象.這樣的女人會承受被別人拋棄的痛苦.我在她的身上真的看到了一種七年成空的壯烈這種感覺依然不太好用言語去表達.”

    我點了點頭.實際上壯烈這個詞用在顏妍身上很震撼.尤其出自一個與她素未謀面的男人之口.而我卻從來沒有這么精準的去形容過她.也許這需要一種潛意識里的關注.才能這么貼切的說出這個詞.

    秦巖雖和我說著話.可是手卻沒有放下我的手機.許久.在我異樣的眼神下才意識到自己失態.帶著尷尬將手機還給了我.我卻突然害怕他對顏妍動了心.因為心動意味著心痛.顏妍有她自身的復雜性.她要找的男人并不是秦巖這樣的.而且秦巖家境不錯.父母對他的另一半一定要求嚴苛.可能并不會接受顏妍這個離過婚的女人可是.有時候愛情的到來是完全沒有道理可言的.我從秦巖的眼里看到了一種堅定的炙熱.類似童子看小筠時的眼神這好似是一個危險的信號.

    我將手機放進了自己的口袋里.可是秦巖的注意力卻已經不似剛剛那么集中.明顯變成了一個有心事的人.我放心不下.向他問道:“秦巖.你是不是有點過于沉浸在這個事情給你的震撼中了.覺得自己的認知被顛覆.又覺得這個世界上還是有純粹為愛情而活.把物質擺放在次要位置的女人.”

    “陽哥.你給我舉的例子.確實讓我感到很震撼.可這并不是我的心事”

    “那什么是你的心事.”

    “你相信眼緣么.或者說緣分”

    這熟悉的對白.讓我不由自主的在心里說了一聲“哇靠”.這還真是怕什么來什么.抱著排斥的心里.我向秦巖回道:“不相信.因為人和人之間相處是一道很復雜的命題.需要我們去抽絲剝繭.才能探知到對方的本質.僅憑眼緣實在是太膚淺.”

    秦巖被我的話給梗住了.就這么望著我.半晌也沒有說什么直到米彩出現在咖啡店外.習慣性用敲玻璃窗的形式和我打招呼時.他才撇過頭向外面看了看

    米彩心情很不錯的來到了我們的身邊.她搓了搓自己被凍僵的手.向我問道:“昭陽.這位就是我們咖啡店新招聘的咖啡師嗎.”

    “嗯.我幫你們介紹一下.這個正在搓手的是我的未婚妻米彩.也是這間咖啡店的老板娘.”

    秦巖禮貌性的說了一聲“你好”.便又沉浸在自己的情緒中.以至于.給米彩的第一映像就是一個有點酷的悶葫蘆.

    米彩最近迷上了糖炒板栗.所以今天她又花了20元錢買了兩份板栗.包里還裝著從家里大蜂蜜罐里弄出來的一小瓶蜂蜜.方便自己用栗子蘸著吃.對于她這種舉動.我只是覺得可愛.因為這證明了她是比較饞嘴的.否則能這么花心思的隨身攜帶一個小蜂蜜罐么.

    我與米彩坐在一邊.秦巖獨自坐在一邊.兩份糖炒板栗三個人分著吃.顯然我和米彩吃的很專心.秦巖很敷衍.只是剝了兩個便沒有再吃的心思了而這時.龍攝影的代文山又帶了4個顧客過來拍片兒.看得出來.他攝影店的生意真的很好.這三天中.只有他是唯一不間斷帶顧客來拍片兒的.

    代文山與我們打了招呼.米彩請他吃板栗.他笑了笑.說道:“我可沒有吃板栗的時間.要不你幫我把這幾位顧客的片兒給拍了.”

    米彩笑了笑.回道:“你不怕我拍砸了嗎.到時候顧客不滿意.我可擔不了這個責任.”

    其實米彩是一個比較冷漠的女人.她能用笑容.并且還是以開玩笑的口吻回應代文山.確實體現了共同愛好的力量.代文山也笑道:“我絕對相信你的拍攝水準”

    “那我也不能幫你拍.忙著陪我老公吃東西呢.”

    這是米彩第一次在別人面前稱呼我為老公.我心中很奇妙的有了一種滿足感.于是也開著玩笑對代文山說道:“趕緊拍你的片兒去吧.別影響我們兩口子吃東西”

    “好一個夫唱婦隨不過.我真的很想請米彩以女性的視角給我的顧客們拍一組寫真.以后放在我們店里做樣板.真的.搞攝影的.男人的視角和女人的視角絕對是有差異性的.女人更擅長對細節的捕捉.男人對大場景的把控更好.所以我很想看看對細節要求更嚴格的個人寫真.女性攝影師是怎么去把控的當然.這個忙不白幫.晚上請你們倆口子吃飯.地方隨你們挑.”

    話都說到這個份上了.米彩也不好拒絕.再加上這本身就是她的愛好.便點頭應了下來.她用紙巾擦了擦手.從代文山的手上接過了相機.然后對著室內的景進行著調試.中間又與代文山交流著一些自己在攝影中的心得.而第一位顧客已經準備就緒.米彩找好角度之后.便開始拍攝了起來看著她認真投入的模樣.對我來說也是一種安慰.我希望在徐州生活的她是輕松.自由的.可以盡情的去做自己喜歡的事情.而這也是我以影像為主題打造咖啡館的原因之一.在這里.米彩可以時常有機會實現自己的興趣和愛好.

    咖啡店里.秦巖正在為顧客們調咖啡.米彩和代文山則忙著拍攝.于是我便成了唯一的閑人.趁著夕陽還沒有完全落下.眺望著那略顯空曠的遠方我的心思有些飄飄蕩蕩.不可避免的想起了很多的人和事情.他們似乎都不怎么快樂.而我和米彩卻在他們之前塵埃落定.看見幸福已經在不遠的地方向我們招著手.

    不知道.當CC和羅本得知我們要結婚的消息時.會不會在我們的婚禮上來一次美妙的邂逅.

    樂瑤這個風云人物.又會不會因為我上次調侃式的拒絕而真不來參加婚禮.或者.她會和曹今非一起出席.

    而周兆坤呢.這也是我不錯的朋友.恐怕到那天看到樂瑤和曹今非這一對.會是他心里的痛吧.我知道.他是對樂瑤心動過的.可是現在看來.曹今非確實比他更適合樂瑤.

    我又想到了簡薇.卻沒有深入去想.只是一閃而過.因為她也是我心里的痛苦.和難以放下的牽絆,想的越多.我和米彩之間的危機也就越多.只能祝福她早日找到那個可以擔當她一生的好男人.

    窗外的暮色就這么在我的思慮中越來越深.路燈再次以它獨有的姿態渲染出夜的迷離.我在這種迷離中有些疲倦.于是什么也不去想.就這么閉目養神了起來漸漸陷入到了睡眠中.我在睡眠中黃粱一夢二十年.我夢到了米彩成為了我的妻子.她給我生了一雙兒女.這本就是在計劃內的.可是還有計劃之外的夢境.我竟然成為了某個上市公司的老總.站在商界的最頂端指點江山我還夢到了方圓和向晨.卻沒有夢到他們的結局.他們依然在我夢境里無法無天

    忽然.我感受到了一陣溫暖.我也因為這陣溫暖脫離了夢境.原來是米彩給我蓋上了一床毛毯.而咖啡店里只剩下了我和她.窗外是看不到盡頭的夜色和討好般點綴著的路燈.

    “拍完了嗎.”

    “嗯對了.代文山要請我們吃飯呢.去不去恐怕待會兒就要打電話過來了.”

    “等他打電話再說吧我們先回家里一趟.看看板爹和我媽給我們挑了個什么黃道吉日.”

    米彩挽住了我的胳膊.笑了笑道:“我也是這么想的.”

    咖啡店外.我鎖著門.米彩則趁這個空隙用自己的相機捕捉著夜色里的迷離.她似乎又拍到了一張讓自己滿意的照片.很高興的放在我面前與我一起分享著.得到我的認可她更是高興.挽住我的胳膊說道:“昭陽.你知道嗎我真的很喜歡現在的生活.很輕松.很充實.每天都可以為了明天的期待而活著甚至.連每天下班后來咖啡店找你.都是一種幸福.”

    我因為她的話而動容.將她擁抱在懷里這一刻.連夜色和燈光都不再松散.好似象征著我們充實的人生.我更加期待板爹和老媽會幫我們挑選什么日子結婚.而結婚于我們而言.卻不是一種象征.代表的是一種實際的生活.需要我們用心去經營的生活.

    二十分鐘的行駛.我們沒有遭遇堵車很順利的回到了家.停好車后.便看到了從家里蕩下來的燈光.明亮的指引著我們.而正在廚房里忙碌的老媽第一時間發現了我們.她站在高處向我們招著手.好似又做了我們喜歡吃的晚餐這就是家的溫暖.

三肖中特赔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