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我的26歲女房客 > 第696章:奶茶留下

第696章:奶茶留下

    顏妍的車子緩慢的接近著那塊巨大的麥斯威爾廣告牌.我也終于看到了站在燈柱下的秦巖.他背著雙肩包.上身穿著一件棕色的夾克.下身是一條九分褲.將腳上那雙高幫的馬丁靴襯的很是有型.乍一看真以為是某家網店的模特兒正在街上拍賣家秀.

    顏妍可能還沒有見過秦巖的照片.她不太能確認的向我問道:“那個站在燈牌下的人是他嗎.”

    “嗯.是他.”

    顏妍將車速又放慢了一些.然后看著正在焦急張望的秦巖.當我們快要靠近他的時候.一個拖著行李箱的女孩子從另一面走來.似乎在和他要聯系方式.他搖了搖頭.又做了一個抱歉的手勢.看樣子.他們之前應該是在火車上聊了天.女孩子難忘他的帥氣終于鼓起勇氣和他要了聯系方式可惜被拒絕了.女孩子面色尷尬的離開.秦巖又四處張望了起來.這時.我們的車子終于在他的身邊停了下來.顏妍卻一動不動的坐在車子里.對于此時的她而言.秦巖就是一個不速之客.

    我按下了車窗對秦巖說道:“上車.坐后面.”

    發現了我們的到來.秦巖的面色頓時變得緊張又期待.但他卻并沒有立即上車.因為車子側面的車窗都貼了深色的膜.他看不見里面.又繞到了車的正面.與坐在駕駛座上的顏妍對視著.準確說.他是凝望.顏妍表情不明但這已經證明顏妍的模樣沒有讓他失望.甚至比他想象中更要優秀.

    秦巖終于從車前繞到了車的側面.卻沒有聽我的指令.很不客氣的在副駕駛的位置上坐了下來.也就是十幾分鐘前簡薇離開的位置.雖然不客氣.但卻緊張至極.拉下安全帶的手下意識的哆嗦了一下.

    顏妍瞥了他一眼.說道:“小同志.你的安全帶扣在我這邊.請問我要扣在哪里.”

    秦巖低頭看了看.面色尷尬.也不知道是故意的.還是真緊張.笑了笑對顏妍說道:“我這邊還有個槽.扣我這邊.”

    顏妍卻沒有理會.將秦巖安全帶上的扣給拔開.又插回到了他自己那邊.再將自己的安全帶扣上后.便啟動了車子想來.秦巖這目的性很明確的突然來訪.在她看來是一種冒昧對此我能理解.現在的她.依然還在痛徹心扉中找不到真正的自我.她不可能和誰去談情說愛.至少現在是這樣

    離開了火車站.我們來到了附近的一家復合式咖啡店.沒有進門之前.顏妍對秦巖說道:“面你也見到了.待會兒吃完飯.你就趕緊跟昭陽走.以后別來找我了.”

    “你請我吃飯嗎.”

    顏妍回過頭看著秦巖.她一頭垂肩的中發.映在隔壁婚紗店櫥窗的流光里.如瀑布般流淌著.心里的監獄困住了她的喜怒哀里.她冷漠的回道:“沒有問題.我請你們吃飯.”

    顏妍是有言外之意的.所以她請的是我們.而不是單獨的秦巖.如果說秦巖是個聰明的男人.可是這一刻.卻被愛情沖昏了頭腦.他是不應該在這個時候來找顏妍的.

    秦巖忽然便改變了主意.說道:“不吃了.我回徐州去了”

    顏妍有些意外的看著他.半晌問道:“你是對我有意見嗎.還是和自己過不去.”

    秦巖已經不再緊張.他從口袋里掏出一張火車票給顏妍看:“這是11點從蘇州回徐州的票.我出發的時候就已經買好了.我來就是為了見你一面.我不想待太久.因為你會不高興”他說著又從另一個口袋里掏出了幾張火車票.再次說道:“這是三天后從徐州到蘇州的票.還有回去的票.這張是一個星期后的我都已經買好了.你就當我是和自己過不去吧反正三天后.我還會來的.到時候我想聽你對我說.一起吃個飯吧.沒有們.也沒有陽哥和彩姐.”

    顏妍無言以對的看著他但心緒卻是復雜的.因為秦巖已經表露了心跡.

    秦巖從自己的身上放下了雙肩包.小心翼翼的打開.又小心翼翼的從里面拿出了一束粉紅色的玫瑰花.還有一只做成心形的保溫杯.他先將花遞給了顏妍.說道:“這一束粉紅色的玫瑰花是送給你的.它象征了溫馨和快樂.雖然只是象征.并不會真的讓你感到快樂和溫馨.但我一定會持續下去的.直到某一天你告訴我.這一切都不是象征.快樂和溫馨是你真真切切從我這里體會到的.”

    顏妍并不伸手去接花.秦巖便打開了車門將花放在了副駕駛的位置上.又將手中的保溫杯遞給顏妍.道:“這只保溫杯里裝著的是我自己親手為你做的奶茶.里面用了很多配料.都是我用手工磨碎的.不過我還沒有為它起好名字.因為我更希望你能為它命名對了.一定要記得在十點之前喝完.否則就不是原來的味道了.”

    顏妍依舊不要.他又將保溫杯放進了車內的儲物箱里.關上車門后.背上了自己的雙肩包.便沒有再說什么.獨自向街邊走去.然后等待著往來的出租車

    看著他的背影.我有些發懵.因為第一次看到有男人是這么追求女人的.短短的幾分鐘里.他便給顏妍制造了許多個以等待為基礎的期待.雖然顏妍并不一定需要這種期待

    秦巖已經攔到了出租車.他打開了車門.又沖著顏妍笑了笑.大聲說道:“希望你不要反感我.就像春天會開花.冬天會落雪.秋天掃落葉.我想對你做的一切.都是源于本能三天后再見.到時候一定要為這杯奶茶起個名字哦.”

    顏妍在原地沉默著站了很久.終于向我問道:“昭陽.徐州到蘇州有多遠.”

    “500多公里.怎么了.”

    “他500多公里的跑來.就是為了見我一面.然后送我這兩樣不知所以的東西.”

    我不知道顏妍心中真實的感受.也不好亂評判秦巖這種看上去無厘頭.本質卻是因為被愛支配著的瘋狂行為.過了片刻才回道:“你要不喜歡的話.這兩樣東西就送給我吧”

    “你拿去吧.”

    我將這兩樣東西當成了是顏妍的困擾.默默的打開了車門.從里面拿出了花束和奶茶.對顏妍說道:“這事兒是我給你添亂了.等我回徐州后.我會好好做他思想工作的.讓他別整天往來于徐州和蘇州之間.做一些沒有意義的事情.弄得自己會瞬間移動似的.把這500多公里的距離完全不當回事兒.三天兩頭的來給你找麻煩.”

    顏妍表情復雜.我又拉著身邊一直沒有說話的米彩與她告別.轉身時.她卻喊住了我:“昭陽等等.”

    “還有什么要吩咐的嗎.”

    顏妍停頓了一下才低聲說道:“花你帶走.那個奶茶留下.”——

    (第一更)

三肖中特赔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