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玄幻小說 > 詭秘之主 > 第一百一十八章 拉近關系

第一百一十八章 拉近關系

    信仰黑夜的邪教徒……聽到斯諾曼這句話,在場三位或多或少都有點尷尬了。

    克萊恩,奧黛麗,倫納德,有一個算一個,都和黑夜女神存在一定的關系,一個是標準的信仰黑夜的邪教徒,一個不僅是邪教徒,還是邪教組織的準高層,精英小隊隊長,一個更加厲害,直接就是邪神的眷者。

    “咳……這么看來,黑夜教會出現的時期比歷史記載的還早,可以追溯到大災變之前很久,只不過那時候是以隱秘組織的形式存在。”克萊恩清了清喉嚨,簡單分析了一下,以打破忽然有些沉默的氣氛。

    奧黛麗抿著嘴唇,點了下頭,繼續引導斯諾曼的夢境,讓他說出潛意識里存在的與天使之王有關的信息。

    可惜的是,斯諾曼只是一位序列5的苦修士,這在第五紀算是準高層,能接觸到不少大人物和歷史隱秘,于大災變前卻沒有這樣的地位,甚至連地上神國都進不了,對于天使之王和遠古太陽神自然了解不多,所知僅限于各種宗教典籍上記載的那些。

    不過,克萊恩敏銳注意到對方有提及一點:

    北方背脊山脈有出現巨人遺族的蹤影。

    這山脈現名安塔爾斯,位于弗薩克境內,讓克萊恩很容易就將這條消息與弗薩克民眾自稱巨人后裔,“戰神”本體是巨人等事情聯系在一起。

    見沒有了天使之王相關,奧黛麗轉而引導斯諾曼的夢境呈現對他最重要,影響最深的事情。

    他們立足的雄偉教堂隨之出現搖晃,無聲做出了改變。

    也就是幾秒的工夫,教堂規模縮小了,外面是整修過的廣場。

    斯諾曼跪到了十字架和神像面前,身上灑滿了純凈的陽光。

    他的側面出現了一道穿簡樸教士袍的模糊身影,嗓音宏大莊嚴地說道:

    “你自愿選擇苦修之路,放棄愛情,遠離享受,不掌權勢,打磨身體,錘煉精神,一步步走入天國,靠近我主。”

    斯諾曼虔誠地親吻了一下地面,跟隨說道:

    “我自愿選擇苦修之路,放棄愛情,遠離享受,不掌權勢,打磨身體,錘煉精神,侍奉我主,自今天起,永不改變。

    “自今天起,永不改變!”

    斯諾曼越說越是堅定,到了最后,已是神情肅穆地重復起承諾。

    “……這就是他印象最深,對他影響最大的一件事情。”奧黛麗側過頭,對“世界”和“星星”說道。

    回想斯諾曼一直以來的表現,回想他哪怕身陷這書中世界,也沒有放棄信仰,中止苦修的行為,克萊恩輕輕點頭,感嘆了一句:

    “他是位真正的苦修士。”

    奧黛麗收回目光,又引導斯諾曼說出或呈現出于他而言比較重要的部分事情后,走回了“世界”和“星星”兩位男士的身旁,嗓音依舊柔和地說道:

    “應該沒有什么了。”

    克萊恩望了斯諾曼一眼道:

    “去下一個地方。”

    …………

    佩索特城,某棟房屋內。

    亞麻頭發,深棕眼眸,鼻梁高挺,嘴唇較薄的莫貝特套著件略有點毛絨感的睡衣,躺在半邊高半邊低的床上,睜眼看著天花板,喃喃自語道:

    “今年的冬天比以往冷了不少,都開始下雪了……

    “雖然快到中午了,但我一點也不想起床……

    “夏塔絲,你一個精靈為什么還要賴床,還把手和腳壓在我身上……

    “真是懷念單身時候的生活啊,可以在床上自由地翻滾,每一個角落都是我的,不像現在,哎……”

    那張床上,“精靈歌者”夏塔絲側著身體,非常舒張地睡著,不僅占據了近一半的位置,而且在自己那邊留了大量的空白,整體更靠近莫貝特,一手一腳都放到了對方身上,擠得莫貝特都縮到床鋪邊緣,快要掉下去了。

    從被壓住的地方將被子拉了上來后,莫貝特嘆了口氣,閉上眼睛,準備再睡。

    然后,他就真的睡著了。

    夢境里,他坐在酒館吧臺前,時而品著烈酒,時而灌著啤酒,說不回家就不回家,等著夏塔絲來苦苦哀求。

    “這就是第四紀那位貴族?”酒館入口,“星星”倫納德瞄了眼克萊恩道。

    克萊恩給出了確定無疑的答案:

    “對。”

    唔,“星星”先生的語氣和動作都說明,他比之前多了些緊張……他對第四紀這位貴族似乎很在意……根據“世界”先生之前透露出的信息,“星星”先生認識的某位也許看過第二塊“褻瀆石板”,而這是非常古老的神物……雖然不排除在第五紀才看過的可能,但相比較而言,第四紀的強者更有機會接觸……所以,第四紀的這位貴族與“星星”先生認識的那位有一定關系?“正義”奧黛麗通過細致的觀察和解讀初步把握到了一些事情。

    有了這個前提,她迅速做出了判斷:

    “星星”先生會主動提議這次由他來引導夢境。

    “果然,第四紀崇尚不對稱的美,這打扮真是讓我渾身不舒服。”倫納德調侃了一句后,望向“正義”小姐和“世界”克萊恩.莫雷蒂道,“這次我來吧。”

    “好的。”奧黛麗略帶笑容,語氣輕快地回應道。

    而這本身就是克萊恩樂于看見的發展,自然不會阻止:

    “沒問題。”

    倫納德隨即拉了拉襯衣領口,幾步走到了吧臺位置,坐至莫貝特旁邊,要了杯本地產的桑根啤酒。

    他咕嚕喝了口后,突然說道:

    “你看起來像是索羅亞斯德家族的成員。”

    “這里每個人都知道,不,不只是人。”莫貝特抿了口酒,依舊看著前方道。

    倫納德笑著搖了搖頭:

    “自我介紹一下,我是帕列斯.索羅亞斯德的學生。”

    他打算用這個身份拉近關系,降低排斥,方便后續引導。

    果然,“星星”先生認識的那位也是第四紀的貴族,索羅亞斯德家族的成員……不知道處在什么層次……原來“星星”先生暗地里的身份是某位大人物的學生呀,不,他這句話說得不夠自信……自認為的學生?奧黛麗印證了自己的猜測,笑容愈發明顯了一點。

    聽完倫納德的自我介紹后,莫貝特終于側過頭來,上下打量了對方幾眼,“呵”了一聲道:

    “學生?

    “是被寄生的對象吧?”

    “……”倫納德表情瞬間僵住。

    被寄生的對象……唔……奧黛麗雖然已經有一定的心理準備,但還是忍不住動了下眉毛。

    至于克萊恩,忍笑忍得很辛苦。

    當然,他不認為倫納德假托帕列斯.索羅亞斯德學生這個身份有什么不對,換做他也會這么說,總不能直接講我是被寄生者吧,而朋友等關系又顯得太過疏遠,不利于后續深入打聽。

    這次的問題在于,誰也沒想到莫貝特會直接猜出真相。

    笑了兩聲,莫貝特看著倫納德略顯僵硬的臉龐道:

    “你又不是我們索羅亞斯德家族的成員,怎么可能成為老頭的學生?只可能是被寄生的對象!”

    說到這里,他語速放緩了一點:

    “放心,老頭不是太壞,不會真正占據你的身體,‘寄生’結束后,頂多拿走你幾年的生命,反正你還年輕,提高一個序列就能補回來了,呵呵,其實大部分非凡者都活不到自然年齡的終點。”

    “為什么一定得拿走幾年生命?”倫納德下意識問道。

    莫貝特端起酒杯,咕嚕喝了一口,略顯迷茫地回答道:

    “都已經‘寄生’了,總得偷點什么吧……”

    “……”倫納德回過神來,略感愕然地問道,“你也叫祂老頭?”

    “當然,我們都叫他老頭,呵呵,祂沒表示過反對。”莫貝特忽然嘆了口氣道,“祂是我的曾祖父,我已經有很久沒見到祂了,有一千年,不,兩千年了吧……”

    原來老頭縱容我叫老頭,是因為這能讓祂回憶起過往的某些美好……他的嫡系后裔不知道還有沒有活著的……倫納德突生感慨。

    而“正義”奧黛麗一邊為“總得偷點什么”這句話感到好笑,一邊頗為詫異地把握到了“祂”這個單詞。

    這代表那位帕列斯.索羅亞斯德老先生是一位天使!

    果然……奧黛麗對此早有一定的預料。

    這個時候,莫貝特也敏銳品出了一個關鍵詞:

    “也?為什么你要說‘也’?難道你也叫祂老頭?”

    倫納德認真點了下頭。

    莫貝特頓時有些迷惑了,又仔細打量了倫納德幾眼:

    “難道你有我們索羅亞斯德家族的血脈?”

    “我不知道……”倫納德如實回答。

    莫貝特搖了搖頭:

    “不像,不像,可能老頭遭遇了什么重大打擊,有了一定的改變。”

    這我知道……倫納德斟酌著說道:

    “祂差點被‘瀆神者’阿蒙殺死,到現在都還沒復原。”

    ——《格羅塞爾游記》目前放在灰霧之上,在里面就算提及哪位神靈的真名都無所謂,反正不會被感知到,所以,克萊恩、倫納德、奧黛麗他們可以自由地講阿蒙亞當的事情。

    “阿蒙家族那位強大恐怖的先祖真的存在啊……”莫貝特的聲音不自覺變低。

    倫納德終于掌握到了主動權,開始提問:

    “所羅門帝國的大貴族似乎都很冷酷邪惡,為什么索羅亞斯德家族不是這樣?”

    ps:推本書,《氪金成仙》,一個穿越到了修真、魔法世界里的游戲狗策劃的故事!

三肖中特赔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