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 總裁的貼身邪醫 > 第九百五十三章 厲朔風上門

第九百五十三章 厲朔風上門

    有了神鳳劍與仙凰劍,葉青的整體實力,也算是得到了一個質的提升,以五把天神器作為誅天劍匣的子劍,五劍齊發的威力最起碼可以擋住九劫天神的恐怖一擊。

    雖然不足以打敗九劫天神。

    但若是稍微震懾一下,憑借葉青的機智,應該還是可以輕松做到的。

    在碧池宮又呆了幾天,葉青又回了一趟雜役峰,也沒有其他的事情,就是把之前在藏經閣中拿的關于煉器方面的書,給還回去而已。

    他把藍玉仙也帶上了。

    因為他們并不打算再住在碧池宮里了。

    主要是藍玉仙想吃東西。

    而葉青又弄不到,只能回到雜役峰來,酒長老可以弄到不少的東西吃。

    再者他也可以從酒長老哪里得到一些消息。

    酒長老知道葉青回來了,他恨不得直接黏到葉青的身上,不讓他跑了,因為葉青不在的日子他就只能一個人喝酒,都沒什么好吃的可以下肚子。

    “小伙子,福氣可不淺啊,竟然把乾坤道院的第一仙子給泡到手了!”

    葉青在忙碌,酒長老就守在他的周邊。

    “沒辦法,我葉某人不才,啥都不會,就是魅力大,即使是仙子也難以抗拒!”

    葉青一臉樂呵著,順便還看了一眼藍玉仙。

    結果惹來一旁的藍玉仙的一頓白眼兒,就好像是在說,臭不要臉。

    忙碌完了之后,三個人就守在雜役峰的門口,一邊開心的喝酒一邊吃著贊不絕口的美食。

    不過,這時候,有一個人來到了雜役峰。

    “葉兄,別來無恙啊!”是厲朔風的聲音。

    “這么快?”

    葉青心里暗想一聲,便起身笑臉迎了過去。

    厲朔風是內務府的人,葉青不得不防啊!

    “厲兄,別來無恙,你來的可真是時候啊!”

    葉青將厲朔風拉到了桌旁。

    “請坐,嘗一嘗,這可是我們九州星辰的美食!”

    “哦?那看來我來的正是一個好時候啊!”

    厲朔風聞著這味道,頓時就一陣胃口大開,饞的口水都快流下來了。

    “我曾聽說,葉兄在泰山頂上做的燒烤美味無雙啊,那些天才弟子,紛紛出一塊靈石的高價搶著買啊,今日親眼所見,果然不是虛傳。”

    厲朔風也毫不猶豫的坐在了桌子上。

    “喲,碧池仙子!”

    一坐下,他才發現,同桌的女人竟然是藍玉仙,他又連忙起身請安:

    “見過碧池仙子!”

    “我早已經不是什么碧池仙子了!”

    “仙子此言差矣!”

    厲朔風笑了笑:

    “碧池宮乃是院長賜給仙子的,雖已經不是副院長,但仙子依舊是仙子!”

    “葉兄,可是與仙子已經喜結連理了?”

    厲朔風又問到。

    “嗯!”

    葉青點了點頭,并不否認。

    他接過話說:

    “看樣子,厲兄應該是早已經知道了!”

    “呵呵!”

    厲朔風苦笑了一聲:

    “不瞞葉兄說,坊間確實是有傳聞,而且就是從內務府傳出來的!”

    “仙鶴道人的手下看見葉兄從總執事府出來,直接就去了仙子的碧池宮,那時就有人懷疑葉兄與仙子的關系,又直到之前葉兄帶著仙子返回雜役峰,這件事情算是徹底落實了!”

    厲朔風又舉起酒杯,一臉高興的說到:

    “葉兄,來,我先敬你與仙子一杯,恭喜你與仙子能夠喜結連理!”

    “好!”

    酒過三巡,菜過五味,便可以打開天窗說亮話了,于是葉青便開口了:

    “厲兄,今日來,不會就只有這一件事情吧?”

    “不瞞葉兄,我來確實是有事情要跟你細說的!”

    “細說?什么事情?”

    葉青微微蹙了蹙眉頭,淡淡的問到。

    “其實這事情,還是我的疏忽大意,在這里,我還得先給葉兄賠個不是!”

    厲朔風一臉誠摯的道。

    “厲兄哪里話,你我也是兄弟一場,有什么話,你就直接說出來吧!”

    葉青笑了笑。

    “我知道葉兄在不久之后會返回九州一趟,但在這之前,我把這事情告訴了老師,本以為也就無所謂,直到之前,仙鶴道人打起了你的注意,我的老師為了與仙鶴道人的另外一個弟子任千行爭取內務府副執事的位置,就把你要返回九州的事情,告訴了仙鶴道人!”

    “就這件事情啊!”

    葉青淡淡的一笑,他一臉滿不在意的說到:

    “然后仙鶴道人,就想在我回去的路上設伏抓住我?”

    “不錯!”

    厲朔風點了點頭,然后又輕微的搖了搖頭:

    “一開始是這么打算的,但在后來,仙鶴道人召開會議,又改變了注意。”

    “改變了注意?”

    葉青有些驚訝:

    “又改成了什么主意?”

    “說是在下次預備弟子競賽的將你特招入內務府,拜入他的門下,但以我對葉兄的了解,你絕對不會拜入才是,所以我懷疑仙鶴道人另有計劃。”

    “知我者,莫若厲兄啊!”

    葉青笑了笑繼續說到:

    “又有什么計劃?”

    “這個就不知道了,不過我知道一件事情,那就是仙鶴道人把任千行派出去了,理由是尋找靈石礦脈!”

    “所以厲兄懷疑,他這是讓任千行出去早做準備?”

    葉青說到。

    “葉兄說的對極了!”

    厲朔風點了點頭:

    “任千行可也是一位九劫天神,葉兄回去的途中,可要多加小心啊!”

    “多謝厲兄提醒,不過若只是來一個任千行的話,他恐怕還奈何我不得!”

    葉青一臉十足自信的說到。

    “聽到葉兄這句話,那我也就放心多了!”

    厲朔風眼中透過一抹驚訝。

    難道說,葉青的實力,已經達到了九劫天神的程度,那也太恐怖了吧!

    酒足飯飽,天色漸晚。

    厲朔風便離開了。

    “夫君,你當真覺得他的話可信?”

    藍玉仙突然問到。

    “說的都是真的無疑!”

    葉青笑了笑,說到。

    “不過……”

    “不過什么?”

    “不過他來的目的可不是只是讓小伙子小心!”

    一旁的酒長老,捂著圓滾滾的肚子說到。

    “哎,酒長老,原來你不瘋也不癲啊!”

    “小伙子,怎么說話呢!”

    酒長老直翻白眼兒,沒好氣的對葉青道:

    “老頭子我在這里守了好幾千年了,見過的人比你吃的肉還要多,他這點兒小心思,怎么可能瞞得過我的眼睛!”

    “嗯,有道理!”

    葉青點了點頭,又看向了藍玉仙,笑著道:

    “我的仙子,連一個整天醉醺醺的老酒鬼都能看看出來,你怎么就沒看出來?”

    “果然你們這幫臭男人,都是一個爛德行,表里不一,心口不一!”

    藍玉仙頓時沒好氣嬌斥了葉青一聲。

    “哎……仙子啊,你這可不能以偏概全啊!”

    葉青一臉無辜。

三肖中特赔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