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 纏情私寵:尤物小妻潛上癮 > 第3597章,圣寧大婚

第3597章,圣寧大婚

    澈的話,成功將所有人的注意力集中到了邇邇的身上。

    邇邇站在不遠處,勾唇一笑。

    他站立的那一方天地失去了顏色。

    緩步而來,他目光定定地落在圣寧的小臉上,與大家接近的時候,又挪開目光望著澈:“能得一一記掛在心上,是我的幸運。

    能得天帝陛下記掛在心上,是我的尊榮。

    陛下與一一兩情相悅,共結連理,也是我喜聞樂見。我洛邇此生,有貢獻出內丹給我的親生父母,也悉心栽培諄諄教誨我的洛氏家人,有青丘不惜將畢生修為全部傳給我的先祖帝君,有天外天寵我愛我最后言傳身教,告訴

    我維護天道不惜犧牲自己才是正道的萌太祖……

    我洛邇此生,無憾!”

    邇邇時常會想,比起這世上很多不幸的蒼生大眾,他已經非常非常幸運了。

    當惜福時則惜福,莫待福去空憾之。

    翌日。

    凌冽等人被澈提前以禮相待,設下一桌四海盛宴,仙茗、甘露、圣酒、靈果,這邊吃完,盤里、瓶里自動滿上,取之不盡,用之不竭。

    透明的結界以強大的真龍之氣做護盾,猶如世間最好的單面玻璃般。

    琉茵吃了一些,望著不遠處一位老叟,哈哈大笑:“他腦門那么大,胡須飄飄,莫不是傳說中的壽仙翁?”

    眾人順著她手指的方向看過去,看真是。

    洛杰布哈哈大笑:“他長得跟民間年畫上的還是有些相同的,不過他邊上那位,捧著金元寶的,是財神爺嗎?”

    一道清甜的聲音襲來:“才不是!大腦門的是天上老君,捧著金元寶的是北海仙翁,他手里的也不是金元寶,而是一個裝著酒水的器皿。”

    言罷,眾人定睛一瞧,傾羽夫婦攜手出現在結界之中。

    凌冽等人大大歡喜,眾人上前,各自相擁,以表思念。

    雪豪被倪夕玥拉著坐定,又道:“天后陛下說,父皇母后想我們想的緊,所以讓我們在這里陪同觀禮,順便一敘親情。”

    他又道:“更何況,這天上的酒席,還是要有個神仙給你們解說解說的,不然你們還真是要把天山老君當成壽仙翁了。”

    琉茵詫異地出聲:“太上老君跟壽仙翁不是一個人嗎?”雪豪笑道:“不是,太上老君是人間的圣賢老子仙逝后功德圓滿,這才成仙的。壽仙翁是原本天上就有的,據說最早的時候,是蟠桃林種桃的,而且蟠桃林有一種壽桃,只

    有他才能種的活,久而久之,就叫他壽仙翁了,而且他在民間的形象,大多是手捧仙桃的。”

    婚宴尚未開始,天庭已然熱鬧非凡。

    大家邊吃邊喝,雪豪夫婦抱著小七,給大家解說。

    終于,浩瀚青天,終變成了一片絢爛的橙色,仿佛被某種霞光籠罩。無數的金燦燦的鳳與凰成雙成對攜伴飛來,盤旋在大殿的上空,天空中下起金色的雪花,每一片,落在地上,或者落在身上,就自動消失,不遠處,兩道龍嘯聲渾然威武

    、震蕩天地、直入云霄。

    凌冽等人在結界中正坐。

    雪豪夫婦已經抱著小七起身,來到邊上的地上,跪拜起來。

    但見,這夫妻二人與結界外眾仙一同高呼:“恭迎天帝陛下!恭迎天后陛下!”

    下一瞬,美麗矯健的白龍纏繞在威武霸氣的嘲風身上,自鳳凰引路、金雪紛飛之下騰空而來!

    這也是洛家人第一次見到澈與圣寧的真龍真身。

    太……不可思議了!

    縱然是心中裝著山河盛世的洛家帝王們,見到這一幕,也萬般震撼。

    雙龍交纏了片刻,化作兩道金光,落于大殿之上。

    文官們抱著紅艷艷的聘書宣讀娶納之詞。

    澈穿著一身明黃色的天地龍袍,領部扎了一條正紅色的絲綢緞帶,面朝天宮百官,面朝下方站立的圣寧,昂首一笑。

    他朝著圣寧緩緩伸出手。

    圣寧穿著的紅色喜服,拖尾一直拖到了大殿之外,無數的仙子低頭彎腰,恭敬地幫著她提著裙擺。

    沈帝辰略微數了一下:“67個仙娥,還沒完,這喜服也太長了。”

    傾羽溫聲解釋:“應該有99個仙娥為一一提著裙擺,取意長長久久。”

    雪豪聞言,蹙眉:“傾羽,是天后陛下,不是一一。這個稱呼,你必須要改過來。”

    傾羽不以為然:“她本來就是我侄女,就是做了天后,也要叫我姑姑的!”

    洛杰布寵溺地摸了摸傾羽的小腦袋:“那是,傾羽說的對!”

    雪豪嘆了口氣,又道:“親情,情意,深入四海,也要放在心里的。天后,天規,天律無情,必須放在面上的。”凌冽聞言,略微思忖,望著女兒:“雪豪說的對。你跟一一感情好,放在心里,彼此惺惺相惜就對了。但是你不能明面上也對她直呼其名,還是喚著她的乳名。這樣,是大不敬。或許一一能保你一時,或是一世,但你若是屢教不改,將來不是一一要不要護著你,而是你要不要繼續連累一一。傾羽,在其位,某其道,你是花神,就要尊她為

    天后陛下。”

    傾羽難得聽凌冽如此嚴厲地批評自己,自知嚴重性,立即乖巧地應聲:“是,父皇,女兒曉得了。女兒以后必定謹言慎行,不讓天后陛下為難,也不給天后陛下惹麻煩。”傾慕也為此事擔心不已,望著傾羽,語重心長:“你是她唯一的娘家人,一一空降天后,多少人眼紅嫉妒,如果再有人說她娘家人就不懂事、不懂規矩,這是讓一一在天界更難立足。澈的維護,只是其一,邇邇的擁護,也是其一,你跟雪豪的擁護,也是其一。只有你們彼此爭氣,擰作一股繩,彼此團結,你們方能長長久久。切記,往后,

    你們是彼此的依靠,一榮俱榮,一損俱損!”

    傾羽立即舉起酒杯,望著眾人:“各位放心,傾羽是真的曉得了!”

    結界外,文官捧著琉璃托盤,其中一頂金色鳳冠。澈望向圣寧,激動地伸出手去:“小寧兒,過來。”

三肖中特赔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