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恐怖小說 > 機智笨探 > 第六十五章 同學聚會 三

第六十五章 同學聚會 三

    可能是我說話說的有些重吧。王思佳也感覺出來了。不過說實在的我對小學同學印象都不好。

    若寒在我身邊偷偷的銅鼓了我一下。我才緩緩的把繃著的臉才露出一些微笑。

    王思佳看了看我說道:“我是來這里看看我初中同學,想不到居然遇到你了!

    “是啊。真是巧啊……”

    王思佳說道:“咱同學,你除了查理和孫鐵龍,還聯系過誰啊!

    “沒聯系過誰。對了有一次在內蒙古遇到過賈西貝!

    王思佳說道:“賈西貝啊,她現在干什么呢!

    “賈西貝現在可牛了。是考古學家!

    王思佳緩緩笑道:“是啊,我記得小時賈西貝就喜歡研究什么神啊鬼的。想不到居然做了考古學家了。不過啊。要說牛,還是你最牛。已經是鼎鼎大名的李神探了!

    我尷尬的沖著王思佳笑了笑,緩緩說道:“我沒什么值得驕傲的……”

    王思佳說道:“對了。前進你電話多少!

    “我的啊……”

    王思佳說道:“是啊……”

    生活中我很少問別人電話號。就算是同學也好,我都不會去主動問電話號,主要原因是我不太愿意和關系不好的人接觸。所以我手機里的電話,除了父母,就是幾個好朋友,像查理霸,孫鐵龍,雨林,若寒,吳宇……

    別人的電話號,基本上我手機上根本就沒有存,所以當王思佳管我要電話號的時候,我還真心的不想告訴王思佳,雖然王思佳是一個超級大的美女,但是我還是不想給王思佳我的電話號。一來我感覺不經常聯系,要了電話號也沒有用,二來我不太喜歡手機里存放著亂七八糟的人。

    其實人生就是這樣,有些人的手機號里存放著很多很多人的電話號,但是實際上關系好不好只有自己知道,都說多一個朋友多一條路,但是實際上社會上所謂的那些朋友,都是和利益有著直接的關系。有了利益或許就會成為好朋友,沒有利益關系,再加上相處的時候有矛盾,相反的不再是什么朋友,而是見面就打就罵,狠不得扒了一層皮的敵人。

    我尷尬的笑了笑,緩緩說道:“我的手機號我沒有背下來!

    其實我不是沒有背下來,只是不愿意告訴王思佳而已。

    王思佳調皮的沖著我笑道:“你啊。還是那么笨啊。把你手機拿來!

    “干什么?”

    王思佳說道:“你拿來啊!

    我實在沒有辦法就把我的手機從兜里拿了出來,遞給了王思佳。

    王思佳看了看說道:“哎呀,想不到你名字這么大,居然還用這個老款的手機啊!

    我尷尬的笑了笑說道:“用習慣了。反正也沒有壞。就用著被!

    說著王思佳在我的手機上按了一組號碼。沒一會王思佳兜里就響起了手機鈴聲。

    王思佳從自己的兜里拿出了一款美國出產的蘋果手機,而且還是最新款式的。

    王思佳沖著我說道:“你手機里剛才播出的號碼就是我的手機號。你存起來吧!”

    說著王思佳也在自己的手機來電的號碼上做了一個備注:李前進。

    我接過我自己的手機,緩緩的把王思佳的號碼存了起來。

    王思佳緩緩的說道:“啊。小時候真是有意思啊。說實在的還是小時候好啊!

    我緩緩的說道:“是嗎?”

    王思佳說道:“那是當然了。咱們小時候多單純啊!

    我心里暗道:上學的時候確實單純,但是往往也會做一些傷害人的事,還不會內疚。畢竟是小孩子嗎?根本就不懂得內疚。

    我還記得小時候那個時候香港拍攝了一個系列電影,叫古惑仔。這個古惑仔可以說是風靡大陸,尤其是小學生那個時候都是看著電影里跟著學。尤其是那些上學調皮搗蛋的,都會跟著學習電影里的人物和角色。我們班級就有一個同學張笑男,平時就學習不好,而且還愛打仗,就組織了一幫人玩什么洪興幫,自己還稱呼自己叫陳浩南,經常身后邊跟著幾個同學,自己很帥氣,很了不起,看見誰不順眼就打誰。而那個王思佳就是趙笑男名義上的女朋友,雖然那時候是小學生,還有沒有壞到徹底。但是兩個人都是似乎關系都非常的不錯。而且經常讓同學們說,兩個人長大了是一對。

    一想起那個張笑男,我就一肚子火,我是張笑男經常欺負的對象。如果要不是查理霸和孫鐵龍總是為我出頭,估計我會被張笑男欺負六年。

    好不容易小學畢業了。我隱隱的聽說張笑男上了中學,混的一點不好,經常在學校里受到欺負,而且還因為什么事進了監獄。

    當我知道這個消息之后,我心里特別痛快。真是惡人自有惡人磨啊。

    王思佳看著我愣了半天。王思佳沖著我說道:“李前進啊。想不到你現在還是跟小時候一樣啊。還是經常發呆啊!

    我緩緩的說道:“啊……”

    王思佳說道:“聽說你現在開偵探社呢!

    “是啊。不過我還在這個學校里上學,我是學金融的!

    王思佳緩緩的說道:“是啊……我之前就聽說你好想是這個學校的。我朋友說你好想也是在這個學校念書……”

    “哦……對你……你是做什么呢!

    王思佳緩緩說道:“我啊。我吉林稅務學院學的會計。但是現在已經在一家私企實習了!

    “哦。才大三就已經實習了?磥砟銓W習是非常突出啊!

    王思佳緩緩說道:“有什么啊。上班這個累啊,F在我一看到數字,眼睛就直發暈!

    “工作都是這樣,各行各業沒有輕巧舒服的!

    王思佳緩緩的說道:“李前進,你現在是厲害了。有自己的偵探社。還有一個美女女朋友……”

    說著王思佳還沖著我詭笑著。

    我紅著臉,我和王思佳都聊了有一回了。居然沒有介紹我的女朋友。

    我指了指若寒,沖著王思佳說道:“這是我女朋友姜若寒。是我大學同學!

    我指了指王思佳,沖著若寒說道:“這是我小學同學王思佳!

    若寒伸出了手,說道:“你好……”

    王思佳也伸出了手,和若寒握手說道:“你好漂亮啊……”

    若寒尷尬的笑道:“謝謝……”

    王思佳這個時候看了看自己的手表說道:“時候也不早了。我還有事,李前進啊我就先走了!

    “好啊……”

    王思佳說道:“真的很開心,能在臨濟大學看到你。對了。李雪和沐嵐打算搞一次同學聚會呢。還問問咱小學同學有沒有能聯系上你的呢。想不到居然讓我遇到你了。真是幸運!

    我尷尬的笑了笑,緩緩說道:“沒什么幸運不幸運的。小時候沒有,沒有手機,沒有微信的。畢業了也就是畢業了。想聯系也不好聯系啊!

    王思佳說道:“怎么不好聯系呢,F在都有可以通過學校查找當年的好友。只不過是你經常不上而已吧!”

    “是啊。我很少上網的!

    王思佳沖著我笑道:“我啊。不打擾你們了。有事電聯!

    “好的!

    王思佳說道:“對了,如果同學聚會的,我給你電話。李前進,你和查理霸,孫鐵龍一定要來呦!

    “到時候看時間吧!”

    王思佳說道:“什么看時間啊。一定要來……”

    “你也知道我有個偵探社,有時候可能會接到一些委托。只不過跑到哪個城市了。所以啊時間也不能確定!

    王思佳說道:“哎!咱小學同學都是十多年不見了。同學聚會都在一個城市,怎么說都要一定來!

    我實在是不愿意理會王思佳了。緩緩說道:“到時候看時間吧!”

    王思佳說道:“什么看世間,我給你電話,你一定要來!

    “好……好……”

    王思佳沖我和若寒揮了揮手,說道:“我走了。拜拜……”

    “再見!

    若寒揮了揮手說道:“拜拜……”

    王思佳一走,我心里總算松了一口氣,說實在的我還真不愿意和小學同學接觸,就算是美女也是一樣。

    那個瘟神走了之后,若寒看了看我說道:“你小學同學很不錯啊。漂亮不說,身材也好!

    “你說什么呢啊!

    若寒道:“沒說什么啊!

    “我跟你說啊。我小學同學就查理霸和孫鐵龍是我好朋友。至于其他人我的印象不是很多了!

    若寒說道:“那個賈西貝呢!

    “賈西貝也是一樣,印象也不是很多!

    若哈你道:“看來你上學的時候很不合群啊!

    “或許吧!可能你也看出來了吧!小學,中學,高中,現在的大學。我和同學相處的都不是很好。并不是我不想不合群,可能是我的性格關系吧!不知道怎么和同學相處吧!”

    若寒緩緩說道:“是啊。別看你平時不吱聲不言語的。其實啊你的脾氣啊夠臭的了!

    “是嗎?這你都知道……”

    若寒說道:“我啊。當然知道了……”

    我緩緩說道:“是啊……你是我媳婦,當然知道我的臭脾氣了!

    若寒打了我一下,說道:“你啊。你小學美女同學一走,又開始不著調了!

    “能不能別提我小學同學了!

    若寒說道:“怎么?還不讓我提了!

    “我只不過我不想通道小學同學這四個字而已……”

    若寒說道:“好了……好了……不提……不提……”

    我拉著若寒的手還打算繼續散步。但是已經快到中午了。

    若寒沖著我說道:“現在已經十點多了。趕緊去找雨林她們吧!”

    “是啊。一起吃午飯!

    若寒說道:“那是當然了。這三個家伙啊。指不定在自由搏擊社怎么苦練呢。你啊從廣州回來不是說苦練自己搏擊嗎?還說人家查理霸三分鐘熱血呢。我說你才是三分鐘熱血!

    “我可不是三分鐘熱血,我練習自由搏擊也是很刻苦的!

    若寒沖著我叫道:“可苦?你自己說說,你從北京回來之后,就一直沒有去自由搏擊社;貙W校上課吧!一堂課都睡覺二十分鐘,要不是我在旁邊揪著你啊。估計教室都會成你的寢室了。自由搏擊也不練,學習也不學……啊……真是拿你沒有辦法……”

    “我可不是三分鐘熱血啊。只不過……”

    若寒說道:“只不過什么啊……”

    其實若寒只是說對了一半而已,第一練習自由搏擊確實很辛苦,要不是為了保護若寒。打死我都不學。第二就是若寒每天都會來上學,如果要是沒有在北京發生的事;蛟S我還會把所有精力都放在自由搏擊上。但是在從北京回來之后,我和孫鐵龍,查理霸也是關注著北京警方的動態。北京警方根本就沒有抓到假冒的魏強。我們通過電話溝通孔雪?籽└嬖V我們,那個假冒的魏強就好想人間蒸發了一樣。無論是火車站,還是高速防御站,還是飛機場都有嚴密的安檢,但是都沒有找到假冒魏強的記錄,唯一的解釋可以假冒的魏強還在北京。但是北京警方嚴密的在搜索一周。依然是沒有找到假冒的魏強。

    當我得知這個消息之后,我最怕的就是假冒的魏強來長春找我們麻煩。而且若寒經常是自己來上學,所以我要陪著若寒,就算我打不過假冒的魏強。但是大半天的,有一個男人在身邊。就算打不過,我也可以喊人啊。

    所以若寒不知道,若寒就以為我是在偷懶。而且雨林也是這么想的,只不過孫鐵龍和查理霸都明白我什么意思。

    查理霸和孫鐵龍這兩個人心里清楚,就算我再怎么練習自由搏擊,充其量也只是個強身健體,要想打人那簡直就是笑話一樣。因為我對自由搏擊根本就沒有天賦。而我的天賦就是動腦子偵破案件。所以查理霸和孫鐵龍都是不約而同的苦練自由搏擊和散打,其主要的目的就是查理霸和孫鐵龍知道,保護這個家,這個偵探社只有他們兩個大男人。

    我沖著若寒說道:“哎……怎么說你隨便吧!”

    若寒說道:“被我說中了,就不說話了唄!

    “你是我媳婦啊。你說什么都是對的……我什么都聽你的……”

    若寒笑了笑說道:“你要是聽我的啊,一天就別老發呆,應該啊多看看書,多來學校上課?荚嚩家案,放學的時候,就去練習自由搏擊……”

    “哎呀媽呀……那我一天不用干別的了!

    若寒說道:“你啊,我一天也沒看你干什么了。除了發呆就是發呆……”

    “我……我那可不是發呆……”

    若寒說道:“那是什么……你說……你說啊……”

    “沒……沒什么……說不過你……”

    若寒說道:“懶得你了……走吧!趕緊找雨林他們吧!”

    “嗯……聽你的……”

    說著我拉著若寒就往學校里的自由搏擊社走去。

    其實每當來到自由搏擊社的這個大樓,我都會隱隱的想起一年前的時候,就是因為來到了這個自由搏擊的大樓,我才會在四樓畫畫室看到了于曉蝶死的現場。從而拉開了我偵破案件的開始。

    我不知不覺的問著若寒說道:“媳婦啊!

    若寒說道:“?”

    “你說這個四樓的畫畫室還有人嗎?”

    若寒知道我要說什么,看了看我說道:“當然有人了,F在啊還有很多學生那里學習國畫呢!

    “哦……是嗎?死人了。還有人敢在那里上課……”

    若寒緩緩說道:“哎!現在都什么時候,哪有人那么迷信了……”

    “呵呵……也對啊……”

三肖中特赔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