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恐怖小說 > 機智笨探 > 第二百四十五章 監獄有鬼(二十五)

第二百四十五章 監獄有鬼(二十五)

    熱門推薦、、、、、、、

    周日的監獄陽光明媚,天氣也很好。請大家搜索!更新最快的到了下午的時候所有的秦皇島第一監獄的犯人都在大操場放風。

    孫不科仇酷結球由陽顯獨故

    其實值得慶幸的就是,查理霸離開了秦皇島第一監獄,最開心的還是那些犯人。因為一個可怕的勢力消失了。雖然駱辰還在秦皇島第一監獄呢。但是駱辰和查理霸不一樣,駱辰對誰都客氣;旧虾苌賱邮执蛉。最重要的就是本來駱辰打算找個機會打死胖子陳發。但是自己的好友周建鵬沒事了。駱辰這股無名火也算是消失了。

    駱辰沖著胖子陳發說道:“知道嗎?以后不要欺負人?能讓你欺負的人,都是一些老實人。記住了欺負老實人是有罪的……”

    胖子陳發剛剛從醫院里回到秦皇島第一監獄,而且陳發從手下那里打聽出來,查理霸和駱辰就是來調查秦皇島第一監獄鬧鬼的事件。根本就不是犯人,更加不會來監獄里搶地盤。所以陳發算是遭受無妄之災了。不過還好一點就是,駱辰和周建鵬還有一周就會離開秦皇島第一監獄,那么自己的集中營自然而然的還會是老大。

    胖子陳發就嚇壞的小孩子一樣,在大操場上站著。連忙低頭說道:“辰哥……我知道……我知道了……”

    其實駱辰知道監獄有監獄的世界,就算是這么說,秦皇島第一監獄會有一陣子平靜,但是時間一長,還是恢復到以前的樣子。

    而在遠處的墻角還站著兩個人在聊天。一個是韓郁一個是周建鵬。

    周建鵬從查理霸的口中知道自己的案子已經調查清楚了。而且也知道陷害自己的不是別人,還是自己的師兄韓郁。

    其實周建鵬怎么都沒有想到會發生這么多事,更加沒有想到陷害自己的居然是自己的師兄韓郁。

    孫不地遠酷艘學接孤酷羽遠

    孫遠地遠鬼敵察接陽遠恨星

    周建鵬自己的師兄韓郁,說道:“師兄……”

    孫遠地遠鬼敵察接陽遠恨星周建鵬發生這些事之后才知道,原來師傅楊國琪知道自己入獄還自殺了。一瞬間就急的昏倒在地。還好被救護的及時,楊國琪只是輕度的腦血栓。周建鵬決定以后好好照顧自己的師傅和自己的母親,而那些是兄弟們也提議讓周建鵬接管楊國琪的中醫館。

    韓郁冷冷的說道:“干嘛……不要和我說話……”

    周建鵬自己師兄韓郁,一下子也不知道什么。

    韓郁冷冷的說道:“現在你是最開心了?”

    敵科遠地鬼艘術接冷接最結

    周建鵬疑惑的問道:“開心……我怎么會開心……”

    韓郁說道:“現在你也沉冤得雪了。以后這個世界都是你的了!

    周建鵬說道:“師兄……我從來沒有想過你居然會害我……”

    韓郁說道:“我害你……是你害了我……”

    周建鵬回想著,自從來到秦皇島,見到眼前這個師兄,見面都是不笑不說話,對這個師兄也是畢恭畢敬。從來沒有和自己師兄韓郁大聲說過話。根本就想不到對自己也是一樣的師兄韓郁,居然會害自己。一下子讓周建鵬嫉妒的不適應。

    周建鵬疑惑的說道:“師兄我怎么害你……”

    敵不不遠獨艘術由冷孫后由

    韓郁冷冷的說道:“自從你沒有來之前,師傅一直都很器重我。而我四代都是行醫的。從小我就被譽為接替家族懸壺濟世的神醫。身邊夸獎我的人多的我都數不清。身邊夸獎我的人也多的數不清。但是自從你出現之后,本來屬于我的一切,都被你搶走了。難道還不是你害我?”

    敵不不遠獨艘術由冷孫后由“要不是伯爵說李前進這個人活著有用。估計早就已經死了……”

    周建鵬仔細的聽著韓郁的話,從來沒有想到韓郁會說出這樣的話。

    周建鵬想了想,緩緩的說道:“師兄……我根本就沒有想過要和你爭什么,搶什么……”

    韓郁周建鵬冷笑道:“是嗎?你還說不和我爭……自從你出現之后,師傅非常器重你,還要把畢生所會都傳授給你。還說沒爭,怎么還算爭……”

    周建鵬冷冷的說道:“師兄不管你信也好,不信也好。我真的沒有想到師傅會把所有的醫術傳授給我……”

    韓郁冷冷的說道:“算了吧……別貓哭耗子假慈悲了。這個世界就是這樣,只有不斷的強大自己,才會比敵人多走一步。你這么做沒有錯。而我做的也沒有錯……”

    韓郁繼續說道:“我每天多醫術,中西的醫術我知道多少。無非就是想懸壺濟世,做一個出名的神醫。更加想和師傅好好的學習醫術,等到學會了師傅的醫術之后,我可以出去做一個仁心仁術的名醫。就他媽因為你,這一切離的我越來越遠……”

    周建鵬說道:“師兄……我根本就沒有和師傅說什么。那一切都是師傅決定的……”

    韓郁說道:“你命好……你中醫的天份比我高。所以師傅特別……”

    結不科科酷敵恨戰鬧后太艘

    周建鵬緩緩的說道:“其實我覺得醫生這個行業是神圣的……”

    韓郁說道:“當然是神圣的了……”

    周建鵬說道:“我學醫術就抱著四個字,仁心仁術。無論是對著病人還是身邊健康的人,我都知道如果抱著仁心心術的心態。那樣懸壺濟世的心,才會發揮到最大。其實醫術的高低,其實就是救護者的心態,如果我的心態不正,我也不可能冷靜的思考每一個救護的問題。醫術不好可以慢慢學。但是心術不正,卻絕對會是一個害人害己的庸醫……”

    韓郁冷冷的罵道:“現在你最神氣了……話不同不相為謀……”

    韓郁似乎是不想和周建鵬聊天了。轉頭離開了周建鵬的身邊。

    周建鵬此時此刻已經不知道還要說什么好了。周建鵬仔細回想著師傅楊國琪和自己的對話。

    后遠科仇方艘球由冷顯通不

    后遠科仇方艘球由冷顯通不周建鵬緩緩的自己的師傅楊國琪。周建鵬問道:“那師傅……這本書怎么就……”……

    記得那天楊國琪坐在椅子上教大家中醫,等到大家都出去了。楊國琪單獨把周建鵬叫住。

    楊國琪沖著周建鵬說道:“建鵬啊……”

    周建鵬沖著楊國琪說道:“師傅……您叫我留下來,是不是有什么事啊……”

    楊國琪從自己的抽屜里拿出一本書,楊國琪把這本書交到周建鵬的手里。

    楊國琪說道:“建鵬啊。這是我們中醫家族祖傳的一本中醫書,這里面博大精神……而且前前后后,有很多名醫對這本書也做了一個總結和批注,最重要的就是進行了修改?梢哉f是我這里的鎮館之寶……”

    當周建鵬接到這本書的時候,一下子愣住了。不知道說什么好。周建鵬這本書的書名,叫做醫療總綱。

    周建鵬疑惑的說道:“師傅……這本書……我沒有聽過啊……”

    楊國琪緩緩的說道:“我們家七代都是行醫的。而且在清朝的時候,還跟著清朝的名醫徐大椿學過醫術,而且我爺爺的爺爺也和許多過名醫學過醫術。徐大椿就寫過一本醫舉源流。我們世家對醫舉源流都熟讀了好幾遍,又根據其他的醫院古書,融合了這本醫療總綱……”

    周建鵬緩緩的自己的師傅楊國琪。周建鵬問道:“那師傅……這本書怎么就……”

    楊國琪揮揮手說道:“建鵬啊。我來,你的中醫天份實在是太高了。如果要是在我這里多學幾年還是可以。但是時間長了,你會在我這里埋沒你自己的醫學才華。所以我打算把這本醫療總綱傳給你。你好好的。有什么不懂的你可以直接來問我。當你把醫療總綱里的東西都運用自如了。我就打算放你出去……”

    周建鵬緩緩的說道:“師傅……是不是我做錯了什么……還是……惹您生氣了……師傅您這是要趕弟子走啊……”

    楊國琪笑道:“傻小子……你要是惹師傅生氣了。師傅還會給你我的鎮館之寶嗎?只不過啊為師感覺你的中醫天份很高,更加難得的就是你的心地純良,心里懷有一顆仁心仁術。我知道你以后是必成大器的……”

    周建鵬緩緩的說道:“但是師傅……弟子才二十五歲,根本就沒有做到您說的那么優秀……”

    楊國琪笑了笑說道:“哎……建鵬啊……你就是沒有信心……你以后可以的……我針灸的時候,對穴位時候冷靜沉著,一點也不想剛學中醫的新人……只要你多加專研。沒問題的……”

    周建鵬己的師傅真心教自己真本事,周建鵬自然是高興。雖然現在社會已經不流行下跪了。不過對于一些古老的行業來說,徒弟跪師傅現在也是有的。

    周建鵬連忙下跪沖著楊國琪要磕頭,連忙被楊國琪拉了起來。

    楊國琪心里是特別喜歡周建鵬這個弟子。要不是因為韓郁多入門幾年,楊國琪還真想把周建鵬當作自己的大弟子。但是楊國琪也知道,由于韓郁多入門幾年,在師兄弟之中,永遠都是有高人一等的氣勢,所以那些師兄弟之中,所有人都叫韓郁為大師兄。加上韓郁本身就是中醫之后,韓郁的眼里除了師傅楊國琪,根本就不把周圍的師兄弟放在眼里,而這一切楊國琪都清楚楚……

    周建鵬緩緩地說道:“不知道師兄韓郁學到哪了……”

    楊國琪問道:“?你是說醫療總綱啊……”

    周建鵬說道:“是啊……師兄韓郁,中醫比我厲害多了。我估計肯定是平時經常手不釋卷的醫療總綱……”

    其實周建鵬就是沒過腦子說的這句話。周建鵬以為,韓郁跟了師傅楊國琪很多年了。自然而然的會醫療總綱。而且平時周建鵬也認為論醫術,自己的師兄韓郁比自己高出很多。一直都是周建鵬努力的對象。

    誰知道楊國琪緩緩的說道:“建鵬啊。我把醫療總綱的書傳給你。你不可以讓你的是兄弟們知道,尤其是你韓郁……”

    周建鵬疑惑的問著楊國琪說道:“師傅……為什么啊……”

    楊國琪本來是站著的。聽到周建鵬問的,不知不覺走到椅子邊,嘆口氣坐在椅子上說道:“哎……韓郁其實天份也不錯。以前我也打算把自己的醫術全部都傳給韓郁……但是自從建鵬你來了之后,我發現韓郁這個人啊。不能容人。建鵬啊以后你要多小心一點韓郁知道嗎?”

    周建鵬笑了笑說道:“師傅啊。你放心。師兄對我很好,經常督促我記錄,其實師兄這個人啊沒什么的,對我們這些師兄弟就是嚴厲一點而已……”

    楊國琪緩緩的說道:“哎……建鵬啊……相信師傅,師傅是比較準的。以前的韓郁或許說的都你那么好。但是自從你來到我這里之后,我韓郁城府極深了。有時候擋著你的面是笑臉,等你走了以后,臉色就變的很憤怒……我已經是一次兩次了。這個人而且心底太假……這樣的人以后就算是學會了我的全部醫術,也肯定不會是一個仁心仁術的中醫!

    周建鵬緩緩的說道:“師傅……師兄不是……”

    本來周建鵬打算說師兄不是那樣的人。但是周建鵬國琪臉一下子沉了下來,周建鵬也不敢說多什么了。

    楊國琪冷冷的說道:“我說的都記下了嗎?”

    周建鵬緩緩的說道:“記下來了。師傅……”

    楊國琪說道:“好……你好好的學醫療總綱里的東西,有什么不懂的單獨來問我……”

    周建鵬緩緩的點頭說道:“是……師傅……那師傅沒事我就走了啊……”

    楊國琪建鵬的背影,怎么喜歡,怎么覺和自己年輕的時候太想了……

    但是沒有想到楊國琪和周建鵬的對話,被窗外偷聽的人,全都聽了去。而偷聽的那個人正是楊國琪口中的韓郁。

    當韓郁傅楊國琪單獨叫下周建鵬。韓郁腦子里的第一反映就是,肯定是師傅楊國琪單獨教周建鵬什么東西。絕對沒有想到會把鎮館之寶醫療總綱都給了周建鵬。

    韓郁跟隨楊國琪五年,雖然和楊國琪學了不少東西。但是韓郁本身就是中醫世家,所以對某種中草藥和配方都清清楚楚,說實話進步的步伐不是很大。而周建鵬之前就沒有學過中醫,所以對中醫藥的配制和作用都產生出巨大的好奇心,所以對什么都感覺非常的新鮮。雖然周建鵬起初對中藥不懂,但是隨著時間的積累,不光是楊國琪,就連自己都感覺周建鵬的天份實在是太好了。不僅可以獨自給人按藥抓方。還可以根據望門問切給來的人而最近還用針灸,治好了一個多年右腳失靈的老人家,而且由于只好了那個老人家的右腳,那個老人家間接的幫助了那個老人家多續命好幾年……

    周建鵬所發生的一切,韓郁都里,其實韓郁早就把周建鵬列入自己的一大勁敵。但是韓郁做夢都沒有想到,自己跟隨師傅楊國琪有五年,對師傅楊國琪畢恭畢敬,自己曾經多次想求師傅楊國琪把醫療總綱借給自己是師傅楊國琪總是會找到一些理由拒絕自己。

    想不到居然會主動給周建鵬醫療總綱。在窗戶外邊蹲著的韓郁,咬碎了嘴唇。韓郁心里暗道:“這個該走的周建鵬。只要有你周建鵬一天,我就沒有好日子過……”……

    再過一周之后,周建鵬和駱辰一起出獄了。其實說實話周建鵬非常感謝魏局長。只不過這個時候根本就不能明著感謝魏局長。第二個周建鵬就要感謝我,只可惜我和周建鵬并沒有講過面。所以周建鵬一直想見我,當面和我說聲謝謝。不過我從來沒有想過這方面的事。因為查理霸和駱辰都是周建鵬的朋友。所以就算是我去幫助周建鵬,也算是幫助查理霸和駱辰而已。

    周建鵬發生這些事之后才知道,原來師傅楊國琪知道自己入獄還自殺了。一瞬間就急的昏倒在地。還好被救護的及時,楊國琪只是輕度的腦血栓。周建鵬決定以后好好照顧自己的師傅和自己的母親,而那些是兄弟們也提議讓周建鵬接管楊國琪的中醫館。

    一切事情都已經完結了。駱辰和駱穎也從秦皇島回到北京。整個事件算是徹底的告一段落……

    “尼爾啊……李前進又破獲一個案子了……”

    “呵呵……這個李前進啊。真是個麻煩鬼……”

    “要不是伯爵說李前進這個人活著有用。估計早就已經死了……”

    “李前進這樣的人啊;钪珊,死了可惜……”

    “李前進能有多大本事,再大也打不過伯爵……”

    “沒錯……也不知道伯爵為什么這么器重李前進……”

    太平洋是世界上最大的海洋,一架飛機正在太平洋上飛過,而這里對話的兩個人是李前進的老朋友。一個叫尼爾,一個叫克拉。這兩個人就是在內蒙古假冒的古樂和魏強。而在這兩個人的身邊,還倒在地上的一個人。這個人被五花大綁的梁旭東。

    梁旭東越獄成功之后,為了生存,尋找那個龐大的組織打算做東山再起的后盾,誰知道那個組織覺得梁旭東已經沒有了利用價值,連忙就抓了起來。

    剛加殘忍的就是,為了防止警方找到梁旭東,說出梁旭東所有的犯罪證據,決定把梁旭東扔到太平洋里喂魚,如果梁旭東真的有命,那么梁旭東就不用死,如果真的沒有命,那就只要這么死掉了……

    尼爾被打的半死的梁旭東,笑了笑說道:“梁旭東啊梁旭東……你只能怪你自己沒本事了……伯爵是不需要失敗的人。一次失敗也不可疑……”

    克拉緩緩的說道:“化了。這里是六千尺的高空,下邊就是太平洋……你要是死了算是解脫了。死不了……那你也太厲害了……拜拜了您那……”

    說著克拉一腳就把梁旭東從飛機上踢了下去……

三肖中特赔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