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恐怖小說 > 機智笨探 > 第三百一十四章 古老家族(五)

第三百一十四章 古老家族(五)

    雨林若寒說道:“親愛的,你胡說什么呢。    .  .什么我倆性格很像啊。才不像呢。我和這個老鬼啊。永遠都是死對頭……”

    我笑了笑說道:“對……死對頭……死對頭……”

    我揮了揮手,把茶樓的服務員叫了過來,又點了一些東西。又來了一壺茶水。

    還好這里雖然高雅,但是還算不錯,讓客人抽煙。

    我點上一根煙緩緩的說道:“其實啊。早就憋死我了。在衍圣公府里不讓抽煙!

    若寒我說道:“哎……你呀……就不能少抽點煙……”

    我笑了笑說道:“抽煙這個東西啊。我也很想戒,但是可惜就是戒不了!

    若寒說道:“不行……你一定要戒煙……”

    查理霸若寒說道:“得了若寒,前進本來就沒有什么不良的愛好,無非就是抽煙而已。男人嘛。吃喝嫖賭抽必須也得占兩到三樣。如果前進,不貪吃,不喝酒,不喜歡女人,還不賭博,你在不讓前進抽煙,那前進還是男人嘛……”

    結地遠地獨結察所孤科我帆

    我笑道:“可不是嗎!”

    結地遠地獨結察所孤科我帆我說道:“當然是回去了……”

    若寒我和查理霸說道:“你們男人啊。什么時候都會狡辯……”

    我笑道:“不是狡辯。只不過我在抽煙的時候,腦子思考的東西多,而且腦子轉的也快……”

    查理霸說道:“得了。抽煙不是罪過啊……”

    沒一會的功夫服務員把我點的東西都上來了。

    我查理霸和雨林說道:“你們還吃不了……”

    雨林說道:“哎呀。早就飽了!

    查理霸笑道:“得了。不吃了……不吃了……”

    我若寒說道:“他們不吃……媳婦咱倆吃……”

    若寒笑了笑,若寒確實感覺有一點餓了。所以我和若寒也不客氣,直接就吃了起來。

    這里的茶水也不錯。茶水確實很好喝。因為平時的時候我也愛喝茶。但是對茶沒有過多的了解,也就知道什么茶好喝,什么茶不好喝而已。

    查理霸一直在喝茶,對這個茶樓的茶評價不錯。

    查理霸喃喃自語道:“這個茶啊真好喝……”

    我笑道:“西湖的體觀音,要是不好喝可就壞了!

    查理霸說道:“哦……這就是鐵觀音啊!

    我笑道:“廢話。一壺茶五百塊。這也算貴了……”

    后地不遠酷敵術戰月遠戰酷

    后地不遠酷敵術戰月遠戰酷我笑道:“我也沒帶啊……”

    若寒我們一共喝了有三壺左右。若寒沖著我說道:“我的媽呀,就喝茶就已經一千五了……這也太貴了……”

    查理霸若寒說道:“若寒啊。這里是可以續杯的啊!

    若寒說道:“一壺茶五百也太貴了……”

    我笑了笑說道:“好茶都這樣啊!

    艘仇科不獨后恨由鬧學艘

    若寒我和查理霸說道:“哎……你們幾個人啊。掙了點錢就知道胡花;ǖ摹

    查理霸笑道:“錢掙來,不就是人花的嗎?難道掙錢不花,等著下崽……”

    其實查理霸的話,也正是我想說的話,只不過我不敢說而已。我知道若寒雖然有錢,但是依舊過著平常人的生活,從來不浪費,從來也不亂花錢。其實就這一點,我就已經知道若寒是一個非常難得的女孩子了。

    我若寒說道:“好了。大不容易出來玩一次。錢就別那么計較了!

    若寒我沒好氣的說道:“哎……不管你們啊……”

    查理霸我說道:“前進啊。你可找了一個會過日子的老婆。真是讓人羨慕啊!

    我查理霸笑道:“老鬼啊?刹皇菃?有若寒這樣的賢妻良母,那以后的日子當然不用愁了!

    我和查理霸一捧一喝的,若寒時不時也紅著臉。自己心里暗笑著。

    孫地地仇情孫球戰月顯主科

    茶足飯飽之后,我沖著查理霸說道:“老鬼去買單吧……”

    查理霸我說道:“我擦。我出來沒帶錢……”

    查理霸指了指我說道:“擦的。不會吧。你沒帶錢,你還點這么多東西……”

    我笑道:“因為有你和雨林在啊。我就知道肯定吃飯不用花錢了……”

    查理霸笑了笑說道:“滾犢子。我沒錢……”

    孫遠遠不獨艘學接陽早封通

    其實滿桌子的東西,吃的確實不少。不過都不是很貴。無非最貴的也就是茶水。

    不過我和查理霸都已經習慣了。都喜歡吃飯的時候讓對方花錢。后來開玩笑沒幾句。我去買單。

    結科遠科獨艘術戰鬧遠不

    結科遠科獨艘術戰鬧遠不孔雪似乎知道我要說什么?籽┪艺f道:“其實前進,這次我找你來是有事請你幫忙的!

    買單的時候,居然花了一千多,還好我沒讓若寒跟著來。要不若寒肯定得墨跡我,說我太能花錢了。

    我們離開茶樓之后,雨林說道:“現在干什么去啊!

    我說道:“當然是回去了……”

    雨林手表說道:“這才三點多,回去也太早了吧!

    若寒說道:“親愛的,你不是說累了嗎?”

    雨林若寒說道:“累?我可沒說累……”

    若寒搖了搖頭說道:“哎。真是拿你沒有辦法啊!

    查理霸我說道:“這樣吧。這里還有很多好玩的地方,在溜達溜達吧……”

    我緩緩的說道:“我可不溜達了。我要回去躺一會!

    我若寒,誰知道若寒以為我要回去和若寒那個。所以若寒僅僅的拉著雨林說道:“親愛的,我也不累,不如咱們在溜達溜達吧!

    艘不不遠方后恨所陽由科秘

    艘不不遠方后恨所陽由科秘買單的時候,居然花了一千多,還好我沒讓若寒跟著來。要不若寒肯定得墨跡我,說我太能花錢了。

    我心里暗道:這個若寒啊。

    我查理霸說道:“既然你們想溜達,那就溜達吧。我是回去了!

    查理霸點點頭說道:“好吧。我陪著兩位美女……”

    我笑道:“好……”

    結不地不酷敵察所孤學克后

    后科科不鬼后學接孤不察早

    就此我們分開了。查理霸,雨林,若寒去哪里玩我就不知道了。不過我知道我應該回去和孔雪聊聊。畢竟是孔雪讓我來到曲阜市的。但是來到這里之后,孔雪居然沒有告訴我到底要干什么。

    后科科不鬼后學接孤不察早孔雪擦了擦手,然后站起身,沖著我說道:“我也不知道怎么說……”

    其實我心里一直就是想著這件事,所以一直也沒有搞懂孔雪到底是什么意思。

    我按照原路返回,回到了孔雪家。

    這個時候孔雪在院子里洗衣服。

    孫不地科方后學由孤我諾恨

    我孔雪說道:“雪姐姐。你在洗衣服啊……”

    孔雪本來在洗衣服,來了之后,連忙擦了擦手,然后抬頭。

    孔雪說道:“前進啊。怎么回來的這么早啊……”

    我笑了笑說道:“衍圣公府我們幾個也去了。確實幾百年的建筑,值得游玩。只不過我有一點累了。所以就回來了……”

    孔雪笑道:“哦。查理霸和雨林,還有若寒還在外邊玩呢……”

    我緩緩的點了點頭說道:“是啊……”

    孔雪笑道:“也好……既然來到曲阜了。就好好在這里玩玩。這里不錯的……”

    我孔雪,緩緩的說道:“但是我們來這里,并不是來玩的啊……”

    孔雪似乎知道我要說什么?籽┪艺f道:“其實前進,這次我找你來是有事請你幫忙的!

    我緩緩的說道:“雪姐姐,大家都是自己人,沒有什么幫忙不幫忙之說。但是自從我們來到這里,雪姐姐你就一直沒有開口說什么事。這很讓我奇怪!

    敵科不仇酷艘學陌月所鬼接

    孔雪擦了擦手,然后站起身,沖著我說道:“我也不知道怎么說……”

    我笑道:“有什么說什么,雪姐姐咱們都已經經歷了不少事。難道你還不相信我們嗎?”

    結不遠科酷后察所冷故不顯

    結不遠科酷后察所冷故不顯我緩緩的點了點頭說道:“哦……原來是兄弟兩個人啊!

    孔雪我說道:“前進啊。不是不相信你們,只不過我有一些不好意思開口……”

    我孔雪說道:“雪姐姐。有什么你就說吧……”

    敵遠遠遠情后學由冷帆察帆

    孔雪想了好半天,才緩緩的說道:“其實這次我叫你來,是想讓你幫我調查一下,十八年前的一個案子!”

    我聽了之后,一下子就愣住了。

    我緩緩的說道:“什么十八年前的案子?”

    孔雪緩緩的說道:“是啊……十八年前的案子……”

    孫不地遠獨艘察由冷孤敵艘

    這個時候我已經很好奇了。要說孔雪和吳宇都是刑警中的精英了。要說辦案,我想肯定比我要專業。但是為什么會找到我呢。

    我疑惑的問道:“雪姐姐,我可能有一些不明白。希望你能仔細的說一說好嗎?”

    孔雪我說道:“十八年前的這個案子,死者不是別人,正是我的父親……”

    我連忙叫道:“什么?”

    我仔細回想著,在參加吳宇和孔雪的婚禮的時候,好想確實沒有雪的父親,只是孔雪的母親。

    我心里暗道:“孔雪就比大四歲而已。如果是十八年前,那時候孔雪似乎才十多歲而已啊!

    孔雪我說道:“前進,你跟我來……”

    我此時已經愣住了。只有跟著孔雪走而已。

    孔雪帶我來到了一個房間里,這里似乎是書房。

    孔雪拿出一張照片給我樣照片是一個全家福,而且這張照片,似乎是八十年代照的。因為那時候孔雪僅僅就是一個小孩而已。但是我發現,照片里似乎并不是孔雪一家人,還有別的人。

    我好奇的張照片。

    孔雪指了指正中間坐在椅子上的男人,說道:“這就是我父親,孔垂延!闭f著孔雪又指了指孔垂延身邊的一個男人說道:“這個是我父親的弟弟,也就是我的叔叔,孔垂續!

    敵不地地獨結球由冷鬼帆酷

    我緩緩的點了點頭說道:“哦……原來是兄弟兩個人啊!

    孔雪緩緩的說道:“沒錯啊……”

    我指了指一個地方說道:“這個小男孩是你堂弟嗎?”

    孔雪先是說道:“哦……這個不是。是我的親弟弟,叫孔佑晟!

    我緩緩的說道:“哦……”

    孔雪說道:“我都是在北京上班,曾經想接我母親去北京。但是我母親非要留在老宅里,我也沒有辦法,F在是我弟弟孔佑晟天天照顧母親!

    我緩緩的說道:“但是我沒有弟弟孔佑晟啊……”

    孔雪說道:“我弟弟現在在曲阜市一所大學當導師,基本上都是晚上才會回來!

    我緩緩的說道:“是啊……人都是要工作的!

    我弟弟孔佑晟平時只要有時間都會照顧我母親的。只不過我母親可能有一些老人病,并不太喜歡讓人照顧。所以我弟弟孔佑晟有時候也沒有辦法。

    我笑了笑說道:“其實啊。人都不愿意說自己老……”

    我心里想著,似乎有一些跑題了。

    我連忙問道:“雪姐姐。你父親是因為什么去世的……”

    說到這里,孔雪仔細的我說道:“其實那時候我很小,我也不知道我父親是怎么死的!

    孫遠地仇鬼孫術接孤秘陌遠

    我緩緩的說道:“那你叫我怎么調查啊!

    其實人的生老病死是正常的。而且還死了十八年,我又不是神仙,這怎么調查。簡直笑話一樣。

    孔雪的想法?籽┪艺f道:“其實本來我一直認為我和我弟弟都是很不幸的。但是有一次我弟弟叫我回家,說有急事。我回來之后才知道,原來我母親一直發高燒,都一進燒糊涂了。在醫院里就是一直念道著,垂延……垂延……我對不起你……”

    孔雪我繼續說道:“我和弟弟孔佑晟都感覺有一些奇怪,等母親病好之后,我和弟弟孔佑晟再三的追問一下。母親才告訴我們,十八年前我父親是被人害死的!

    我摸了摸自己的下巴,不知不覺的拿出一根煙,點了起來。

    我沖著孔雪說道:“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后仇不遠酷敵球接月陌秘察

    孔雪說道:“我母親跟我們說,那時候我父親身體一直很好,從來都沒有什么疾病。但是突然就死在了床上。我母親那時候也不懂什么。全部都交給了家人和政府處理。但是最后醫院給出的就是,心臟衰竭而死。我母親一起都不相信這個!

    我說道:“十八年了,要想調查確實不容易……”

    孔雪我說道:“我也知道不容易。但是你是李前進啊。我知道什么案子到你手里一定可以水落石出的!

    我尷尬的笑了笑說道:“我又不是神仙……”

    孔雪我說道:“前進……你不要拒絕我。你一定要幫我調查一些,我也很想知道我父親到底是怎么死的……”

    我孔雪說道:“雪姐姐,我既然來了。自然就不會拒絕你。不過說實話,十八年了。我也不敢保證,能調查出什么……而且可能什么都調查不出來!

    孔雪我說道:“我和你宇哥已經商量了。宇哥認為你一定可以調查出什么端倪,而且自從那天母親說了這些事之后,我在北京也調查了一些事。只不過在思路上一直都找不到什么端倪出來。前進你調查需要我和你宇哥幫什么忙。我們一定會全力的支持你!

    我笑了笑說道:“這個倒不至于……不過雪姐姐,我和宇哥并非泛泛之交。宇哥一直拿我當弟弟對待。所以宇哥的事我自然不會管,雪姐姐你是宇哥的老婆,也和我們一起經歷了很多。自然也是好朋友。所以你的事我自然也不會管。只不過我畢竟不是神仙。十八年了。到底能調查出什么,我不確定,不過我一定會盡力而為。至于案件的發現,自然離不開我的那些伙伴,還有雪姐姐和宇哥的支持……”

    后不地地情艘恨戰冷我地遠

    孔雪我說道:“這個是自然的……”

    我笑了笑說道:“我的假期是兩個月。我估計這兩個月的時間,應該可以查出什么事情來!

    孔雪我說道:“其實我和吳宇都很關注你,我發現什么案子到你手里,沒有超過三天的!

    我疑惑的雪說道:“是嗎?我怎么不知道……”

    孔雪說道:“不信你仔細想想……”

    我仔細回想著,差不多是這么回事,基本上所有的我經手的案子,真就是沒有超過三天的。以前孫鐵龍和查理霸也都說過,不過那時候我根本就沒當回事。畢竟自己人捧自己人,無非也是假話而已。但是仔細想想確實是這樣。

    結不遠科情后恨由冷指情所

    我笑了笑說道:“十八年前的案子了。我想啊。三天絕對是調查不完的……”

    孔雪我說道:“沒關系。前進只要你在,我和吳宇對你就有信心……”

    我尷尬的笑了笑,不知道說什么……

    ags:  

三肖中特赔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