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恐怖小說 > 機智笨探 > 第一百三十二章 神秘的王爺(二十四)

第一百三十二章 神秘的王爺(二十四)

    我們幾個人坐在病房外,足足有一個多小時,在這一個小時的里面,我們無聊透了。無非也就是相互的聊天扯淡。

    金向東給我開了一張一百萬的支票。

    查理霸叫道:“擦的,這一次好懸沒死在古墓里,才賺了兩百萬!

    我生怕病房里的金向東聽到,我看了看查理霸一眼,我罵道:“老鬼,你喝多了。兩百萬不少了!

    查理霸說道:“這得說怎么去比較!

    我說道:“你什么意思?”

    查理霸說道:“那個破寧王墓,機關那么多,咱們可以出九死一生了!

    后不遠地酷敵球所月科恨秘

    我說道:“這就是咱們的工作!

    查理霸說道:“哎。這要是從寧王墓里,套弄出來點什么,那就發財了!

    我笑道:“老鬼,你現在可以回去,沒人攔著你。那些珠寶上都是病毒,我就怕你有命去拿,沒有命去享受!

    查理霸叫道:“擦的。那個死貨什么寧王,死就死了唄。死了也霍霍那些金銀珠寶!

    李白笑道:“那個寧王很厲害,能建造那么詭異的古墓,到處都是機關,又把所有的陪葬珠寶都感染上毒藥,可見這個寧王平生就是一個私自,享受霸權的人!

    我連忙擺了擺手說道:“現在不是說寧王的時候了。我只希望,以后永遠都不要再去什么古墓之類的地方!

    我們正在聊天,病房的大門打開了。那些醫生和護士都紛紛的走出來。

    我們幾個人也從椅子上站起,朝著病房里看去。

    我看到金向東臉上可算是有了笑容,我就已經知道,金彩虹肯定是醒了。

    我們緩緩的走到了房門口。果不其然名,金彩虹坐在病床上。而那些醫生和護士一走。金向東就看到了我們。

    金向東說道:“李神探,想不到你們還沒走啊!

    我緩緩的說道:“令妹已經醒了吧?”

    金向東點頭說道:“是的。剛才醫生給我妹妹打了一針,然后和我妹妹說了一些話,我妹妹的精神頭算是好多了!

    我緩緩的說道:“哦,那實在是太好了!

    金向東說道:“是啊。醫生也說了,叫我多陪著我妹妹聊聊天,這樣最可以幫助我妹妹了!

    我看了看金向東說道:“不知道我們可以不可以看望一下令妹!

    結科遠仇情結恨接冷通學

    金向東說道:“當然可以了!

    說著金向東把我們幾個人都讓進了病房里。

    結遠科遠鬼敵球戰鬧指星通

    坐在病床上的金彩虹看到這么多男人進來,金彩虹馬上就愣住了。

    金向東沖著金彩虹說道:“彩虹啊,你要說些這幾位。這幾位就是哥哥找來的私家偵探,要不是有他們,彩虹你可能就死在古墓里了!

    孫科地地酷結球所鬧考地技

    金彩虹雖然沒有精神,但是現在的意識算是很清晰。

    金彩虹看了看我,緩緩的說道:“謝謝你!

    我說道:“不用客氣!

    我看了看金彩虹,我說道:“現在身體恢復的怎么樣?”

    金彩虹緩緩的說道:“很不錯!

    我說道:“你能不能把你們從到達古墓的時候,說給我聽聽好嗎?”

    金彩虹看了看我,似乎有一些不愿意說,金向東看了看金彩虹說道:“妹妹,這是李前進,第一私家偵探,他問什么。你就說什么!

    可能是考古學家對于這方面的問題比較敏感,不過為了要證實一些事,我也是不得不問。

    金彩虹最后開口說道:“我們根據文獻,找到了寧獻王墓穴的位置,然后挖掘的時候,也是正常,也成功打開了古墓的第一層入口門。我們一隊人小心翼翼的進入到古墓里,但是沒有想到,寧王墓里的古墓特別的多,在途中,就有幾位同事不小心殉職了!

    我緩緩的點頭,和我們去古墓的時候差不多。

    金彩虹說道:“直到我們到了古墓主室的大門之外,我們企圖打開古墓的大門,想不到古墓里的整個機關開啟。把我們活生生的困死在古墓里,要不是有同是給我氧氣瓶,可能劉老師,費學長和我就。就!

    這個時候金向東上來安慰金彩虹。

    “好了。妹妹,沒事了。沒事了!

    后仇不不鬼后察戰陽主后指

    由于李白把前后的經過告訴了金向東,可能金彩虹醒來的第一件事,也是問考古隊的人怎么樣。金向東估計是把實話告訴了金彩虹,考古隊里只有三個人幸存的活了過來。這換做是誰,都會感覺到可怕和恐懼。

    不過聽著金彩虹的話,我確實知道了一點。那就是考古隊在觸動機關之后,根本就沒有進入到寧王墓的主室。

    由此可以說明,查理霸和駱辰發現的那個神秘的男人,根本就不是考古隊的。更加不是盜墓者。

    這就奇怪了,那個男人到底會是誰呢?難道真的是明朝人?

    我的腦子開始疑惑,滿腦子想的都是那個男人。

    我背后的李白看到我在沉默不語,知道我肯定是想著什么事情。

    李白偷偷的拍打了一下我的后背,我才反映過來。

    我看了看金彩虹說道:“金彩虹啊。我還想請問你一個事!

    金彩虹看了看我說道:“問吧。我只要是不影響考古隊的機密,我都會告訴你!

    我笑了笑說道:“我不會問你們考古隊的事,而是我向你打聽一些消息!

    艘仇遠科獨孫術由孤情戰球

    金彩虹看了看我說道:“李神探你問吧!

    我說道:“我有一個朋友,也是考古學家,不對,不能說是考古學家,只能算是考古隊的。職業和你一樣。也是對古墓了,歷史了有一定的研究!

    金彩虹說道:“哦!

    我說道:“我的那個朋友叫做賈西貝。好想是東北一個大學做考古研究的。不知道你聽過沒有?”

    金彩虹看了看我,搖搖頭說道:“不知道,不認識!

    原本我以為考古隊這個圈子就這么大,沒準金彩虹會認識賈西貝呢。

    但是聽到金彩虹的話,我們幾個人就好想是泄了氣的皮球一樣,一下子沒有了精神。

    金向東看了看我們幾個人,金向東連忙說道:“李神探!”

    我連忙回道:“哦。沒什么!

    我仔細的看著金彩虹,發現金彩虹確實不認識賈西貝,并非是裝不認識。

    結地不地酷艘球由陽吉戰封

    隨后我和金彩虹寒暄幾句之后,我們才選擇告辭。

    我們幾個人從醫院出來之后,第一件事就是去明秀酒店。

    我記得以前上官善塔給我明秀酒店的超級貴賓卡,就是希望我們可以在每一個大城市里,可以有一個良好的休息,但是自從回到長春之后,我們幾個人居然都忘記了。

    經歷了生死的那一天,我們都累壞了。也是時候真正好好休息一下的時間了。

三肖中特赔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