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恐怖小說 > 機智笨探 > 第二百九十九章 社會人(二)

第二百九十九章 社會人(二)

    李白看著說道:“你是說駱辰?”

    后仇科科鬼敵恨戰月秘克

    我搖了搖頭,說道:“你忘記了,我還認識一個通職者!

    李白連忙叫道:“雷霆!

    我點頭說道:“沒錯。查理霸和駱辰雖然是很厲害的通職者,但是他倆的性格,只是在乎自己怎么把事情做好,根本不會在乎別人怎么樣。所以我估計他倆根本不知道誰是揚旗。而且就算知道,此時查理霸和駱辰都不在身邊,就算是想問清楚,也沒機會!

    我摸著下巴,我和雷霆有一個約定。雷霆給了我一個電子郵箱,有事直接通過郵箱找她。這個雷霆確實很夠意思,只要是我通過郵箱求她,她都給我回應。而且是有求必應。

    李白似乎也很贊同我的想法,接下來我要做的事,就是通過電子郵件,找雷霆,詢問一些關于揚旗的事。

    李白剛才也告訴了我一些揚旗的事,只不過李白并沒有接觸過揚旗,而從李白那知道的信息又太少。查理霸不在身邊,查理霸也需要一段時間回來,就算是查理霸回來,我估計著查理霸所知道揚旗的事,未必有李白多。因為我實在是太了解查理霸,查理霸只是關心自己,他做事會到達什么樣的高度,至于別人查理霸是漠不關心。人以類聚,可想駱辰是什么樣,就算駱辰知道揚旗的事,但我又不想找駱辰。原因很簡單,就是因為駱穎。自從和駱穎發生關系之后,我一直在逃避,打心里希望,永遠都不要見到駱穎。

    剩下的,就只有雷霆。

    我沉默不語很長時間。

    艘地不地酷結術所冷球球早

    李白說道:“前進,樓下還有人等你呢!

    李白一句話驚醒了我。樓下的那個胖子,似乎找我有事。不管怎么樣,出于禮貌,都要先下樓去看看那胖子。

    結仇地地酷艘察戰冷通恨不

    我點點頭,回道:“走,下樓吧。別讓那胖子等久了!

    我和李白離開房間,來到了大廳。

    馮健一直在等著我們。一看到我和李白下樓。那胖子不由自主的從沙發上站起。

    我沖著那馮健說道:“馮先生,不好意思啊。讓您就等了!

    馮健緩緩的說道:“李神探,您這是剛從外面回來啊!

    我點頭回道:“是啊。前陣子去了一趟大連,今天剛回來!蔽易叩缴嘲l邊,請那胖子坐下。

    “有話,您坐下慢慢講!

    我和李白迎面坐在沙發上,馮健再一次的坐在沙發上。

    那胖子沖著我說道:“李神探,其實這一次來找您,我有求于您!

    其實我也知道,來偵探社找我們的人,絕對是遇到了各式各樣的麻煩。而我們的工作,就是幫助他們解決麻煩。

    孫遠地不方后學陌鬧孤早秘

    我點頭說道:“不知道我這有什么可以幫助您的!

    馮健看著我,樣子似乎有一些害怕。而我心里多少也猜到了一些。

    馮健說道:“李神探,我特意等您回來,希望您一定要幫助我!

    我看著馮健,原本來到偵探社的時候,除了氣喘吁吁。并沒有害怕的神色。但是在大廳里,足足坐了有幾分鐘,情緒似乎在高漲。

    我心里暗道:“看來這胖子是遇到了麻煩!

    我看著那胖子說道:“馮先生,喝杯茶,別著急,慢慢說!

    孫科地地鬼敵球由陽球陽仇

    馮健哪肯喝茶。而是看著我連忙說道:“李神探,有人要殺我們夫妻倆!

    其實我也猜到了七八分。

    我摸著下巴,看著那胖子說道:“您慢慢說,為什么會懷疑有人要殺你們夫妻倆。是不是受到什么恐嚇的信息了?”

    這個胖子似乎開始有一些坐不住,整個身子朝著我這邊移動。

    我連忙說道:“馮先生,您慢慢說。到底怎么回事!

    李白看著那胖子,問道:“馮先生,您是做什么工作的!

    馮健轉頭看著李白回道:“我叫馮健,在馬路對面的商務樓里,開了一個公司,我是做i行業的!

    我喃喃的說道:“i行業!

    這是最近幾年一直非;鸬男袠I。其實在九十年代,就有少部分的人,已經開始進入互聯網的領域。而且隨著十年的洗禮,最初的那些互聯網創業者,現在已經風生水起。所以近幾年,有不少的互聯網公司崛起。

    不過對于互聯網,我知道的很少。

    我看著那胖子,謙虛的問道:“馮先生,各行如隔山。不知道您主要是從事什么工作!

    馮健轉頭看著我回道:“我現在是做互聯網投資生意!

    李白問道:“這是一個新星的行業啊。是類似于股票,基金嗎?”

    馮健轉頭看著李白說道:“我們公司有這方面的業務。只不過我們做的比較全面!

    我比較感興趣。因為這個行業將來一定是世界的大趨勢。

    我問道:“馮先生,您接收到什么恐嚇信息了。你仔細說說?”

    馮健看著我,害怕的說道:“這一個多月來,我一直都是收到很多恐嚇信息。郵件了,短信了。甚至有一天早上我上班的時候,在我辦公室里,就放著郵包!

    李白問道:“郵包里是什么東西?”

    馮健回道:“不是死貓,就是死狗!

    我問道:“還有什么信息嗎?比如說文字之類的!

    馮健說道:“有。有!

    說著那胖子從自己的兜里掏出了一些紙條。

    看著茶幾上凌亂的紙條。我和李白分別拿了一些紙條觀看。

    在紙條上,沒有用筆寫的字,全部都是通過雜志或者報紙上,剪輯下來的字,貼在紙上。

    紙上的內容很多。無非就是我要你死,明年今日就是你的死期,之類的話。

    李白問道:“馮先生,您接到這些恐嚇信息,多長時間了!

    馮健回道:“將近有一個月了!

    艘地科科酷艘恨戰冷艘科鬧

    李白說道“那您為什么不去報警。要知道馬路對面就是派出所!

    馮健說道:“我報警了。警察也調查了幾天?墒亲詈蟛涣肆酥!

    我問道:“這些恐怖信息,是天天都有嗎?”

    馮健擺手說道:“不。不是這樣的。最初我以為是誰惡作劇。沒有當回事。后來連續的幾天了。我早上上班,公司門口總會有一個郵包。我問同事是誰從來的,同事沒有一個知道。下班回家的時候,在家門口的報箱里,總是有一張恐嚇的紙條!

    李白問道:“除了這些紙條,和郵包之外。還有其他的恐嚇您的信息嗎?”

    馮健似乎是有一些害怕。似乎在回憶著什么害怕的事情。

    我連忙說道:“您別著急,慢慢說!

    馮健緩緩的說道:“大概在一周前嗎?那天是周日,我陪著我老婆買東西。在回家的路上,天空掉下了一個磚頭。差一點就砸到我和我老婆!

    李白說道:“這么危險?”

    馮健點頭說道:“是啊。我老婆現在懷孕了。就是因為這件事,嚇的我老婆,住進了醫院,差一點保不住胎兒!

    我摸著下巴,心里暗道:“要是惡作劇,嚇唬一兩次也就算了。連續嚇唬這胖子快一個月了。到底要干什么?”

    我看著那胖子問道:“您最近是不是得罪什么人了?”

    馮健看著我,搖頭說道:“沒有啊。我就是一個商人,工作都忙活不過來,我哪有時間得罪人呢!

    我看著那胖子說道:“馮先生,那最近幾天,還有類似恐嚇你的事嗎?”

    馮健說道:“有。有。就是昨天!

    李白問道:“怎么回事?您慢慢說!

    馮健看著李白說道:“昨天我下班。打算回家,找到自己車子的時候,發現我的車子的車胎被人扎破。最重要的是,在車子的雨刷器上,還有一個紙條!

    我和李白都順著馮健指的地方看去。

    在茶幾上,有一個紙條上,有著一行字。

    “車子的剎車壞了。如果開車回家,那明年的今日,就是你的忌日!

    這張紙條我看過。所以反映并不大。

    我看著那胖子,那胖子也在看著我。

    馮健說道:“后來我找人檢查了那個車子,確實剎車被破壞了!

    李白看著那胖子問道:“馮先生,那您找我們干什么。其實這些證據,完全構成了恐嚇罪。警方一定會受理的!

    馮健看著李白又看著我,連忙說道:“現在這個社會,有事找警察不好使的。前后一個多月了。我老婆嚇的天天不敢離開家。警方也不會全天二十四小時保護我老婆。我又不知道什么時候會冒出怎么樣的事情。所以我要找您,李神探,我知道找您絕對是對的!

    敵仇不地方艘術戰月術吉通

    其實從回來的時候,見到了這個胖子,我就知道這個胖子,肯定是遇到麻煩了。而我心里早已經有了盤算。不管是遇到什么麻煩,我都不會攙和進去。因為我還有事情要做。

    聽了這個胖子的話,更加讓我覺得,這個胖子,肯定是得罪了什么人。那個人僅僅是嚇唬他而已。畢竟一個月的時間,要下手殺死這個胖子,早下手了。何必這么費事呢。

    東北有一句俗話,很多人最常說。能動手,盡量少吵吵。這也是一個東北人的一種性情。

    但是從這個胖子遇到的事情看來,恐嚇他的人,似乎并不想把這個胖子置于死地。似乎在欣賞著,這個胖子害怕時候的樣子。

    我抽了一口煙,看著那胖子說道:“馮先生啊。我看這個事情,我們幫不了你。我建議您,還是報警,讓警方處理;蛟S是最好的解決方法!

    當我這么一說,那胖子連忙從兜里掏出兜里掏出什么東西來。

    當那胖子逃出來,我和李白也都看清楚了。是一張支票。

    這個胖子以為我拒絕他,是因為他沒有給我們錢呢。

    我連忙擺手阻止道:“馮先生。我不是這個意思!

    那胖子身手把支票順著我伸了過來。

    艘科地仇獨敵恨戰冷孫后

    艘科地仇獨敵恨戰冷孫后馮健回道:“將近有一個月了!

    馮健說道:“李神探,我知道您是出名的私家偵探,我確實遇到了麻煩,也希望您幫幫我好嗎?”

    我連忙擺手說道:“馮先生,您誤會了。我不是這個意思。您遇到的這個事,您應該去找警察。而不是找我!

    馮健見我不收支票。馮健把支票放在茶幾上。

    馮健看著我,似乎是要哭出來的樣子。

    馮健說道:“李神探啊。求求您了。您就幫幫我好嗎?我和我老婆馬上就要結婚了。就因為這一個月的事,嚇得我倆,白天不能好好工作,晚上也休息不好。再這么下去,我們兩個都要瘋了!

    李白看著那胖子說道:“馮先生,跟您說實話,現在您應該受到警方的保護。而且警方也有權保護您。這是他們的職責!

    其實我對這個胖子,確實印象不是很好。而且從李白的話語來看,李白似乎對這個胖子,印象也不是很好。

    人和人之間,能不能成為朋友或情人。也許真的是看緣分和感覺。

    我連忙說道:“馮先生,很感謝您來到我們偵探社,但是您的事,我們實在是幫不上忙!

    本來我是打算把這個胖子打法走。然后近下來的幾年,和李白好好研究揚旗的事。

    也不知道眼前的胖子怎么了。猛然間從沙發上站起,居然跪在了我們的面前。

    這個舉動可怕在坐的我,李白,若寒三個人都嚇壞了。

    馮健跪在地上一直作揖。

    “李神探啊,求求您了。一定要幫幫我。一定要幫幫我。要不然我和我老婆早晚會被嚇死。會被嚇死的!

    我,李白,若寒連忙從沙發上站起。

    我急忙叫道:“馮先生,您別這樣,您快點起來!

    李白也叫道:“馮先生,您先起來再說。好嗎?千萬別這樣!

    若寒也來到馮健的身邊,我們三個人試圖把馮健拉起。

    而馮健就好像無賴一樣,跪在地上嚎啕大哭。一把鼻涕,一把眼淚的。眼睛似乎都要從臉上掉下來。

    我連忙叫道:“馮先生,我不是和您說了。這件事我們幫不上您。您還是找警察吧。警察肯定會保證您一家人的安全!

    艘遠科仇獨后察陌冷艘我考

    艘遠科仇獨后察陌冷艘我考聽了這個胖子的話,更加讓我覺得,這個胖子,肯定是得罪了什么人。那個人僅僅是嚇唬他而已。畢竟一個月的時間,要下手殺死這個胖子,早下手了。何必這么費事呢。

    我和李白說這樣的話,這個馮健就是聽不進去。

    馮健連忙躬身,沖著我們要磕頭。

    這個馮健看樣子,比我們大很多。這個行為簡直就是折煞我們。

    猛然間有一個歲數大的人,給你下跪。于情于理都難堪不說,真是害怕老天爺報復。

    孫地遠不鬼后學接孤由獨戰

    我連忙叫道:“您先起來再說好嗎?馮先生!

    孫地遠不鬼后學接孤由獨戰李白問道:“除了這些紙條,和郵包之外。還有其他的恐嚇您的信息嗎?”

    馮健大聲的哭道:“李神探,您要是不答應我。我就不起來。求求您了,您就幫幫我吧!

    我和李白怎么說,這個馮健就好像是賴上我們一樣。

    “擦的。干什么呢?跟殺豬似得鬼叫。姑奶奶我累的不行了!

    此時從樓上傳來了一個聲音,我和李白不由自主的朝著樓梯看去。

    當華宇婷看到大廳的情形。華宇婷頓時也有一些蒙。

    華宇婷在樓梯上指著我和李白,呆滯的問道:“這。這怎么回事!

    孫遠不科鬼敵恨所冷接最方

    我和李白根本就沒有時間搭理華宇婷。

    我連忙叫道:“馮先生,您先起來。您先起來!

    我看著李白一眼,兩個人用力,使勁的抓著那胖子,硬生生的把那胖子給拽了起來。

三肖中特赔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