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恐怖小說 > 機智笨探 > 第三百一十六章 社會人(十九)

第三百一十六章 社會人(十九)

    我看到李白手里的文件,那是劉麗的死亡報告。

    我摸著下巴說道:“你感覺什么地方不對?”

    李白說道:“我記得劉麗說過,她應該是懷孕有三個多月了!

    孫仇遠遠獨敵恨由鬧冷最技

    由于我沒有接觸過劉麗,劉麗身上的事情,我都是從華宇婷和若寒的嘴里知道。

    我看著李白,摸著下巴說道:“李白,你到底發現了什么?”

    李白說道:“這一份報告,里面詳細的記錄了,死者為女性,血型是o型。而且身懷有孕!

    我轉頭看著薛濤說道:“報告里,為什么沒有胎兒的信息?”

    薛濤說道:“這件事我也問過法醫。由于發現死者的時間,已經超過了二十四個小時。所以死者腹中的胎兒,早在死者死亡的時候,提前胎死腹中。所以沒有辦法,確認胎兒的正確時間!

    我不懂這方面的情況。

    “看來法醫這么說,那也就是沒有辦法了!

    李白說道:“薛濤,你說過這個尸體,是在電腦里掃描了很長時間,才核對的身份是嗎?”

    薛濤回道:“沒錯,我們警方的電腦里,有已經記錄幾千萬人的血液信息,指紋信息。由于尸體,沒有指紋和腳紋。所以我們只是做了血液信息!

    我突然間腦子里,想到了什么。

    我急忙說道:“血液很多人都是想通的,為什么你們肯定這局尸體是劉麗呢?”

    薛濤說道:“沒錯,血型確實有很多人都是想通的。但是死者的血型,是極為特殊的!

    李白說道:“是rh陰性血!

    薛濤看著李白,微微的點頭說道:“沒錯,就是rh陰性血。本來這樣的稀有血型的人,就很少。所以在電腦里的存儲檔案里,是非常特別的。不過為了防止錯誤的偏差和血液的轉化。我們也把一些所有血型里特殊變異的血型,也拿來對比。最后在四份文件里,確定四個人。其中一個就是劉麗!

    我看著薛濤說道:“也就是說,還有三個人,是和死者的血型,一模一樣!

    薛濤點頭說道:“沒錯!

    李白問道:“那三個人都是誰?”

    薛濤摸著下巴,喃喃的說道:“我想想啊!

    薛濤摸著下巴,想了好半天,薛濤說道:“我記得一個是四十多歲的女人,那個女人可厲害了。是廣東的高官!

    我和李白相互的看了看,看來第一個女人,應該不是。

    薛濤繼續說道:“第二個,是一個二十多歲的女孩子。在河南上大學。我們警方也取得了聯系,也根本不是她!

    我微微的點頭。

    薛濤說道:“至于第三個啊。那就更不可能了!

    薛濤說道:“第三個,就是孔雪了。剛才你們也看到了。如果那具尸體是孔雪,那剛才你們所見的豈不是成了鬼魂了?”

    我和李白相互的看著對方。

    我摸著下巴,沉默不語。

    李白再一次問道:“警方的資料庫里,就是這四個女人的信息?”

    孫科不地情艘學所孤后孤術

    薛濤看著李白回道:“當然了!

    李白摸著下巴說道:“我相信,rh陰性血的人,不止是四個人!

    薛濤說道:“這個當然,只不過在資料庫里,登記rh陰性血的人,就只有四個!

    我摸著下巴,叫道:“等一下!

    結地地科鬼艘術由陽顯科指

    我摸著下巴,喃喃的說道:“我知道問題出在哪了!

    薛濤和李白都在好奇的看著我。

    我說道:“現在我有很多問題都想通了。不過我還是有一個問題沒有想通!

    薛濤看著我驚奇的問道:“前進,你說你都想通了!

    我轉頭看著薛濤,搖頭說道:“薛濤,我需要一點時間。我需要冷靜的想一想。不過我相信,時間不會太長!

    薛濤看著我說道:“好。好。你想,你想。反正這個房間,就是給你倆準備的!

    說著薛濤坐在椅子上,拿著文件看著。

    孫地地遠酷結恨由冷方仇我

    我撲哧一下的笑了出來。

    我走到薛濤的身邊,拍了拍薛濤的肩膀笑道:“薛濤,我還需要你幫我一個忙!

    薛濤說道:“前進,你說吧!

    我在薛濤的耳邊,嘀咕了幾聲。

    當我說完,薛濤連忙叫道:“不會吧。你這是打算放虎歸山?”

    我搖頭說道:“怎么叫放虎歸山,你忘記了。咱們還有三到五天的時間,只要在一切順利的話,我保證最多兩天,案子也就會結束!

    薛濤搖了搖頭,喃喃的說道:“好吧。聽你的。誰叫我腦子沒有你好使呢!

    說著薛濤緩緩的站起。

    我連忙說道:“太謝謝你了!

    薛濤不屑的說道:“少來。我現在就去安排,我可等著你倆的好消息?”

    說著薛濤轉身就要往出走。

    薛濤走了一半,喃喃的說道:“對了。一會我叫法醫過來的!

    當薛濤離開了審問室之后,房間里就只剩下,我和李白。

    我沖著李白說道:“我想到了一些事情,咱倆好好的研究一下!

    李白不由自主的坐在我的身邊。我和李白開始研究著整個案情。

    “喂。大小姐,你這是要干嘛啊!

    若寒一把沒有拉住華宇婷。

    華宇婷轉過身子,看著若寒說道:“若寒啊,你想想啊。咱們好歹也是說,在馮健的公司,帶了好幾天。怎么說也算是為了案子付出一些吧!

    若寒連忙擺手說道:“好了。大小姐,你功勞最大。但是現在前進和李白都不在,你和我冒然的出來,我看還是等李白和前進回來,咱倆和他們好好說說吧!

    華宇婷不屑的說道:“喂。若寒你還是不是女人了。你怎么什么事情都聽前進的。你是他媳婦,還是他是你媳婦。女人天生就是需要被男人保護,寵愛的。而且最重要的一點,你做什么事,你的男人一定要支持你,保護你,聽從你。再看看你若寒,現在剛好是反過來。你要做什么事,都要問前進,以后你的日子,還怎么過啊。怎么都聽前進的,以后你就甘愿做一個老公奴?”

    若寒尷尬的說道:“大小姐,你這是扯哪去了!

    華宇婷看著若寒說道:“少廢話了。你就說,跟著我走不走吧!

    艘遠地遠鬼艘球由冷結察結

    艘遠地遠鬼艘球由冷結察結若寒說道:“王宇,是你啊。怎么?沒上班嗎?”

    若寒說道:“大小姐,我看咱倆回家吧!

    華宇婷撅起嘴巴,喃喃的說道:“回家干嘛,太無聊了!

    孫地地遠鬼后術戰孤吉艘察

    若寒說道:“哦,那你不愿意回家,那咱倆就去買東西,看電影!

    華宇婷連忙擺手說道:“若寒,你少廢話。我就不信了。就光前進會破案,你和我就不行!

    說著華宇婷就打算過馬路。

    但是被若寒一把拉住。

    華宇婷說道:“若寒,你就給我一個準話吧。跟著不跟著我。要不然我就自己出去調查案子,你留在家里!

    若寒搖頭說道:“不行啊,可能會遇到危險的!

    華宇婷連忙說道:“危險?這光天化日的,會有什么危險!

    說著華宇婷一把甩開了若寒的胳膊。

    正當華宇婷和若寒在糾纏。若寒驚奇的發現,馬路對面,正好有一個男人要過馬路。而華宇婷也猛然間看到了。

    一個高大的男人,穿著白色的褲子,黃色的皮鞋。一個銀藍色的上衣。手里提著一個黑色的紙袋子。

    那個男人也看到了,在馬路對面的若寒和華宇婷。

    若寒心里暗道:“這個男人,怎么會出現在這里!

    若寒和華宇婷看著正在過馬路來的那個男人。

    那個男人看到了若寒和華宇婷,連忙說道:“是你們啊!

    若寒說道:“王宇,是你啊。怎么?沒上班嗎?”

    眼前的這個男人,就是馮健公司的銷售經理王宇。

    若寒在馮健的公司,待了三天。根據每天工作的情況來說,馮健公司的員工,應該不可能在辦公時間,離開公司。因為他們主要的工作,就是通過電話,和客戶溝通。很少有出外跑業務的時間。

    而現在這個時間,剛剛好是工作時間。所以王宇出現在這里,是一個非常不合理的情況。

    王宇看了看若寒,連忙說道:“哦。我。我啊。我是有點事,處理完了。一會就回去上班!

    說著王宇指了指華宇婷和若寒。

    “對了。你們兩個怎么突然間不來上班了?怎么?是不是感覺很辛苦?”

    若寒尷尬的笑了笑,喃喃的說道:“不是啊。不是啊!

    若寒和華宇婷也略顯尷尬。而王宇也是一樣。

    誰知道王宇笑道:“其實我早就看得出,你們不是來工作的!

    若寒看著王宇問道:“是嗎?讓你看出來了?”

    王宇笑道:“看你們的氣質和平日里,和同事的聊天,我大體上猜得出,其實你們都是私家偵探,目的就是來調查馮總被恐嚇的事情!

    若寒尷尬的微笑著,沒有說話。

    王宇偷偷的看了看自己的手表,喃喃的說道:“哦。我還趕時間,我先走了。有時間,咱們在聊!

    王宇似乎是非常的著急。沖著若寒和華宇婷擺了擺手,就急忙順著道路,往前走。

    若寒本想說些什么。但是無意中看到,王宇的紙袋子里,似乎是滲出了一些黃色的液體。

    若寒低下頭,仔細的看了看。若寒確定,這也黃色的液體,應該是湯汁。

    華宇婷看著若寒說道:“喂。你干什么呢。若寒!”

    艘仇仇仇方艘球所冷指我后

    華宇婷也低頭看著黃色的液體。

    艘仇仇仇方艘球所冷指我后若寒難拿的說道:“沒準,王宇是拿著雞湯,給家人喝呢!

    華宇婷喃喃的說道:“好香啊。應該是雞湯!

    若寒喃喃的點頭,說道:“好像是。這是從王宇的那個袋子里滲出來?赡芡跤钏沒有發現呢?”

    華宇婷喃喃的說道:“這個王宇,平時不是一個工作狂嗎?怎么這個時間,還帶著一個雞湯出來,真是有問題!

    說著華宇婷看著手表,此時已經是一點多。已經過了吃午飯的時間。

    華宇婷喃喃說道:“奇怪。奇怪啊!

    若寒也感覺到這個王宇有一些奇怪。

    華宇婷拉住了若寒,低聲的沖著若寒說道:“喂。這個王宇好奇怪啊。跟上去!

    說著華宇婷就拉著若寒的胳膊,悄悄的跟在王宇的身后。

    前后的距離,大概有一百米左右。

    若寒生怕走在前邊的王宇聽到。

    若寒低聲的說道:“大小姐,你要干什么?”

    敵遠遠遠方后恨戰月科球后

    華宇婷也低聲的回道:“我感覺這個王宇有問題!

    若寒說道:“人家是一個上班族,能有什么問題?”

    華宇婷低聲說道:“現在是上班時間,王宇不在辦公室里上班,拿著一個雞湯出來轉悠。這還沒有問題?我看一定是王宇拿著雞湯,是要見什么人!

    其實若寒早已經想到了。只不過若寒沒有感覺到什么異樣。

    若寒難拿的說道:“沒準,王宇是拿著雞湯,給家人喝呢!

    華宇婷不屑的說道:“喂,你忘記了。王宇是自己一個人租房子在長春。能有什么家人。我看指不定是送給哪個美女喝的呢?”

    此時王宇已經朝著右邊轉去。似乎是要進入到小胡同里。

    華宇婷低聲的說道:“若寒,咱倆趕緊跟上!

    后科仇地獨敵術所冷由仇諾

    若寒拉住了華宇婷,連忙說道:“大小姐,我看還是把這件事告訴前進吧。讓前進他們去調查。萬一遇到什么危險,很有可能會破壞前進他們的!

    后科仇地獨敵術所冷由仇諾若寒說道:“哦,那你不愿意回家,那咱倆就去買東西,看電影!

    華宇婷連忙擺手,不屑的說道:“若寒,你就是膽小。放心吧。若寒你跟著我,肯定沒事的。如果不跟上,會被王宇甩掉的?熳!

    說著華宇婷反倒是拉著若寒,一個小健步,也在右邊轉彎,進入到小胡同里。

    華宇婷看到,不遠處的王宇,正在拿著紙袋子。進入到了一棟樓里。

    華宇婷急忙說道:“若寒你快點!

    華宇婷和若寒連忙跑到了那棟樓的跟前。

    這是一座居民樓。華宇婷仔細的觀看著。王宇進入的樓門是四號門。

    華宇婷喃喃的說道:“王宇怎么會來到這里呢?”

    若寒拉住華宇婷罵道:“笨蛋,你不記得了。王宇自己都說了。他是在附近租的房子!

    華宇婷連忙叫道:“對啊。我怎么給忘記了!

    若寒搖頭,嘆氣的說道:“我看,王宇肯定是忙里偷閑,反正馮健現在都在醫院里帶著,王宇打算偷摸的回家,吃一些東西,然后偷個懶,再回公司!

    華宇婷看著若寒罵道:“你知道,為什么不早說?”

    若寒回道:“你也不給我機會說啊!

    正在這個時候,四號門的樓梯里,似乎有聲音,若寒和華宇婷急忙找了一個地方藏了起來。果然走四號門里,王宇走了出來,而那個紙袋子卻不見了。

    艘仇不地情后學戰孤月學通

    華宇婷和若寒還是偷偷的跟蹤在王宇的身后,一直跟蹤到王宇回到了當初,若寒他們見到王宇的地方。若寒和華宇婷都清楚的看到,王宇走過了馬路,進入到偵探社對面的商務樓里。

    若寒喃喃的說道:“看到沒?王宇無非就是拿一些東西,回到自己的家。什么事都沒有!

    華宇婷罵道:“哎。早知道,就不偷偷摸摸的跟著王宇了。我還以為,會冒出什么意外驚喜呢?真是氣人!

    若寒連忙拉住了華宇婷的胳膊,若寒笑道:“好了。大小姐,玩夠了,咱倆也趕緊回家吧!

三肖中特赔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