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恐怖小說 > 機智笨探 > 日月教傳奇_第三百二十五章 神探大對決(八)

日月教傳奇_第三百二十五章 神探大對決(八)

    丁云等人先是進入到庭院里,我們三個人則是最后一個。請大家看最全!

    那位身穿日本和服的男人,看到了我。急忙伸出右手,要和我握手。

    我還沒有來得及反映,我的右手就已經被這個男人抓住。

    更加沒有讓我想到的是,這個男人居然還會說漢語。雖然不是很流利,而且說起來也有一些生硬。但是我卻聽的很清楚。

    “李前進先生,歡迎你來參加我們的聚會!

    我都沒有想到,這個日本人居然會說漢語。

    看到這個日本人這么禮貌,自然我對這個日本人同樣也回敬著禮貌。

    我喃喃的說道:“您太客氣了。能參加這個聚會,其實是我的榮幸!

    那男人看著我說道:“哦!我還沒有自我介紹,我叫冢本英男!

    我微微的點了點頭。沒有想到這個冢本英男,拉著我的手,一起進入到庭院里。

    進入庭院之后,庭院里的環境,更是賞心悅目。

    庭院里的路面,都是用白色的巖石砌成,右側有一個人工小池。池子里面可以看到清晰的水流,在小池里面有著游來游去的魚。

    我不經意的朝著小池看去。

    “請!

    冢本英男揮手指了指我面前的一個房子。示意叫我們一起進入。

    冢本英男先是走進到房里,而我是跟在冢本英男的身后。

    我看到那些已經進入的私家偵探,都一排一排的跪在兩側。正中央主人的位置,有著一個白色的墊子。由于這個位置沒有人。所以我猜測,是不是還有人沒到呢?

    冢本英男看到最后還有三個位置?蜌獾臎_著我指了指,說道:“李前進先生,請吧!

    我微微的沖著冢本英男一笑,回頭看了看李白和井上靜。我們三個人立刻也都就座。

    不過我和他們并不一樣,因為他們都是跪在墊子上,可能是出于禮節,原本我也應該入鄉隨俗,跪在墊子上。不過心里隱約有一些奇怪的想法。

    我是一個中國人,和日本大和民族不一樣,為什么要和他們一樣。

    我偷偷的看了看李白,李白也是看了看我。

    我雙膝一盤,一屁股坐在墊子上,而李白也學著我同樣是一屁股坐在墊子上。

    井上靜則是坐在我和李白的中間,井上靜雙膝跪在墊子上。

    冢本英男看了看所有來的人,最后走到正中央主人的位置。

    冢本英男跪在墊子上之后,開始說著一些我聽不懂的日語。

    此時井上靜派上了用場,一直在我耳邊低聲的翻譯著,冢本英男的語言。

    “他說,大家五年好久不見了。想必這五年來,每一位偵探都在自己的國家里,偵破過不同的案件。這一次的聚會還是會和往常一樣。不過今年的聚會,卻多了一位偵探!

    井上靜翻譯著,我看到冢本英男,會揮起左手,恭敬的指了指我。

    冢本英男不知道說了什么。我就看到,在場的所有人都不由自主的鼓掌。

    我一臉的好奇,看著每一位。

    我看得出,那些人都是出于無奈的鼓掌,并非是真心的鼓掌。

    我心里正在好奇。井上靜在我耳邊低聲說道:“冢本英男說,今年來了一位新的偵探,就是來自中國的李前進!

    我尷尬的微笑了一下,然后揮手晃動了一下。

    冢本英男繼續說著。而那些私家偵探,居然都不經意的崛起了嘴巴,臉上露出了不屑的神色。

    井上靜翻譯著:“冢本英男說,李前進年紀輕輕,在中國偵破了不少的案子!

    冢本英男怎么說,井上靜在我耳邊不停的翻譯。

    我聽著井上靜的翻譯,頓時我都有一些感覺不可思議。

    沒有想到這個冢本英男,居然知道我偵破的很多案子。沒有想到我一個中國東北的大學生,居然也會驚動日本人。

    在冢本英男說話的同時,我也清楚的看到,那幾位私家偵探,似乎臉上都帶有不屑的神色。而且時不時偷看我一眼,也是不經意的白眼。對我有滿滿的看不起。

    我抿起嘴巴,也不知道此時是應該笑,還是應該嘲笑那些自以為是的人。

    當冢本英男說完,那些人有一次的鼓掌。

    井上靜沖著我說道:“李神探,你現在應該說些什么!

    我低聲說道:“說什么?”

    我看到冢本英男不在說話,只是看著我,而那些人也是偷偷的瞄著我。

    井上靜低聲說道:“隨便說啊!

    我微微點頭,清了清嗓子,用著標準的漢語說道:“我叫李前進,今年剛大學畢業,二十三歲!

    我看到樸智勇忍不住的笑出聲來。而其他人也是強忍著笑聲。

    我看在眼里,存在心里。

    “我做私家偵探的時間很短,嚴格意義上來說,只是兩年。我也知道無法和在場的各位前輩相提并論,只不過我榮幸參加這一次的聚會。也希望能在各位前輩的指點之下,讓我多學一些東西!

    我微微的點頭,表示我說完了。

    我偷偷的看了井上靜一眼,井上靜大聲的翻譯著我說的話。

    當我說完,我看到門口有幾個身穿日本和服的美女端著什么東西走了進來。

    冢本英男說著,井上靜翻譯著:“這是日本特色美食,就是提供給每一位來賓的,希望大家不要客氣!

    這些美女在每一個人的面前,放了一個很小的小桌子,然后把一個盤子放在桌子上,盤子里全部都是一些小美食,就類似于韓國的小吃泡菜似得。而且在小吃的旁邊,還有一個白色的瓷瓶和小杯子。我明確的能感覺到那瓷瓶是發熱的。而且里面還隱約的傳來微微的酒香。

    由于昨天一直都是和井上靜嘗著日本的美食,也喝了日本的燒刀酒。

    所以我一下子就聞出來,這是燒刀酒。

    當那些日本和服的美女都散去之后,冢本英男用瓷瓶把燒刀酒倒入到小杯子之后,我看到所有人也都在倒酒。

    我根本就沒有倒酒,只是照葫蘆畫瓢,假意倒酒而已。

    冢本英男說著什么,然后開始向眾人舉杯。

    這句話不用井上靜翻譯,我也知道什么意思。

    我微笑著舉起空酒瓶,假意的和那些人喝酒。

    整個聚會還是比較和諧的。

    不過我突然間想到了一個問題。身子向左傾斜。

    我問道:“這次聚會的時間是多長?”

    井上靜低聲回道:“李神探你不知道嗎?”

    我搖頭回道:“不知道!

    井上靜說道:“兩天一夜!

    我驚訝的說道:“什么?兩天一夜!

    也就是說,今天我們到了這里之后,晚上還要住在這里,最快也是明天才能離開。

    我摸著下巴,心里暗道:“我原本以為是在這里聊個天,扯個淡,最慢也是晚上就可以回去。沒有想到居然會這么長時間!

    不過看到此時環境還是比較和諧。我也沒有多說什么。

    只是看著在場的每一個人。

    這些人都在低聲的說著什么。不過就在冢本英男的一揮手。在冢本英男的右手邊的一扇門被拉開。

    從門的那頭,推進了一輛小車,小車上有著一個很大的顯示器。

    我正在好奇這是要做什么。

    冢本英男說著,井上靜馬上翻譯著:“現在,咱們就是開始玩一個小游戲里!

    我心里暗道:“什么游戲?”

    我仔細的看著那個顯示器。顯示器一下子就亮了,在顯示器里,居然是一幅畫。

    這幅畫里表示著,一個人倒在地上,胸口有血。而家里有很多地方似乎都是被人翻動過。地面上還有一些什么書和日常用具。

    冢本英男說著,井上靜翻譯著:“警方接到報案,在一個公寓里,發現了一個男人的尸體,但是在警方排查之后,最后定義為自殺,請問這是為什么!

    我心里此時才明白,這原來是一個智力測驗啊?赡芤膊还馐侵橇y驗,全部都是測試我們幾個偵探的。

    由于這也算是考驗,我也只有警惕起來,仔細的看著顯示器里的畫。

    我看到畫里躺著一個男人,胸口有血。而且滿屋子都是亂七八糟的東西。我心里暗道:“既然警方定義為是自殺,必然是在這些日常的東西中調查出了線索。我需要仔細留意!

    我還在想的功夫,我就看到深作幽二喝著一口小酒。開始說著什么。

    井上靜連忙翻譯著:“兇手是自殺的,自殺的兇器!

    我看到深作幽二再一次喝著酒,所以停頓了。

    我頓時心里暗道:“對啊。兇器呢?兇器是哪個?”

    我仔細的觀察著那幅畫,在房間里,似乎并沒有看到帶血的東西。只是在死者的身邊,有一攤水。

    我摸著下巴,不由自主的從兜里掏出一支煙,因為我看到迪亞哥在抽著雪茄,所以我也把煙套了出來。

    就在電光火石之間,我頓時明白了。

    而此時深作幽二開口說著,井上靜連忙翻譯著:“兇器就是冰,是這個男人用冰刺穿了自己的心臟,所以在房間里雖然亂,但是并沒有看到尸體上插著兇器,而在尸體的胸部兩側有著水。這就說明,死者是被冰刺穿了心臟,但是由于冰融化之后,就會化成水,所以在房間里只剩下一具男尸,和男尸身邊的一灘水!

    當深作幽二說完,我不由得在心里暗調大拇指。

    沒有想到深作幽二的思維居然會反映這么快。難怪是日本非常出名的私家偵探。

    但是深作幽二喝著小酒杯,轉頭看了看樸智勇,說著什么。

    井上靜翻譯著:“不過這只是一個圖而已,是不是自殺很難說!

    我看到深作幽二的眼神之中,帶有一絲嘲笑。而樸智勇臉上頓時也表露出一些難堪。

    我心里好奇,這是怎么回事呢?

    冢本英男說著什么,井上靜翻譯著:“不愧是深作幽二先生,思維確實敏捷,一下子就看出玄機所在!

    深作幽二沖著冢本英男舉起了小酒杯,深作幽二一飲而盡。

    冢本英男揮了揮手,顯示器上又換了新的一張畫。

    這一張畫,更是簡單,畫面里是一個教室,教室里有一個身穿裙子的女孩子,在風扇上上吊。腳下就是一個倒著的椅子。

    當我看到這個畫面的時候,我頓時感覺非常的熟悉。我抽著煙,一瞬間想到了。這不是我第一個偵破的案子。于曉蝶在畫室里上吊的畫面嗎?

    我一臉好奇的看著冢本英男。

    冢本英男說著,井上靜翻譯道:“警方接到報案,在學校的一個教室里,有人上吊。不過在警方排查之后,警方并不認為這是一個自殺案,而是一個謀殺案。請問,這是為什么!

    此時我才明白,為什么剛才深作幽二在說完自己推理的想法之后,會看著樸智勇。很有可能剛才的那張畫,很有可能就是樸智勇偵破的什么案子。而現在的畫,就是我當年偵破的案子。

    我不由得偷偷的看向冢本英男,沒有想到,日本的財團居然這么神通廣大,把我兩年前,第一起偵破的案子,都找了出來。

    我抽著煙,心里一直在嘀咕著:“這些人真是神通廣大啊!

    看似這張畫比較簡單一些,那些偵探都想通了。

    可能是迪亞哥手快,最先舉起了酒杯。

    迪亞哥喝了一口酒,開始說著。井上靜在我耳邊翻譯著。

    其實井上靜不翻譯,我也知道是怎么回事。

    “警察發現,椅子的高度根本就達不到死者的身高的長度。所以很明顯,就是有人實現勒死了死者,然后吊在上面,隨便找了一個椅子推倒,充當自殺!

    我摸著下巴,微微的點了點頭。

    而冢本英男說著,井上靜翻譯著:“迪亞哥先生說的沒錯!闭f著冢本英男看著迪亞哥舉起了酒杯,兩個人都一飲而盡。

    不出我所料,我們一共是六個私家偵探,在顯示屏里,一共也是六張畫。我也猜到了,這六張畫,其實都有不同的目的,第一個很有可能就是,這兩張畫,其實就是我們六個私家偵探,所偵破的案件,讓財團知道之后,才畫成畫,讓我們相互推理。第二也是讓我們六位偵探,相互之間,有一些了解。

    不過一共是六幅畫,深作幽二打對了兩題,其他人各自答對了一題。只有我從頭到尾都沒有說話。只是是傻傻的在最后面看著。

    也正是因為這樣,我偷偷的看去,迪亞哥和樸智勇都是在崛起嘴巴偷偷的沖著我冷笑。

    我心里清楚,這些人一直都看不起我。不過同樣,我只是來參加聚會的,他們看不起我還是看得起我,對我來說,都沒有損失。

    冢本英男揮了揮手,讓人把大顯示屏搬走。而幾個男人,恭敬的把小車退回去之后。

    冢本英男說著。

    “這五年來,各位都偵破了不少的案子。各位在自己的國家也取得了。名、利、金錢?梢哉f,在坐的各位,都是各位國家里,首屈一指的偵探。這一場聚會,只是剛剛才開始。希望各位,在接下來的時間里,可以一起分享一下這五年來,大家偵破的案件!

    我摸著下巴,心里暗道:“看來這個財團組織的這個聚會,目的很明確,是希望各個國家的私家偵探,來這里一起分享自己的辦案心得,可見,這個財團的老板要么是一個推理迷,要么就是一個沒有考上警察的遺憾之人。要不然不會每五年都會舉辦這樣的聚會,花錢邀請各個國家的私家偵探!

    我一直坐在一旁沒有說話,李白湊到了我的身邊。

    李白低聲說道:“前進,是語言不通嗎?剛才一道題,你都沒有回答上來!

    我微微的笑道:“不是語言不通,確實那些私家偵探思維都很厲害!

    李白搖了搖頭,坐正了姿勢,吃著小菜喝著小酒。

    我只是微笑了一下,看著冢本英男。

    此時的冢本英男,沖著深作幽二舉起了杯子,深作幽二回禮也舉起了杯子。

三肖中特赔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