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恐怖小說 > 機智笨探 > 第十七章 死亡視頻(十七)

第十七章 死亡視頻(十七)

    我和若寒一直在警隊總部的門口等待著李白。

    一輛出租車停在我們面前,李白從出租車上走了下來。

    一看到李白,我興奮的拍打著李白的肩膀。

    “李白你可算來了!

    李白點頭說道:“到底發生了什么事?”

    我說道:“事情是這樣的!

    我用簡介的語言,把事情的經過說了一遍,李白聽完之后。我只搖頭。

    李白喃喃的說道:“看來雨林是無端的卷入了一場桃色糾紛了!

    我嘆口氣道:“應該是這樣,不過現在來說,我手里一點重要的線索都沒有!

    李白說道:“前進,你對警方的辦案比較熟。你估計警方根據視頻里的圖像,多長時間可以確認那個男人?”

    我摸著下巴說道:“這個可有點困難,警方如果有那男人的姓名或是身份證號,用電腦調查不出五分鐘,就可以調查出真實的信息,要是按照樣貌一一多對比,那就有很大的困難。具體多長時間,我估計警方都沒有辦法確定!

    李白說道:“如果七十二小時之后,要是找不到殺死胡甜甜真正的兇手,警方會根據先有的證據,起訴雨林!

    我看著李白問道:“李白你懂法律。你估計警方會起訴雨林什么罪名?”

    李白嘆口氣說道:“意外傷害他人,導致他人意外死亡,如果被起訴,最低是無期徒刑!

    若寒不由自主的拉緊了我的胳膊。

    “什么?若寒會判無期。那雨林不完了嗎?”

    我看著若寒,連忙說道:“放心,我不會允許這樣的事情發生!

    李白看著我說道:“我看不如這樣!

    我和若寒都轉頭看著李白。

    李白說道:“按照程序,我先見見雨林,雖然說雨林能提供的線索不多,不過先按照程序走。在法律的層面上,我在想想辦法!

    我點頭說道:“既然你都這么說了,現在也只有這么辦了!

    李白說道:“好,現在最要緊的就是把案件偵破了。找出真正的兇手,才能洗脫雨林誤殺的罪名!

    我微微點頭,連忙說道:“事不宜遲!

    李白看著若寒說道:“若寒,現在就是我自己一個人,現在你來做我的助手!

    若寒點頭說道:“可是我不懂啊!

    李白說道:“沒關系,你幫我做記錄工作就好,只是暫時委屈你了!

    若寒連忙說道:“好,需要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

    我點頭說道:“好,現在我馬上帶你去見丁峰!

    李白把行李放在后車廂之后,我們三個人連忙返回到重案組。

    丁峰和吳宇正在走廊上聊天。我清楚的看到吳宇的手上,拿著一個公文袋。

    不用問,肯定是丁峰偷偷給吳宇的。

    我走到丁峰的面前,我說道:“丁哥,陳雨林的代表律師來了!

    李白走到丁峰的面前,客氣的說道:“你好。我叫李白,現在開始,我正是成為陳雨林的代表律師!闭f著李白轉頭介紹了一下若寒。

    “這是我的助手,姜若寒!

    說完李白從自己的兜里掏出名片,遞給丁峰。

    丁峰低頭看清楚了李白的名片,點頭說道:“李律師,你好!

    李白說道:“我先要見見我的當事人!

    丁峰回道:“沒問題!

    丁峰轉頭喊道:“小趙!

    在辦公區里,一個年輕的女警走到丁峰的面前。

    丁峰沖著那女警吩咐道:“小趙,帶著李律師去見陳雨林!

    那女警恭敬的說道:“知道了。隊長!

    女警帶著李白和若寒去見雨林。而我自然是留在吳宇的身邊。

    吳宇和丁峰說了幾句話,我和吳宇便返回到車里。

    吳宇把公文袋遞給我,連忙說道:“前進,這里面就是死者鹿小敏和劉淑茹的資料信息!

    我接過公文袋,把里面的文件拿了出來,低頭仔細的看著。

    我喃喃的說道:“胡甜甜是公關主任,周亞琴剛剛從一家銷售公司離職,白宇是在美甲店打工,實際上也是一個公關小姐,而鹿小敏是一家教育機構的私教,劉淑茹是一個會計。這五個女孩子,職業不同,性格不同,一點沒有共同點!

    吳宇說道:“剛剛調查的時候,劉淑茹在北京已經結過一次婚,不過半年前就離婚了,F在是自己一個人住。而鹿小敏是剛剛畢業,參加工作有半年多!

    我摸著下巴說道:“除了胡甜甜之外,周亞琴,白宇,鹿小敏,劉淑茹這四個女孩子,都是視頻里的男人有關系!

    吳宇說道:“現在丁峰已經讓技術部核對樣貌,差不多五個小時左右吧。能找到那男人的真實身份!

    我搖頭說道:“五個小時,時間太長了!

    吳宇說道:“那前進,你還有什么好的辦法嗎?”

    我說道:“鹿小敏和劉淑茹都是有正事的工作,不如去她們工作的地方,調查一下!

    吳宇說道:“丁峰早已經派人去排查了!

    我說道:“不,我打算親自去問問。因為我現在有一個非常關鍵的問題想不通!

    吳宇問道:“什么問題?”

    我摸著下巴說道:“周亞琴,白宇,鹿小敏,劉淑茹這四個女孩子性格不一樣,工作不一樣。這四個女孩子是用什么方式認識的視頻里的男人呢?”

    吳宇說道:“這有什么好奇怪的?姚婷婷說了,周亞琴是搶走了白宇的男朋友。所以才引起了白宇的報復,視頻上也沒有時間,極有可能周亞琴,白宇,鹿小敏,劉淑茹四個人,先后都和視頻里的男人搞過對象唄!

    我摸著下巴說道:“既然是搞過對象,那么問題又來了!

    吳宇看著我問道:“又是什么問題?”

    我回道:“還是當初的問題,為什么胡甜甜會偷拍她們!

    吳宇頓時沉默不語。

    我從兜里掏出一支煙,喃喃的說道:“等著李白出來,然后看看能想到什么辦法!

    吳宇說道:“現在也只有如此了!

    又等了一個多小時,李白和若寒走了出來。

    我一揮手,李白和若寒急忙跑進了車子里。

    我問道:“雨林現在怎么樣?”

    李白回道:“雨林對我所說,和你對我所說的絲毫不差。雨林的精神狀態也很好!

    我說道:“這樣最好了!

    李白說道:“從雨林被警方抓捕的時間到現在,已經過去了十四個小時。也就是說,現在開始五十八個小時之內,前進你要是找不到殺死胡甜甜真正的兇手,雨林就會被警方起訴!

    我沉默不語,我心里也是非常的清楚。殺人是一個非常大的犯罪。雖然雨林并非是謀殺,不會執行死刑。不過畢竟人的生命是寶貴的,如果最后我沒有找到殺死胡甜甜的真正兇手;蚴呛鹛鹫婢褪撬烙谟炅殖鍪诌^重,重傷致死。

    那么等待雨林的最差結果,那就是無期徒刑,雨林終身監禁。

    我頓時感覺頭皮發麻,一股無形的壓力,涌邊了我的全身。

    這種感覺,真就是我從做偵探以來,第一次。

    或許我心里清楚,雨林今后的命運,極有可能就在我的手里。

    我咬了咬牙,連忙叫道:“宇哥,走先去鹿小敏的公司!

    吳宇點頭說道:“好吧!

    鹿小敏半年前大學畢業,剛參加工作幾個月。鹿小敏在大學主修的外語,畢業之后,就在一家個人成立的教育機構,做英語老師。

    吳宇到達了那個教育機構,我們剛看到一隊警員剛剛離開。

    不過沒有辦法,我和吳宇,李白,若寒四個人,在一起進入到鹿小敏的公司。

    吳宇表明了身份,但是根據我對每一個人的詢問。都沒有絲毫的線索。

    畢竟鹿小敏是剛剛參加工作,鹿小敏的同事對其并不是太熟悉。

    我發現我見到的那些老師,幾乎都比鹿小敏大,自然生活和娛樂的圈子,與鹿小敏不同。

    加上警方剛才已經有人在做筆錄,剛剛過了不長時間,再問一次,我們所詢問的老師,自然沒有剛才的耐性。

    所以結果就是,一點線索都沒有。

    我們四個人回到車里,吳宇搖頭說道:“前進,怎么樣?一點效果都沒有吧?”

    我點頭說道:“的確,不過沒有辦法。不能只是等待警方尋找那男人的下落!

    吳宇問道:“那現在怎么辦?”

    我說道:“去劉淑茹的公司!

    吳宇點頭,連忙啟動了車子。

    劉淑茹在一家外貿公司上班。劉淑茹在這家公司,工作了差不多有三年多。

    我心里暗道:“不管怎么樣?在一家公司工作三年,多多少少會有幾個知心的同事吧!

    吳宇說道:“前進,到了!

    我說道:“走進去吧!

    我們四個人按照地址,進入到商務樓里,然后找到了劉淑茹所在的公司。

    吳宇走到前臺,掏出自己的警員證,說道:“警察!

    前臺的美女先是一愣。連忙問道:“警官,不知道你們來有什么事嗎?”

    吳宇說道:“你們公司有一個叫劉淑茹的員工吧!

    那前臺美女點頭說道:“是啊。不過剛才已經有警方來做筆錄了。那竟警官剛走了不到一個小時!

    吳宇還沒等說話,我急忙搶道:“是這樣,剛才來的那隊是重案組的,而我們是偵察隊的偵查員,主要的工作,就是工作確認!

    那前臺美女被我唬住了,畢竟普通的老百姓,根本就不懂刑事罪案。

    那美女連忙說道:“那好,我現在去通知老總!

    我們跟著幾個美女往里走。美女在總經理辦公室門前,恭敬的敲了敲門。

    “請進!

    在房間里,清楚的聽到一個清脆亮麗的聲音。

    那美女推開了房門,朝著里面走了三步,然后恭敬的說道:“總經理,有四位警官來調查咱們公司會計劉淑茹的!

    當我看到房間里坐著的女人,我和若寒頓時就愣住了。

    若寒不由得脫口而出:“黃小鄱!

    我雖然沒有叫出名字來,不過黃小鄱畢竟我們在一起玩過幾次。

    黃小鄱也是我們臨濟大學的,而且和若寒比較熟悉。那時候,郭玉瑩,林倩,黃小鄱,蔡英平她們四個女孩子住在一個寢室。有幾次她們四個女孩子還一起去過我們偵探社玩。所以印象我特別的深刻。

    不過自從大學畢業之后,就沒有在聯系過,至于若寒有沒有聯系,那我就不清楚了。

    黃小鄱也是一愣,不過黃小鄱并沒有像若寒那么驚訝。而是看著那個前臺美女說道:“行了,你先去忙吧!

    那前臺美女恭敬的說道:“是的!

    前臺美女走后,把房門一關,黃小鄱立刻從椅子上站起。

    黃小鄱指著我和若寒說道:“李前進,若寒,你們怎么來到我這里了?”

    我尷尬一笑,連忙說道:“想不到這個世界真是這么小。居然會在這里遇到你!

    若寒連忙來到黃小鄱的身邊,拉住黃小鄱的雙手。

    若寒說道:“我聽說你大學畢業就來北京了。沒有想到你會在這家公司!

    黃小鄱笑道:“這家公司是我男朋友開的,只不過我男朋友平時是出去應酬,也就是我在公司里忙活著!

    若寒連忙拉住黃小鄱,說道:“你現在也太厲害了。居然是一家公司的總經理了!

    黃小鄱說道:“我哪厲害了。我聽說你在讀研呢!

    若寒尷尬一笑,連忙回道:“是啊。還在本校讀研!

    黃小鄱說道:“若寒,還是你比我厲害!

    女孩子之間的友誼,就是那么奇妙,尤其是多年不見的同學,那話題就是更多了。

    若寒和黃小鄱手拉手的聊了起來,不過黃小鄱是已經職場經驗豐富的女孩子。

    黃曉攀和若寒聊了幾句之后,轉頭看著我問道:“李前進,你不是私家偵探嗎?什么時候成了警察了?”

    我尷尬一笑,連忙指著吳宇說道:“這是吳宇,我哥哥。他是以為刑警!

    黃小鄱看了看吳宇,客氣的說道:“你好!

    吳宇只是微微點頭。

    我指著李白說道:“這是我的伙伴,李白!

    黃小鄱你也點頭,客氣的說道:“你好!

    李白也恭敬的回道:“你好!

    黃小鄱甩手指向沙發,說道:“幾位坐下來,慢慢說吧!

    我們四個人,坐在沙發上。

    黃小鄱打開房門沖著外面喊道:“小楊,倒四杯水進來!

    黃小鄱說完也來到沙發這里。黃小鄱一坐下,就看著我問道:“李前進,你是來調查劉淑茹的吧!

    我回道:“沒錯!

    黃小鄱看著我說道:“李前進,你說吧。你要我怎么協助你!

    黃小鄱和我們也接觸過幾次,尤其在上學的時候,也非常清楚我是一個私家偵探,由于這種特殊的關系,黃小鄱也沒有跟我繞圈子,而我心里只有一種幸運的感覺。

    我點頭說道:“這一次來,我只想多多了解劉淑茹的信息。盡可能的要知道劉淑茹的一些私生活!

    黃小鄱連忙點頭說道:“這個沒問題不大。劉淑茹在這家公司的老員工,我沒來到這的時候,劉淑茹就在這做了三年的會計!

    我不由自主的拿出了一支煙,看著黃小鄱。

三肖中特赔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