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恐怖小說 > 機智笨探 > 第五十七章 初戀的美好(十五)

第五十七章 初戀的美好(十五)

    早上我們起來的很早,圍坐在一起聊天。

    華宇龍可能是公司有事,走的比我們都早。

    “鐵龍,你現在不是龍哥的副手嗎?你不用去公司?”

    孫鐵龍回道:“什么副手呀,只是營業部門的一個經理而已。我手下有很多能人異士,我上班不上班其實都無所謂。龍哥已經吩咐我了,你們什么時候走,我什么時候回去上班!

    華宇婷看著我笑道:“我哥哥,拿你當不外人不說,還當你是貴賓呢!

    我尷尬一笑,沒有回答。

    龍宇龍這個人,非常有本事,對于公司的事,都是親力親為,這一點我還是非常清楚的。在這里已經有一周多的時間,偶爾路過走廊,隱隱約約的還能聽到,在書房里有華宇龍的聲音。大體上都是跟公司的運作有關。

    這樣一個有能力的人,雖然非常珍惜人才,同樣的!也會學習各方面人才的有利之面,加固自己的本事。

    “咳??!

    我們正在聊天,二樓樓梯上傳來了咳嗽聲。

    我們幾個人都轉頭望去。原來在二樓的樓梯口,謝雅芝正在捂著胸口朝著樓下走來。

    我們四個人急忙站起。

    昨天晚上謝雅芝喝多了,華宇龍找了一個客房讓謝雅芝休息。早上一覺醒來,居然把她給忘記了。

    華宇婷連忙叫道:“雅芝姐,你沒事吧!

    “水,我想喝水!

    一個喝醉酒的人,醒來第一件事就是要喝水。

    我急忙沖著若寒使了一個眼色,若寒急忙跑到廚房去找水。

    華宇婷拉著謝雅芝來打大廳。

    我和孫鐵龍對視一眼,誰都沒有說話,而華宇婷坐在謝雅芝的身邊,陪著謝雅芝。

    “雅芝姐,昨天晚上喝了好多酒!

    謝雅芝摸了摸額頭,喃喃的說道:“是呀,頭好暈!

    若寒端著一杯水,來到大廳。

    “雅芝姐,來喝杯水吧!

    若寒把水杯遞給謝雅芝,謝雅芝拿過水杯,一飲而盡。

    “還有嗎?”

    若寒說道:“有!

    若寒急忙拿著水杯返回廚房。謝雅芝一口氣又喝了四杯。

    當我們坐在一起的時候,我一直在觀察,謝雅芝的臉上悶悶不樂?此浦x雅芝之所以不開心,就是因為昨天晚上我說不繼續調查范飛的案件,使得謝雅芝這么不開心。

    我能感覺出來,范飛失蹤了五年,謝雅芝找了很多私家偵探,找尋不到任何結果,早已經是心如死灰,這一次我來香港,謝雅芝把我當成了她最后的希望。就在昨天晚上,最后的希望完全破滅,這讓謝雅芝難以預料。

    我們坐在一起,極為的尷尬。多虧有一個華宇婷,華宇婷性格極為活潑。也只有華宇婷在和謝雅芝聊天。

    “雅芝姐,今天你不用去畫室嗎?”

    謝雅芝搖頭說道:“今天都已經這么晚了。而且我也沒有什么心情,我還是不去了!

    我尷尬的朝著別墅其他的地方看去,盡量不和謝雅芝四目對視。

    “李前進,我有話,要和你說。不知道你有什么有時間!

    我心里暗道:“我?難道謝雅芝到現在還不死心嗎?”

    我轉頭看著謝雅芝,正好我們四目相對。

    我尷尬的一笑,連忙回道:“雅芝姐,你找我莫非還是為了范飛?”

    謝雅芝搖了搖頭,連忙說道:“不知道你有什么有時間,我想和你單獨聊聊!

    我尷尬的說道:“有時間!

    華宇婷說道:“那這樣,我們先走!

    說著華宇婷就站起。要拉著孫鐵龍上樓。

    我皺了皺眉,連忙阻止著。

    “我看這樣吧。雅芝姐,我們也沒去過你的畫室,左右今天你也需要回到畫室。不如帶著我去你的畫室參觀一下你的作品,有什么話再慢慢聊。好嗎?”

    其實我并不是不想和謝雅芝單獨聊聊。只不過這里是華宇龍的別墅。在這別墅里,還有其他人,而且保不齊誰是華宇龍的心腹,我們的談話會傳到華宇龍的耳朵里。

    這樣對調查范飛的失蹤,百害無一利。

    既然謝雅芝主動找我聊天,那么就應該找一個安全的地方,然后安心的聊著。

    謝雅芝見我沒有反對,連忙點頭答應。

    “好。既然是這樣,那我們馬上就走吧!

    我點頭說道:“好!

    說著我們幾個人就站起。朝著大門口走去。

    此時不知道從哪冒出來了一個身穿西服的男人,這個男人身材不算是魁梧。但是各自很高。

    查理霸曾經對我說過,一個會武功的人,由于常年的鍛煉身體,不過根據人的體質原因,有一些人的肌肉可能并不發達。所以一個人有沒有肌肉,并不能代表那個人搏擊厲害不厲害。但是由于常年的訓練。眼神一定非常的犀利。

    而這個男人一臉的嚴肅,而且眼神炯炯有神。一看就非等閑之輩。

    “小姐,姑爺。你們倆位要出去?”

    孫鐵龍看著說話的男人,客氣的說道:“是呀,我們有點事,要出去。你什么時候到的!

    那男人恭敬的沖著孫鐵龍說道:“是這樣,最近老板知道姑爺要陪著李神探,一來希望我可以隨時的照顧各位。二來老板吩咐,只要姑爺和李神探有任何要求,我都要滿足你們!

    孫鐵龍喃喃的說道:“阿南,真是辛苦你了!

    那男人微微一笑,沒有回答。

    華宇婷沖著那男人罵道:“阿南,別以為我不知道,是我哥叫你來監視我的吧!

    那男人一愣,連忙擺手說道:“不是。是因為老板害怕你又喝多了。所以叫我隨時清醒的保護小姐,姑爺,還有李神探!

    我摸著下巴,心里暗道:“保護不假,監視也不假?磥砣A宇龍安插一個心腹在我們身邊,隨時監聽我們的一舉一動。真是不簡單!

    華宇婷看了一眼,我們幾個人。

    “阿南,你也看到了。一輛車也做不下,今天你就別跟著我了!

    那男人有一些尷尬,剛要說話。

    孫鐵龍連忙說道:“婷婷聽話,阿南也算是你半個哥哥,從小也是非常照顧你。不可以沒大沒小!

    我說道:“這樣吧。咱們先去雅芝姐的畫室。一輛車不夠,就兩輛。反正雅芝姐來,也是開車來的!

    阿南連忙說道:“謝小姐的車子,就停在車庫里!

    我說道:“那簡單了。我和鐵龍做雅芝姐的車。大小姐和若寒做一輛車。這樣沒問題了吧!

    華宇婷轉頭看了我一眼,喃喃的說道:“看來也只有這樣了!

    這樣一分配,結果最好,阿南是為了保護華宇婷的,我就讓華宇婷寸步不離他,這樣我也好詢問一些事情。

    一上謝雅芝的車,我就連忙沖著孫鐵龍問道:“鐵龍,那個阿南是誰?”

    孫鐵龍回道:“這個阿南呀,可以說是華宇龍沒開公司之前的朋友!

    我說道:“是嗎?看樣子怎么跟傭人是的!

    孫鐵龍擺手說道:“不,據我所知,以前阿南是一個古惑仔,那時候華宇龍還沒那么有錢。有一次華宇龍救了生命垂危的阿南。在那之后阿南一直當華宇龍是大哥,阿南這個人一點也不傲氣,為人很謙和。在公司里,阿南只是聽從華宇龍一個人,同時也不得罪任何人。有一次我和阿南喝酒,阿南跟我也聊過,我感覺阿南是一個,有恩必報的性情中人!

    我摸了摸下巴,喃喃的說道:“看來這個阿南也是一條真漢子!

    說完我就咧嘴一笑。

    孫鐵龍笑道:“是呀,反正我對這個阿南除了說好,沒有其他的可說!

    我微微點頭,從兜里掏出一支煙。

    謝雅芝一直通過后車鏡偷看我。

    我知道謝雅芝有話要對我說。但是在車里并不是聊天的地方。

    很快謝雅芝就到了畫室。

    一下車我就沖著華宇婷和若寒說道:“你們兩個在附近轉悠轉悠吧。兩個小時,在回來找我們。然后咱們一起出去吃午飯!

    華宇婷看著我罵道:“擦的。李前進你要干嘛,這就要支開我們?”

    我笑道:“哪敢呀,昨天晚上睡覺之前,我和若寒說,要在香港大采購一下。前幾天一直都是你們兩個逛街買東西,我什么都沒有買到,擦的,好歹也買點東西回去,也算是來過一次香港吧!

    若寒沖著華宇婷點頭說道:“大小姐,今天我和前進也打算去商場逛逛。而前進買一些衣服!

    華宇婷無奈的搖頭說道:“擦的。我知道了。不過告訴你呀,兩個小時可不夠,今天我還打算去做做指甲!

    我心里暗道:“去吧。時間越長越好,跟蹤我們的人,只有阿南一個?此绾畏稚!

    我心里在笑,但是臉上不能表露出來。

    我說道:“那你們兩個注意安全!

    華宇婷罵道:“你就他媽不能說點好話,還注意安全,我和若寒是小孩子呀!”

    我尷尬一笑,轉頭瞧了一眼阿南。

    “阿南,那就擺脫你照顧她們兩位了!

    我在觀察著阿南,阿南從下車之后,一直恭恭敬敬的站在一旁。一句話都不多說。

    當我說完,阿南連忙說道:“李神探您放心。小姐和若寒小姐,我一定看好她們!

    我滿意的點了點頭。

    華宇婷和孫鐵龍嘀咕了幾句,就拉著若寒上車。

    她們三人去哪,我不管。此時算是說話算是安全了。

    我轉頭看著謝雅芝,沖著謝雅芝說道:“雅芝姐,不好意思呀!

    謝雅芝勉強的擠出一點笑容。指著一棟白色的商務樓說道:“我的畫室,就在上面!

    我們跟著謝雅芝來到了十五樓。這個大樓是一個典型的商務樓,而整個十五樓,只有兩間公司,一家是倉促公司,在門口看到什么人,不過順著玻璃門看去,在房間里面裝的全都是紙盒箱?此七@里只是他們的倉庫而已。

    而電梯的右側,就是謝雅芝的畫室。

    在門口我看到一個木質的大牌子。

    “飛雅畫室!

    我摸著下巴,心里暗道:“飛雅,范飛和謝雅芝的組合字!

    我搖了搖托,謝雅芝打開門之后,我們跟著一起進入到謝雅芝的畫室。

    畫我看到過,看展我也去過,但是作者的的畫室,這是我第一次來。

    這里的空間很大,看似是把幾個房間都打通了。一個碩大的房間,正中央放著一個木質的畫板。而整個大廳的墻壁都擺放著各式各樣的畫。

    有山水畫,有抽象畫?傊豢催@里就是一個藝術家的辦公地點。

    我不由自主的朝著一幅畫走去。

    “雅芝姐,這些都是你的作品?”

    謝雅芝喃喃的回道:“對!這都是我的作品!

    我拿起了一副畫,觀摩著。嘴上喃喃說道:“我聽說,你們這些畫家,有新作品展出之后,不都會有珍藏家買來做收藏嗎?”

    謝雅芝喃喃的笑道:“我又不是出名的畫家,跟唐白虎比不了。能有自己的畫展,我感覺已經算是很不錯了!

    我看到在我右手邊,有一幅畫。這幅畫深深的吸引了我。

    我把手上的畫,放在原位。那那幅畫拿起。

    畫里面的內容是,在一個夕陽之下,美麗的沙灘上,一男一女手拉手,笑呵呵的在奔跑。

    畫風很美,景色很美,尤其是在畫上,跑在沙灘上的男人和女人,那一臉的笑容,我能感覺到一份純真的愛情。

    “呀!蔽宜查g就是一愣。

    由于我看過范飛的照片。我感覺畫里的男人非常像范飛。我不由自主的朝著謝雅芝看去。畫里的女人,怎么看都感覺非常像謝雅芝。

    我尷尬的一笑,頓時感覺到,這幅畫可能是謝雅芝自己創作的。目的就是回想著,當年和范飛一起快樂的日子。

    “李前進,你不用看了。這一幅畫,是我畫的。畫里面的男女就是我和范飛!

    我尷尬一笑,連忙把畫放在地上。

    謝雅芝走到我的面前,連忙沖著我說道:“李前進,你真的沒調查出一點線索嗎?我不信!闭f著謝雅芝連忙搖頭,而且眼神已經泛出了淚花。

    “我聽說李前進是最出名的偵探,不管多么復雜的案件,只要李前進出馬,保準三天之內偵破,你在北京,很多警察都偵破不了的案子,李前進你出面,短短兩天就偵破了。那么復雜的案子你都能偵破,我不相信你調查了幾天,一點線索都沒有!

    我瞬間也有一些愣住。我心里產生了極大的好奇。到底范飛是一個怎么樣的人,失蹤了五年,也讓一個女人念念不忘。

    我正在愣神的時候,謝雅芝瞬間癱軟的跪在地上,然后就哭了起來。

    這一下可把我和孫鐵龍嚇壞了。

    我和孫鐵龍連忙跑到謝雅芝的身邊,我和孫鐵龍一人拉住謝雅芝的一個胳膊,試圖把謝雅芝拉起。

    但是謝雅芝邊哭邊說著:“李前進,我求求你了。能不能幫我找尋范飛的下落,哪怕范飛死了,我也要知道范飛的尸首在哪呀。求求你了。求求你了!

    “雅芝姐,你快點起來。別這樣!

    “不。你不答應我,我就不起來!

    一個女人跪在地上大哭,頓時把我搞的沒有任何辦法。

三肖中特赔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