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恐怖小說 > 機智笨探 > 第一百七十四章 虛偽的假面(十四)

第一百七十四章 虛偽的假面(十四)

    “老鬼你可算回來了!

    我把煙頭掐滅,扔進煙灰缸里。

    查理霸調查鄭雷,足足兩天都沒回來,中途我打了很多次電話給查理霸,查理霸始終都是沒有接。

    查理霸以前做通職者的習慣,做事的時候,從來不帶手機,或是把手機調成靜音。

    兩天的時間,這就說明查理霸調查鄭雷非常的仔細。

    “快坐。休息一下!

    我親自給查理霸推開了椅子。

    查理霸一屁股坐在椅子上,看著滿桌子的菜。

    查理霸沒有好氣的罵道:“擦的。我就知道,我辛苦,你在享福!

    說著查理霸轉頭看著駱辰說道:“駱辰,你怎么也在日照。我記得你不是剛從鄭州回來嗎?”

    駱辰看著查理霸笑道:“老鬼,上次你去鄭州,不也是見老陳嗎?我正好沒事,半年前去看看老陳!

    查理霸說道:“現在老陳也退休了!

    駱辰笑道:“是啊。退休好!”

    我轉頭看著查理霸說道:“老陳是誰,以前怎么沒聽你說過?”

    查理霸看著我回道:“我朋友雖然不是滿天下,但是朋友也稍微多一些。那老陳可厲害了。全世界知名的電腦黑客之一。以前喬思福要開公司,都要找老陳幫忙!

    我微微一笑,喃喃的說道:“厲害。厲害!

    查理霸看似很精神,但是我心里清楚,兩天的時間,查理霸肯定是沒有好好的睡過覺。

    “來,趕緊的先吃飯,然后慢慢說,不著急!

    查理霸毫不客氣,拿起筷子,就開始大口大口的吃著飯菜。

    “前進,果然不出你所料,你的老同學鄭雷,果然有問題!

    查理霸擦著嘴巴看著我說著。

    我急忙說道:“到底怎么回事,快點說說!

    查理霸說道:“我調查了兩天,那鄭雷簡直就是王八蛋!

    我撓著頭發說道:“少廢話,快點說!

    “擦,你著急什么。鄭雷這個人吃喝玩樂,樣樣俱全。最重要的就是,四個月之前,鄭雷在日照的一個地下賭場輸了三百萬!

    我喃喃的說道:“是嗎?這件事,蔡洋沒有跟我說過?磥聿萄蠖疾恢!

    查理霸看著我罵道:“擦。人家兩口子的事,難道什么都跟你說?”

    查理霸喝了一口酒,繼續說道:“根據我的多方面調查,這個鄭雷不光是好色,而且和蔡洋的感情也未必那么好!

    我喃喃的說道:“是嗎?看來我被他們兩口子騙了?”

    查理霸說道:“原來鄭雷和蔡洋結婚,主要就是為了錢!

    “我其實早也就猜到了。不過我需要證實一下!

    我在兜里掏出了一支煙,連忙點上。

    查理霸說道:“蔡洋的父母是山東濟南的地產開發商,主要是開發外五縣等大量土地。這幾年應該是賺了不少。所以鄭雷為了還債,只有和蔡洋結婚。而且我也問過地下賭場,鄭雷欠的那些錢,蔡洋都已經幫助鄭雷搞定了!

    我搖頭說道:“這樣一個搖錢樹,按理說,鄭雷不會放棄!怎么可能會殺死蔡洋呢?”

    駱辰點頭說道:“沒錯!

    查理霸說道:“我還調查到了一件事,前進,你可能做夢都沒有想到?”

    我轉頭看著查理霸說道:“什么事情?”

    查理霸笑道:“你的那個女同學蔡洋也真是夠牛的了!

    “少廢話,趕緊說!

    查理霸說道:“蔡洋在山東上的高中,可以說是一個小太妹!

    我不解,連忙問道:“什么意思?”

    查理霸說道:“你著急什么,我不是沒說完嗎?蔡洋在高中的時候,個人生活就不簡單。在十七歲的時候,居然鬧出了一件大事,搞的家里人都不消停!

    查理霸停頓了一下,拿起筷子,夾著一塊肉,大口的吃著。

    我罵道:“擦的。你能不能一氣說完?”

    查理霸把肉咽了下去?粗亦恼f道:“擦,你那么著急干什么。就不能等一會!

    我不耐煩的說道:“大哥,你就快點說吧!

    查理霸說道:“宮外孕,蔡洋在高中的時候,意外的懷孕了。到醫院檢查之后,發現是宮外孕。由于那時候婦科醫院的技術還并不是那么過硬。所以!

    我對這方面一點都不熟悉。我直搖頭。

    我不解的說道:“到底怎么回事,你仔細說!

    查理霸說道:“奶奶的,你怎么什么都不懂!

    我喃喃的說道:“少廢話,快說!

    查理霸說道:“女人有兩個舒蘭管,具體怎么回事我也不知道,但是宮外孕是非常危險的,如果女人是宮外孕,除了必須打掉肚子里的孩子之外,還要切除一條舒蘭管,F在的手術,如果切除一條舒蘭管,或許還有幾率受孕,但是在那時候,加上蔡洋年齡比較小,根本就不會自己去保養,所以那時候醫生就對蔡洋的家人說過,如果要做手術,那么蔡洋以后懷孕的幾率會很低!

    我摸著下巴喃喃的說道:“怎么可能。我聽若寒說過,蔡洋已經身懷有孕了!

    查理霸叫道:“沒錯,不過我所打聽的,蔡洋的老爸,最希望自己能生一個兒子,然后傳宗接代,但是很可惜。那個時代是計劃生育,一家人只有一個孩子。所以蔡洋的老爸,心里一直都是一個心結。尤其是蔡洋的老爸生意越做越大,對于傳宗接代更加的渴望。蔡洋發生那件事之后,父女的關系,一下子變的很僵硬。只要蔡洋一回家,父女兩個人就是吵架。所以無奈只之下,蔡洋跑到了東北上學!

    我摸著下巴,喃喃的說道:“難怪了!

    其實我們的大學并不是好大學,但是說來也奇怪,也確實有幾個有錢的同學。按理說,如果有錢的人,一般也就是去名牌大學混文憑了。只有那些高考不如意,家境還差的人,為了要一個大學的文憑,才選擇我們大學。

    我搖頭說道:“但是蔡洋懷孕了。這應該是事實。難道蔡洋說謊了?”

    查理霸搖頭說道:“蔡洋并沒有說謊!

    查理霸喝了一口酒,然后喃喃的說道:“我和蔡洋的老爸聊了很長時間!

    我看著查理霸說道:“擦。你怎么和蔡洋的老爸聊天?你們認識?”

    “當然不認識,不過不是有你嗎?我就說我是蔡洋的同學,我估計蔡洋肯定和她的父母說過,李前進是她的同學,我就順著你的身份,和蔡洋的老爸聊天。再說了蔡洋的婚禮上,蔡洋的父母也見過你和我。當然不會有什么戒備之心了!

    我點頭說道:“你厲害!

    查理霸說道:“警方已經把蔡洋的死亡信息,告訴了蔡洋的父母!

    我急忙問道:“快說,蔡洋是怎么死的?”

    查理霸看著我,右手豎起了大拇指。

    “前進,你可真厲害,真是和你說的一樣,蔡洋是中毒死的;揖筒徽f了,學名就是老鼠藥!

    我抽了一口煙,連忙說道:“老鼠藥,婚禮現場,怎么會有老鼠藥!

    查理霸搖頭罵道:“擦。只有鬼知道了!

    我摸著下巴,心里暗道:“看來現在兇手我已經猜到七八分了。但是證據呢?”

    查理霸說道:“由于蔡洋結婚,蔡洋還懷孕了。尤其是在一個月之前,當醫生告訴蔡洋,她已經懷孕的時候,蔡洋的老爸非常的開心。根據蔡洋老爸告訴我,蔡洋的老爸和鄭雷在結婚前半個月,兩個人仔細談過!

    “他們談了什么?”

    查理霸說道:“如果蔡洋生的是男孩,那么那個男孩就姓蔡。而這個外孫也就是以后可以繼承蔡洋老爸所有的財產!

    駱辰喃喃的說道:“鄭雷居然答應了?”

    查理霸笑道:“怎么會不答應,蔡洋的老爸,在結婚前一周,給了鄭雷一千萬!

    駱辰不由得罵道:“擦。真有錢!

    我喃喃的搖頭,喃喃的說道:“這些都不是鄭雷殺死蔡洋的理由。而且既然已經是這樣了。說句不好聽的,鄭雷是撿到寶了。怎么會把到手里的寶在給毀掉呢?”

    我抽了一口煙,然后摸著下巴。

    “看來是我哪里推理錯了?”

    查理霸連忙吃了一口菜,然后喃喃的說道:“我所調查的事情,我全都告訴你了!

    我抽著煙,沉默不語。

    按照正常來說,鄭雷是一個玩世不恭,對愛情不忠貞的人,這樣的人,除了貪財就是好色。所以遇到了蔡洋這個金礦,我相信只有一個守則。

    那就是好好的把握住眼前的這個機會。牢牢的抱住蔡洋的心。

    這就叫家里紅旗不倒,外面彩旗飄飄。

    所以按照正常的推理,鄭雷應該不是殺死蔡洋的兇手。但是我根據現在所調查的事情來看,很明顯,蔡洋和鄭雷,兩個人在一起,肯定沒有表面上看到的那么好,鄭雷是心懷鬼胎,有著他自己的目的。

    我沉默了很長時間,始終想不到什么。

    我轉頭看著駱辰說道:“對了。駱辰,辛亞南那邊什么情況!

    駱辰看著我說道:“我這邊就沒有這么復雜,辛亞南和蔡洋是情人關系。大概兩個人實在三個月之前在一起的!

    查理霸搖頭苦笑,看著我笑道:“前進,你這對同學,真有意思啊。鄭雷外面有情人,蔡洋外面也有情人。然后兩個人還舉辦一個二百多人來參觀的婚禮。是我們老了。還是你的同學太前衛了?”

    我轉頭看著查理霸罵道:“你少開玩笑!

    說著我轉頭看著駱辰說道:“駱辰你繼續說!

    駱辰說道:“辛亞南也不是一個簡單的人,之前做私人教練的時候,就有不簡單的事。以前有一個富太太就和辛亞南搞在一起。后來富太太的老公找人打了辛亞南一頓,辛亞南才從北京回到老家找工作!

    我喃喃的說道:“辛亞南以前在北京工作過?”

    駱辰笑道:“當然。我說怎么看到辛亞南,感覺那么熟。原來我在北京的健身會館見過!

    我喃喃的一笑,連忙說道:“這個世界說大也大,說小也小!

    駱辰說道:“辛亞南也就是一個好色之徒。借著自己工作的原因,認識一些有錢的富太太。如果可以的話,就成為情人,可以說是一個專門騙錢騙色的人渣!

    我搖頭說道:“辛亞南是一個什么人,不是我們管的!

    我摸著下巴,心里喃喃的說道:“看來蔡洋知道鄭雷是一個好色之徒,所以蔡洋也找了一個私人教練做情人!

    我說完,不由得苦笑,心里暗道:“既然是這樣,兩個人何必還要在一起呢。不如直接一點,找一個彼此都喜歡對方的人,白頭到老多好!

    看來我還是真的不了解蔡洋和鄭雷。

    根據我所了解的,蔡洋是一個有脾氣不好的人,所以在大學的時候,我和蔡洋根本就沒有接觸過,不!準確的說,是從來沒有接觸過。

    而鄭雷,是一個帥氣,很受同學歡迎的人。他們兩個人在一起,也算是男才女貌。尤其是兩個人從大一開始處對象,一直到大學畢業兩年之后結婚。

    六年的時間,對一個人來說,這簡直是太長了。

    人生能有幾個六年呢?兩個人居然都不珍惜。

    我搖頭苦思,始終想不清楚,蔡洋和鄭雷兩個人到底是怎么想的。

    吃吧了飯,我和查理霸返回到酒店。

    在房間里,我一直在抽煙。腦子里只想一個問題,那就是兇手到底是用什么方法殺死蔡洋。

    但是我怎么想,我都想不明白。

    就在這個時候,我的手機響了。

    手機號碼居然是鄭雷。

    我心里暗道:“怎么會是鄭雷?他打電話給我干什么?”

    我突然間想起來,鄭雷曾經邀請過很多人參加他的婚禮,在婚禮上蔡洋被謀殺,所以婚禮也沒有舉辦成。

    看來鄭雷是打電話和我聊天呀。

    我接通了電話之后,電話那頭,居然有一個叫喊的聲音。

    “是。是前進嗎?”

    “我是,鄭雷你怎么了?”

    “我不是鄭雷,我是郝鶴,鄭雷,鄭雷他死了!

    郝鶴?郝鶴拿著鄭雷的電話。

    由于電話那頭叫的聲音,讓我有一些聽不清楚。聽到鄭雷死了。我有一些不相信。

    我急忙問道:“你說什么?再說一次!

    郝鶴叫道:“前進,鄭雷。鄭雷他死了!

    這一次,我聽的非常清楚,一下子我額頭上流下了冷汗。

    我急忙叫道:“什么?鄭雷怎么死的!

    電話那頭的郝鶴,非常的慌張。

    “前進,你快點來吧!

    我急忙叫道:“你在哪?快點告訴我!

    “前進,我在和合會館。你快點來吧!

    我急忙叫道:“好。我現在馬上去,你別慌張!

    說著我掛斷了電話,急忙穿上了衣服,跑出了房間。

    我敲打了查理霸房門很長時間,又給查理霸打電話,但是查理霸始終是沒接。

    我明白這查理霸肯定是在睡覺呢。查理霸忙了兩天,回來肯定得睡到自然醒。

    我急忙掏出了手機,撥打給駱辰。

    “駱辰,干嘛呢?跟我去一個地方!

三肖中特赔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