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恐怖小說 > 機智笨探 > 第二百三十六章 神秘的金發美女(十九)

第二百三十六章 神秘的金發美女(十九)

    在車里,一路上我都沒有說話,一直在抽煙沉默不語。

    不一會的功夫,吳宇就把我送到偵探社。

    “前進。前進!眳怯钤诤魡疚业拿。

    我一直在思考問題,就連車子停在了偵探社門口,我都沒有發現。

    “哦!蔽一腥淮笪虻恼f了一句個哦了。

    “前進,你在想什么呢?”吳宇問道。

    “我腦子里,想到了一些事情!蔽亦恼f著。

    “什么事情?”吳宇好奇的問道。

    “走,進偵探社再說!

    吳宇搖頭,緊忙跟著我進入到偵探社。

    回到偵探社,就看到若寒和查理霸坐在大廳里聊天。

    現在的時間才下午三點不到。平時這個時間,若寒和雨林應該還在上課。

    我看著若寒說道:“怎么?下午的課?你和雨林都沒上?”

    若寒看到我和吳宇回來。若寒緊忙說道:“不是沒上,而是今天主修課都上午都結束了。下午是選修課。雨林擔心苗晶晶,所以我們兩個人就先回來了!

    我嘆了一口氣,說實話苗晶晶在這里,確實讓我們生活的規律被打破。

    不光是影響到了若寒和雨林的課程,而且我們休息也不好。

    不過這是沒有辦法的,既然答應了吳宇。怎么都要照顧好苗晶晶。

    我點了點頭,一屁股坐在沙發上。

    吳宇急忙問道:“前進,你是不是想到什么了?”

    我摸著下巴,沉思了好半天,才緩緩的說道:“不是想到了什么。只是有一個假想!

    吳宇急忙問道:“什么假想?”

    我搖頭回道:“我還不確定,所以我需要查理霸的幫忙!

    我一說這話,查理霸原本坐在沙發上吃著橘子,剛吃了一半,查理霸就轉頭看著我,沒好氣的罵道:“你爺爺的。你不會又有什么事情叫我去做吧。而且肯定不是什么好差事!

    我尷尬一笑,心里暗道:“這個查理霸倒是不傻!

    現在偵探社的情況很明顯,若寒和雨林要上課,還要照顧苗晶晶。而且苗晶晶還離不開雨林。所以有什么事,我也不能分配給雨林。最合適的人選,就只有查理霸。

    我轉頭看著吳宇問道:“宇哥。薛濤在哪?”

    吳宇立刻回道:“現在在武漢。薛濤之前在上海和上海的警方,在排查苗晶晶。前天到了武漢,估計今天晚上就應該做飛機回來了!

    我急忙擺手說道:“先不要讓薛濤回來?”

    吳宇急忙問道:“為什么?”

    我搖了搖頭,喃喃的說道:“我希望薛濤在去調查一件事!

    “什么事?”吳宇問道。

    “二零一二年的三月,是寧航發生交通意外的事故。我現在懷疑,當年極有可能不光是交通意外那么簡單!

    “什么?不可能吧?當年武漢的警方經過了仔細的排查,又看了武漢大橋的監控錄像。明確的記錄,那只是一場交通意外。這難道會有什么錯嗎?”

    我尷尬的一笑,看著吳宇說道:“宇哥,我當然是相信警方。不過我仔細的翻看你給我的檔案,當年警方和交通警確實根據現場人的口供,還有武漢大橋的監控錄像,來評定這是一場交通事故。不過我清楚的記得,寧宇出事的那輛車,武漢的海警,并沒有打撈到。而且寧宇的尸體也沒有發現!

    吳宇眉頭緊鎖,看著我說道:“前進,難道你懷疑寧宇沒有死?前進,長江的水流有多么湍急,我想你不清楚。如果一輛車在受到高度的撞擊之后,再掉入長江。生還的希望,你認為有多大?”

    查理霸也開口叫道:“我的大少爺,你腦袋是不是讓驢給踢了?你要是沒見過長江,也應該見到過中國地圖吧?長江那么長。水流怎么樣就不說了。中國的地勢,都是西高東低。長江的水流都是順著東面流動,如果掉入長江里,別說海警了。就是龍王去撈人,估計順著長江的水一直飄,沒多長時間,都飄入天平樣了!

    “去你大爺的?”我看著查理霸罵道。

    我在兜里掏出了一支煙。我抽了幾口。我看著吳宇說道:“我不是不相信警察,而是當年的事情,我直覺告訴我,沒有那么簡單。而且我相信問題的所在,就應該在寧宇的身上!

    吳宇看著我說道:“前進,那你打算從哪調查?”

    我摸著下巴,喃喃的說道:“宇哥從發現寧航的尸體到現在,已經超過一周了吧?”

    吳宇緩緩的低下了頭,愧疚的說道:“已經八天了!

    “確實有一些迫在眉睫。如果在不破案,估計上頭肯定會給你們小組施加壓力的!

    吳宇尷尬一笑,喃喃的說道:“何止是壓力!

    我看著查理霸和吳宇說道:“現在咱們應該兵分三路!

    吳宇看著我說道:“兵分三路?哪三路?”

    我看著查理霸說道:“查理霸馬上去武漢,跟薛濤匯合?前前后后仔細排查寧航。我并不是不相信薛濤的能力。而是薛濤身為警察,有排查案件的能力,但查理霸是寧航的小學同學。寧航的老媽還建在,有一個這樣的小學同學。再加上薛濤辦案的能力,我相信一定是事半功倍!

    吳宇聽著連忙點頭。

    “這個我確實贊成!闭f著吳宇轉頭看著查理霸說道:“查理霸,那就要辛苦你了!眳怯羁粗槔戆哉f著。

    查理霸一聽,頓時叫道:“什么?又要蒸騰我?”

    “你大爺的。那你去不去?”

    查理霸吃了一口葡萄!芭!辈槔戆酝铝艘豢谄咸炎。

    “奶奶的,我還能有選擇嗎?”

    我搖頭說道:“沒有!

    查理霸嘆口氣罵道:“行。那我明天訂票!

    “不行,現在就訂機票,做最早的飛機去武漢!

    “你大爺的。什么情況,一天都不讓我休息。你他媽還讓不讓我活了?”查理霸埋怨著。

    “大哥,現在迫在眉睫,你快點去行嗎?”

    我哀求著查理霸,因為只有查理霸能順利的完成我要調查的事情。

    我嘴巴不停的說,告訴查理霸要調查什么事情,面對著寧航的老媽,應該問什么。對著寧航以前的老師李紅才,對著寧航以前的同事,應該問什么。

    我嘴巴不停的說著,吳宇不由得也點頭。

    “前進,你的思路果然非常明確!

    我看著查理霸說道:“你記住沒?”

    查理霸其實也沒有仔細聽,不過我對查理霸有著百分百的信任。我知道查理霸很有可能,我沒有想到的事情,到時候查理霸都會先想到。

    查理霸把橘子皮扔在茶幾上,然后拍打著雙手。查理霸無奈的沖著我罵道:“你大爺的。這么點事,我怎么會記不住。你就蒸騰我吧。等蒸騰死我?凑l還讓你當牛使!

    我尷尬一笑,拍了拍查理霸的胳膊說道:“老鬼,能者多勞。辛苦你了!

    “去你妹的!辈槔戆哉f著就站起身子,朝著電腦桌走去。

    我知道查理霸這是在電腦前訂飛機票。

    我急忙叫道:“再訂一張去上海的機票!

    “知道了!辈槔戆圆荒蜔┑牧R道。

    我轉頭看著吳宇說道:“宇哥,你也別閑著。你現在馬上去上海。因為別人去上海,我還不一定放心!

    吳宇看著我說道:“我懂了。你是想我仔細排查寧宇、苗晶晶、趙洋他們!

    我點頭說道:“沒錯!

    吳宇是我一直敬佩的大哥哥。以前我們經常在一起。所以調查案件的思路,多少吳宇也明白一些。

    我和吳宇不停的分析著現有的證據。

    “去上海的機票已經訂完了。晚上六點!

    “那武漢呢?”我問道。

    “奶奶的,去武漢的機票,晚上五點半!

    我看了看手機,現在是四點多,從偵探社到機場,最少也要花費半個小時。在去取票,又是安檢。時間確實很緊張。

    我不由得叫道:“老鬼,那你還愣著什么,F在馬上走啊!

    “知道了。你可別吹了。衣服我不帶總行了吧!

    吳宇急忙說道:“時間這么緊迫,我和查理霸,現在就得走了!

    “好。事不宜遲!

    吳宇給總部打了幾個電話。然后給我一個電話。

    這個電話是吳宇組里,一個女同事的電話。由于薛濤不在長春,吳宇又要馬上去上海。長春這邊我要是需要警方的幫忙,沒有人那怎么行。

    吳宇就囑咐我,萬一有事,就打這個電話。

    我記下了那個電話。趕忙吳宇和查理霸去機場。

    下午的時間,并非是車流量的高峰期,加上吳宇的車上,還有警示燈。一路上暢通無阻。

    我一直送到他們進入到大廳里,我才離開。

    或許我有一些不放心,畢竟不是我親手追查。對于案件的分析和排查,心里總是有一些感覺不舒服。

    原本我對于寧宇,沒有太多了解。不過吳宇帶我去醫院看過趙洋之后,我內心里,就開始有所保留。

    原來趙洋和寧宇是一起去的上海南飄,也在上海同時認識了自己的另一半。都說南飄北漂是非常辛苦的。

    但是趙洋和寧宇都是成功的,不光是在上海找到了穩定的工作。而且還獲得了愛情。

    從我看到苗晶晶的第一眼開始,不由得在心里暗調大拇指。

    苗晶晶確實是我見過最漂亮的女孩子,而楊婷婷也是一等一的美女。

    我更加相信,趙洋和寧宇在上海吃了很多的苦,加上他們不斷的努力。才會有今天的幸福生活。

    原本寧宇可以和苗晶晶在一起,和趙洋一樣,會有一個幸福的家庭。美好的愛情。

    但是去年寧宇離奇死亡,加上趙洋奇怪的被人襲擊?此魄珊系谋澈,根本就沒有那么多的巧合。

    我始終相信,這一切的一切,都是有著千絲萬縷的關系。只是我暫時還沒有找到線頭,開始逐步的調查。

    我邊開車返回偵探社,一路上還邊思考著問題。

    一回到偵探社,我就發現偵探社的大廳里沒有人。不過聽到樓上有吵雜的聲音。

    我明白,肯定又是苗晶晶開始鬧了。

    我嘆了一口氣,在兜里掏出了一支煙。我緩緩的朝著樓上走去。

    走到了走廊,我就看到若寒站在房門口,朝著苗晶晶的房間里看去。

    我也走到房門口,看到雨林緊緊的抱住苗晶晶,雨林輕輕的撫摸著苗晶晶的額頭,在輕聲安慰著苗晶晶。

    “沒事的。沒事的!

    “前進,你回來了。查理霸和宇哥,都坐上飛機了?”若寒問道。

    我緩緩的點頭,喃喃的說道:“應該是吧!

    我仔細的盯著苗晶晶,苗晶晶雙眼呆滯的看著前方,嘴巴還不停的抽動。

    不管我認識不認識苗晶晶,都為苗晶晶這樣的美女感覺到心疼。雖然我現在還不知道,苗晶晶,寧宇、寧航三人之間。到底發生了什么事。

    不過我始終相信,事實是隱藏不了的。用不了多久,這所有的謎題,就會揭開的。

    我正在胡思亂想的時候,我留意到苗晶晶的右手,不停的床上劃著。

    可能是苗晶晶經常鬧,我一直都沒有注意到苗晶晶會有這樣的一個小動作。

    我眉頭一鎖,急忙轉頭跑下了樓。

    過了好一會,雨林和若寒才緩緩的從樓上走了下來。

    “我去做飯吧。雨林,你晚上想吃點什么?”若寒說道。

    “哪還有什么心情吃飯了。醫院也去過了,心理醫生也找過了。晶晶現在和以前一模一樣。真是愁人!庇炅钟袣鉄o力的念道著。

    “雨林,你放心吧。好人會有好報的。苗晶晶一定沒事的!

    雨林喃喃的念道著:“但愿吧。我只是希望晶晶別一輩子這樣。晶晶的老爸就得了腦血栓,需要晶晶的照顧,現在晶晶都這樣了。那她們一家人,以后還怎么過日子了!

    若寒緊緊的拉住雨林的胳膊,若寒安慰道:“雨林,你就放心吧。苗晶晶一定會沒事的!

    “親愛的,你也累壞了。我看不如這樣,咱們還是去外面買點東西,隨便吃點的了!

    若寒搖頭說道:“不用,我還是去做吧。我再熬點粥。一會你喂苗晶晶喝下去!

    雨林搖頭說道:“哎。晶晶剛睡下。還是讓她安心的睡一會吧。萬一蒸騰醒了。搞不好,咱們又得受罪了!

    雨林身為苗晶晶的閨蜜,都把雨林給弄的快要瘋了。

    這就可想而知,我們這些人,這幾天晚上到底是怎么休息的。

    雨林和若寒走到了大廳,看到我全神貫注的在看著電腦。

    雨林沖著我叫道:“前進,根本幫忙,做晚飯了!

    若寒攔住了雨林,若寒知道我為了調查案件,加上這幾天沒有休息好,精神狀態早就不如以前了。

    若寒為了讓我好好的休息,若寒連忙說道:“別打擾前進了。我去做晚飯。今天就咱們三個人,我少做一些。昨天還剩下了一些菜。我現在熱一熱。等一會咱們就吃飯!

三肖中特赔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