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恐怖小說 > 機智笨探 > 第三百一十五章 夢魘謎團(一)

第三百一十五章 夢魘謎團(一)

    海南這是我第二次來,第一次是和若寒來度假,沒有想到,在快樂度假的時候,居然也會遇到案件。

    這一次是我們幾個男人第一次來到海南。不過這一次并不是來度假,而是來辦案。

    從香港坐上飛機的那一刻,我一直都是嘆息,最近這段時間,很多讓我頭疼的事情。

    “前進,不要嘆息了。有一句話不是說的很好嗎?能力大,責任必然就大!

    “我可沒有什么能力!蔽野晣@氣的說道。

    “車子來了!辈槔戆灾钢鴻C場門口,一輛白色的轎車。

    我順勢看去,一個身穿西服的男人,正在高舉寫著我名字的白色指示牌。

    當我們提著行李朝著他走去。那男人連忙放下手里的指示牌,走到我們的身邊。

    “李神探,您可算是到了。我叫張光宇!

    那男人說著伸出了右手,我微笑著,恭敬的說道:“你好!

    我也伸出了右手,和張光宇緊緊的窩在一起。

    “介紹一下,這兩位是我的好朋友,查理、李白!

    張光宇看著查理霸和李白,微笑的說道:“我已經從隊長那的資料上,看到了幾位的信息。歡迎幾位來到海南!

    查理霸和李白微微一笑,和張光宇客氣的寒暄著。

    “咱們先上車吧。幾位的住處,我們已經安排好了!

    “好!痹趶埞庥畹囊I下,我們上了那白色的轎車。

    原本的計劃,在香港的時候,就已經定好了返回長春的機票?稍谂R上飛機之前,突然朱先生找到了我。

    通過和朱先生的聊天,原來在海南省發生了一件非常奇怪的事情。由于非常機密,相關部門并沒有對外公布。海南省的警方和北京刑警總部的專家,通過三個月的調查,始終都調查不出結果。

    所以北京刑警總部,非常希望我可以去海南調查一下。

    我聽朱先生的描述,感覺到事情非常的奇妙,完全勾起了我內心的好奇心。

    不過又一想到,我自己還有很多事情沒有處理,內心之中,我并不想參與這樣的案件。但又礙于朱先生親子來香港找我,我又沒有辦法去拒絕朱先生。萬般無奈之下,我只有選擇去海南。畢竟朱先生、吳宇、華宇龍三位,都是我非常尊敬的哥哥。他們有要求,我肯定不會拒絕。

    “海南的風景真是漂亮啊!辈槔戆皂樦巴馔。

    “怎么?以前沒有來過海南?”李白說道。

    “當然來過了!

    我摸著下巴,喃喃說道:“我和若寒來過海南,若寒也非常喜歡海南的風景。你們說,咱們以后來海南定居好不好?”

    查理霸急忙叫道:“當然好了。海南這里四季如春,白天咱們可以去游泳、曬太陽。晚上還可以在沙灘上烤肉,真是人間天堂啊!

    李白搖頭笑道:“現在感覺好,沒準等你住久了,你又感覺膩了!

    我連忙點頭說道:“沒錯,老鬼,你在一個地方住時間長了,老實吵吵沒勁。我看以后我們定居海南。你自己樂意去哪就去哪!

    查理霸叫道:“擦。為什么不帶我。還要帶上駱辰和周建鵬!

    “好!

    這幾年,我認識了不少的好朋友,有時候由于地域的原因,有很多好朋友都不能常常見面,不過我依舊相信那個信念,海內存知己天涯若比鄰。只要心和心在一起,距離根本就不是問題。

    我們這一路上,有說有笑,很快就到了一棟白色的房子外。

    車子一停下,張光宇連忙說道:“三位,你們的住所到了!

    我伸出頭朝著車窗外看去,我連忙說道:“不是先去找劉教授和錢琦嗎?”

    “三位剛剛到海南,風塵仆仆,我看先不要著急,三位還是先回房間洗個澡、休息一下。明天我再帶三位去找劉教授好嗎?”

    我搖頭說道:“不用,我們不累!闭f著我轉頭看著查理霸和李白。

    查理霸搖頭說道:“不累。不累!

    “好。既然三位不累的話,那我就安排,帶著三位去找劉教授!

    張光宇把我們送到房子里,這里就算是我們在海南暫時居住的地方。

    我們把行李都放在自己的房間之后,張光宇告訴我,隨時都可以出發,去尋找劉教授。

    “好!那就現在走吧!

    我們還沒有休息,就上車趕往找尋劉教授。

    “三位,這一次是機密,上頭讓我傳達,希望三位調查的時候,一定要保守秘密!睆埞庥钸呴_車邊說道。

    “這個是當然了!蔽一氐。

    路程并不是很遠,大概也就是十多分鐘的時間,我們就進入到一個大院子里。大院子三面都是灰色的四層小樓。

    “三位,這邊請!

    張光宇引領我們進入到一棟大樓里。

    “劉教授在嗎?”張光宇進入到大樓里,沖著站在樓里一位披著白色大褂的女人問道。

    “劉教授正在實驗室等你呢!蹦桥宿D頭看到了我,連忙高呼道:“是你。你是李前進。沒有想到居然會在這里見到你!

    說著那女人連忙竄到了我的面前。

    面對眼前的女人,我瞬間愣住。

    “劉教授還在等著我們呢。陽陽你別這樣!睆埞庥畎肼窋r住那女人。

    那女人右手捂住自己的嘴巴,尷尬的笑著。

    多虧有張光宇在,要不然我會尷尬死。我尷尬的沖著那女人一笑,害羞的看著別處。

    張光宇連忙說道:“三位,請跟我們來吧。劉教授正在等著我們呢!

    我、查理霸、李白跟著張光宇順著樓梯來到了三樓。在三樓的一側,看到了實驗室字樣。張光宇禮貌的敲了敲門。

    “請進!痹陂T里面,有一個清脆的聲音回應著。

    張光宇輕輕的把推開。引入我眼簾的是一個非常大的房間。

    上大學的時候,我也去過實驗室,實驗室都是一排一排的實驗桌。上學時代,我對學習根本就不感興趣,更別說去實驗室了。

    出于本能的,我就是非常反感實驗室。但這里的環境,跟我大學的實驗室,完全不同。這個實驗室,就好似一個畫社一樣,在墻壁的兩側,掛著很多稀奇古怪的畫。有的是歐式油畫,有的是中國古典的風景圖。

    這讓我感覺非常的意外。

    我正在欣賞著墻壁上的畫,突然聽到有人在呼喚著我的名字。

    “李前進,幸會了!

    我急忙轉頭朝著發出聲音的地方看去。

    一個二十多歲的年輕男人,身披著白色大褂,走到了我的面前。

    我瞬間就愣住了。

    “我來介紹一下,這是我們北京的心理學碩士,劉勇!睆埞庥羁戳丝磩⒔淌,還沒等說話,劉教授連忙沖著我說道:“李前進,中國最出名的私家偵探,一直都是只聞其名,不見其人。這一次真是有幸,會和大名鼎鼎的李前進公事!

    劉教授沖著伸出了右手,沖著我微笑著。

    畢竟他是以為心理學的碩士,論本事,論能力。遠遠比我強。

    我恭敬的伸出了右手,和劉教授窩在了一起。

    我心里頓時對眼前這個男人肅然起敬?磩⒔淌诘臉幼,年齡和我不相上下。沒有想到眼前這個男人,年紀輕輕,就是心理學的碩士。

    “事情我已經知道了一些。不過我相信,肯定不是很全面!蔽铱粗鴦⒔淌谡f道。

    “事情確實非常的匪夷所思,不過我們保密功夫做的很好,一直都沒有對外公布!

    劉教授把我們讓到了里面,在里面還有一個房間。那個房間里,只有三個沙發,和一個碩大的辦公桌。

    劉教授把我們讓到沙發上,清了清嗓子說道:“事情是這樣,在大概一年多之前,一個叫錢琦的男人,經常去當地派出所報案,說他遇到了一起殺人案。當時派出所接到這個報案之后,馬上就安排人去調查,但是并沒有發現異常。當時派出所民警還以為錢琦只是胡鬧而已,但是看到錢琦那認真的樣子,派出所的民警也只有打發錢琦離開,沒有多久,派出所的民警,又是接到了錢琦的報警,沒有辦法之下,派出所只有根據錢琦的報案,去錢琦所說的案發現場,但是始終沒有發現什么!

    查理霸說道:“那個錢琦會不會就是一個精神?”

    我轉頭看著查理霸說道:“如果是個精神病,咱們也不會來了!

    查理霸尷尬的搖了搖頭,整個身子靠在沙發上。

    我轉頭看著劉教授,示意叫劉教授繼續說下去。

    劉教授沖著我微微一笑,繼續說道:“我來到海南之后,第一時間見到了錢琦,我在給錢琦做了心理評估和心理畫像。而且還深入的了解了錢琦的資料信息。最后得到一個結論,錢琦是一個非常正常的男人,并沒有心理暗影!

    我摸著下巴,沖著劉教授說道:“那就說,錢琦是一點問題都沒有,對吧!

    劉教授點頭說道:“沒錯!

    “后來呢?”我詢問著。

    劉教授沖著我微微一笑,繼續說道:“沒有想到,一年前錢琦來派出所報案,在三個月之前,居然全部都發生了!

    李白好奇的問道:“全部都發生了?什么意思?”

    劉教授轉頭看著李白說道:“事情是這樣,一年前錢琦在派出所報案,有命案發生,而且還把具體的地址和位置都告訴了民警,死者的樣子、年齡,死亡的形態,死亡的過程都說的非常清楚。一年前民警去錢琦所說的案發現場之后,發現根本就沒有案件發生。當時所有的跟錢琦解除過的民警,都感覺到錢琦是一個精神病。但是在三個月之前,派出所接到了報案,當民警到達報案現場的時候,這才發現,案發現場的情形,居然和錢琦之前報警描述的一模一樣!

    我摸著下巴,沉默不語。

    李白問道:“一共發生了幾起命案?”

    劉教授回道:“四起!”

    我摸著下巴說道:“錢琦一年前,報了幾次案?”

    劉教授轉頭看著我,沖著我豎起來大拇指說道:“問得好。李前進不虧是李前進!

    我尷尬一笑,朝著劉教授望去。

    “錢琦一共報案了六起,當三個月之前發生命案之后,刑警大隊立刻找到了錢琦。刑警大隊仔細的排查了錢琦這三個月的情況!

    “沒有可疑吧!”我說道。

    劉教授點頭說道:“是的!

    我摸著下巴說道:“那也就是說,錢琦一年前報案了六次,已經有四起命案應驗了!

    李白喃喃的說道:“死亡提示?這不可能,絕對不可能!

    劉教授連忙說道:“當然是不可能。所以北京總部拍我來給錢琦做心理評估和心理畫像。但是錢琦一切都正常!

    劉教授所說的,跟朱先生和我所說的差距不大。

    我摸著下巴說道:“錢琦不是說過,有一起命案,是在?诘囊粋大廈里,那個大廈會發發生大爆炸。這個沒有發生吧!

    劉教授點頭說道:“沒錯,三個月之前,命案連續發生,刑警就已經監控住了錢琦,現在更是把錢琦送往了警察所控制的安全屋。就在一個月之前,錢琦又告訴了我,?谔煅拇髲B會發生大爆炸,那時候會發生很大的慘案!

    我摸著下巴,沉默不語。

    我實在是沒有辦法去評價,因為這一切實在是不合科學邏輯。

    我瞄了瞄劉教授,我心理暗道:既然劉教授是心理學家,劉教授肯定會前前后后不止一次的給錢琦做心理評估。

    專家都確定錢琦沒有問題,那肯定是沒有問題。

    但是又怎么去解釋,錢琦怎么會知道,一段時間之后會發生的事情呢?這太匪夷所思了。

    我嘆了一口氣,喃喃的點頭說道:“事情我已經知道了。雖然有一些不可思議。但是我相信,這個世界確實有很多科學沒有辦法解釋的事情。不過我相信,只要仔細的排查,一切的現象,科學都可以解釋!

    劉教授點頭說道:“我也是這個想法。既然北京那邊請來了李神探,我相信,你可以解開這個匪夷所思的事情!

    我看著劉教授尷尬一笑,搖頭說道:“劉教授您太客氣了。我只是來幫忙的。不過我想,馬上見到錢琦!

    劉教授點頭說道:“沒有問題。錢琦就在后面的大樓里!

    我點頭說道:“好。我現在就要見見錢琦!

三肖中特赔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