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恐怖小說 > 機智笨探 > 第一百八十八章 青銅瓷之密碼(十九)

第一百八十八章 青銅瓷之密碼(十九)

    宋曉磊的辦公室,我之前來過幾次。雖然我只是在中譽投資公司上班僅僅一周多。

    但宋曉磊這個人,有一個大家都沒有的喜歡。那就是喜歡打獵。

    坐在我身邊的同事魏嘉欣曾經跟我說,宋曉磊最喜歡去歐洲的旅游,而且宋曉磊最大的愛好就是打獵。

    在宋曉磊的辦公室一面墻上,正好掛著一個鹿頭。

    我仔細的回憶著,當初我來中譽上班的時候,第一次就來到宋曉磊的辦公室,就被那掛在墻上的鹿頭裝飾品所吸引。

    加上很多同事背地里的講述,我對宋曉磊多少有一些印象。

    薛濤連忙看著我說道:“前進,你是不是發現了什么?”

    我點頭說道:“馬上打電話給宇哥,叫宇哥把法醫和法證都叫過來!

    “什么?”

    我指著那個掉落在地上的鹿頭說道:“還記得嗎?宋曉磊的心口上有很深的刺痕。你看,那個鹿頭雖然不是很鋒利,但是卻很硬!

    “前進,你的意思是?”

    我指著那個鹿頭說道:“看到那個鹿頭了嗎?很有可能就是兇器!

    薛濤連忙叫道:“原來是這樣!

    說著薛濤看著在場的四個人,連忙叫道:“請你們馬上出去!

    薛濤拿出了手機,就給吳宇撥打電話。

    我相信,在法醫和法證第一次來這里的時候,絕對沒有仔細檢查過那個鹿頭。第一那個鹿頭當時是掛在墻上的,由于位置很高,我相信法醫和法證絕對沒有想到兇器會是那個鹿頭。第二,不光是警察,包括我在內。都會以為,兇手是帶著兇器殺人。既然在案發現場沒有找到兇器,那么可能性就只有一個,那就是兇手殺完人之后,帶著兇器離開。

    畢竟現在的法證很是厲害,如果兄弟就在現場,那么法證必然會在兇器上找到蛛絲馬跡。

    可誰又能想到,其實兇器,原本就是在案發現場。

    突發的狀況,讓我想到了一切。

    我心里暗道:果然,宋曉磊的死和秦嵩的死,根本就是兩個案件。

    畢竟我也不是警察,我不能留在案發現場。我跟著那四個經理一起離開了宋曉磊的辦公室。

    “經理喝口水吧!

    “好!謝謝!薄鞍ミ!”

    一個女孩子手里拿著一個水杯,要遞給葛小涵?赡苁歉鹦『幸恍┚o張,葛小涵手里的水杯沒有拿住,瞬間就灑在了自己的衣服上。

    “經理,這是熱水,你沒事吧!

    那個女孩子瞬間靠近葛小涵,幫忙擦著葛小涵衣服上的水。

    “沒事!沒事!

    我已經發現葛小涵不對?吹礁鹦『遣徽5姆从澈捅砬。我心里真是不愿意去猜想?墒堑搅爽F在,爭分奪秒的時間里,不由得我不多想。

    就在這個時候,我完全愣住了。

    葛小涵的外套脫掉,里面穿著一個白色的小襯衫。

    可是我隱隱的發現葛小涵身上的小秘密。

    我額頭上的冷汗瞬間冒出。我閉上了眼睛,心里暗道:為什么會這樣。

    我偷偷的看了看薛濤,薛濤正在給吳宇打電話。絲毫沒有注意外面的辦公區。

    我緩緩的走到葛小涵的身邊,在葛小涵的耳邊,低聲說道:“葛小涵,我有一些話要對你說!

    當我說出這句話的時候,葛小涵先是一愣,可就是幾秒鐘的時間里,葛小涵恢復了正常?戳丝次艺f道:“走!去會議室吧!

    我搖頭說道:“不。你跟我出來!

    我頭也不回的來到了電梯口,葛小涵無奈的跟在我的身后。

    我按了一下電梯,安靜的等待著電梯的到來。而葛小涵就站在我的身邊,一句話也沒有說。

    “叮!”電梯到了,我看了看葛小涵,便上樓電梯,葛小涵一頭霧水的跟著我上了電梯。

    我看到這里最高是二十四層,我毫不猶豫的按下了二十四層。

    “去二十四層干什么?”

    葛小涵問我,可是我并沒有回答。

    “叮!”電梯很快到了二十四層。在二十四層是這棟大廈的最高層。我本以為可以去天臺那,和葛小涵聊聊。誰知道二十四層還是有很多的公司。

    我嘆口氣,轉身拉著葛小涵進入到樓梯通道。

    “前進,你叫我上來干什么?”

    看到葛小涵那理直氣壯的樣子,我一時間也不知道說什么好。

    “前進?前進?”

    葛小涵在呼喚著我的名字,讓我一時間不能在亂想。

    我在兜里掏出了一支煙,點上之后,不慌不忙的盯著葛小涵。

    “前進,你這是怎么了?”

    “我不知道應該怎么說,但是我只想跟你說,一切我都知道了!

    “知道了!备鹦『樕查g有一些難看,不過很快就恢復了正常。

    “前進,你知道什么了?”葛小涵反問道。

    “你是殺死宋曉磊的兇手!

    我說完之后,眼神直勾勾的盯著葛小涵。

    葛小涵長出了一口氣,搖頭冷笑道:“前進,你怎么會懷疑我殺死宋曉磊?你搞錯了吧?我沒有殺人。我也不怕你去調查。我是清白的!

    我抿了抿嘴巴,喃喃的說道:“不對!是你殺死宋曉磊的!

    “暈!為什么?我殺死我的老板干什么?我跟宋總無冤無仇的。是宋總給我開工資,我殺死他?開什么玩笑!

    “你有殺人動機?”我冷冷的說道。

    葛小涵輕微的搖了搖頭,喃喃的笑道:“殺人動機?殺死宋曉磊?我是能得到他的錢啊,我還是能得到他的公司啊!

    我指了指葛小涵,連忙說道:“你這是什么!

    我指的地方,正是葛小涵的小腹位置。

    葛小涵脫去了外套之后,穿著一個白色的襯衫。

    葛小涵順著我手指的地方看去,好奇的沖著我說道:“什么?”

    我一把抓住葛小涵的襯衫,也就是葛小涵小腹的那個地方。使勁撩開葛小涵的襯衫。

    嚇的葛小涵連忙大叫道:“流氓!李前進,你要干什么?”

    就在一瞬間,我撩開了葛小涵的上衣,葛小涵的小腹那也露出了雪白的肌膚。

    說著葛小涵就朝著我的臉蛋上扇了一巴掌,而我左手連忙抓住了葛小涵的右手。

    “給我解釋一下,這是什么?”

    我的右手指著葛小涵小腹上的紋身。

    葛小涵咽了一口口水,使勁的晃動著自己的右臂。

    我緩緩的那葛小涵的右臂松開。

    葛小涵連忙把自己的衣服撩下。整理著自己的衣服。

    我發現葛小涵剛才的一瞬間十分的慌張,也就是在整理衣服的時候,使勁讓自己恢復平靜。

    “怎么?紋身你沒有看過嗎?你和若寒就沒有愛的紋身嗎?”

    我尷尬一笑,搖頭喃喃的說道:“沒有。不過我讓你看看這個!

    說著我在兜里掏出了手機,打開手機里的相冊。

    當葛小涵看到我手機的時候,瞬間就愣住了。

    “這。這!

    我嘆了一口氣,喃喃的說道:“這個人你應該認識,是高蕓蕓。你和高蕓蕓在小腹的位置上都有一個一模一樣的紋身。別告訴我,這個紋身就是你和高蕓蕓愛的紋身!

    葛小涵瞬間就是一愣,再也說不出話來。

    我喃喃的說道:“如果我要是沒有猜錯的話,你就是宋曉磊的情人!

    當我說出這句話的時候,整個時間就好似靜止了一般。

    我和葛小涵是大學同學,雖然關系并不是很好,可同學的事實是沒有辦法改變的。

    我們在一起上課四年,多多少少都會了解到葛小涵這個人的性格。

    上學的時候,葛小涵就是一個不服輸的性格。雖然葛小涵在交朋友方面,又她自己的原則。

    但誰不喜歡叫有出息的人做朋友呢?

    我怎么都沒有想到,前些日子葛小涵去偵探社的時候,還和我們一起吃喝玩樂。對著若寒說,葛小涵和她對象馬上就要結婚了。而實際上,葛小涵居然和自己的老板有奸情。

    葛小涵半天都說不出話來。

    我喃喃的說道:“在周六,公司和往常一樣,四個經理都晚走一會,給宋曉磊匯報工作。那三個經理匯報完了之后,都離開了公司,只有你!闭f著我指了指葛小涵。

    “只有你還沒有走,當時你沒走,并不是因為你沒有工作沒有匯報完,而是你和宋曉磊在辦公室里偷情!

    我說話的聲音并不是很大,可讓葛小涵頓時無言以對。

    “我雖然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可是在大廈的監控器里,明確的看到。在你走了之后,就沒有人進出過中譽公司,一直到那兩個保安進入到中譽公司之后。就只剩下警察來。所以殺人兇手就是你!

    “不。我不是殺人兇手。我根本就沒有殺人!

    葛小涵瞬間好似發瘋了似得,在樓道了大聲的叫喊著。

    “兇手一定是你!蔽抑钢鹦『械。

    葛小涵連忙叫道:“不是我、真的不是我!

    我仔細的觀察著葛小涵,雖然我心里不愿意相信,葛小涵就是殺死宋曉磊的兇手?墒俏抑,殺人是大罪,我必須要冷靜的分析。

    至少到現在看來,我可以肯定的是,葛小涵是宋曉磊的情人不假,可葛小涵并非是殺死宋曉磊的兇手。

    并不是因為葛小涵是我的同學。

    而是在剛剛那一刻,我在說葛小涵是殺死宋曉磊的時候,葛小涵竟然長出了一口氣。

    在宋曉磊辦公室的時候,我就發現葛小涵有一些不太正常。那是因為,葛小涵自己心虛,葛小涵心虛的是,葛小涵和宋曉磊是有關系的。葛小涵并不像讓這段關系曝光。

    所以葛小涵一直都在害怕,誰知道當我說葛小涵是殺死宋曉磊是兇手的時候,沒有想到葛小涵居然放松了。

    也就是那零點幾秒的瞬間,讓我看到葛小涵的微表情。

    雖然我沒有證據去證明葛小涵到底是不是殺人兇手。但是我的直覺上告訴我,葛小涵不是兇手。

    葛小涵連忙說道:“沒錯,我是宋曉磊的情人。那天開會,其實我也很想快速的離開公司,可是宋曉磊那個混蛋,特意把我叫下,就是希望我可以滿足他!

    “那你們都干什么了?”

    葛小涵臉一紅,喃喃的說道:“一男一女還能干什么?”

    我深吸了一口氣,看著面前的葛小涵。

    我心里真是不愿意接受這個事實。

    沒有想到,一直要強的葛小涵,居然會和自己的老板有關系。一瞬間我還真的有一些接受不了。

    “然后呢?”

    “還能然后什么。完事了之后,我就馬上穿上衣服離開了!

    “真的嗎?”我陰冷冷的說道。

    葛小涵一把抓住了我的雙臂,葛小涵連忙叫道:“前進,你要相信我。我和宋曉磊在一起,是迫不得已。但是我絕對不是殺死宋曉磊的人。你想想,我殺死他干嘛?我又不是他老婆,就算我殺死宋曉磊我能得到什么。而且在我走的時候,宋曉磊還好好的。我真的沒有殺死他。前進我真的沒有殺死他!

    說著葛小涵更加讓我想象不到。

    葛小涵居然雙手抓著我的雙臂,沖著我下跪。

    “前進,我知道我瞞不過你?墒俏艺娴臎]有殺人。如果讓李末知道了。我就完了!

    看到葛小涵快要哭出來的樣子,我連忙去攙扶葛小涵。

    我聽葛小涵說過,葛小涵在大三左右的時候,處了一個對象,叫李什么。前幾天還聽若寒說,葛小涵和她出來好幾年的男朋友,終于要在今年結婚?磥砀鹦『炖锏哪莻李末就是她的男朋友。

    “你快起來、你快點起來!

    我一把拽起葛小涵。

    葛小涵眼淚從眼角中滑落?粗艺f道:“前進,我知道你非常聰明。但是你這一次真的錯了。我真的不是殺死宋曉磊的人。我真的不是!

    其實我心里已經有了答案。只是為了要進一步證實而已。

    看到葛小涵流下的眼淚,我頓時有一些心軟。

    “你先起來!

    葛小涵是一個非常堅強的女孩子,或許在職場,認識葛小涵的人,都會以為葛小涵就是一個女強人,工作認真,而且非常的有頭腦、有個性。

    可女人終究是女人。

    “我現在問你什么。你一定要老老實實的回答我!

    葛小涵連忙點頭,沖著我說道:“前進,你問什么,我回答你什么!

三肖中特赔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