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恐怖小說 > 機智笨探 > 第三百九十三章 絕對恐怖(四)

第三百九十三章 絕對恐怖(四)

    為了讓大家安心,我也只有說謊話。當然,這也是善意的謊話。目的就是讓大家都別參與到這場神秘的案件之中。

    第二天,查理霸等人各自都有安排。當然了,雨林和查理霸是最愛玩的。只要有雨林在,出去玩,必然是雨林經常掛在嘴里的事。

    不管他們在北京玩,還是返回長春。只要不參與調查案件,我都非常放心。

    我的直覺告訴我,這一次的案件,背后隱藏的事,肯定老百姓難以理解。

    作為普通人的多,自然不愿意卷入這場風暴。更加不愿意讓我身邊的人,卷入這場風暴。

    不過我一直在考慮,到底要不要讓李白加入調查。

    第二天,吳宇很早就來找我。我也是偷偷的跟著吳宇離開了酒店。

    “雪姐呢?”

    這一次吳宇和孔雪一起來北京的。除了第一天見到孔雪之外,在查理霸他們來到北京之后,我就再也沒有看到孔雪,所以好奇的問著。

    “孔雪啊,她有她的事!

    我這句話也是多余問,我現在也完全的明白,上頭已經給了準確的信息。所有的調查,都必須是秘密排查。所以排查的人,一定不會多。

    而吳宇就是警方派給我的唯一一個人。

    “前進啊,你打算怎么排查?”

    我摸了摸下巴,看了看吳宇說道:“我想先見一見任鑫的家人吧!

    “我一猜也是這樣。不過任鑫的兒子并不在北京,而是在外地上學!

    “我相信一個孩子知道的事情也不多。能見到任鑫的老婆,就能知道怎么回事了!

    “好吧!

    吳宇啟動了車子,微微一笑。

    我們來到了北京最繁華的地段。吳宇指著一棟高樓大廈說道:“這座大廈是任鑫的老婆周蔚辦公的地方!

    我微微點頭,連忙說道:“老公死了,居然還在上班!

    吳宇搖頭嘆息道:“人始終都要活著啊,畢竟錢越多,權力越大的人,越難以擺脫追逐名利的人!

    我實在不知道說什么好。

    吳宇用了很長時間,才找到了一個停車位。我們這才進入到大廈里。

    吳宇帶著我來到了十五樓。

    這里是一家外貿公司,員工還很多,一出電梯,在電梯正對面,就是前臺。一個非常漂亮的美女,看到我和吳宇,連忙從椅子上站起,非常恭敬的說道:“兩位先生,有什么事嗎?”

    吳宇連忙掏出了警員證,沖著那美女說道:“警察,找你們老板周蔚!

    “找我們周總啊,請問有預約嗎?”

    “沒有!眳怯盍⒖袒氐。

    “沒有預約啊,這就!蹦敲琅尞惖目粗。

    那美女似乎并沒有因為吳宇是警察而感覺到意外。

    吳宇臉色一沉,連忙說道:“少廢話,馬上帶我去見周蔚!

    那美女看了看吳宇和我,喃喃的說道:“請稍等!闭f完便轉身去了辦公區。

    大概也就所以兩分鐘的時間,那美女從辦公區里走了出來。

    “兩位,請跟我進來吧!

    我和吳宇點了點頭,跟著那美女進入到辦公區里。

    辦公區里環境還真是不錯,員工也非常的多。所有的男女,都穿著正裝。每一個人似乎都在忙著什么。

    畢竟是警察,不管走到哪里,或多或少都會引起很多人的關注。但是在這里,并沒有一個人朝著我們看。

    我心里暗道:果然不一樣啊。

    那美女把我們帶到總經理辦公室門前,那美女輕輕的敲打了一下,清晰的聽到門里一個清脆的聲音。

    “請進!蹦敲琅@才推開了房門。

    “周總,這兩位警察先生,要見您!

    “好!你先出去吧!

    我和吳宇進入到屋里?吹搅艘晃徊畈欢嗨氖鄽q的中年女人。畢竟人到中年,所以那女人有一些略胖。而且還帶著一個寬大的眼鏡。

    那女人坐在辦公桌上,左手托了托眼鏡框。

    “兩位是?”那女人詫異的問道。

    吳宇掏出了警員證,朝著那女人說道:“警察!

    “請坐!蹦桥诉B忙站起,左手伸出朝著一旁的沙發揮去。

    就在門口處,有一個大沙發,我和吳宇也不客氣,便坐在沙發上。而周蔚也從辦公桌上走出。來到了我們的面前。

    我一臉的好奇,看到眼前的周蔚,我一點也感覺不到,周蔚和任鑫是一對夫妻。

    畢竟自己的老公死了,傷心始終是難免的,可我在周蔚的身上,并沒有看到一點傷感。

    我心里暗道:難道他們夫妻之間一點都步和睦?

    我好奇的心還在亂想的時候,那女人緩緩的坐在沙發上,朝著我和吳宇說道:“是不是殺死我老公的兇手找到了?”

    這一切在周蔚的嘴里說出來都非常的輕松。

    吳宇尷尬的摸了摸頭發,而我也感覺到,周蔚的氣場真的很大。

    這一點不難理解,周蔚作為一個公司的老板,沒有氣場的話,怎么會鎮得住手下那些人。

    不過我心里隱隱有種感覺,看來任鑫和周蔚之間的感情,似乎并不是那么好。

    我連忙說道:“這一次來,就是有一些事想要問問你!

    周蔚看了看我,喃喃的說道:“請問!

    “在你老公任鑫死之前,你有沒有感覺到你老公任鑫有什么奇怪的地方?”

    “奇怪的地方?”周蔚沉默了,也就是幾秒鐘的時間,周蔚搖頭說道:“沒有!

    “你想清楚了!蔽矣幸恍┘痹甑恼f道。

    周蔚看了看我,喃喃的說道:“平時我老公工作就非常的忙,尤其是我老公當上了院長之后,幾乎都是每天晚上十點才到家;丶抑,洗一個澡就睡覺了。能有什么奇怪的地方?”

    我心里暗道:難道成功的人,都是這樣嗎?

    很多人都喜歡追求名和利,但是一旦得到了名和利,那自由就失去了。而那些得到名和利的人,為了抱住自己的名和利,每天的生活都是那樣。

    我看著周蔚,喃喃的說道:“你知道,你老公最近得罪了什么人嗎?”

    周蔚搖頭說道:“我老公是一個老好人,能得罪什么人?”

    我摸了摸下巴,看著周蔚說道:“你們結婚多少年了?”

    一句話把周蔚給說愣神了。過了幾秒鐘,周蔚回道:“結婚二十一年了!

    我微微點頭,心里暗道:難道周蔚外面有人了?

    畢竟任鑫死的很慘,作為任鑫的老婆,我是一點看不出周蔚傷心。這是在是太反常了。最為重要的是,我感覺周蔚似乎是一點都不了解任鑫。

    “怎么?有什么問題嗎?”

    我摸了摸下巴,毫不避諱的說道:“我怎么感覺,你和任鑫并不是夫妻呢?”

    周蔚一愣,在自己的兜里掏出了一支煙,而且還沖著我和吳宇說道:“抽煙嗎?”

    吳宇本身就不抽煙,而我并不喜歡抽別人的煙。

    我擺了擺手,說道:“不用!

    周蔚點上了一支煙,然后看著我說道:“小伙子,你結婚了嗎?”

    我一愣,連忙搖頭說道:“沒有!

    周蔚不慌不忙的說道:“小伙子,等你結婚十年之后,一切都明白了!

    我心里暗道:看來眼前的這個中年女人,真是難對付。

    “請你好好想一想,你老公任鑫在死之前,有沒有什么奇怪的地方。這樣可以幫助我們找到殺死你老公任鑫的兇手!

    我這么一說,周蔚沉思了幾秒鐘。

    周蔚喃喃的說道:“奇怪的地方確實沒有。每一天的生活我們都是一樣,晚上回家睡覺,白天上班。我甚至都不知道,我老公的研究所,到底是做什么的!

    我微微點頭,看來研究院的保密措施,確實連所有科研人員的家人都不知道。

    我心里暗道:這就難辦了。

    畢竟工作的事,不能跟家人說,所以家人也不可能知道,任鑫所煩心的事。

    一個男人最煩惱的事,無非就是工作的事。既然工作的事不能談論,家人自然也就看不到煩惱。

    我摸了摸下巴,沉思了幾秒鐘。

    按照推理,任鑫是研究院長,索要忙的工作必然非常的多。既然那么忙,更加沒有時間去得罪人。

    我心里暗道:莫非是桃色糾紛。

    畢竟看到周蔚的態度,我感覺周蔚和任鑫的婚姻,似乎就是那么回事。

    不管任鑫和周蔚的婚姻是有什么目的,通過溝通我可以確認,周蔚并不愛任鑫,所以就算是我和吳宇來詢問,最后的結果也是一樣。

    看來這一次來找周蔚,是一點用都沒有啊。

    我沉默了許久,心里暗道:既然來了,什么都沒有調查出來。何必還要浪費時間呢。

    本想著要告辭,突然間周蔚連忙叫道:“我想起一件事!

    我急忙朝著周蔚說道:“快說。什么事?”

    周蔚喃喃的說道:“在我老公死之前的一周,我老公回家的時候很晚,我到家了,我老公還沒有回家。就算是回家,我老公也是馬上去書房!

    “你知道任鑫在書房里干什么嗎?”

    周蔚搖頭說道:“不知道。而且書房除了我老公之外,其他人都不可以進入的!

    “是嗎?這么奇怪?”

    周蔚說道:“他們搞研究的人,都是精神病!

    我摸著下巴,喃喃的說道:“那你當初為什么嫁給任鑫?”

    我并沒有浪費時間,只要是有機會,我都會問一些直接又干脆的問題。

    周蔚抽了一口煙,然后把煙扔進煙灰缸里。

    周蔚微微一笑,喃喃的說道:“愛一個人并不是只看缺點!

    “這話倒是沒錯!

    周蔚說道:“如果你們想去我家的話,我可以帶你們去!

    “這樣最好了!

    周蔚連忙站起,沖著我和吳宇說道:“兩位請稍等一下!

    周蔚打開了房間門,然后沖著外面喊道:“小周、小楊你們都過來一趟!

    話音剛落,只看到門外跑來了一男一女。

    周蔚沖著那兩個人說道:“我有事出去一下,大概下午能回來,記得趙董的訂單,馬上發貨!

    那個男人點頭說道:“周總您放心吧。您有事就先忙,剩下的事,交給我和楊經理處理就好了!

    “那好。訂單的事交給你們兩個了!

    那女人也點頭說道:“周總請放心!

    周蔚滿意的點了點頭,然后朝著我和吳宇說道:“現在咱們就可以走了!

    我和吳宇相互的看了對方,也急忙站起。

    我們乘坐電梯,來到了地下一層。周蔚來取車。我和吳宇都震驚了。

    周蔚的車,竟然是非常昂貴的跑車。

    “兩位警察先生,愣著干什么,上車啊!

    吳宇連忙回道:“我們有車!

    “那好吧。我在門口等著你們!敝芪祮恿塑囎,就朝著出口行駛而去。

    我和吳宇都無奈的搖了搖頭。

    真是貧窮限制了我們的想象。有錢人的生活,總是我們這些窮人難以想象的。

    我和吳宇順著出口,離開了大廈,找到了我們的車子。

    而周蔚的車,就停在路口。周蔚看到我們也上了車。周蔚在打開車窗,沖著我們說道:“跟進我!

    我和吳宇只是微微一笑,并沒有回答。

    周蔚在前面行駛,吳宇在后面跟著。就算周蔚不帶路,吳宇也知道任鑫的家在哪里。

    任鑫家所住的小區,自然沒有市長所住的恐怖。不過小區的安保措施也不差。

    出入都需要刷卡,每一個出入口都有保安把守。一般的外人,根本就進不去小區里。

    小區里,有幾個老人在小區里散步,還有幾個婦女正在帶著小孩子,在小區里玩耍。

    說來也奇怪,就在進入到樓門棟的時候,正好有幾個人從樓門棟。

    正常情況下,都是鄰居,幾個人相互見面,都會打一聲招呼。

    但是周蔚回家的時候,見到那幾個人,居然一句話也沒有說。

    我摸著下巴,有錢人都是這樣嗎?

    我們乘坐了電梯,來到了八樓。周蔚拿出鑰匙打開了房門。

    我心里暗道:怎么?家里還有人?

    在一個寬敞明朗的客廳里,站著一個年約二十出頭的少年。

    我心里暗道:這就是任鑫的兒子?

    周蔚說過,她和任鑫結婚二十一年?粗矍暗纳倌,最多也就是二十出頭。按照年級來算,應該是在上大學。

    “老媽?你怎么回來了?”那少年看到周蔚好奇的說道。

    “沒事!你要出去?”

    那少年的精神狀態并不是很好,看樣子由于任鑫的死,讓任鑫的兒子很是傷心。

    “在家里呆不住,打算出去走走!

    “出去走走也好。正好我有事,過一個小時,你在回來吧!

三肖中特赔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