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恐怖小說 > 機智笨探 > 第四百五十五章 月夜花朝(十)

第四百五十五章 月夜花朝(十)

    看來這是一個非常難以回答的問題。人和人之間的情感,并不是三言兩語就能說清楚的事。

    我也能體會到,就算是分手了,周天梓和吳寧倩也不可能不見面。

    “怎么?很難回答嗎?”

    見半天都沒有說出話的周天梓,我連忙說道。

    周天梓尷尬的看著我,喃喃的說道:“半年前我們徹底斷的聯系。”

    “吳寧倩總是糾纏你?”

    “算是吧。”看到周天梓那尷尬的樣子,大體上我也能猜到。

    畢竟每個人的幸福都是自己去爭取的。我也相信吳寧倩不會輕易放棄自己的幸福。

    周天梓急忙說道:“自從和喬虹雨相愛之后,我沒有做過對不起喬虹雨的事。雖然我和吳寧倩見過幾次面。但是沒有做過過分的事。”

    雖然不了解周天梓,可直覺上,這一點我還是比較相信的。

    我摸著下巴沉思了好久,然后喃喃的說道:“現在你好好想想,你和吳寧倩分手之后,她在找你的時候,有沒有對你說過奇怪的話。”

    “奇怪的話?哪方面?”

    李白急忙說道:“你仔細想想。好好想想。”

    周天梓看到我和李白極為認真的樣子,不敢多言。

    周天梓思考很久,喃喃的說道:“半年前我和吳寧倩徹底分手了。不過半年前,確實吳寧倩總是給我打電話,迫使我換了電話號。后來吳寧倩總是去我公司找我。話都已經說盡了,可是、可是。”

    “可是吳寧倩始終都糾纏你?”

    “其實也不算是糾纏了。當初我和吳寧倩在一起的時候,吳寧倩的脾氣確實不好,懂不懂都因為小事跟我吵架。后來我也煩了。不過冷靜下來之后,我們在一起開心的時候,總是多的。”

    “這是當然。”

    我摸著下巴問道:“就沒有一點奇怪的地方嗎?”

    “奇怪?”周天梓看著我說道:“奇怪的地方,你是指?”

    似乎周天梓還是不明白我的想法,我摸著下巴,喃喃的說道:“你好好想想,自從你們分手之后,見過幾次面?”

    周天梓沉思了好久,喃喃的絮叨著:“第一次見面,是吳寧倩跟我爭吵,一直在埋怨著我背著她找別人。第二次見面稍微好了許多,不過也發生過爭吵。第三次,第四次見面,就是聊聊天。”

    看到周天梓的模樣,那認真努力的回想。

    讓我深深的感覺到,每一個人的初戀都是難忘的。就算是分手,也不可能完全忘記。

    “之后就見的少了。雖然我知道吳寧倩很想跟我復合。但那時候我已經和喬虹雨在一起了。我不能辜負喬虹雨。”

    我看著周天梓繼續問道:“你有沒有做過越格的事?”

    周天梓看著我堅定的說道:“沒有,絕對沒有。”

    看到周天梓那么堅定的話,我微微點頭,心里暗道:還有門。

    而就在此時,房門有人在敲打。

    房門一開打,就看到最開始的那個男人,站在最前面,后面還跟著幾個穿著警服的警察。

    “李律師,你們的時間已經到了。”

    李白本能的看了看手表。確實四十五分鐘過去了。

    “李神探!”周天梓叫道。

    我沒有說話,而是朝著周天梓輕微的搖了搖頭,示意叫周天梓不要說話。

    宋隊長沖著我偷瞄了一眼,然后朝著李白說道:“李律師,你們的時間也到了。”

    李白微微點頭,朝著我看來一眼。

    宋隊長看著我們說道:“如果還有什么需要溝通的,我會派跟你們對接的警員。”

    我看了李白一眼,畢竟我對法律不懂。李白是專業的。

    李白搖頭說道:“不需要。”

    我和李白便轉身打算離開。

    “李神探!李律師!”坐在老虎凳上的周天梓呼喚著我倆的名字。

    李白轉頭看了看周天梓說道:“你先留在這里,我回去研究一下。”

    在警察出現之后,我一句話也沒有說。不是我不敢說話,而是在來之前,李白就說過,我不可以作出任何關于法律意見。

    我和李白退出了審訊室。有一個女警陪著我們離開。

    “兩位慢走!”

    “謝謝。”

    我和李白離開了警察局。李白看著我說道:“看來案情還有一些地方值得思考。”

    我點頭說道:“沒錯。”

    我不慌不忙的點上了一支煙,然后喃喃的說道:“走,去找喬虹雨。”

    我知道喬虹雨的家,一開車不到十分鐘就到了。

    當喬虹雨看到我和李白的時候,別提有多激動了。

    “李前進,你們可算是來了。”

    喬虹雨緊張的抓住我的雙臂,我的臉上頓時露出了痛苦的表情。

    喬虹雨急忙縮回了雙手,急忙道歉道:“李前進,對不起!對不起。”說著喬虹雨后退了好幾步,讓我們進入到她家里。

    “請進!請進!”

    進入到喬虹雨家,沙發上我看到了喬虹雨的父母和那個叫雪雪的女孩子。

    喬虹雨看著我說道:“李前進,周天梓怎么樣了?”

    我并沒有第一時間回答。

    李白說道:“暫時還沒事。”

    喬虹雨的老媽,急忙拉著我和李白說道:“兩位有什么事坐下說。”

    我和李白也沒有客氣,坐在沙發上。

    我看著喬虹雨說道:“我們見到周天梓了。不過還有一些事,想要和你聊聊。”

    喬虹雨看了看我,然后說道:“李前進,你想問什么,直接問吧,我都如實的告訴你。”

    我點了點頭說,看著喬虹雨說道:“你和周天梓是怎么認識的。”

    喬虹雨連忙說道:“我大學畢業之后,就去了北京工作。當時很忙,每一天的工作都非常的辛苦,有時候連吃飯的時間都沒有。”

    “當時,你在北京做什么工作的。”

    “文案策劃。”喬虹雨繼續說道:“我記得有一次我去書店買書,可能是因為工作太累了。早上還沒有吃早餐,所以我就在書店里暈倒了,當時周天梓就在書店里。”

    “你們就那么認識的?”

    喬虹雨點頭說道:“是的。”

    我摸著下巴,心里暗道:看來是沒有錯了。

    喬虹雨臉一紅,喃喃的說道:“當時我感覺周天梓那個人很有意思。”

    “怎么呢?”

    喬虹雨看了看我繼續說道:“周天梓他很厲害,我暈倒了,很快就把我急救醒了。后來我為了謝謝他,就找了一個時間請他吃飯。”

    “周天梓去了?”

    喬虹雨點頭說道:“去了。”

    “然后你們就認識了。”

    喬虹雨點頭說道:“是的。”

    我摸著下巴,喃喃的說道:“正式成為情侶是什么時候。”

    “大概是一年半之前吧。”

    “他追的你?”我問道。

    談到這個問題,我就特別留意著喬虹雨的表情。

    喬虹雨毫不避諱的說道:“是我跟周天梓表白的。”

    我微微一笑,不由自主的在兜里拿出來一支煙。

    我問道:“我想你應該知道,周天梓和吳寧倩的關系吧。”

    “當然知道了。”喬虹雨根本一點都不避諱這個話題。

    不過很快喬虹雨連忙說道:“我跟周天梓表白,是周天梓和吳寧倩分手之后的事。當年確實周天梓和吳寧倩在一起。可是她倆分手之后,我才對周天梓表白。我根本就沒有破壞過他們的感情。他倆分手和我一點關系都沒有。”

    我抽了一口煙,看著喬虹雨說道:“可是我聽說,大庭廣眾之下,吳寧倩打過你。”

    一談到這個話題,喬虹雨頓時臉色就有一些不悅。

    這不難想象,大庭廣眾之下被人罵小三。任何一個女人都會感覺到難堪。

    喬虹雨咬了咬嘴唇,喃喃的說道:“我還是那句話,我沒有破壞周天梓和吳寧倩的感情,我和周天梓在一起的時候,他倆都已經分手了大半年了。而且我和周天梓在一起之后,吳寧倩依舊是糾纏著周天梓。你可以問問周天梓、問問周天梓的朋友。我什么時候管過周天梓了。”

    我心里暗道:聰明的女孩子啊。

    我摸著下巴,喃喃的說道:“你就不恨吳寧倩嗎?”

    喬虹雨詫異的看著我,似乎很想反駁我。

    我也知道,這個話題,也一定不會讓喬虹雨開心。可是這個問題也是必須要問清楚的。

    “恨?如果我說不恨你也不會相信。”喬虹雨停頓了一下,然后說道:“畢竟周天梓和吳寧倩是情侶,而且都相處那么多年了。一切我都明白,可是不愛了就是不愛了。又哭又鬧的,管用嗎?”

    我微微點頭,不由自主的喃喃回道:“確實一點用都沒有。”

    喬虹雨說道:“第一,我沒有破壞周天梓和吳寧倩的感情。他倆分手是他倆感情不和。第二,我和周天梓在一起的時候,一直破壞我們感情的人,是吳寧倩。可是我從來沒有對周天梓說,要周天梓跟吳寧倩徹底的決裂。我也知道,吳寧倩是周天梓的初戀。讓周天梓完全忘記吳寧倩也不可能。”

    “那倒是。”

    喬虹雨看著我說道:“李前進,你也看到了。我結婚,我們都沒有請吳寧倩來,可是吳寧倩卻自己跑來了。你感覺她做的對嗎?”

    我沒有表態。

    喬虹雨見我不說話,喬虹雨也不再多講什么。

    這也是我第一次對喬虹雨有著很深的了解。也更讓我感覺到,喬虹雨一點都不簡單。

    聰明的女人從來不會控制自己的男人,因為控制的多了,男人會非常的反感,可能不會是第一時間爆發,不過越來越積累,積怨就會越多。加上偶爾吵架,時間一長,等到完全爆發出來的時候,就完全無法收拾。

    我摸了摸下巴,沉思了好久。

    “那你有沒有感覺到周天梓有什么奇怪的地方嗎?”

    “奇怪的地方?”喬虹雨詫異道。

    “沒有。”喬虹雨考慮了幾秒鐘,然后果斷的說道。

    “那你知道不知道周天梓有沒有得罪過什么人?”

    喬虹雨沉思了好久,搖頭說道:“沒有。”

    “你確定嗎?”

    喬虹雨看著我說道:“周天梓回國之后,開了一家金融公司。”

    “金融公司?”

    我大學就是學金融系的,當然我的知識肯定不多。而若寒也是學習金融的,所以家里到處都是有金融的書籍。

    不過我卻對這個行業并不贊同。因為我見到過那些所謂的專家,有很多都通過各種方式來騙人。

    “怎么了?”喬虹雨問道。

    我看了看喬虹雨,喃喃的說道:“周天梓是做哪方面的投資。”

    “風投。”

    我一皺眉,喬虹雨說道:“北京一個地產項目,就是周天梓和徐笑綽幫忙融資的。”

    “哦!”

    我心里暗道:如果專門是做融資的可能稍微還會好點。

    如果是開那些找客戶來投資什么金銀、股票的,那就很容易得罪人。

    畢竟我大學是專門學這個專業的。所以我非常的明白。

    喬虹雨喃喃的說道:“周天梓人緣很好,從來不得罪人。而且也不做那些犯法的事。”

    我還沒有說話,喬虹雨繼續說道:“周天梓的父母在北京也是開公司的,非常有錢。所以根本不屑于做那些違法的事。”

    我把煙頭扔進了煙灰缸里,然后間手機響了。

    打電話的人是若寒。

    我沖著喬虹雨說道:“不好意思。”

    我急忙接通了電話。

    “喂!怎么了?”

    若寒回道:“前進,有一個叫阮愷的人,你認識嗎?”

    我一愣神,心里暗道:他?

    我急忙說道:“認識啊,我的小學同學。”

    若寒說道:“查理霸發現在偵探社附近有一個人鬼鬼祟祟的偷看我們。當查理霸抓到哪個人的時候,那個人告訴我,他認識你,叫阮愷。”

    我沉思了幾秒鐘,回想到阮愷是查理霸和孫鐵龍離開之后,才轉學到我們班級的。所以查理霸自然不會認識。

    我連忙說道:“阮愷是我小學同學,不是什么壞人。可能是找我有什么事,你們千萬別嚇到他。我這邊還有事,就不多聊了。”

    “那好吧。”

    說完我就掛斷了電話。

    我看到喬虹雨詫異的看著我,我連忙說道:“怎么了?”

    “沒、沒什么!”喬虹雨不由自主的摸了摸鼻子。

    我看到喬虹雨臉上有一些不自然的表情。

    我喃喃的說道:“其實我也沒有什么問題要問你了。”

    我想著可以多了解一些關于吳寧倩的信息。盡可能的多了解一些周天梓、喬虹雨、吳寧倩的事情。

    可我看出來了,周天梓是不愿意提及吳寧倩。而喬虹雨壓根就沒有多了解吳寧倩。面對著兩個當事人,要問出一些**話題,也是不可能的。

三肖中特赔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