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恐怖小說 > 機智笨探 > 第二百一十五章 上海疑云 十二

第二百一十五章 上海疑云 十二

    我和孫鐵龍就躲在房子里,偷偷的順著窗戶看了有一個多小時。

    其實我們也可以和雷霆一樣,大搖大擺的走出去。而我最怕的就是被那些人盯上。所以我感覺還是靜觀其變為好。

    孫鐵龍拍了拍我的胳膊,道:“前進,我看不如咱們走出去吧。怎么說光天化日的,他們還能用槍打我們嗎?”

    結地遠地獨艘學戰陽科科孤

    我回道:“孫鐵龍你說的沒錯,只不過你有沒有想過,如果就這么走出去,他們一定會秘密的跟蹤我們!

    孫鐵龍說道:“跟蹤就跟蹤怕他們干什么!

    我回道:“也不是怕,只不過不想那么麻煩!

    孫鐵龍說道:“現在不想麻煩也已經有麻煩了。與其咱倆就這么等著,不如直接出去,跟他們干一仗!

    我說道:“不。再等等!

    孫鐵龍看我非常的堅持,孫鐵龍只要也靠在墻邊,沉默不語。

    后地遠地鬼結球陌鬧秘孤孫

    我順著窗外看去。在外面已經有了變化。在房子的正門那里,行駛來一輛奧迪車。車上走下兩男一女,而那個女人我認識,就是章芳。

    后地遠地鬼結球陌鬧秘孤孫我說道:“我這個人很簡單,就是為了錢而奔波。事不關己高高掛起!

    我心里暗道:“果然這些人就是章芳的人!

    我偷偷的看著看守我們的人和那兩男一女偷偷的說著些什么。有一個男人還指了指房子這邊,我明白他們肯定是說我和孫鐵龍。

    我心里暗道:“莫非這是要攻進來?”

    結科地仇情敵術由鬧艘所早

    孫仇不遠方敵恨所陽冷崗主

    正當我由于的時候,我順著窗戶看去,那兩男一女直接走過馬路,朝著房子這里走來。

    這時我心里暗道:“看來是已經曝光了。如果他們攻進來,就和我孫鐵龍兩個人,根本就不夠外面那些人打的。怎么辦呢?”

    我還沒有來得及做出應對,我就聽到有叫門的聲音。

    “當。當。當!

    房子的大門那里響起了敲門的聲音。

    孫鐵龍看了看我,我搖了搖頭,表示不要做聲。

    但是敲門聲音一直就沒有斷過,我和孫鐵龍依舊是沒有做任何的反映。

    此時我聽到門外有人喊著:“李前進,李神探,我知道你在里面。請開門吧!

    說話人的聲音是章芳。我也已經明白,可能在開始的時候,章芳并沒有派人跟蹤我們,只是我和孫鐵龍來到這房子的時候,被門外看守的人發現,這才讓章芳知道。

    既然章芳已經公開的叫我的名字,在隱藏下去,也沒有任何的意義,而且還丟了我們偵探社的面子。

    我猛然站起,深出一口氣,決定和章芳見一面。

    我來到大門這里,看到這個大門上有一個橫栓,我把橫栓拿下,雙打開大門。

    我看到門外站著兩個男人,兩個男人都穿著正裝的西服。但是都站在章芳的身后。

    我勉強笑道:“章芳女士,想不到我們又見面了!

    艘仇遠科獨艘恨所月陽遠獨

    章芳看了看我也假裝笑著,章芳說道:“是啊。我也沒有想到,我們居然還會見面!

    而我就站在門口,一時間沒有反映。

    章芳繼續說道:“李神探,我看我們進去慢慢聊吧。我知道你應該有很多問題要問我!

    我尷尬的笑了笑,后退了幾步,正好把進入房子的空間給門外的三個人留了出來。

    后遠不仇鬼結恨接冷孤冷艘

    章芳先走進了房子里,而那兩個男人也跟著章芳進入到房子里。

    一樓大廳有沙發,章芳直接走到沙發那里,跟瀟灑的坐在沙發上。章芳看著我,左指了指沙發上,意思是叫我坐在沙發上。

    我看到章芳都這么瀟灑,我也不能丟人。

    我摸了摸脖子,笑著來到章芳的對面,我也坦然的坐在沙發上。

    我說道:“章芳女士,事已至此,我想你和我之間也不需要隱瞞什么了!

    章芳看了看我說道:“沒錯。本來我是可以放過你一馬。但是李神探非要攙和進來,我也沒有辦法!

    我問道:“你不是章小龍的女兒吧!”

    章芳回道:“沒錯,我不是!

    我說道:“你應該叫邊橋留子對嗎?”

    章芳回道:“沒錯,我叫邊橋留子,日本人!

    敵仇科仇情結恨由鬧冷秘陽

    我緩緩的點了點頭,習慣性的從自己的兜里掏出煙來。我點一根煙,看著章芳說道:“我有一個問題不明白,希望你如實的回答我!

    章芳說道:“問吧。我一定如實的回答你,李神探!

    我看了看章芳問道:“我要是沒有猜錯,你應該是通職者對吧!

    章芳看了看我回道:“李神探這次你可猜錯了!

    我疑惑的問道:“我猜錯了?難道你不是通職者?”

    章芳笑道:“我不是通職者,只不過我認識通職者!

    我緩緩的說道:“哦。這樣,但是我不明白,憑借你的實力,找章小龍應該不需要我吧。為什么會讓我找章小龍,這是我不明白的問題!

    章芳說道:“章小龍很聰明,一直在躲避我們。而且我的朋友也告訴我,章小龍一直秘密的調查我們組織的一些事。而你李神探,是現在最火的私家偵探,我托你找章小龍,必然會有很大的方便,而且我們也調查過,你和朋友是警察,我也知道你偵破了那么多的案子,警察幫忙了不少。如果我們繼續找章小龍,必然也就是我們一種方法,但是有了你這樣的人,而且背后有警察的支持,說起來找章小龍事倍功半了吧!

    我心里這時才明白,從一開始章芳就已經把我們偵探社調查的很清楚,而且從章芳的話里,我也聽出章芳也知道吳宇,章芳說的沒錯,我辦案子和吳宇的幫忙有直接的關系。而且偵破比較大的案子,都是有背后警方的情報和人員的支持。要不然我也不會偵破那么多案子,這句話章芳說的沒錯。在我看來章芳并不是通職者,但是估計九成九也是那神秘組織的人,但是現在我不能說破,如果要是讓章芳知道,我通過章小龍留下的筆記,知道了組織里的事情,我估計章芳也不肯放過我。

    我笑了笑,假裝不知道組織的事。

    我問道:“怎么?章小龍是你們組織的人?什么組織?”

    我這么一說,我偷偷的看著章芳,章芳臉上一瞬間表露出那種奇怪的神色。我可以猜想到這可能是因為我沒有說破他們的組織,也讓章芳感覺到得意。

    章芳說道:“我們的組織不值一提,現在我只想問問你李神探!

    我回道:“問我什么?”

    章芳說道:“你是想活,還是想死!

    我抽著一口煙,不由自主的笑道:“人都是求生,哪有求死的!

    章芳說道:“果然是聰明人!

    我問道:“你們到底要干什么!

    章芳說道:“我只想要一件東西!

    我里一共有兩件東西,第一個是章小龍臨死前給我的破黃布,這黃布上是有章小龍畫的地圖,這圖我看不懂,不過雷霆所說這是什么太陽門的寶藏。第二就是章小龍臨死前記錄的殺堂組織的概況。

    因為我不知道章芳指的是哪個。所以我假裝說道:“你是要章小龍臨死前,身上的東西?”

    我試圖問著章芳,章芳點了點頭,說道:“沒錯,我們追殺章小龍兩次,都讓章小龍跑了。而且這個房子,我們也搜查過了。并沒有找到我們要找的東西。根據我們的調查,章小龍現在已經死了。就在兩個小時前,章小龍的尸體在醫院的太平間里,給你的一個朋友叫李白的,也被警察扣押調查呢。我的人在章小龍的身上并沒有找到,而這個房子也沒有,你說我應該找誰呢!

    我回道:“當然是我了!

    章芳說道:“沒錯,我自然是要找你了。李神探,只要你把東西交出來,我可以放你一條生路,以后你走你的陽關道,我走我的獨木橋,井水不犯河水多好!

    我問道:“我還能問你一個問題嗎?”

    章芳道:“問!

    我說道:“章小龍拿了你們什么東西!

    章芳笑道:“什么東西我不會告訴你。不過沒有想到緣巧合之下,你們居然會找到章小龍,所以我相信,章小龍身上的東西,肯定在你里,我說的沒錯吧,李神探!

    我說道:“沒錯,章小龍臨死前,確實給了我一個黃布,不過這個黃布我一直沒有想明白是什么。不過我猜測應該是一份藏寶地圖吧!

    我這么說完,章芳的臉上一下子表露出驚訝,但是也就幾秒鐘的時間,章芳的臉上變的非常的平靜。

    敵不科仇鬼艘學戰孤鬼早太

    章芳說道:“李神探,你是聰明人,你們就兩個人。而我外面有很多人,而且都是通職者。我想要悄無聲息的殺了你們兩個。我想不是難事吧!

    孫鐵龍一直站在我身后,聽到章芳說的話,孫鐵龍沖著章芳說道:“你以為我們都小孩子嗎?會讓你們站著打。如果真的要打。我想你們也占不到便宜!

    章芳轉頭看了看孫鐵龍笑道:“是嗎?孫鐵龍先生?”

    我看著章芳,現在已經很明確,章芳已經把我們偵探社的所有人都搞清楚了。估計每個人有多大的能耐,章芳心里也有數。

    孫鐵龍剛要回話,我連忙揮了揮,打斷了孫鐵龍要說的話。

    我看著章芳笑道:“章芳女士。哦,不對是邊橋留子女士,你是要這個東西吧!

    我邊說邊從自己的兜里掏出章小龍留給我的那個黃色的破布。

    我不僅把破布拿了出來,而且還當著章芳的面打開了破布。

    章芳和后面的兩個男人都看著我上的破布。尤其是身后面的那兩個男人,要是沒有章芳在前邊坐著,我估計早就跳過來,來搶我里的破布。

    章芳連忙說道:“沒錯,就是它。只要你給我。你和孫鐵龍馬上就可以走!

    我問道:“真的?”

    章芳說道:“真的!

    我說道:“那好。本來這個東西對我來說也沒有用,不過就這么給你。我心里不舒服?”

    章芳說道:“怎么樣?你才可以舒服!

    我看著章芳笑道:“一口價五百萬。你給我錢,我就給你。如果你不給錢,別說你外面都是通職者。我想你們再快也快不過火吧!

    說著我的右連忙把煙盒旁邊的打火拿起,我打開了打火,打火上的小火就在這個黃布的下邊。我隨時都要準備燒毀這個黃布的意思。

    我這個舉動,一下子嚇壞了章芳。

    章芳連忙叫道:“不要,李神探,別亂來!

    我笑了笑說道:“我才不管你們是不是通職者,我既然做了私家偵探,你應該知道私家偵探就是為了錢而奔波,其實說白了,和你們通職者一樣。只不過我不能做犯法的事,而你們是只要有錢,什么都能做!

    我點頭說道:“沒錯,五百萬,少一子這個破圖你們也別想得到!

    章芳臉上露出了笑容,章芳看著我說道:“我還以為李神探你要說什么呢。要錢而已。我給!

    我說道:“好。你既然爽快,我也爽快,你給錢,我給你圖,以后井水不犯河水。怎么樣?”

    我笑道:“那就麻煩你章芳女士,您趕緊寫支票吧!

    章芳笑了笑,轉頭看了看身后的一個男人,那個男人從自己的兜里掏出一個本子和筆遞給了章芳。

    章芳接過筆和本子,低頭寫著什么。

    我說道:“其實我的記憶力不高,我記得在偵探社的時候,是章芳女士給了我錢,尾款也是章芳女士給我的,F在章芳女士感覺我找到章小龍比較辛苦,又給了我錢,章芳女士您人真好,我謝謝您!

    其實我說這句話,無非就是給章芳聽,我嘴巴很嚴,至于章芳到是日本人也好,非洲人也好。跟我都沒有關系,我就知道這個女人是章小龍的女兒。

    章芳寫著支票臉上露出滿意的笑容。章芳從支票本上把寫好的支票撕下,扔給了我。

    章芳笑道:“李神探,你果然是聰明人。支票你下。而你里的東西,應該給我了吧!

    我右把打火扔在地上,拿起章芳寫好的支票。我看到上邊寫著幾個大字:五百萬。

    孫科不不酷敵球陌月艘秘所

    我假意笑了笑說道:“好。章芳女士您人真是太好了。這個給你!

    說著我左就把黃布朝著章芳扔去。章芳猛然的接過黃布。

    我說道:“我這個人很簡單,就是為了錢而奔波。事不關己高高掛起!

    章芳笑了笑,說道:“李神探您貴人事忙,我就不多打擾您了!

    說著章芳回頭沖著一個男人說道:“讓他們走!

    那個男人點了點頭,沖著我說道:“李神探。請吧!

    我把支票放在里懷兜里,沖著章芳女士說道:“那就后會有期了。哦。不對,是后會無期了!

    章芳笑了笑回道:“對,后會無期!

    我看了看孫鐵龍,給孫鐵龍一個眼神,意思是馬上走。孫鐵龍明白我的意思,我倆走出房子之后,很明顯看到在房子外埋伏的那些人都用特別的眼神看著我們。

    我就假裝沒有看到,順著大路走著,看到了一輛出租車欄下,我和孫鐵龍不慌不忙的上了出租車。

    在車上我深深的出了一口大氣。車子給我們拉到人比較多的地方,我和孫鐵龍就下車了?赡苁且驗閯偛湃松俚木壒,現在人比較多,心里有一種踏實感,我和孫鐵龍一個比較安靜的地方,但是又能看到人多的地方。我和孫鐵龍坐在一起休息。

    我喃喃念叨:“謝天謝地,真的是唬住了章芳!

    孫鐵龍問道:“前進,其實剛才如果要是咱們沖出來,未必不可能!

    我說道:“肯定不可能,章芳下都是通職者,要殺出去,做夢一樣。但是沒有想到,真的是唬住了章芳!

    結地不地獨后恨所陽地恨通

    孫鐵龍問道:“前進,為什么剛才你變的那么勢力,臨走了還敲章芳一筆!

    我回道:“你以為我想敲嗎?剛才很簡單,章芳是不想干掉我們,但是章芳什么原因我不知道,不過我剛才勢力一點,讓章芳以為我就是一個貪財的人,這樣在章芳心里會認為我比較容易對付,而且沒有心,就是為了掙錢,這樣當章芳拿到那個什么太陽族的地圖,肯定不會懷疑這圖是假的,而且這樣做章芳也認為這是花錢買來的,以后章芳不會找我們的麻煩。我自己都沒有想到,居然會活著跑出來。真是謝天謝地!闭f完我還用擦了擦額頭的汗。

三肖中特赔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