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修真小說 > 九天 > 第二百八十一章 殘存百姓

第二百八十一章 殘存百姓

    “為何忽然不想深入了?”

    見到方貴與青云間回來之后,忽然說不再往云國深處去了,白天默等人都有些詫異。

    原本他們是對深入云國沒信心的,就因為方貴說要去,這才壯起了膽魄,跟著進去闖一闖,沒想到他們正在這里熱血沸騰的說著入了云國深處之后要怎么好好表現的時候,方貴卻忽然又改變了主意。

    方貴看得出來,這些人確實不理解自己為什么不進去了,包括白天櫻也是如此。

    他們或許還期待著到了云國深處之后,可以看看自己真正的本事呢,這倒不是說這些人故意送自己去招惹麻煩,而是他們根本就沒有青云間想的那么深,而從另一個角度來講,他們與自己的交情,本來也不像青云間,大家只是相熟,卻沒到做朋友的地步!

    “我與方君商量過了,以我們這些人的實力,深入云國,還是有些太冒險了,據說那里已是魔靈聚嘯成群,無窮無盡,便是我們一起去了,在那無盡魔靈之中,怕是也顧不得彼此吧,萬一到時候,我們之中不論是誰,出了個閃失,方君可就心疼了……”

    青云間笑著開了口,目光看了白天家的姐妹一眼。

    這一眼很有水平,讓這白天家的兩姐妹都是感覺看向了自己,不分彼此。

    此言一出,頓時讓白天家的兩姐妹臉色都微微泛紅,就算青云間不看自己一眼,她們也知道這話是說自己的,在他們這一群尊府血脈里,自己兩姐妹的實力卻是最低的,白天櫻斬殺一只魔靈容易,同時面對兩只,便不太有勝算,若是面對三只,那逃不掉便只有死。

    而白天雪比妹妹強些,但也沒強太多,若是陷入了魔靈包圍之中,也是必死無疑的下場。

    青云間說出了這話,其實就是在擔心他們的安危,只是想到了這里,便都忍不住偷偷看了方貴一眼,一顆心微微跳動,暗想:“方君剛才還興致勃勃的想去云國深處斬殺更多的魔靈呢,這一會就改變主意了,難道真像青云君所言,他是怕在里面護不住我?”

    “方君真是個體貼的人!”

    白天雪心里還在想著時,白天櫻卻已開口了,她望著方貴,似乎有些激動,道:“不過我也是想見識一下方君的風采的,你不必擔心我,我有魔山異寶,也可以護著自己!”

    這話說的白天雪心里忽然有些失落,又下意識看了自己的妹妹一眼。

    “對啊,只要我們小心些,別迎頭與魔潮撞上了,雪妹妹與櫻妹妹自保之力應該還是有的吧,況且方君若是實在擔心,那便先讓她們從這里離開,提前退出獵場也可以!”

    白天默忍不住開了口。

    之前是方貴提出了要入云國深處,這時候反而是他更感興趣了,滿臉躍躍欲試。

    不過他倒沒注意,這話一說出來,白天櫻頓時眼神不滿的瞪了他一眼。

    得虧是他說的這話,若是惟宗新說的,這時候想必已經挨懟了。

    “這是說的什么話?”

    青云間聞言頓時皺起了眉頭,道:“云國深處兇險無數,那也是可以胡亂試的?若不出事,那便無防,若出了事,誰能擔得起這個責任?若是分道而行,那更不妥,如今已是獵場中境,周圍兇險也是極多的,她們兩個單獨回去的話,遇到了魔靈,也不安全……”

    白天家的姐妹聞言都點了點頭。

    以她們二人的實力,如今所處的云國中境,確實已兇險萬分了。

    不需要多,若是她們兩個單獨遇到了七八只成行的魔靈,那便很難應付,而實際上,若不是跟了青云間和方貴等人,她們兩個只會在外圍轉悠,絕不敢深入到這里來的。

    周圍眾修正在考慮,惟宗新忽然開口道:“若是擔心她們安全,可以讓那些北域修士護送她們離開……”

    周圍這些北域修士,并無他的下屬,但他隨意安排,卻顯得理所當然,周圍的北域修士聽了,心里暗暗叫苦,若是讓他們護送白天家的姐妹離開,這一來二去,耽誤多少時間啊,自己又如何繼續斬殺魔靈?只是心里雖然都不滿,面上卻無一人敢顯露出來。

    倒是白天櫻聞言,立時不滿的道:“我們的事,用你管?”

    惟宗新聞言頓時有些尷尬,不再說什么了。

    他果然挨懟了!

    “我們既然結伴而行,便是約好了相互幫扶,有始有終,半途分開又算什么?”

    青云間在這時候道:“所以我才和方君商定,不再往里去了!”

    “這……”

    白天默聽了這話,頓時面露難色,雖然有些不甘心,但也承認青云間說的有道理,雖然他并不覺得在這時候把白天家姐妹送出去有什么不妥,但共進退的話以前確實說過的。

    無奈之下,只好下意識的向方貴看了一眼。

    這一眼看去,卻見方貴正一臉好奇的看著白天家的姐妹,臉上掛著鬼鬼的笑,像是感覺很新鮮,又帶了點得意,從這個臉上看到那個臉上,忽然嘿嘿偷笑出了聲來。

    白天家的姐妹迎著方貴的目光,臉已經紅的像是靈精一般了。

    “完了,看樣子這果然是他的意思……”

    白天默頓時明白了方貴的心思,只是心里忽然有些好奇:“他為什么兩個都看,究竟喜歡哪一個啊?”

    孰不知方貴這時候心里也在想著:“這兩個女人都喜歡我?我果然是長的太俊俏了,難怪到了尊府,叫我作玉面小郎君的人越來越多了……只是這兩姐妹,哪個更好一點呢?當姐姐的長的漂亮,當妹妹的會幫我搶別的魔蓮……她們都這么喜歡我,辜負了哪個也不好啊,難道說兩個都……那紅寶兒和花寡婦怎么辦呢,先來后到,她們得排在前面才行啊……”

    又想起了擺酒席的事:“擺在青溪谷呢,還是擺在道德殿?貼子該發給誰?”

    ……

    ……

    “方君考慮的有道理!”

    也就在場間的氣氛漸漸變得古怪了起來時,一邊還保持著理智的玄崖玉倒是輕輕咳嗽了一聲,打斷了諸人心里的奇怪念頭,道:“只不過,如今我們才入了獵場一天時間,這便退出去還太早吧,既不入云國深處,那該去哪里,總該要提前商量一下才是……”

    白天默道:“還商量什么,便像之前一樣,四下里轉轉便是!”

    青云間聽了這話,也微微皺起了眉頭,他其實是想讓方貴直接離開獵場的,不然若是在這云國之中繼續晃悠,沒準便會再看到這么一座魔城,倘若方貴一時按捺不住,又沖了進去大殺特殺,那么他的功勞恐怕還得飛速往上漲,到時候想低調,怕也低調不成了。

    而當著白天默等人的面,他之前勸方貴的話,也是不能一直說的。

    說白了,方貴這時候的功勞,在他看來,已經太高了一些了,只不過這一戰,是方貴當著所有人的面打下來的,想遮掩也遮掩不過去,但好歹方貴若只是進了前三十的話,應該還不會打破上面人的心理防線,但若是再進一步,入了前三,估計就太出風頭了……

    “青云君、白天君、方君……”

    也就在他們在這里商量著時,忽然旁邊兩個人走了上來,陪著小心躬身行禮,卻見來的是陸道允與張明君兩個,只見他們臉色也有些忐忑,道:“我們先離開這里了……”

    諸人聞言,皆向他們看了過去,惟宗新卻顯得有些不耐煩,皺起了眉頭道:“這次給了你們機會,讓你們跟著在這城里白撈了一份大功勞,可算是讓你們沾了大便宜吧?怎么著,這才剛剛分了好處,便要趕緊溜走,生怕我們會指使你們做什么不成?”

    這話一說了出來,陸道允等人臉色頓時更難看了。

    方貴也轉頭看了那惟宗新一眼,心想這些人是沾了我的便宜,跟你有什么關系?

    “幾位道兄見諒,我此去,是想回族里看看……”

    說話的是張明君,他平時雖與方貴等人一谷修行,但因著他自身實力不強,乃是憑了陣道天賦才被宣入尊府的,因此非常低調,但在這時候,他卻與陸道允一起過來了。

    他先向青云間等人深深躬身一禮,道:“如今云國遭難,我的族人也失去了音信,此前我來這座城里,便是想看看族人有沒有躲在這里的,只可惜撲了場空,不過剛才我也收到了一道玉符傳念,應該是還有些族人在前方躲著,所以想趕緊過去瞧瞧,救護他們!”

    “云國還有人活著?”

    方貴聽了張明君的話,才想起了這位陣道天才就是出身云國的,不過聽了他的話,也頓時有些詫異,轉頭看看,這已經是一片魔域了呀,哪里還像有半個活人的模樣…?

    “還是有些身具修為,或是可以仗了某些陣勢庇護的人可以殘存下來的!”

    這時候倒是惟宗新開了口,笑道:“之前我們剛到此城時,也看到城里某個大宅上空有陣光閃爍,里面躲著些人,沒過一會便都被魔靈吞噬干凈了,我們也懶得理會,那些魔靈本就是要多吞食些血肉,才會滋生的更多,我們也可以斬獲更多功勞,你們說對不對?”

    聽著他的話,張明君的臉色忽然變得有些蒼白了起來。

    而方貴聽著惟宗新輕描淡寫的話,心里也頓時覺得有些怒氣,冷冷看了他一眼,道:“可惜了那只會下崽的魔靈了……”

    惟宗新微微一怔,笑道:“不錯,若是留著它……”

    “留著它被喂的就是你了……”

    青云間無奈的看了惟宗新一眼,不過張明君說的話,倒讓他心間微微一動。

三肖中特赔多少